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52章 第52章你是我的海燕

第52章 第52章你是我的海燕


其实如果是时候常搬家的朋友就知道, 如果一直居无定所,家长是不会考虑养宠物的。

所尼金斯基一家也是头一回养宠物。

吉拉最开始一脸炫耀:“我蹲了好几天,这只猫的妈妈最擅长抓老鼠了, 一天能抓好几只, 还会打麻雀、逮海鸥, 而且接受路投喂, 不会伤。”

张素商是从就养宠物的,他家最开始养一条乡下亲戚送的土狗,等他上了中, 土狗寿终正寝, 他爹抱流泪的他安慰了一下, 又从街边一家宠物店抱回了一条巨型贵宾,一只『毛』『色』很像熊猫的仓鼠, 虽然没有猫, 但养『毛』绒绒的验还是足的。

他深知对于没有参赛选美要求的家庭来说,宠物的『性』格比品相更要,所他强行无视了那只猫丑得和媒婆版光头强一样的脸,微笑鼓励:“那你们要好好相处哦,猫不是,它也许会在之后的日子里慢慢爱上你们,将你们视为家,但它有很多与不一样的地方, 你要做好包容它的准备啊。”

吉拉乐呵呵的点了头。

张素商又叮嘱了几句注意被猫咪咬伤、划伤, 避免狂犬病之类的话, 便放走了。

后来那只猫被取名为“宝贝”。

几天后,姑娘在训练时找张素商求助:“宝贝到处拉便便,我妈妈气得要揍宝贝, 爸爸拦,被妈妈误伤了,然后他俩昨晚一起抱哭,教练,怎办啊?”

张素商:……我在你眼里难道是连猫猫狗狗都可管得动的万能士吗?

猫是一种很爱干净的生物,但只要是宠物,就有必要对他们进行定点大便的教育,这不仅是为宠物培养良好的生活习惯,也可减家庭因宠物而起的争吵。

他叹了口气,耐『性』子教:“你把宠物喂饱后放到厕所里,等它拉了后奖励它一些吃的……”

吉拉:“哦。”

教完如何养猫,张素商又教一些冰上步法,吉拉的平衡能力不错,前也上冰玩过,基本的滑行已不需要他『操』心,现在直接让上进阶班就行了。

之后张素商在写《女飞行员》的时候,除正文外,还顺多肝了一章番外,正文的剧情是讲述女在基辅遇到了个女孩。

这个女孩,一个是凯瑟琳娜的邻居,叫奥克萨娜,和曾的凯瑟琳娜一样出身于贫困的、男轻女的家庭,并在女时代就被渣男欺骗,现在挺大肚子满心无助和哀怨,在家庭的角落里忍受家的谩骂和鄙夷。

二个女孩则是一个疯疯癫癫的女,叫米菲,十四岁,在年前被继父强|bao,但在那件事结束后,的母亲斥责诱『惑』继父,周围骂穿得,『性』格不够端庄文静,才使继父误会在求|欢,只有的哥哥毅然带离开了那个地方,但这个女孩还是被“受害者有罪论”的舆论折磨得不轻。

等前往教堂寻求信仰的安慰时,父对说了一句话:“放心,你的哥哥已为你购买了赎罪券,从今天开始,会宽恕你身上的污秽。”然后这女孩就彻底疯了,将自己关在卧室里整整年,衣衫凌『乱』,不洗澡,不说话,在本应最美好的青春时光活成了一出悲剧。

为了赚到更多的钱,凯瑟琳娜给这家做了煮饭阿姨,每天做好饭送到他们家里,再顺打扫卫生,虽然头不宽裕,也尽力帮助自己的邻居,如同帮助曾的自己。

这个曾痛苦无助的女,当身陷困境时,并没有帮助,但还是撑过了一切,现在变得比往强大,却没有变成冷漠的样子,而是向其他伸出困境中的伸出援。

张素商从不在文里刻意的写某个角『色』是多的酷炫、多的有魅力,因为他的故事侧点是凯瑟琳娜作为爽文大女的崛起史,爽才是最要的,但在这段剧情逐渐展开后,凯瑟琳娜的个魅力就开始井喷式爆发。

不再是一个纸面角『色』,凯瑟琳娜的身上有一股身处黑暗依然向阳而生的韧劲,历风吹雨打,却没有想过逃入温室,而是自己成长为足遮蔽他的树木,而的善良和体贴,让成为了另外个女孩的阳光。

这不能算典型的girl help girl式剧情,因为张素商写这段的时候压根没想过这点。

张素商只是对尼金斯基的故事有感而发,他知道,哪怕在百年后,依然有许多饱受“受害者有罪论”、“炼铜恶魔”的伤害,毕竟总有些喜欢挥刀向更弱者,来彰显自己没那废物。

有句话说得好,越无能的越喜欢伤害未成年。

哪怕他自己算是家境良好,双亲都开明温和的,但放的时候,也碰到过暴『露』癖突然冲到生放的队伍里敞开衣服吓的事情,好在这件事发生之后没多久,就有警察叔叔赶过来打跑了坏,而孩子们则被送到了温暖明亮的房间里,捧甜甜的饮料,看了一个有关如何保护自己的教育视频,耳边还有警察阿姨的解说。

每个时代都有伤痕累累的,也有想要对他们伸出援的,这个时代缺乏百年后的开放和包容,那他就将这个故事写出来,给那些受到伤害的送去一些慰藉。

当然了,张素商在写这段故事时,还是有克制自己的,在穿越前,他爸同母异父的弟弟的闺女,也就是他堂姐许朵朵也是清华大的生,做数据分析相当有一套,曾就网络上公开的数据,做了个各国教会的父侵|犯儿童的统计。

法国『性』x儿童的父比例是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七,澳国的父里光是被指控『性』x儿童的就有百分之七,这代表背后至有百万数的受害者……

张素商也不知道20世纪初的父们职业『操』守咋样,但受害者肯定也存在,他要是把这部分内容写出来,他大概就能直接成为天教公敌了吧。

至于现在的话,只是写个赎罪券的事,他身处社会义国家,周围党员环绕,安全感还是很足哒。

反正托堂姐那次数据分析的福,张素商无比感激自家那群唯物义的家长,自己也暗暗发誓,后继续尊他宗教信仰,但谁也想让他信教,咱党员只信心中那抹红!

至于番外故事的灵感,就来源于吉拉了。

在《女飞行员》的故事中,女凯瑟琳娜有个可爱的女儿珊珊,在母亲忙于业和工作时,这个聪慧懂事的姑娘捡了一只流浪橘猫做宠物,猫咪的名字叫“甜心”。

甜心的母亲是整条街上最会抓老鼠的猫,有一身光滑油亮的皮『毛』,张素商在中细写了珊珊最初的孤寂,及和甜心的相遇,这只可怜的猫为了躲避冬日的寒冷,动钻进了避风的下水道,等它再爬出来时,猫妈妈就不见了。

出门买菜还扭了个脚的珊珊就从猫咪背后提起了它命运的后颈肉,直接将之绑回了家。

张素商可擅长写生活趣事了,像教猫定点大便、给猫咪做猫饭、抱猫一起晒太阳等剧情都被他描写得温馨平实,带一股种田流的平缓安宁。

这是张素商比完世锦赛之后的又一次更新大爆发,等中文版传进国内的时候,云岩等许多『迷』都兴奋不已。

云岩有一堂妹,唤云春,如今正在堂哥就职的中念,是个勤奋刻苦的,最大的梦想就是将来出国留,成归国,为祖国。

云春是一心只有读的,对于娱乐并不看,不喜欢绣花,不爱精致的服饰、首饰,不想嫁给容貌英俊的军阀爷做妾,只想靠自己做出一番事业,而在这个时代,要做到这一切,注定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直到去年,的堂哥云岩突然『迷』上了一本名为《探伊利亚》的,云春那时翻过一回,只觉得故事还算有趣,做消遣读物是不错的,想,这本之所那红火,许是作者本身的身份也有加成——一个正在国外留的留生,他的中有诸多真实的国外风俗,若是后能去俄国留的话,这些知识应是能用的。

等知道张素商出了新作,云春最初也不当回事,彼时与家里的抗争到了巅峰,不愿去给某位中年高官做偏房,家里也不愿继续读,听堂哥说秋卡生又出了一部新的娱乐之作,也是没空去看的。

谁知在被父亲抽了十多下鞭子,顶伤处去上时,居然听到了班上本最不爱看的女孩许婧在高声谈论一本叫做《女飞行员》的。

飞行员是,云春自然知道,可驾驶一直被认为是男才可做的,女双无力、不够冷静,不适合驾驶任何交通工具……这世上哪里会有女飞行员?

抱对标题的好奇,云春找同借了这本,翻开一看,发现正是秋卡的新作,接就彻底沉浸到了故事之中。

对于能读得起的女孩们来说,《女飞行员》的角凯瑟琳娜属于和们八竿子打不的底层阶级,的生存的环境对云春而言过于陌生和恶劣,可看到凯瑟琳娜遭遇的一切,云春竟是感同身受。

在国,上层压迫底层的事情随处可见,而世俗对女『性』的压迫,却是每个阶级的女『性』都感受得到的。

可是凯瑟琳娜没有放弃自己的生,『迷』茫过,却还是选择走出家门去工作、赚钱,用自己的双养活自己,挣到了属于的尊严。

有家报纸说过,很多女孩在看到凯瑟琳娜拿到基辅大的录取通知时都哭了,这是事实,云春也是哭泣的一员。

求多年,对于知识和习的渴望超越了家中所有的兄弟,可那些兄弟们要读,不过是和家里长辈说一声的事,之后还会被赞赏“出息了”,作为女孩,要读去那难,一波又一波劝停下求的脚步,回去嫁。

女孩嘛,读啊,嫁个好男,生个儿子,这辈子就能富贵安稳的过去了。

可云春就是不甘,所在阅读《女飞行员》时,很自然的将自己代入到努力求的凯瑟琳娜身上,并为女公的奋斗感到发自内心的爽快。

而云春也是国内许多女『性』读者的缩影,在张素商自己也不知道的时候,凭借《女飞行员》一,张素商的身份从写出趣味籍的留生,变成了无数读者真心尊敬的“秋卡生”。

比如云春,在看完更新后就再次坚定了自己求的梦想,的家境和周边环境比凯瑟琳娜还要好,既然凯瑟琳娜都可读大,凭不行呢?

这就导致当张素商跑去参加欧锦赛的时候,一群哀怨得不行,觉得这家伙做教练做得不务正业,谁知没过多久,报纸又蹦出惊天消息——爆!秋卡竟不只是教练,还是拿下欧锦赛金牌的天才运动员。

猝不及防啊,张素商就成了国内首位拿到国际a级赛事金牌的运动员了。

无数像云春这般向往留生活的年轻更是激动不已,在他们看来,能够去到更广阔的海外求,本就是他们最渴求的梦,可张素商不仅能留,他还在运动员这个行当做到了世界级的水准,有了这枚金牌,“中国是不善运动的东亚病夫”这句话上也出现了裂痕。

谁说中国不行的?这不是很行吗!

毫不夸张的说,张素商这枚金牌为滑冰在国内开花、普及做出了巨大贡献,张素商的比赛视频被送到国内时,不知道多读者走入影院,观看这枚金牌诞生的过程。

到了冬季,更是有富家捐款铺了冰场,而云春则与同一起上冰,在冰上摔摔打打,内心对能在滑溜的冰面上起舞的秋卡生更添敬佩。

也是托这枚金牌的福,哪怕张素商在赛季屡屡断更,读者们都不说了,有说的更新看固然好,可是为国争光更要!

秋卡生尽管飞,读者永相随。

抱这样的心态,云春看到张素商的更新时,心态也是这家伙只要不断更就好了。

谁知秋卡一比完世锦赛就爆更了……对于习惯每周一更的读者来说,一周章就是爆更,没『毛』病。

云春是为女配角奥克萨娜、米菲的遭遇痛心和愤怒,接了个新词叫“受害者有罪论”,最后又觉得那个劝买赎罪券的父有『毛』病,等看到珊珊的番外时,云春的内心就只有满满的母爱了。

妈妈粉时代都有,珊珊这个萌物角『色』自诞生起便一直备受读者喜爱,许多女读者更是暗暗祈祷,希望后也能有珊珊这样的棉袄。

而在这期更新出来后,不读者也纷纷夸赞张素商。

“秋卡生虽写作效率不高,质量却是一直很好的。”

“《女飞行员》比之《探伊利亚》,文笔、剧情皆有肉眼可见的提升。”

“真希望早日看到凯瑟琳娜成为一名飞行员啊。”

看到最后一条评论时,张素商正在准备火锅,他特意炖了鲜美的鱼汤做汤底,搭配冻好后切得薄薄的牛肉、羊肉卷,加上腰花、蛋片、豆苗,摆了满满当当一桌。

他们家新买了个收音机,每天准时播放歌曲和新闻,算是这个时代的时髦家电,锅里的汤汁滚啊滚的时候,背景就是柴可夫斯基的《四季》。

张素商将最后一盘菜端上桌时,阿列克谢就朝他挥了挥中的报纸:“秋卡,圣彼得堡早报特意转载了其他国家的《女飞行员》评论呢。”

张素商拿过来一看,看到评价自己的更新速度时心虚的眼飘移一秒,接脸蛋就红了起来。

这年头的读者虽不懂彩虹屁的概念,吹起喜欢的作者,那肉麻劲却是后世想不到的,英国甚至有一位贵族读者直接在报纸上指名道姓的朝他告白。

哎呀,他们这热情,真让不好意思。

而对最后一句评论,张素商却不置可否。

如果有一天女真的要走上战场,和其他国家的敌面对面的厮杀的话,故事的残酷『性』可就彻底盖不住了。

阿列克谢见他情沉静,不知想了些,眨眨眼睛,问道:“切这多东西,怎不请朋友一起来吃?”张素商和蒋静湖、李源、伍夜明的关系极好,平时有啥好吃的,不是做好了送过去,就是把叫过来。

张素商回过来,无奈的叹气:“他们都来不了,李源要赶论文,静湖便秘,说是要素天,啥时候通了再吃肉,超哥要去女朋友家吃饭。”

蒋大夫肠胃一直挺好,张素商和李源到俄国的时候多有点水土不服,拉肚子、轻微感冒都是有的,就他和伍夜明啥事没有,这回难得出点问题,让他视得不行。

阿列克谢不慎得知蒋大夫的隐私问题,尴尬得咳了一声:“要开瓶酒吗?”

张素商眼前一亮:“好啊好啊,要喝白葡萄酒,上次在塔林喝得那瓶酒真不错,我到现在还念念不忘。”

有那好喝?

阿列克谢作为纯正的斯拉夫,从到大喝得酒水也不了,那瓶白葡萄酒算不上最好喝的,度数不高,还有点涩,可是看张素商高兴的模样,他内心一软,觉得那瓶酒也变得美味起来。

有时候一瓶酒好不好喝,酒水的品质并不是要的,一旦酒被寄予了一段回忆或一段情感,再平庸的滋味也能令难忘。

阿列克谢在从塔林回来的时候,就特意多买了瓶白葡萄酒,准备放家中收藏,现在喝也正好。

等他开了酒,就发现室内灯光已关好,只有餐桌上点根蜡烛,张素商双腿并拢,保持很乖的姿势,坐在火锅旁等他。

火锅配烛光似乎有点怪怪的,阿列克谢却感受到了他想要传达的浪漫。

他在张素商对面坐好,中国青年美丽清雅的面孔在火光中柔和而温暖。

食物很鲜美,葡萄酒甘甜略涩,但其中的果香还有现场的氛围能盖过酒水的缺点,在涮火锅的时候,他们交谈日常。

张素商说:“今天我们教授在课后教我们跳交谊舞了,因为班里男生居多,我只好和米沙的弟弟做舞伴,他的舞步太『乱』了,踩了我好几次。”

阿列克谢:“是你跳男步?”

张素商:“当然了,看看我的身高,谁能让我跳女步?”

阿列克谢不语,张素商恍然,忍俊不禁:“是啦,你的身高足让我跳女步,可是你会跳舞吗?”

此时收音机里传来《d大调提琴协奏曲》,这是柴可夫斯基唯一的提琴协奏曲,如泣如诉的乐声蕴含创作者愁肠百转的思绪,还有典型的俄式壮阔与忧郁,本不是适合跳舞的曲子。

可是当阿列克谢走到张素商面前,做出邀舞的姿态时,他如何能说出拒绝的话呢?

廖莎,我的廖沙,高大、善良、体贴、聪明的廖莎,敢牵我走到上帝面前的廖莎,你是我对这个时代最初的认知,是我在这个时代最亲近的家。

他们的影子映在墙上,渐渐靠近、连在一起。

张素商额头靠阿列克谢的肩膀,闭眼睛,被带轻轻的摇晃、缓慢的挪动脚步,耳边就是稳定灼热的呼吸。

他抬起头,与阿列克谢相视一笑:“tы hnk (你是我的海燕) ”

阿列克谢喝得有点多,他面上微醺,语调慵然:“怎叫我海燕?”

因为高尔基的《海燕》,是张素商背下的一首俄语诗。

“我的心里有一片海,而你在上面飞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