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38章 第 38 章

第38章 第 38 章


游子在外时, 碰到个老乡,真就和碰到亲人是一样的。

柳大使人特别好,不仅带来了榨菜, 还提着两斤白面, 借着旅馆的厨房要给自家运动健儿煮面条改善伙食,在这年头有白面吃是真的奢侈,张素商心里特别领他的情。

于是张素商在1927年的1月,在奥地利维也纳吃到了非常正宗的重庆小面。

红油飘在汤上,白白的面条在汤里沉浮,用竹筷挑起面条放入口中, 油辣子的香气与面食劲道的口感, 一起带来至高无上的味觉享受。

张素商:啊, 这就是天堂吗。

他那被一个月的火车削掉的胃口终于彻底回归了,据柳大使说, 他家都是他做饭,两个儿子都被养得壮壮的, 可惜奥地利找不到材料, 不然他还能给张素商整个火锅。

听说他做的脑花是一绝。

柳大使早听说这些锻炼身体的人饭量大,但看到张素商一个人干掉了两斤面条后,他还是忍不住感叹:“年轻就是好, 我30岁后就没这个饭量了。”

看来柳大使年轻时胃口也挺好。

张素商吃完了面, 一边刷碗一边说了今天被那个小泽拦住说话的事,柳大使直接骂了一句:“锤子!那个哈|批|斗是骗你呢,昨年还往大沽口轰了一炮,现在和我们讲团结?团结他个仙人板板!”

温文尔雅的柳大使在谈及日本人时, 整个人周身都如同燃烧着愤怒的火焰, 他跳着脚骂:“脸皮厚, 有口臭,那斗不是个好东西……”

语言天赋出众的张素商在猝不及防之下学会了一些重庆方言。

柳大使叮嘱他:“不管那龟儿子说什么,你都别信,他没安好心。”

张素商表示明白。

不用柳大使提醒,他也不会相信小泽说的任何话。

作为预备役党员,他的觉悟可是杠杠的。

人一吃饱就容易犯困,张素商这晚就睡得特别安稳,还梦到了一只北极熊驮着他在海里游泳,周围天地无比广阔,他无比自然的撸了撸白熊的毛。

“廖莎,我们一起去看极光吧。”

“你梦到阿列克谢了?”

张素商被米沙叫醒的时候,就听他问了这一句,他疑惑:“没有啊,你怎么问这个?”

米沙欲言又止,难道教练还认识其他的廖莎吗?

张素商抛开这个话题,鼓励米沙:“今天的比赛要加油啊,你是有希望夺冠的。”

别看米沙暂列第一,但在自由滑之前排名第一,自由滑翻车掉下领奖台的倒霉蛋也不少,自由滑的时长可是四分三十秒,期间运动员要不停的滑行,时不时来个高难度的旋转和跳跃,还要兼顾表演,仅不失误这一点就为难住很多人了。

米沙不算心态特别稳的运动员,张素商会提前给他紧紧皮,就像他在赛前会提醒卢卡斯别太难,叮嘱娜斯佳不要因为过于渴望胜利而贸然将还不稳定的技术放在比赛里。

当教练可真不容易啊。

张素商还在现场看到了柳大使和好几个留学生的身影,他们搬着一些摄影的器材过来,上届冬奥,还有去年世锦赛的时候,俄罗斯也派人去拍摄了米沙比赛的身影,并将之带回国内以播电影的形式放给冰迷们看。

祖国这会儿的国际地位也许还不够高,但难得有个运动员可以比国际比赛,哪怕不知道张素商的水平如何,柳大使也想要给留下点影像记录,送到国内也能振奋国人,所以便跑了好几天,在本地华人商人的帮助下弄来了这些器材。

他开玩笑:“秋卡先生写了两本好小说,在国内有许多喜欢你的读者,我把你的样貌带回国,他们必然开心。”

张素商抚摸着摄像器材,闻言笑了笑:“我会努力比好的。”

青年的眼神锋利起来,是动真格的时候了。

此时女子单人滑的比赛已经先一步开始,在经过了昨日的《卡门》亮相后,娜斯佳已经成为了全场最受关注的女孩,她的自由滑是改编自柴可夫斯基《睡美人》的节目,表演服则是一条粉红色的裙子,不规则状垂下的裙摆在走动间摇摆着。

她本就长得精致秀丽,漂亮裙子一穿更是如同冰上的精灵,那头海藻般浓密的卷发挽成花苞一样的发髻,上面还绑了条粉色丝带。

张素商很遗憾学生们拒绝在衣服上贴亮片、水钻,可也不得不承认,哪怕不加花里胡哨的玩意,他们的外表也足够养眼。

娜斯佳在比赛中展现了一个新的旋转——提刀燕式旋转。

所谓提刀燕式,就是在进行侧身燕式旋转时,滑足站立维持旋转轴心,用手提另一条腿、即浮足的冰刀往上拉,拉过头顶,并持续保持旋转。

提刀燕式和花样滑冰中最为瞩目的旋转——贝尔曼其实姿态接近,都要把冰刀提过头顶,区别大概就是做提刀燕式,运动员是侧着拉,贝尔曼是从后背往头顶拉,而且腰背要抻开,对腰背的柔韧要求高得多。

提刀燕式也一直有“半贝”的别称,柔韧不行的小朋友做不了贝尔曼,拉提刀燕式也是可以的,做好了依然很优美。

比如娜斯佳,张素商不是没试过在练舞的时候给她练贝尔曼的姿态,结果拉到一半小姑娘就喊腰疼,那就退而求其次练提刀燕式旋转,并着重要求了她在旋转时的姿态。

张素商的标准就是:你旋转的时候要像个八音盒上的小人一样美丽。

这样等回去的时候,他就可以联合伍夜明、温布利斯基冰上用品商店一起给她出周边赚钱了。

冰上美少女旋转八音盒,张素商打算帮伍夜明谈下至少百分之五的分成,如果旋转八音盒能成功推出的话,以后还能再出个下腰鲍步版。

伍超人拖稿比他还厉害,小说大纲现在还没写完,张素商已经绝了期待对方写小说赚钱的心思。

娜斯佳现在的目标就有在圣彼得堡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产,所以就很努力,若非硬件条件实在不过关,以这姑娘的毅力,她还真可能拼出贝尔曼,但就算是在后世看来很普通的躬身转加提刀燕式,在这个时代登场亮相时,还是引来了无数人的惊叹。

众所周知花样滑冰有许多动作参考了芭蕾,像直立旋转就可以视作芭蕾旋转的冰上版本,而之后发展出来的蹲转虽有难度,优美程度又略次之。

但躬身转和提刀燕式是只有穿着鞋子到冰上才能完成的动作,随着旋转,少女脚边绽开细碎的冰花,裙摆在风中飞扬,真如同仙女一般。

候场的索尼娅看着这一幕,轻叹:“她太美了。”

吉利斯也是个旋转高手,他是第一个完成跳接蹲转的大佬,这位大佬直接问在旁边看着的张素商:“她的旋转是你教的吗?”

张素商等得就是有人来问娜斯佳的旋转,他摸出一块旋转板放地上,踩上去原地做了个躬身转加提刀燕式旋转,停下来后对满脸惊艳的吉利斯、索尼娅点头。

“没错,是我教的。”

他举起旋转板:“这是教具。”

他的好朋友马克西姆默默拿出一个包,打开,里面全是旋转板,虽然出发前大家都对张素商带这么一堆东西感到很不理解,也对张素商能否卖出这些东西感到质疑,可现在马克西姆已经觉得张素商比他还像个犹太人了。

这家伙坐了那么久火车,一路不停的吐,也不肯少带一点行李,为的就是这一天吧。

吉利斯会意的摸出钱包:“我要买五块。”

两块训练用,三块备用。

站在周围的许多教练和运动员们都摸出了钱包。

米沙和卢卡斯一边帮忙收钱,一边在心里嘀咕,难怪秋卡教练一直说他只要登上国际赛场就绝对亏不了了,他自己创造本国运动员参加国际大赛的历史是赚,卖旋转板也是赚啊!

这家伙只用十分钟就把来这的车票钱、住宿费全部赚回来了。

张素商:很好,这下我和超人今年、明年参加比赛的车票钱全有了。

由于两人是中国人的关系,当年申请旋转板的专利时也只申到一年,赚钱也就这一年。

而且旋转板的技术难度不高,他当初只告诉伍夜明自己需要什么,伍夜明就能手工敲出来和后世旋转板长相不同,但效果甚至更佳的玩意,可能过了这一届欧锦赛,旋转板就能以参加欧锦赛的选手们辐射到各地了。

娜斯佳很强,但索尼娅的技术更强,这个年轻的女孩是这个时代唯一掌握了六种一周跳的强者,连最难的1a都能做,战斗力约等于没拜张素商为师的米沙,丢男单比赛里也能上领奖台。

索尼娅的技术优势使女单的比赛保持了悬念。

而且她也是能将舞蹈和滑冰结合起来的人,她从小就学习芭蕾,这次比赛的节目就是《天鹅湖》。

柔美的天鹅公主在冰上舞蹈,加上她出色的情绪感染力,哪怕是张素商都不得不敬佩这位殿堂级天才的表现力。

她的技术受限于时代的限制,还无法和吉利斯、博克这些顶尖男单媲美,可她的表演和旋转已经在超越他们了。

娜斯佳在节目结束后拿了4个6分,她站在张素商身边,感叹道:“直到遇到您之前,我都看不到任何可以接近索尼娅的希望,她碾压了我和很多人,我畏惧她的天赋,却又连成为她对手的资格都没有,可我不甘心低头。”

索尼娅的存在是她拜师张素商的最大原因。

正在热身的卢卡斯附和道:“我想很多男单看秋卡时的心态,和你以前看索尼娅的心态差不多。”

一直沉默的博克突然出声,他捏着一块旋转板笑道:“是这样没错。”

他直到现在都不知道张素商和那两个厉害的俄罗斯选手是怎么冒出来的,但只要是运动员,就没有甘心低头的。

他看着张素商,眼中满是斗志:“不过我和娜斯佳一样,都是不甘心认输的。”

张素商和他对视着,半响,他移开目光,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我是很乐意碰到厉害的对手啦,竞技运动要是演成独角戏就不好看啦,所以如果他们来向我讨教技术,我是很乐意分享心得的。”

博克眼前一亮:“真的呀!”

吉利斯也看了过来,然后张素商就点头:“真的。”

讲一个在张素商的时空里发生过的故事,在2046年,曾有一名中国的自由格斗高手打进了ufc,也就是终极格斗冠军赛,他的杀手锏就是在赛前突然飞起一脚把人干倒,由于速度快,踢得准,这位高手连ko数个欧美格斗明星。

当时国内将这哥们称为腿神,而在腿神连胜18次后,ufc就禁止选手开场飞踢了,到第二个回合才许这么干……

后来大家都说要不是这个规则给了一位擅长地面技术的摔跤高手可乘之机,腿神起码能卫冕十次ufc冠军。

再加上乒乓球小球变大球能规则变化,张素商对欧美这边的节操并不信任,仗着自己的实力够强,他并不介意放一些技术出去。

张素商现场跳了个陆地两周:“你们看,我跳跃的时候身体就收得很紧,身体轴心的收紧可以加快转速,进而提升空中转体能力……”

正在喝饮料的米沙直接喷了出来,瞪着张素商,认真的?这么关键的技术都说教就教?

米沙认为在练好收紧后自己可以挑战三周跳,可见这项技术的重要性,更别说博克和吉利斯这些顶级选手,他们再被收紧技术加强一波,以后的比赛得多难打啊!

吉利斯听得异彩连连,他蹲着问张素商:“你有兴趣转移训练场地吗?我住在德国的波茨坦,那儿的环境不错,我听说你是格勒大学的医学生,其实柏林工业大学的医学也不错……”

博克不甘示弱:“维也纳大学也拥有非常优秀的医学专业。”

旁听许久的彼得先生不干了:“我们的格勒大学不输给欧洲的任何大学,而且俄罗斯的冰是最好的!”

谁敢和俄罗斯比冷!

这时张素商用英语回道:“生是中国人,死是中国的死人,我对改国籍,或者是中断在格勒大学的学业都没有兴趣。”

争论终于停止,一个在旁边热身的少年捂着嘴笑,一不小心就笑出了声,大家都看了过去,少年的笑容一僵,他是个很英俊的男孩,看起来与索尼娅差不多大,放在后世还是参加青年组赛事的年纪,被这么多大佬的目光集中,内心难免压力山大。

他举起手,怯怯的说道:“对不起,我是不是不该笑,抱歉,我现在就走。”

博克无奈的叫道:“卡尔,你继续活动关节吧,不要又在比赛时扭伤了。”

张素商一顿。

卡尔?

不会是32年、36年冬奥的两连冠,奥地利往后十年的男单一哥卡尔夏菲吧?

卡尔俏皮的回道:“是的,先生。”

博克转头和众人说:“卡尔之前是练游泳的,滑冰的水平也不错,但去年第一次参加欧锦赛把脚给扭了,今年才终于正式出赛。”

一听到游泳这个关键词,张素商心中恍然:真的是卡尔夏菲。

在花样滑冰发展的早期,曾出现过许多跨界大佬,比如说一边学建筑一边写作一边滑冰还拿了奥运冠军、世锦赛冠军、欧锦赛冠军头衔的吉利斯。

而卡尔夏菲跨界的步子比较大,他不仅在冬奥能拿花滑冠军,还曾在参加夏奥的游泳项目时进入半决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