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26章 第 26 章

第26章 第 26 章


中国比莫斯科快五小时, 当张素商忙着照顾卢卡斯时,中国已经来到了白天。

上海英租界,报童抱着一摞报纸在街头大喊:“号外!秋卡所写的新书《女飞行员》已开始登报连载, 感兴趣的快来看啊!”

这孩子大字不识一个, 却记性极好, 将卖报时要喊出来吸引客人的话都记得清清楚楚。

云岩正急匆匆的去中学上班,听到报童的声音后, 连忙停下买了份报纸,感叹着:“他可算把新书写出来了。”

在《神探伊利亚》完结时, 许多人都发现虽然追连载总有一种看不够的心焦, 但真到了完结的时候,内心又有一股怅然,然而这世上的故事, 除了坑, 都必然会有一个结局,大家也只能恋恋不舍的与之道别。

虽然通过与张素商的通信,云岩已提前得知他要完结的打算,但等看到内容后, 他又觉得一股卧槽涌上心头。

不是张素商的故事写的不好,又或是他烂尾了,排除其他因素,秋卡的文笔、剧情都一直在进步, 大家都认为秋卡是成长型作者, 但故事因战争终止,正义和邪恶携手抗击外敌去了, 这么个结局就太……

而当云岩展开报纸一看, 赫然发现《女飞行员》和《神探伊利亚》是一个世界观, 内心更是无奈。

云岩念念叨叨:“秋璞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才过去多少年?总不能大家没歇个几十年就立刻打第二场吧?这背景着实不合理。”

不过很快,他就沉浸到了小说的世界中。

比起搞笑惊悚风的《神探伊利亚》,《女飞行员》就是典型的现实向小说,开局女主先被渣男骗身骗心,回家父母兄弟姐妹嫂子姐夫一起丢风凉话,连饭都吃不饱。

这一波就叫地狱开局,而但凡是地狱开局,读者们就总会好奇主角怎么咸鱼翻身。

但许多人也没想到以爽文起家的秋卡先生的新书会是这么个模样,有些文人直接登报破口大骂。

“秋卡欲写寓意更深之文字自然好,却也得看清自身能力,这《女飞行员》从主角到背景都不伦不类,女主凯瑟琳娜无媒无聘嫁于认识不过一个月的男子,可谓自轻自贱,嫁人后不思伺候公婆丈夫,成日里想着读书考学,不守本分,是为不贤,如此女子,便是遭了休弃也活该……”

“都说半桶水晃荡,这秋卡就是半桶水,如今世界已无大规模战争,他却先后以战争背景分别作为两篇小说的结局和开局,到底是何居心……”

“不敢想如此下品之文字竟是我国人在外人的报纸上发布,当真是丢脸丢到外面去了!”

不过这会儿觉得张素商丢脸的其实也只有某些“自己人”,就像豆瓣评国内外电影时,会默认同水准作品中,外国电影平均分比国内电影高1分一样,外国读者对张素商的小说也接受良好。

尤其是西方争夺权益的女性们,她们在知道秋卡新开的小说题材后,便满心惊喜,只觉得世上最懂她们的还是秋卡先生。

如今女性主义小说本就少,能写得好的更是凤毛麟角,她们对张素商充满了期待,盼着看到凯瑟琳娜走出困境,真正成为女飞行员的一天。

这群人吵得热热闹闹,而作为话题中心的张素商却丝毫不知情,他忙了一晚没睡,第二天清早只能顶着黑眼圈带米沙去比赛。

由于莫斯科身处高纬度地区,所以天亮得晚,太阳在早上九点才慢吞吞的升起,大家伙拿了面包、牛奶,吃了一顿热腾腾得早饭,大多就恢复了过来。

张素商找服务员要了一杯咖啡,先苦着脸灌下去大半杯,又啃了个皮罗什基,才觉得整个人精神一些。

好在他在发觉卢卡斯不对劲后,就将米沙赶到了马克西姆的房间去睡,总算没影响到运动员的状态。

而卢卡斯则神采奕奕,看起来完全不像发过烧的人。

精油开背,解压神器,谁试谁知道,不仅能缓解肌肉酸痛,还特别舒缓精神。

卢卡斯这辈子头一回享受到精油开背的滋味,一时间走路都恨不得哼歌,他靠着张素商,眼里满满的高兴:“秋卡,你真是一位杰出的教练,居然还能帮运动员治疗疾病。”

米沙一把将他推开:“别粘我教练,去马克西姆那里。”

这时候的比赛还比较简朴,大喇叭挂在广场上,运动员跟随音乐入场,张素商和马克西姆跑前跑后,给运动员递交报名单,年龄籍贯和报名单位,也就是运动员于何处学习或就业都要在表格上填写好。

马克西姆看张素商大包小包的背着,不由得问道:“你带了多少东西啊?”

张素商掰手指:“表演服、冰鞋和备用冰鞋、唱片还有一些绷带、膏药、按摩油……”

马克西姆倒吸一口凉气:“太讲究了。”

张素商看到他,顺口说到:“还有啊,等比赛结束了,你得拿袋子装碎冰给卢卡斯的关节做冷敷,这可以保养他的关节。”

这些在后世已经是常识了,在如今知道的人却不多,马克西姆不明其中的原理,但对秋卡靠谱的印象已深入骨髓,便将他按在一条凳子上坐好:“行,我去搜集碎冰,你坐着吧,昨晚辛苦你照顾卢卡斯了。”

这大叔还挺有良心,知道卢卡斯受了张素商不少照顾,但他没想到的是,等他找了可以包碎冰的毛巾回来后,就看到米沙和卢卡斯又一起在张素商面前蹦蹦跳跳,引来不少人的关注。

大家都要做赛前热身,只是张素商给他们安排的热身动作就难得多,脚

等做完这些基础,一身包的中国少年站起来,驱赶周围的人:“不好意思,运动员要做陆地跳跃,大家让个地方出来。”

陆地跳跃?

大家还懵逼时,米沙已经朝前助跑几步,借着张素商腾出来的空地方,来了一个漂亮的陆地2a,直接让懂行的惊呼起来。

“哇——”

有些来参赛的运动员呆呆的看着米沙做了好几个陆地2a,纷纷说起话来。

“那是阿克塞尔两周跳!”

“是两周半!米沙完成了两周半!”

“他的周数很足,看起来还完成得很轻松,他转得好快,到底怎么做到的?”

米沙以热身动作震慑住了所有人,而他的对手卢卡斯的陆地跳跃就没有那么难了,他只是做了一些两周,但质量同样很高,最稀奇的是他从张素商那里拿了一块板子垫在脚下,竟是能在陆地上做旋转训练!

有一位女子单人滑运动员看的心痒,见两个运动员都对张素商很是尊敬,便蹭了过去,鼓起勇气打招呼:“你好,我是索契的娜斯佳,请问那个陆地旋转的东西是在哪里买的?”

张素商转头看着这小姑娘,见她金发碧眼,但个子娇小,应当也就十五六岁的年纪。

他回道:“那是旋转板,我找同学做的。”

练花样滑冰的怎么会不知道旋转板的重要性?除非家住冰场里,否则想要在家里也练习旋转的话,这个小道具就必不可少,感谢手工帝伍夜明,他是张素商的小超人,在张素商提出请求后,他便用了一天一夜为张素商造出了这么一块小板板。

娜斯佳急切的问道:“请问我也能找他购买这个旋转板吗?”

在被后世称为上古神兽的女单传奇,冬奥三连冠索尼娅海妮横空出世之前,女单运动员被普遍认为不具备完成跳跃的能力,所以她们在比赛里通常只能展现规定图形和旋转。

所以对她们来说,旋转能力的提高,就是决胜的关键。

张素商则十分淡定:“你想提升旋转能力,还不如把裙摆改短一点呢。”

后世的花样滑冰运动员,从单人滑到双人滑,女孩们的表演服的裙摆长度都不得超过膝盖,好避免影响她们的运动能力,现在的女性运动员们却都穿着长裙。

张素商觉得她们现在最该做的就是改变服装。

娜斯佳闻言愣了一下,也没骂张素商是流氓,只无奈的叹气:“你说得有道理,在上一届奥运,我也见过一个穿短裙的女孩,但她因此被宣布成绩作废了。”

张素商大概知道她的是哪位,毕竟索尼娅神兽在第一届冬奥时成绩被废,是后世许多花滑人都知道的事情,不然以这位的能耐,说不定能杀个冬奥四连冠出来。

他只是没想到这位居然还是个参加过奥运的主,他有些惊异的多看她一眼,仅看体型,他以为这姑娘是没有发育的小女孩,但如果她在完成发育后还保持着这副瘦巴巴的体型,那就是老天赏饭吃了。

女性在发育后很容易因为身体曲线的明显、体脂的增加而失去冰上重心,从而丢失技术,所以女单也被认为是“发育前是王者”的行业。

“娜斯佳。”米沙看到了少女的身影,他小跑过来,皱着眉:“你和我的教练说什么?”

娜斯佳:“我只是想买旋转板,如果那位制作旋转板的工人没有在这里,我希望能买你们的旋转板。”

米沙和卢卡斯异口同声的说:“不卖!”

他们手里的旋转板也是找伍夜明买的,价格贵得很,10卢布一块,张素商还撺着伍夜明给了他们一张2年保修卡。

也不是不能给3年或者5年保修卡,但以伍夜明的学习能力,张素商怀疑他那时候早就拿着双博士学位归国燃烧自己去了。

张素商手头也有旋转板,他拿出来晃了晃:“旋转板的专利正在申请中,暂时还没有量产,我们手里的都是手工制作,我这里有一块多余的,你要的话可以……”

这时另一位女孩也挤过来:“我也要旋转板!”

张素商连忙举高手:“别激动,旋转板在一个月后就会出现在圣彼得堡的温布利斯基冰上用品店里,大家也不必急于一时,而且在赛前贸然接触新的训练工具,容易出现伤病。”

然而购物欲一上来,又岂是他两句话就能打消的呢?最后娜斯佳以15卢布从张素商手里拿走了这块旋转板。

米沙看他卖掉以后,跺脚:“你又不缺钱,干嘛要卖?那你平时的旋转练习怎么办?”

张素商轻飘飘看他一眼:“傻,我练舞蹈旋转时,你看我啥时候用过旋转板?不照样好好地,这有的没的东西,卖了就卖了。”

古典舞中的探海转和吸腿转都是不需要辅助工具的。

米沙想起张素商练舞时几乎无视地心引力的跳跃能力,沉默了一下,心想他还真没怎么注意过秋卡的旋转能力如何。

大部分时间里,他只是觉得对方的身体柔韧很好,旋转却只是与他持平的水准。

毕竟在这个时期,许多上古神兽们拼的就是滑行和旋转,因此出了不少转速堪比洗衣机滚筒的强人,转到出残影都轻轻松松,想要在这群人里成为最强,张素商得把自己变成钻地机钻破冰面才成。

他笑了起来:“旋转板的提升也是有限的,你真想在旋转方面更进一步,不如早点把我让你练的旋子练好。”

此时燕式旋转、直立旋转、蹲转等三大基础旋转姿势都已经出世,跳接蹲转也被吉利斯攻克,而跳接燕式旋转,却还没人练出来呢。

这个技术动作其实就是先以古典舞中的旋子为前置动作,跳完旋子后维持住燕式旋转的姿态进行旋转,是一个对身体平衡能力要求极高的动作。

而米沙只是在吉赛尔的舞蹈教室里练了一阵芭蕾,美化了身体姿态,要说完成旋子这种动作,他目前还真不行。

做运动员真难啊,做一个开创新动作的运动员更难,唉,真是越接触这个层次,越佩服吉利斯,难怪人家能连着拿两个奥运冠军呢。

卢卡斯闻言却跃跃欲试:“秋卡,你说的那个旋子是这个动作吗?”

说完,小伙子就开始助跑,然后照着张素商训练时的动作一跳,落地时整个人重心失衡,面朝下往地上栽,为了保护脸,他下意识在地上一撑,手腕发出嘎嘣的声音。

“嗷!”

卢卡斯抱着手腕在地上滚着。

马克西姆也惨叫起来:“卢卡斯!”

张素商面无表情的拍拍米沙:“我再和你说一遍,练任何带有风险的技术动作时,都要有教练在场,还有,开始练习前要和教练说一声。”

米沙咽了口口水,乖巧点头。

张素商则将身上的大包小包卸下来,走上前拿起卢卡斯的手腕看了看,干脆的诊断道:“脱臼,不严重。”

然后又是嘎嘣一声,他把手腕给卢卡斯接上了。

张素商接脱臼手腕的本事却不是和蒋静湖学的,而是穿越前练四周跳时摔出了手腕习惯性脱臼的毛病,有时莫名其妙的,手腕就脱臼了,然后他那三甲医院骨科主任的爹就着急忙慌的过来给他接骨,张素商就这么学会了这门手艺,在退役后他还做了手术,在手腕里打了两根钉子,才算根治了习惯性脱臼的毛病。

在卢卡斯的惨叫声中,张素商无比平静的将冰袋摁他手腕上,一本正经的教训他:“告诉你今天热身要稳着来了,你看,受伤了吧?这下比赛怎么办?”

卢卡斯还挺倔,他龇牙咧嘴的喊道:“第一天比规定图形,很安全,我会继续比赛的!”

要是换了其他人,这时候或许会一边着急一边努力劝他退赛,比如马克西姆教练就是这么做的。

但张素商是个能自己给自己接手的狠人,他轻描淡写的点头:“随你吧,只要你能说服你叔叔。”

想要成角,哪有不吃苦的。

马克西姆是真急得跺脚了:“秋卡,你拦一拦他啊!”

张素商:“如果你侄子可以被拦得住,我就拦。”

马克西姆:……

没人比他更了解卢卡斯的倔强了。

张素商叮嘱卢卡斯先固定好伤处,之后冰敷,等起码24个小时后热敷,之后回了旅馆记得找他拿膏药,回去以后他再带卢卡斯去找小蒋大夫看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