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27章 第 27 章

第27章 第 27 章


在规定图形结束后, 张素商算是把名声传开了。

首先是这位教练给米沙、卢卡斯带来了一种名为旋转板的训练工具,接着卢卡斯把手摔脱臼了,在很多人眼里, 骨头受伤就要立刻去医院, 还要做手术正骨,但那位神奇的教练直接将卢卡斯的骨头现场接了起来, 等做了固定, 卢卡斯就继续上场比赛了。

最后米沙拿了规定图形第一,而卢卡斯强撑着拿了第二。

多么神奇的中国教练!

两位运动员的出色发挥,连带着场边大包小包看着滑稽的张素商身上都围绕了一层神秘莫测的光环。

这场全国赛事的场地是对外开放的, 现场观众并不少, 这还只是第一天,到了第二天、第三天, 短节目和自由滑的比赛开始后, 才叫一个热闹!

他们比赛的时候,彼得先生找了过来,他拍拍张素商的肩膀:“秋卡,好久不见你了,米沙看起来状态不错, 你最近过得如何?”

张素商:“很好啊,最近又重了两斤。”

彼得:“呃……”

对于花样滑冰运动员来说, 变重可不是好事。

张素商见状哈哈一笑:“您别误会,我不是胖了两斤,是练肌肉练得体重增加,这是好事。”

他顺手掏出一张单子找到彼得先生:“先生, 你们买不买旋转板?留下地址和钱, 温布利斯基冰上用品店可以将产品邮寄过去, 两年质保,质量不佳可以退换,团购可以打折。”

彼得先生看着他有些头疼:“秋卡,别在运动会这么庄重的场合做买卖,当心有人来抓你。”

张素商一脸无辜:“先生,我也是读过马克思主义的人,资本家是掌握了生产资料的人,像我这样发传单的只能算出卖劳动力,再说了,有了新的训练工具,运动员真不买啊?那到时候别人在旋转能力上超过他们,这责任算谁的?”

彼得一阵语塞,叹着气无奈的伸手:“你这是有备而来啊。”

他还真想买旋转板,张素商送上门来,买得多还有折扣,这哪有拒绝的。

张素商心想可不嘛,伍夜明那个小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得出来,他又是个倔强性子,不肯接张素商给的钱,那么为了保证伍夜明可以在想出国比赛的时候,不至于被困在手头无钱这一步,张素商就干脆给他找了新财路。

旋转板的专利费和售卖分成,总共送一个人去参加国际比赛了吧?而为了扩大这个小道具的销量,张素商特意提前做好了准备,打算在运动会时搭上这儿的滑联官员,看能不能拿到官方的统一采购单子。

没想到彼得先生这么好说话,省了他好多事呢。

比完赛后,他把卢卡斯赶去医院,带着米沙回去,规定图形的比赛最考验的是运动员对于脚下冰刃的控制力,也就是穿着冰鞋才冰上用刀画几何图形,体力消耗不大,他打算让米沙做些舞蹈训练。

别以为出门比赛就可以啥也不练了,像舞蹈、柔韧这些都是可以见缝插针安排的,身为教练要学会把运动员当海绵,不说天天捏着,时不时挤一下还是应该的。

米沙在地上劈叉压腿,提出疑问:“你现在不怕把我韧带压坏了?”

才见面那会儿,张素商对他的训练可小心了,现在下手越来越狠。

张素商:“摸透了你的身体极限,可不就能下狠手了嘛,就你这僵硬的老胳膊老腿,没我高标准严要求的磨你,你回去后还得继续被吉赛尔嘲讽。”

那位黑发蓝眼的芭蕾美人可毒舌得很,做她的学生不仅能练舞,还能顺便在无尽的嘲讽里磨炼出一颗坚强的心脏,算算也是个挺适合运动员的好老师。

他鼓励米沙:“加油,要是你什么时候练到我一半的水平,俄罗斯国内赛十连冠就是你的了。”

说完,他单脚站立,右腿抬起,来了个朝天蹬,也就是控腿180度,两条腿成了一条竖着的直线,就在米沙满头大汗的以为这就是自己的终极目标时,张素商掰着腿往下压。

诶嘿,他的软开极限其实是270度的。

米沙:“你把我从楼顶扔下去,自己去比赛吧。”

张素商腼腆一笑:“我是想去比赛啊,这不是俄罗斯的国内赛轮不着我个外国人上场嘛,扔你下去就免了。”

自从米沙拜他为师,张素商都好久不用自己买面包了,米沙承包了他家所有的面点,为了免费列巴也不能扔米沙啊。

到了第二天,米沙再出场时,全场都陷入了沉默。

为了符合俄罗斯此时朴素的价值观,张素商没给米沙搞发型,也没给他化妆,但他坚定地让米沙在比赛前一天晚上洗了头。

洗头能不能涨颜值他不知道,但洗头绝对能增加自信。

但米沙还是成了全场最靓的仔,无他,这人穿的衣服太显眼了,比起穿着西装或者小马甲的其他人,他的衣服更加贴身、凸显优越的身材,领子开得有点下,露出锁骨,左后肩还有一个大大的银色音符。

那位娜斯佳又跑了过来,她是女单一姐,曾和米沙一起参加过奥运,两人说话时就少了几分客气:“你这是从哪个舞蹈团买的表演服?看起来比西装更方便活动。”

米沙:“这可不是二手货,是我找裁缝做的。”

张素商在不远处吆喝:“米沙!来热身!把外套穿上,还没开始表演呢,你瞎显摆什么呀?不怕感冒啊?”

都他妈身处11月的莫斯科了,在没开始比赛时,只穿一件衣服晃悠,是生怕医院里没他的床吗?

米沙吓得原地一跳,立刻冲过去,在张素商的监管下老老实实穿上外套。

张教练哪都好,但米沙就是怕他,只要张素商说话声音大一点,他就听话得和猫崽似的。

一个又一个运动员上场,米沙备赛,张素商偶尔朝那边瞟一眼,彼得先生又凑过来:有点得意的和他说“怎么样?我们运动员的水平还行吧?”

虽然你这个中国教练很牛逼,可我们其他运动员也不差,潜力深厚的好苗子多得很。

看这些冰上姿态优美如画、滑行轻灵、旋转轻快的运动员们,听这富有俄罗斯艺术底蕴的音乐,厉害吧?

张素商莫名其妙,但他才从彼得那里赚了一笔,这会儿很好说话:“哦,你们家运动员都很好啊,滑行功底还可以,就是步法编排得单调了一点,旋转姿势也少了一点,跳跃难度低了点。”

彼得:……合着除了滑行,其他的都不可以啊。

估计这人唯一看得上的就是自己还有自己亲手带出来的米沙了,彼得先生对米沙的节目越发期待,之后溜跶的时候,又和其他来观赛的滑联官员嘀咕,大意时米沙今年找了个厉害的教练,把自己全方位升级了一遍,大家伙待会儿用心看啊。

万一米沙升级得特别厉害,他们就要准备学习先进经验啦。

有记者也来这里观赛,他看遍全场,最有话题的还是在奥运拿过银牌的米沙,加上这位换了个异国教练,不怕他拍谁?

他举起机器对着那边咔嚓一声,又觉得哪里不对。

米沙自然是个俊朗的小伙子,而他的教练也高大美丽,两人站在一起,分别展现了东方、西方的男性之美,还挺赏心悦目的,但这两人的体型差太大了,米沙被他教练衬托得和小鸡仔似的。

等米沙脱外套准备上场了,张素商接过他的外套,最后鼓励了几句,那场面在记者看来更是爸爸带儿子一般。

不是张素商显老,是米沙太娇小。

但等米沙开始表演时,场上所有的噪杂声都渐渐褪去。

米沙的起始姿势就和其他人不一样,他两只手并拢,手心向上抬起,面上带笑,就像是捧着糖果的大男孩,带着喜庆的意味。

这就是舞者的“故事感”,米沙起范儿了。

大半年的特训不是白训的,米沙跟着张素商练全了六种两周跳,还练了芭蕾,他的节目更是张素商和吉赛尔一手安排,练表演服都在现有条件下做到最好。

别人不知道,但米沙却知道自己在努力减肥的过程中将腰围减到了63,张素商看完他的量体数据就立刻拍板,让吉赛尔设计衣服的时候多显一下腰线……

这小心机现在就管用了,没人能不将目光放米沙身上。

而等他完成世界上第一个阿克塞尔两周跳,也就是2a时,全场一片哗然,轰的一下,人声都压过音乐声了。

米沙一听,就知道自己是要成功了,他的情绪越发上扬,将《胡桃夹子》特有的圣诞雪夜童趣喜庆的氛围感带了出来。

秋卡现在一定也看着他的表演,秋卡一定为他骄傲!

米沙咧着嘴,又跳了组勾手两周跳加后外点冰两周跳(2lz 2t)的连跳,恰好2lz以前也没人攻克,今天是头一回出世,看得观众们纷纷起立。

而在纷杂的背景音中,张素商和娜斯佳聊着:“啥?你想把训练场地从索契转移到有人工冰场的圣彼得堡?唔,我是能给你推荐个不错的舞蹈教室,表演服制作这事就不好讲了,设计图可以给你搞,但裁缝有没有空,得回去问问他。”

娜斯佳:“我还想租个靠近舞蹈教室的房子,你有没有推荐的?”

张素商听了她的预算,推荐道:“我以前租的房子就不错,房东好说话,屋子里有壁炉和厕所,就是楼下的邻居不喜欢吵闹,还养狗,会给人写恐吓信……”

也不是张素商不关心学生,但他看了米沙前半段的表演后,就断定学生优势极大,除非冰场突然被炸,不然他输不了,这会儿就特淡定。

娜斯佳:“狗大吗?”

张素商:“不大,6斤都没有,趁主人不在的时候喂他吃点面包,他还能表演握手和转圈圈。”

那就没事了,娜斯佳去和教练商量换地方的事,马克西姆又拉着卢卡斯过来,说是卢卡斯快上场了,希望张素商鼓励几句。

与此同时,米沙的短节目结束,在全场热烈的掌声中,他激动地热泪盈眶,眼睛往场边一瞟,看到卢卡斯一把抱住张素商,用力的拍他教练的背。

米沙:可恶的卢卡斯,平时蹭课都算了,现在还来和我抢教练!

要是米沙看过中国的戏剧,这会儿准得骂卢卡斯是个狐狸精。

他顾不得朝观众、裁判行礼,立刻滑到场边去扒卢卡斯:“你干什么呢?比赛要开始了,你不去热身,缠着我教练干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