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35章 第 35 章

第35章 第 35 章


从有记忆开始, 张素商就进行了最专业的滑行训练。

他的父亲曾教导过他,滑行有三个发力关键,脚踝、膝盖、上身。

脚踝是的倾斜角度决定了冰刀能否更深的划过冰面,而膝盖的灵活、上身的姿态变化则是提升滑行质量的要点。

而张素商最擅长的就是脚踝部位的变化, 所以还没退役那会儿, 他被誉为年轻一代中滑行质量最高的。

可惜21世纪是拼跳跃的时代,滑行强只是锦上添花, 步法再华丽炫目, 也抵不上一个四周跳。

张素商的师姐就偏科在跳跃上, 她集齐了六种四周跳,但滑行一般般,可大家就是因为她而将更多的目光集中到女单那边。

幸运的是,张素商的滑行天赋使他在规定图形时代也不至于吃比赛规则的亏, 不幸的是他穿越了。

如果是穿越前,绝不会有人因为排在比赛第二位的是中国人,而对赛事主办方提出质疑。

排在第四位的英国选手约翰在本次比赛中拿出了个人最佳表现,他满心以为自己即将进入前三, 结果却被挤到了第五,他没有找第三名的米沙的麻烦,更不敢惹排名第四的博克, 所以他就张素商的成绩向赛事主办方提出了质疑。

他操着一口优雅的牛津腔,用矜持的态度询问:“那个中国人如何拿到现在的分数?”

那可是一个披着黄皮的人,不管张素商自露面以来,其外表在现场的女性那里获得了多么高的评价,在所有人看来, 这只是一个抱上了俄罗斯大腿, 才得以参赛的庸人, 他的国家没有孕育出色运动员的环境。

他们是东亚病夫。

米沙立刻不满了,他站出来,胸一挺:“秋卡具备卓越的才能,是真正的滑冰天才,他凭本事赢得荣誉,无需质疑!”

张素商很想反驳自己不是天才,但看到学生这么维护他,内心又很感动,接着他回想了一下百年后的赛场上有没有厉害的英国男单,然后遗憾的发现,至少世界前十没有他们的身影。

百年后的男单赛场,主要由俄系、日系、北美系互相争锋,而中国也一直有稳定出产世界排名前六的选手,在顶级赛场上的存在感从没有低过。

裁判员雅尼先生也给出了答复:“zhang在比赛中展现了新的规定图形,他的滑行稳定而优美,从容有序,完美符合比赛的评判标准。”

目前全世界总共有21种规定图形,其中好几个都是吉利斯创造的,而张素商在本场比赛里,创造出了一种新的图案——他利用鲍步和大一字,以冰刀在冰场上画了一个超大号的几何图形。

雅尼先生还有话没说,其实在张素商之前出场的吉利斯先生已经在规定图形一项拿了好几个6分,也就是满分,大家都以为吉利斯将是这场比赛的第一,谁知张素商之后出场,拿出了与吉利斯风格不同却同样出色的滑行,要不是张素商的国籍令人心中犹疑,让好几个想要打出6分的裁判默默将之改成了59和58,张素商本该凭借着那个新图形摸到第一。

另一位裁判员也说道:“zhang在鲍步时展现了新的滑行姿态,也就是上身后仰,这是一个很优美的动作,也是他优秀平衡性的证明,的确,他拥有奇特的肤色,但我们不能因此否认他的实力。”

其实裁判们在打分的时候也满心纳闷,完全不懂张素商从哪冒出来的,可他的确强得独树一帜,把其他人都给比下去了,除了吉利斯,几乎所有人都与他有悬殊的实力差。

他们可是正经办比赛的,自然要按规则打分。

“黄皮肤的人那么多,总会出现一两个奇迹的。”裁判们做了总结,张素商凭实力成为了很多人眼里的“黄皮肤里的个例”。

约翰申诉不成,走到张素商面前,努力仰着头展示自己的高傲:“看来米沙在滑行上的进步是因为你了?你也就只能在滑行上有优势了,跳跃就不是你有资格触碰的领域了,你等着吧。”

旁听的米沙、卢卡斯、娜斯佳的表情诡异起来。

张素商欲言又止:“你高兴就好。”

等这场闹剧结束,东道主选手博克跑过来拍拍张素商的肩膀:“别在意,那些英国人总是特别高傲,看不得别人一下展现出超越他们的实力。”他做了个鬼脸:“你知道的,贵族的傲慢。”

见张素商被逗笑了,博克又鼓励他:“跳跃是冰上最精彩的动作,每个人都有能力挑战,加油!”

张素商:“那个……”

博克:“别紧张,要对自己有信心。”

博克又和米沙拥抱了一下:“你的跳跃强了很多,看来你的新教练的确有两把刷子,我猜zhang的滑行也是和那位神秘的教练学的?不过我不会放弃击败你的。”

米沙:“其实……”

博克:“哦,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大家默默的看着他的背影。

张素商:“那个,我看起来像是很不擅长跳跃的样子吗?”

米沙:“其实,秋卡就是我的教练,而且他主要教跳跃。”

这个人能不能等他们把话说完啦?

可能是被张素商给打击到了,这一天,张素商的好学生们没有再给他打热水,张素商也不在意,自己捧着热水回屋泡脚。

米沙看他一眼,又看一眼。

张素商:“看我干啥?”

米沙:“教练啊,你说我明天应该争取第几?”

张素商:“运动员当然是争取第一啊!”然后他又改口:“不过从实际出发的话,你还是争第二吧。”

米沙:我就知道。

卢卡斯指着自己:“那我呢?”

张素商和米沙、马克西姆教练异口同声的喊:“你争取进前五!”

一场比赛的最终排名都是看运动员的总排名的,米沙规定图形排第三,如果他要胜过吉利斯的话,短节目和自由滑的排名就不能低,且还有的打呢,至于卢卡斯那边压力就更大了,他规定图形排第七。

这家伙太喜欢跳跃而忽略了滑行的训练,偏科的结果就是比赛吃亏,还不如娜斯佳呢,那丫头也喜欢跳跃,可她的规定图形也拿了第二名,仅次于索尼娅,比完以后,她还能感叹一句索尼娅实在是太强了,可见已经意识到对手有多难对付,这才是比赛的样子。

米沙做完睡前训练就可以休息,张素商不行,他借着油灯的光又开始伏案写作,虽然被读者吐糟过不攒存稿,但在意识到自己的缺陷后,他还是有了勤奋的意识。

卢卡斯来串门时,感叹道:“秋卡真辛苦,感觉从开始练习滑冰到出国比赛,你都是靠自己努力,为了给国家争光,你也够拼的了。”

他和米沙都是有国家养的运动员,以后退役了还可以做教练,以他们现在的成绩,以后应该也不会为吃饭发愁。

卢卡斯特别敬佩张素商的地方就是这个,其实张素商所处的环境,训练的起点都不如他和米沙,但他却这么出色,这么能吃苦,简直是追梦人的典范。

张素商头也不抬:“也不用把我想得太高大上,最初写《神探伊利亚》的时候,我还想过如果稿子不被录用,没钱可赚的话就放弃滑冰的。”

卢卡斯和米沙一起露出惊愕的表情:“你还想过放弃吗?”

张素商:“是啊,因为在滑冰、为国争光之前,我也要吃饭的啊,对我来说,我不是那种觉悟特别深的人,又挨过饿,梦想对我来说是有份量的东西,如果我发现自己的负重能力不足以同时背起生活和梦想,那就只能先把梦想放一边了。”

卢卡斯不是很能理解张素商的想法,在他看来,如果自己拥有张素商这样的天赋才能,那么哪怕是乞讨,他也要抵达比赛场地,对他这样的年轻人来说,荣耀和梦想高于一切。

卢卡斯哼哼:“你觉悟也太低了吧。”

米沙年纪大一点,反而很能理解张素商:“既然你能管好自己的生活,还能来参赛为国争光,就已经足够了不起了。”

无论张素商嘴上怎么说,事实就是他兼顾好了学习、生活,还在滑冰方面很有成就。

就在此时,门被敲了起来,张素商过去开门,就看到彼得焦急的和他说:“安菲萨的右脚肿起来了,你能帮忙看看吗?”

现在还不是后世,运动员出门比国际赛事还有队医跟随,各方面都很完善,如今的俄罗斯代表团里唯一懂医疗知识的就是张素商。

张素商立刻提着个背包和他过去了。

安菲萨和娜斯佳住一个房间,张素商到的时候,女孩正坐在床上,而娜斯佳蹲着给她冰敷脚踝,她的处理是正确的,张素商一看就知道安菲萨是运动导致的小腿肌肉无菌炎症。

张素商是经历过21世纪竞技强度的,训练训到肌肉肿胀是常见的事,但那时候他可以去医院做磁热疗法,身体恢复能力较强的年轻人做完第二天就可以消肿,坚持一个疗程会改善很多。

他有个练四周跳很猛的师姐,有一次两条腿都肿了,做完磁疗第二天就冲赛场上去继续和人拼四周,虽然这种做法不值得提倡,但还是能说明现代医学的优越之处。

竞技运动不仅拼天赋和努力,还拼健康,中国队后期能稳定输出高质量运动员,和队医的业务进步也是分不开的。

但现在又没有做磁疗的仪器,张素商只能拿出他的另一位小超人,蒋静湖大夫的活络药膏。

药膏涂在伤处上,以按摩促进吸收,让安菲萨觉得伤处有点火辣辣的,但疼痛的确是缓解了许多。

她舒了口气:“我还以为要退赛了呢,幸好有秋卡教练在。”

彼得也夸:“秋卡毕竟是格勒大学的优等生,我早发现了,你们中国医生对运动损伤很有一套。”

张素商:“我这个手法也就一般啦,连针灸都没法给安菲萨做。”

大家在看完他的规定图形比赛后都觉得这人就是假谦虚,对他说的真话也只是呵呵一笑,秋卡,大家都已经认清你的牛逼之处了,只是不揭穿你而已。

第二天比的是短节目,这次先比的就是女单了,安菲萨成功完成了比赛,回来时得到了所有人的拥抱和鼓励。

娜斯佳今天又要和索尼娅竞争,根据适应场地时得到的情报,索尼娅极有可能掌握了一周半,也就是1a,这让只会两种跳跃的娜斯佳压力很大。

在比赛开始前,她看向张素商,希望得到鼓励:“教练。”

张素商伸出两只手,掌心向上:“扶着我跳两下。”

娜斯佳照做,张素商:“看来我把你的冰刀磨得还不错?行了,加油吧。”

娜斯佳舒了口气,转身朝冰上滑去。

同样在现场的索尼娅好奇的打量着这边,转头和吉利斯说:“看来一边做运动员一边当教练的不止你一人。”

索尼娅的教练就是吉利斯,他闻言微微一笑,也不说什么。

但在娜斯佳的表演开始后,许多人都面露惊愕。

花样滑冰是冰上的表演艺术,这点大家都知道,但这时候还没人把花滑的表演艺术发挥到极致,而在收下娜斯佳这个学生后,张素商就和吉赛尔紧锣密鼓的为她编排了新的节目。

她的短节目是《卡门》,自由滑节目则是《睡美人》,前者出自1874诞生的世界著名歌剧,后者则是柴可夫斯基的芭蕾剧,都是大众熟知的艺术作品。

当《爱情像一只自由的小鸟》的曲调开始时,很多人都有了一种“dna动起来了”的感觉。

娜斯佳穿一身红色的裙子,裙摆仅仅到膝盖,本该是让人训斥“伤风败俗”的表演,却因她的表演而带出了一份震撼之感。

索尼娅也停下了和教练的聊天,痴痴看着娜斯佳的表演,喃喃:“她在冰上跳舞……”

她是个敢于尝试新东西的女孩,所以她尝试着将芭蕾和花样滑冰融合到一起,她想成为冰上的舞者,但她没想到在冰雪的国度,有一个女孩做出了和她一样的选择。

这位紫微星级别的运动天才满脑子天马行空的想法,她想,自己终于看到了花样滑冰未来的方向,这就是她想要的表演,她想要的节目!

由于身体的先天条件限制,女子单人滑的技术难度一直都难以超过男单,但女单却是花滑项目里最引人注目的一项,便是因为女孩们在冰上展现出来的艺术性。

张素商从一开始就没指望才跟着自己练了几个月的娜斯佳一下就蹦出个两周跳,以技术惊动世人,便干脆在节目编排上下足了功夫,以编舞带飞这个学生。

他仔细看了看娜斯佳身上的红裙,和米沙吐糟:“可惜她和你一样不肯在衣服上粘亮钻,不然视觉效果还能好点。”阿列克谢做了那么漂亮的裙子,连个钻都不让贴,太可惜了。

米沙坚定地表示:“不,那太资本主义了!”

张素商:……

比起上届冬奥的裁判团,这一届欧锦赛的裁判显然开明一点,也可能是索尼娅这几年坚持穿短裙比赛磨平了他们的神经,在这场比赛结束后,娜斯佳以绝对优势冲上第一位。

而且在比赛结束时,好几个记者都像是打了5000的鸡血一样冲过来,不断地向她提问并请求拍照。

娜斯佳从未享受过这种冰上巨星的待遇,小姑娘被吓到了,她指着张素商:“他是我的教练,我的节目是他和吉赛尔一起编的,我的跳跃也是他的教的!”

记者又问:“吉赛尔是谁?”

娜斯佳:“她是佳吉列夫舞蹈团的退役芭蕾舞者,现在负责教我和米沙、卢卡斯跳舞,她是杰出的编舞。”

佳吉列夫的名头还是很响亮的,不少人都面露恍然,原来是那位大佬手下的高手做出的又一个经典节目啊。

是的,虽然这一届欧锦赛还没结束,但现场所有长了眼睛的人都认为娜斯佳的节目将会是经典。

张素商也被几个人围了起来,有一个消息不怎么灵通的记者下意识地想问他是不是日本人,但看到这人的身高又把话咽下去,先转头问同行“这人是哪个国家的?他好高,是混血儿吗?”

张素商听到他的话,立刻声明:“我是中国人,纯的,谢谢。”

托娜斯佳的福,张素商被纠缠了好久,好不容易脱离了人群,卢卡斯的节目也开始了。

他的节目是《斗牛》,和娜斯佳是相似的风格,但又多出一份男性的阳刚和斗志,年轻人本就活力满满,加上外貌阳光帅气,让好几个裁判眼前一亮。

赛后记者问卢卡斯:“请问您的节目也是那位吉赛尔女士编舞的吗?”

卢卡斯一边擦汗一边顺口回道:“不是啊,我的节目是奥洛夫编的。”

“奥洛夫?”

“吉赛尔的丈夫,他也是佳吉列夫舞蹈团的退役舞者,和吉赛尔一起开了间舞蹈教室,我也在那里练舞。”

记者们轰动了,很多花滑选手的目光也集中过来。

在奥洛夫和吉赛尔自己都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的名字在顶级的花滑选手之间流传,甚至有运动员下定决心,下个赛季去找他们编舞,也不知道当他们找到那两口子藏于巷子深处的小教室,看着破破的木门板时,内心是什么想法。

而等到米沙登场时,张素商再次站在了教练的位置上。

米沙摘下了刀套放在他的手上。

博克指着张素商,双手颤抖:“他、他就是米沙的教练?”

吉利斯眼中流露出了然:“果然是他。”

张素商对学生提要求:“争取今天上点难度,做2a 2t 2t的三连跳如何?”

米沙:“我尽量吧。”

他滑到冰面中心,《胡桃夹子》的音乐响起,米沙也开始了动作。

场边的冰迷们这下是真的躁动起来了。

无数人在心中惊呼,天啊,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在《卡门》和《斗牛》之后,这个赛场居然又出现了一个经典级的节目!

如果说前两者的节目是将歌剧、表演、西班牙风情的热烈融入到花样滑冰的赛场上的话,《胡桃夹子》就是将芭蕾的元素也带到了冰上。

比起娜斯佳和卢卡斯,米沙的滑行、跳跃、旋转等技术能力更强,和节目磨合的时间也更久,表演时的情绪迸发也更加完整且有力。

花样滑冰这个项目,突然就变得前所未有的精彩和美丽起来。

博克猛地站起来,双拳紧握:“这、这是艺术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