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39章 第 39 章

第39章 第 39 章


柳大使一直关注着张素商, 不仅是因为那是他喜欢的作者秋卡先生,更因为张素商本身的意义。

俄罗斯的吴大使曾说过,在俄留学生里有两个运动健将, 一个是速滑的伍夜明,还有一个就是花滑的张素商。

柳大使之前从没研究过这些冰上运动,但从知道这两人的存在到现在,他的冰上知识储备已经满溢到快能做裁判的水准了。

照吴大使的说法, 张素商比伍夜明更有希望达成奖牌零的突破, 虽然他和伍夜明在跑到大使馆办理比赛所需的证件前都是什么比赛都没有参加过的状态,但张素商手底有个厉害的学生叫米沙。

米沙作为奥运银牌得主却心甘情愿的付钱请张素商做教练, 卢卡斯和娜斯佳也是俄国的花滑名将,为了张素商都把训练场地转移到了圣彼得堡,这些顶级选手对秋卡的偏爱成了秋卡实力的证明。

等他带着排了大半个白天的队才买到的票入场时,就看到了张素商的身影, 他穿着厚实的大衣,和俄罗斯代表团走在一起, 高挑的个子在人群中十分醒目, 白皙俊俏的外表也相当惹眼,据柳大使肉眼观察,练习花样滑冰的大多都有一副不错的皮相, 而秋卡先生不仅写书厉害, 长得也是一表人才。

花样滑冰可是百年颜狗项目jpg

如果他那时候就知道秋卡能展现出碾压全场的实力的话, 柳大使一定会在第一天就搬着摄影器材入场, 但就算如此,在看到秋卡拿下规定图形第二的时候, 柳大使也无比激动的鼓着掌, 觉得自己这趟已经回本了。

有了个规定图形第二的名次, 无论之后比得怎么样,都可以放到报纸上吹一波“我国还是有运动健儿”的。

而等短节目结束时,明眼人都知道若非他是全场唯一的黄皮肤,让裁判在打分时顾忌颇多,冠军将毫无悬念,柳大使一边为秋卡在国际赛场上的遭遇感到不甘和愤懑,但又特别为这个年轻人骄傲。

瞧瞧他们秋卡先生,胜不骄,被比赛黑幕绊了脚也十分平静,那宠辱不惊的心性,一看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为了留个纪念,他又跑前跑后的拉了器材过来,在这里就要感谢他的夫人,一位摄影爱好者。

在柳夫人的帮助下,他们支起器材,柳大使抹了把汗:“也不知道今天秋卡状态如何,我听说这个运动特别看发挥。”

柳夫人微笑着说:“只要能拍到秋卡在赛场上的身影,就已经是在记录历史。”

来了就是赚到。

柳大使点头,认同夫人的想法。

他们站在冰场边,看运动员一个个上场,花样滑冰与网球一样是贵族运动,能练这个的必然是有闲钱购置冰鞋,能时不时上冰练习,还能自己灌制赛用唱片的人,现场等候的男士大多风度翩翩,而女孩们也衣着得体,好一副上流社会景象。

相比之下,和张素商一起过来的俄罗斯运动员们就都特别朴素,虽然也算穿着得体,但布料款式都很朴实,女单娜斯佳更是一直穿着工装,看起来就是个工人。

这群人的画风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

柳夫人神情中带着份向往:“如果女人能工作,那么娜拉出走后,也能挺直腰杆活下去。”

“那位娜斯佳就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柳大使头也不抬,他和吴大使关系极好,吴大使早就成了党员,他也打了入党报告,他们同样是希望能够救亡图存的人,俄国的蜕变已让许多人看到了希望。

女单的比赛结果是娜斯佳夺冠,索尼娅以细微分差位居第二,张素商从此也成了教出过欧锦赛冠军的名教头了。

柳夫人还听不远处一对法国选手聊天。

“看来在往后的比赛中,女性也要开始挑战跳跃了。”

“她们必须将裙摆改短才能完成跳跃动作,也许以往女性也不是没有跳跃的能力,但衣服限制了她们。”

还有一个英国大叔不满的骂娜斯佳和索尼娅伤风败俗,他说:“女人就不该参加什么比赛,这不是她们该来的地方。”

柳大使和柳夫人对视一眼,柳大使微微一笑:“夫人,我认为女人可以参加任何体育比赛,也可以玩摄影。”柳夫人牵着他的手摇了摇,看丈夫的目光很是柔和。

不过看到张素商卖板的时候,柳大使夫妇还是嘴角一抽。

秋卡不是畅销书作家吗?他怎么看起来很缺钱的样子。

等到博克开始登场比赛时,现场逐渐安静了下来。

博克是顶尖选手,至少在欧锦赛之前,他已经被默认为唯一能够挑战吉利斯的存在,但现在局势发生了变化,随着以张素商为首的俄系选手对赛场的冲击,博克若是再不做出改变,就有了掉到二线的危机。

但博克恰好乐于改变自己的人,他一直在不断的改进技术,这是他能够与吉利斯相斗多年的关键。

所以在他的比赛开始时,许多人都看到了博克的尝试,他的唱片还是那一张,但他对于表演的投入却更上一个层次,情绪更加外放。

他试图像米沙、卢卡斯一样拿出更加能打动人的表演,哪怕有些部分处理得不够好,但比起一成不变的其他人,他已然算得上出彩。

米沙和卢卡斯就更不用提了,他们的出现就是对对花样滑冰的洗礼,张素商给了他们更好地技术、更好的表演,甚至是更好的表演服,所有出彩的元素结合到一起,便是一场视觉盛宴。

但真正让人关注的运动员,还是张素商。

这位来自东方古国的小伙子在之前已经给大家太多惊喜。

张素商身上还是那件朴素的军大衣,而且直到他自己的比赛开始以前,他都被彼得先生拉着给一个叫安菲萨的女孩做心理辅导。

这姑娘有点事故体质,赛前扭脚,发挥得也不好,但心理素质很硬,据说她本人平时是纺织工人,母亲在俄罗斯蜕变前是个女支女,后来和她一起在厂里工作,小姑娘的荣誉感非常强,做工人时认真努力,做了运动员比谁都拼命。

张素商鼓励她的方式就是:“你的伤势已经没大碍了,放心的上吧。”

安菲萨握拳:“好!”

小姑娘在欧锦赛滑到了女单第五名,若非以前没练过跳跃,也没参加过比赛,在裁判那里没有眼缘,差点就冲上了领奖台,要不是娜斯佳拜张素商为师,技术进步巨大,以这姑娘的天赋,应该是被教练当做一姐接班人培养的。

等张素商登场时,俄罗斯的运动员、教练们就站在一处,大喊“达歪!”也就是“Дaвan (加油)”,声音不小,很有点声势。

作为东道主选手的博克往那边看了一眼,也跟着鼓起掌来,大喊英语中的“e on!”接着吉利斯也跟着一起喊了起来。

选手们如此做法,自然是感激张素商分享给他们的技术,但一个首次登上国际舞台的运动员能得到这么多人的鼓励,也让现场氛围莫名有了点感人的味道。

而张素商脱下外套,现场不少人都惊呼出声,张素商的穿着算不上大胆,就是一件款式优雅简洁,让他看起来像个小王子的衬衫,袖口做得有些大,滑行时风灌入袖口,让袖子鼓起,就有了种飘逸感。

但这件衣服却是红色的,比赛开始至今,大家不是穿白西装就是黑西黄,只有张素商,又是蓝色又是红色的,硬是在色彩上比别人惹眼些。

柳大使连忙喊道:“开始拍了!”

柳夫人俯下身:“好!”

张素商滑到冰面中心,摆出一个起始姿势,他懒得编新节目,干脆把自己穿越前用过的一个节目拉了出来,削了点难度,改了改构成,灌了张唱片就带了过来。

这就是《天方夜谭组曲》,由俄国作曲家柯萨科夫在1888年创作,这位大师是海军出身,早年一直飘在海上,海洋的壮阔让他的内心焕发了无限幻想,而这支曲子就包含了他对于东方古老故事的想象。

在阿拉伯的传说中,苏丹王是一位暴君,他坚信女人是不贞的存在,因此每天都要娶一个新娘,在天亮时杀死她,直到充满智慧的山鲁佐德嫁于他,她每个晚上都会讲一个故事,让苏丹王不忍杀她,最后这两个人走向了happy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