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33章 第 33 章

第33章 第 33 章


并没有带队, 而是本人亲自去参赛的张素商被火车颠到了。

天可怜见,他以前从没有晕火车的毛病,后来想想张素商也没坐过火车, 他出生的时候全国人民都坐高铁了,火车那边主要运货,现在被20世纪的货车颠一下十分正常,毕竟他可是坐驾校训练车都能把自己吐到穿越的人, 可见这方面的抵抗力不强。

张素商在车上吐到差点以为自己要回去了。

米沙扶着他的背拍了一阵, 和卢卡奇一起艰难的将高个教练架回座位, 娜斯佳拿凉水打湿手帕, 盖在张素商的额头上。

俄冰协的领队是彼得先生, 他本来以为张素商过来还能以教练的身份照顾一下其他运动员,现在却成了运动员照顾张教练了。

他无奈的说:“您对这种交通工具适应不良, 当初又是怎么从中国跑到俄罗斯留学的?”

张素商心说他不知道啊, 他穿越过来的时候, 火车都进圣彼得堡的火车站啦,接着阿列克谢就来接人了。

看他蔫巴巴的样子,彼得先生也有点不忍:“你歇着吧,好好睡一觉,多颠颠也就适应了。”

彼得的话没什么用, 张素商该吐还是吐,每天最舒服的时候就是火车靠站暂时停止的那段时间,其他时候都像霜打的茄子一样, 只剩躺平的力气。

这年头长途出行真的很苦很累, 而且路线复杂。

火车从圣彼得堡行驶到明斯克, 他们又在这里转车上了另一趟从明斯克前往基辅的, 基辅在后世是乌克兰的首都。

等到了基辅, 他们又换车,换成了从基辅前往利沃夫的,直到抵达国家边境,他们又换车进入了斯洛伐克,之后又从斯洛伐克进奥地利。

其实从利沃夫进入匈牙利,再从匈牙利入境奥地利更近,但匈牙利在前几年才从奥匈帝国中独立出来,现在两国边境还有点小打小闹,彼得领队告诉张素商,为了保证安全,他们得绕点远路。

张素商无比怀念那个坐飞机去往世界各地比赛的年代,但现实是他被这场长途火车之旅折磨得不行,等他在经历了长达一个月的旅途抵达奥地利维也纳时,张素商比出发前已经瘦了3斤。

卢卡斯一边照顾他一边开玩笑:“我减肥的时候要有你这个效率,早该瘦到可以完成三周跳的程度了。”

娜斯佳在旁边满脸不解:“减肥很难吗?”

大家都不和这个怎么也吃不胖的姑娘交流这个话题。

米沙给张素商端来热水,也开玩笑:“我本来还担心你那么强,我会不会在赛场上被你对比成一只无能的土拨鼠,结果你的晕车反应居然这么严重,我不会要白捡冠军了吧?”

张素商看他:“你觉得可能吗?”

米沙萎了:“不可能。”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教练就是骆驼,他自己就是小矮马。

好在年轻人恢复力强,在回归陆地后,张素商的活力就回来了,在旅馆躺了几天,他偶尔也会出门晃晃。

音乐之都、艺术之城都是维也纳的别称,属于德语区,而张素商恰好拥有不错的语言天赋,当米沙提着一盒药回来看望教练的时候,就发现张素商已经能操着结结巴巴的德语找旅馆前台的服务人员聊天。

队伍中唯一的翻译眼前一亮,上前询问张素商以前是否有过德语基础。

张素商:“没有啊。”

然后他就被拽着推荐了一堆学习德语的教材和书籍,张素商想起自己空荡荡的存稿箱,总是翻译不完的教科书,以及医学生那些堆得比人还高的专业书籍,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为什么他出门比赛还要听人说学习?

一个路过的小姑娘拯救了他,那姑娘长得相当甜美,瞧着不过十四五岁,一头金棕色的卷发,带着秀兰邓波尔式的生机勃勃,眼神却更加精明机灵。

她双手背在身后,歪着头用英语问道:“先生们,请问这里是最接近冰场的旅馆吗?”

张素商回了一礼:“当然,女士。”

小姑娘朝他一笑:“我是索尼娅,挪威的选手,你也是来参赛的吗?”

张素商:“是的,我来自中国。”

索尼娅嘀咕:“我以前没见过黄皮肤的参赛选手呢,不过你看起来很高大有力,祝你好运。”

等她走了,米沙拉着张素商说:“她是上一届冬奥时挪威的女子单人滑运动员,水平很不错,还是吉利斯的学生,娜斯佳在认你做教练前,技术水准远不如她,可惜她的服装不符合比赛要求,所以成绩被取消了。”

索尼娅在上一届的冬奥可算是风云人物,就因为她穿了一条长度仅到膝盖的裙子去比赛,这在现场很多人看来都是伤风败俗的举止。

但就如张素商说的,娜斯佳要是不改短她的裙摆,那她就做不出跳跃,也无法挑战更多的高难度技术,而在索尼娅之后,穿着短裙比赛的女孩也越来越多。

张素商十分淡定:“我知道,我一看她的脸就知道她很强。”

米沙发出一个很东北的疑问声:“啥?”这还有人专门长着一张强者的脸吗?

张素商笑而不语,也不说自己在读小学时就看过那张冬奥三连冠得主的照片,而且索尼娅海妮不仅在冬奥战绩辉煌,从1927年开始的往后十届世锦赛冠军都是她,顺带一提,她还拿过6次欧锦赛冠军,这些记录再多一百多年都没人打破。

据说这位是真正的运动天才,如果她不从事花样滑冰,在网球、游泳等其他项目,也能拼到世界冠军的水准,这种人在花样滑冰项目里一般被称为“天降紫微星”。

张素商穿越前的爸爸也曾在花滑赛场上享有这个称号,这让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这种级别的天才多可怕。

吃晚饭的时候,张素商提醒娜斯佳:“你才学会了一个1s,新节目也没磨合好,比赛的时候要谨慎哦,你可不是必胜的。”

这年头技术重要,艺术表现力更重要,现在的花样滑冰可是排名全靠裁判的纯打分项目!表演能不能打动人太重要了!

娜斯佳不明所以:“难道有人能和我比吗?”

张素商:“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觉得自己已经天下无敌了?”

娜斯佳指着他,张素商把女孩的手指摁下:“运动员只要自信就行了,把自负收一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