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51章 第51章喜庆里透着一股丧,丧里……

第51章 第51章喜庆里透着一股丧,丧里……


拿到一枚世锦赛金牌的意比张素商想象得还要大得多, 回到圣彼得堡的时候,他难得享受到了记者围在火车站口守拍照的待遇。

在他回俄后,俄冰协再次向他发出了转籍邀请, 张素商再次拒绝了他们。

彼得先生奈一叹:“秋卡, 你选了一条最难走的路。”

他劝说张素商:“其实你们国家那个兵荒马『乱』的, 还不如先留在外面, 那才不浪费你的天赋和才华,等什么时候战『乱』停止,和平到来, 你再回去建设国家, 我想你的同胞们也是能理解这份决定的。”

张素商看他一眼, 笑笑:“再说吧。”

他最愿意留的国家当是现在的俄国了,毕竟阿列克谢、米沙、卢卡斯他们都在这, 可是让人遗憾的是, 等到了四几年,这儿也是个修罗场。

张素商可不是那种被忽悠的以为二战转折点是在诺曼底的傻瓜,而真正作为转折点的那场守卫战发生在俄国,而且惨烈得不行,整个二战数俄国和国牺牲最多。

俄国直到21世纪都还男多女少呢,一代男人都打光了,才了后来女『性』上战场的事。

他双手『插』衣兜,看上圣彼得堡蔚蓝的天空, 心想, 再过个几年, 大家都找不到净土了,除非去远离亚欧大陆的美洲,但那还排华法案呢。

几年后才会发生的烦心事暂且放到一边, 张素商回家的时候,正好看到罗慕拉夫人一个人拖两个大箱爬楼梯,而她的女儿吉拉也背个大包。

在来到了俄国后,张素商主动帮他们找了附近的房,两家现在隔了不到50米,要做什么都便。

张素商帮罗慕拉夫人搬行李上楼的时候,看到尼金斯基拿一块抹布,木的在擦地板。

也没人说什么别让病人做事的话,对于长期发呆、精神一度崩溃的人来说,能主动去做家务是一种恢复的表现,只要尼金斯基的情绪还算稳定,那让他做吧。

人是一种脆弱的生物,因为他们会被很多病痛击倒,精神也会出问题,所以需要想尽一切办法吃饱穿暖,并寻找家人、朋友,用情感安慰自己,还从工作去汲取被需求的满足。

但人也是坚韧的,只要还求生欲,不管是什么绝境,总还能挣扎一下,些运气好的能挣出来。

等收拾的差不多了,罗慕拉夫人邀请张素商留下吃饭,张素商也没客气,一边吃东西,一边和她说清楚了奥洛夫和吉赛尔的住处,以及那上课的流程和一些工作细节。

罗慕拉夫人也是舞者出身,女儿也练舞蹈,吉赛尔那通过一年多的招生,也了几十个学员,最近也在琢磨找老师,罗慕拉夫人这时候去刚刚好。

临走前,这位夫人硬是往张素商怀塞了一个礼盒,她感激的说道:“谢谢你,照顾我们。”

张素商拆盒,发现面是一双崭的舞鞋,对罗慕拉『露』出温和的微笑:“不用谢,我敬佩您带一个家庭启生活的勇气,所做的也不过举手之劳,也请您注意健康,不要过于劳累。”

于是等张素商始恢复学习、滑冰、练舞的日常时,罗慕拉夫人也加入了吉赛尔和奥洛夫的舞蹈教室。

起初吉赛尔对这一切也感到不可思议,她的好朋友秋卡不过是出门比了一次世锦赛,居吸引到了舞神去观赛,等他回来的时候,舞神一家也跟了过来,而且罗慕拉夫人还加入了她的教学团队。

换了几年前,她绝对想不到自己的人生还能这个魔幻发展,但现实却是她和奥洛夫已经得到了俄冰协的赞助,不仅舞蹈教室的地址被换到了一家临街二层小楼,手底除了从附近的小学招到的初级班学员,还好几个被俄冰协塞过来的运动员。

她和张素商感叹:“真是人生莫测,奥洛夫才在大街上撞上你们的时候,肯定也想不到你会变世界冠军,而我们会走入花滑冰的世界。”

吉赛尔和奥洛夫现在手十多个编舞的任务,下个赛季便是奥运赛季,他们需要为俄国的花滑运动员们编出足以在奥运出彩的节目,包括双人滑都来找他们了。

张素商:“岂止你没想到现在的一切,我最初也没想到,刚来这的时候,我只想搞定温饱问题呢。”

说完,他将外套脱下,身上只黑『色』的衬衫以及练舞的长裤,换上那双舞鞋,始练舞,但他的动作却明显不是芭蕾,而是国古典舞。

冒小翻、撕叉跳、虎跳小翻、串翻身、探海转、绞柱。

张素商在穿越过来后,付出了时不时要找蒋静湖做治疗的代价,总算把穿越前的舞蹈技巧一个个都捡了回来。

而在这个时代的舞者看来,张素商的技巧太生猛了,其很多动作的难度都让他们看得眼角直抽。

吉赛尔还稳得住,她和丈夫说:“这是世界冠军的体能和爆发力啊。”

旁观的一些学员却都张大嘴巴,在他们看来,张素商强得简直不可思议。

吉拉也在练舞,张素商的跳跃动作吸引了她的目光,由于自己的父亲曾是世界上最擅长跳跃的舞者,她在练舞时也培养这面的能力,却怎么也没触碰到父亲的层次。

张素商未必能做到跳起来后双□□击12下,可他的滞空能力同恐怖,那种看似轻盈的跳法,实则是强大的肌肉力量在支撑。

证据是张素商的腿部肌肉,比舞蹈教室内所男『性』都要发达得多,他很高,所以显得双腿长、直且并不粗壮,但他的腿围其实是最粗的。

吉拉看得目不转睛,等张素商离,小姑娘还舍不得离舞蹈教室,她趁母亲不注意,也试做了个虎跳小翻,后……

吉拉:“啊!”

蒋静湖被张素商拉到了吉拉家。

他背『药』箱一脸奈:“我这一年到头治疗的跌打损伤病患,五之四都是你手下的小朋友。”

张素商很不好意思:“哎呀,练舞、练滑冰,总免不了摔摔打打嘛。”

吉拉小姑娘的伤势并不,也扭了一下的事,虽脚踝看起来青肿,似乎很恐怖,其实韧带、骨骼都没啥大事,养行。

蒋静湖给她了『药』,加上小姑娘受伤时先拿室外的雪进行了冰敷,伤处处理得好,预计一周内能养好。

等吉拉这边看完了,张素商拉蒋静湖,一指尼金斯基:“那边那个也帮我看一下呗?你们家不是会治情志病的吗?”

他们说话都是用,罗慕拉夫人是听不懂的,但她对和丈夫关的事情总是敏感的很,见他们的神情,感觉出了点什么,目光也投了过来,眼带恳切的神情。

小蒋大夫顿时感到了压力。

他拉张素商走到一边:“虽我祖上过治疗情志病的记录,但那是我先祖干的,我只是背下了,但『药』本来是千人千,未必能套到尼金斯基的身上。”

情志病也是很多种的,他家太『奶』『奶』是因为在宅院之被磋磨得没了自尊,又流产两次,甚至还被府的福晋诬陷与下人私通,连娘家都抛弃了她,整个人都彻底崩溃,最后出现了疯病,天抱个襁褓在院游『荡』,幻想自己是一个生下了女儿的幸福小『妇』人。

尼金斯基的病情未必和蒋静湖的太『奶』『奶』一,这俩病因也不同啊。

张素商眨眨眼睛:“你等。”

他转头去和罗慕拉夫人聊了一下,甚至还拉吉拉说了阵话,两位女士的表情不断变化,最后都很坚定地冲他点头。

小张大夫虽目前只是个还没毕业的医学生,但他每次给学生处理伤口,或者是给他们拔罐、艾灸、推拿的时候,大家都咬牙接受这古怪的式疗法,可见他在处理医患关系面是很一套。

其实想找蒋静湖治疗不孕不育的人很多,其些实在不能治的病患,他治不好,病患态度也不行,都是张素商去处理的。

小张牛高马大,能言善道,为蒋静湖挡掉了不少事。

等他回到蒋静湖边上,语气已十肯定:“你只给尼金斯基个调理的也行,其实家属早不在乎病人能不能好了,只要人还活,能吃能睡行,如果能比现在精神状态好一些也可以,不能她们也不会怪你的。”

罗慕拉和吉拉表示她们愿意接受四平八稳的太平,她们只希望尼金斯基能好受一些,疗效不明显也认了,毕竟,再差也差不过从前。

蒋静湖心底了,这才走到尼金斯基边上,伸手,用前所未温和的语气问:“我可以『摸』你的手腕吗?我需要用这种式来确认你的身体状态。”

与情志病人相处的第一要务,是不要让病患感到不适,小蒋大夫的医术没他先祖高明不好说,而且自从到了俄国,他治得最多的是跌打损伤和不孕不育……但他对病人的态度很好。

医『药』极限,总绝症是医生们怎么也治不好的,但关怀和体贴总能让病患们好过一些。

小蒋大夫显深谙这份道理,哪怕看诊还没结束,吉拉都小声和张素商说:“教练,您的同学看起来是个很好的医生,他的态度和我以前在疗养院见过的最好的医生是一的。”

张素商十自豪:“那是,小蒋大夫的医德是杠杠的。”

等这场看诊结束,蒋静湖确定尼金斯基的症状和他太『奶』『奶』的十相似,但太『奶』『奶』已去世多年,他也不敢完全肯定,便斟酌调整了『药』量,提『药』箱起身,说要回去准备草『药』。

临走前,他还主动和罗慕拉说:“你们作为家属,对病人的关怀都是很好的,他被照顾得不错,继续保持,还,若是你们还些余裕照顾宠物,病人本身也不讨厌动物的话,你们可以考虑养点猫猫狗狗,或者兔也行。”

他太『奶』『奶』以前特别喜欢养狗,时候他太爷爷要坐诊看病,太『奶』『奶』便抱一条细犬坐在院晒太阳。

蒋静湖想,或许养小动物对于情志病的患者是好处的。

罗慕拉和吉拉认真点头,几天后,张素商和阿列克谢出门上学的时候,看到吉拉抱一只不知从哪个街头绑架来的猫咪,一瘸一拐的路过。

小姑娘还很活泼的和他们打招呼:“秋卡,阿列克谢,早上好啊。”

张素商:“呃,早上好。”

他和阿列克谢的目光都被吉拉怀那只猫牢牢吸引住了。

这猫长得实在很特『色』,看起来四五个月大,主体颜『色』为橘,鼻下面却一簇黑『毛』,看起来像媒婆痣,眯缝眼,奔丧脸,尖嘴猴腮,喜庆透一股丧,丧又带猥琐。

张素商心想,我的南加特林菩萨啊,世间竟丑得如清奇的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