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54章 第54章他终于不卡文了

第54章 第54章他终于不卡文了


在喝了两个月的『药』, 养了两个月的猫后,尼金斯基再次主走出了家门。

当然,在他闺女的陪同下, 自从他在挪威走丢过次后, 他家里人再也敢放他独自人, 就连尼金斯卡离俄国继续做欧洲巡演之前, 都叮嘱过哥哥,好好跟在妻子或女儿身边!

其实舞神也只好奇闺女这阵子跟着张素商到底学了个啥,他在家里见过吉拉练合跳、波比跳、深蹲跳, 加上科学喂养, 女儿的腿都粗了圈, 听说她还要学习跳跃。

跳跃……尼金斯基对跳跃说没有情怀,因他就靠这个吃到了舞蹈的第碗饭, 但张素商还常常给他女儿布置家庭作业, 什么清晨去跑5公里啊,无氧『操』啊,有健身习惯的人就知道,适当训练增强精力,吉拉越练精力越充沛,让家长们觉得家里好像多了只哈士奇。

原本尼金斯基还会拖地的,但现在他大清早起来,只看到拖得光溜溜的地板, 以及女儿留下的早饭。

张素商会定时带学生们晨训的, 尼金斯基女儿到的时候, 正好看见群年轻人穿着运装在嘿咻嘿咻的做热身作,娜斯佳活手腕,看到吉拉时前亮, 热情的招手:“吉拉,快来,我们要出发了!”

吉拉连忙跟了上去。

众所周知,运员群体远超正常水准的人,万米运员随便跑跑,速度都比普通人百米冲刺更快,这仅因他们的跑步技巧更精湛,拥有出『色』的送胯力,更因他们出『色』的体。

体运员施展切力的基础中的基础,就算运员,退步说,练好体,提升心肺功也让人受益生。

张素商就抱着这样的心态,对手下的学生们做了极高的体训练标准,俄冰协没想过送其他学生到张素商手下,但光体这个门槛都过去。

张教练现在可牛气了,教出了好几个顶级选手后,大家都知道跟他混有前途,个练滑冰的都想他学,可让他看上,却另回事。

张素商:已经够忙了,没空再带别的学生谢谢。

吉拉本来考虑过带着父亲起跑,但考虑到他多年没怎么锻炼过,跟上的几率太低,只犹豫的看着他。

尼金斯基手捧张素商递过去的牛『奶』、牛肉干,用种可以称得上乖的姿势拢腿坐在长椅上。

好吧。

他们请同样在这训练的伍夜明帮忙看下。

速滑当然也会跑步练体,但他们来得更早,这会儿早跑完五公里回来了。

张素商跑得则十公里,他们需要围着训练场附近的街道跑三圈,跑的路上还时时遇到些事情。

其实这会儿俄国的治安还错,他们的执法人员也后世那副找旅客勒索钱的模样,反倒都很负责,国家正处于上升期,让少人的里都有了光。

但有测风云,他们今跑的时候,就撞上个小偷,张素商还没反应过来呢,卢卡斯已经先冲出去了,犹太小伙有股热忱劲儿,他热爱这个国家,热爱会主义带来的公理正义如同爱自己的生命,路见平绝对要拔刀相助的。

啥时候真打仗了,这就带头冲锋的类型。

卢卡斯都手了,娜斯佳想都没想也跟着上了,安菲萨左看右看,从街头拿起块砖……这事还张素商的锅,他相处了阵后,学生们都掌握了点使用板砖的小技巧。

等把小偷扭送至警察叔叔身边,他们又跑完了剩下的3公里才回去。

伍夜明正坐在尼金斯基旁边,他唠着嗑。

“原来你家夫人这么好啊,吉拉应该很像夫人吧。”

“嗯。”

“我女朋友也特别好,她叫米娅,个才,其实啊,女人有自己的事业才『迷』人,她工作时的那种专注,才最棒的。”

“嗯。”

张素商敢保证尼金斯基的神飘的,他恐怕压根没听伍夜明在说什么。

但等伍夜明起身他们交接的时候,尼金斯基却把牛肉干放在伍夜明怀里。

伍夜明惊讶的看着他,尼金斯基扭头,吉拉立刻懂了:“爸爸说,谢谢你陪他,牛肉干很好吃,你也吃。”

伍夜明:“我当然知道这玩意好吃了,这可百年老铺传人做的啊。”

他中的百年老铺传人就李源。

李源家熏肉铺子的,像熏腊肉、灌香肠、做风干牛肉都可以,在老家那边碑错,李源继承了这份从母亲那边传下来的手艺,只在他少年时,母亲老家那边闹饥荒,两脚羊的惨剧重现,母家亲戚逃荒过来,在深夜对母亲哭诉家乡的惨剧,李源在门外偷听了阵,硬被恶心吐了。

在那以后,他拒绝了整整两年的肉食,且发奋苦读,最后咬着牙跑到俄国来勤工俭学,发誓要学到可以帮到国人的东西。

个少年人在发育期拒绝吃肉的结果就李源的身高太好,整个人瘦巴巴的,才见面那会儿,张素商还隐隐觉得这人有点沉默偏执,过了大半年,李源在蒋静湖张素商两个医学生的苦苦劝说下重新吃肉,等到大家已经混得很熟了,他才展现了自己的好手艺。

在知道张素商只要上了交通工具,就没胃吃东西,伍夜明也总怀念家乡的吃食后,李源咬咬牙,挽起袖子,转头就扛了三十斤的肉回来,瘦小的身板险些被肉压垮,接着,他们的寝室阳台上就挂满了肉制品。

张素商吃了李源给的牛肉干,抹嘴,立刻下定决心,从今往后,李源就他辈子的挚友。

李源:原来我以前还算你的挚友啊?

恰好运员都比较吃,这份友谊带来的肉干偶尔会被张素商分学生们填嘴,如今舞神看起来也对李源的肉干观感错,让人由得感叹百年老字号的力量。

张素商在这没课,按照他的习惯,接下来就要去格勒大学的图书馆泡大半,然在走出体育馆的那刻,他听到了枪|声。

平年长大的孩子张素商完没反应过来,马克西姆教练却果断的拉着他往回冲:“走!咱们换后门那边出去,避这边。”

张素商边跑边回头:“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啊?咱们管管吗?”

伍夜明经历过军|阀扰『乱』乡亲的,这会儿也机敏得很,他跟在旁边说道:“那些人有枪啊,咱们群人手上连把弓都没有,去外头裹什么『乱』啊,去安的地方,别给警察添麻烦就好了。”

吉拉这时候也展现出了惊人的素质,她扯着爸爸紧紧跟着马克西姆,等他们到了后门,发现年轻人们都被年纪偏大的教练员赶羊样赶到这里。

接着马克西姆教练说他会把卢卡斯、米沙、娜斯佳、安菲萨带回家,又叮嘱张素商:“你们也回去,我知道谁把枪带到圣彼得堡这么重要的城市,但起码今别出门了,就待家里赶你的稿子吧,陌生人敲门也别理会。”

张素商还想再说什么,马克西姆教练的语气严厉起来:“秋卡,你没有经历过战争!我理解你的警惕心强,但你要明,正常人都敢在莫斯科圣彼得堡|枪!”

有关这点,张素商持怀疑态度,因战斗民族的勇在后世已国际驰商标,但马克西姆参加过战的老兵,对他的判断,张素商还尊敬的。

他伍夜明都骑自行车过来的,张素商载尼金斯基,伍夜明载吉拉,他们起把人送回了家,伍夜明顺势留张家吃饭。

到这时候,张素商又有点后怕,他回来了,可阿列克谢还在外头呢,他做的课题好像还蛮重要的,会有人盯上他吧?

伍夜明安慰他道:“阿列克谢在研究所里算数据,外面都有士兵看守,有危险也轮到他头上,你安心写稿子吧啊。”

张素商放心下,但这会儿没别的事情可做,只好铺稿纸,在上面写了阵。

可没写多久,他就发现笔下的剧情走得有点微妙。

《女飞行员》的女主人公凯瑟琳娜,男主这个人……其实也存在的,之前说过,凯瑟琳娜给户女孩疯了的人家当做饭阿姨,女孩叫米菲,她跟着哥哥生活的,这个哥哥就男主。

原本张素商还有点知道怎么让男主女主进步发展,因除了男主雇佣女主做饭外,他们几乎没有交集,凯瑟琳娜有学业要忙,男主在妹妹疯了后大彻大悟,入党成了个唯物主义者,日常就工作工作工作。

便将文章重点放在了凯瑟琳娜如何治愈米菲,让这个小姑娘恢复正常饮食,又她洗头洗澡,拉到太阳底下起晒被子。

在今这场意外后,他的文总算卡了,张素商将自己经历过的事改了改,就写凯瑟琳娜带米菲、女儿珊珊起去买菜的时候听到枪|声,她吓得立刻将米菲、珊珊拉回了家,然后沉稳的她们做午饭,翻本书,用温缓的语调讲故事。

就在此时,大门被敲响,米菲吓得阵瑟缩,珊珊更机敏的将菜刀提在手里,猫咪甜心也跟着对门龇牙咧嘴。

凯瑟琳娜沉静的打门,发现门外站着个陌生的英俊青年,穿着军人的衣服,紧张问道:“米菲呢?”

凯瑟琳娜:“她没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

既阻碍此时,有人敲了敲门,伍夜明立刻去提了把菜刀在手里,张素商瞥他,去门。

说个秘密,由于阿列克谢的体型问题,他走路的静比常人沉些,张素商可以轻易听得出来。

过今的廖莎脚步好像有点急?这么想着,张素商打门:“廖莎,欢迎回家。”

阿列克谢喘着气,蓝『色』的中含着担忧,他说道:“秋卡,外面死了两个长着辫子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