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59章 第59章众人:你说啥?熊?……

第59章 第59章众人:你说啥?熊?……


张素商发现一件事情, 就是在业界水平越的人,他们做事越不拖拉,喊开工就开工, 而且做事精雕细琢, 态度好, 愿意耐着『性』子去修正瑕疵, 出的成品也棒棒的。

没错,他说的就是舞神。

他给尼金斯基开的编舞时限是两个月,心里却做好陪对方磨上三个月的准备, 谁知道这人一个月就拿出成品, 顺便一提, 在将技术动调整好以,质量不比世些已经成熟的大神编舞差。

这还是尼金斯基空近十年没开工, 而且首次编排冰上节目。

顺带一提, 更好地张素商展示这套节目,尼金斯基还磕磕绊绊学会滑冰,包括对冰刀内外刃的使用,虽期间摔好几脚,手掌都磕掉一张皮,他消毒水一擦,绷带一绑,又执着的继续工。

何敬业

他的肌肉恢复得较慢, 减肥效果喜人, 健身餐加足够的运动量, 让他一个月就瘦五斤,整个人结实一圈,前两天罗慕拉还带他去城里最好的理发店剪新发型, 胡子一剃,衣服再穿得整洁精神点,哪怕岁月赠予他皱纹,往一站,依是个不输给奥洛夫的帅哥。

蒋静湖隔三天给他看诊一次,说是有几味『药』会让肾负担较大,如今病人好点,就给他换温和一点的方子继续调。

尼金斯基的精神分裂有遗传因素,完全治好是难,通过『药』物控制、周围人再注意点他的情绪,让他看起像个正常人,能够工和生活还是没问题的。

罗慕拉不断地点头:“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好,医生,您已经办到欧洲无数疗养院都办不到的事情!”

蒋静湖左右看看,提醒罗慕拉:“你可别和别人说是我治的啊。”他前碰过拿着柴刀『逼』他帮某位夫人怀孕的疯狂医闹事件,要不是张素商立刻用一米八的身板他挡住,又用三寸不烂舌平复病患家属的情绪,他差点就凉。

蒋大夫对医闹的阴影不比通辽市。

而张素商在看完尼金斯基给他编排的《星空春》感动得差点流泪。

曾几何时,他只是国家队一个虾米,虽父辈留下的人脉让他享受到不错的资源,竞技运动强者尊,他的实绩不能打,队里找编舞时,些大神级编舞都是盯着一号、二号选手去服务。

张素商最好的套节目是《天方夜谭》,都是他的师叔伊拉勒看在爸爸的面子上给的。

至些顶级选手才能享受的专人编曲、一个赛季换好几套表演服等待遇,秋秋没有享受过。

如今他有三个只要提出要求就会围着他转的编舞,奥洛夫、吉赛尔和尼金斯基,一水的佳吉列夫舞蹈团出身的大牌,做事精益求精,干活任劳任怨,做编舞的同时顺手就给你把表演服设计图也肝出。

这群前芭蕾舞者的品味相当赞,尤其是尼金斯基,他以黑『色』的纱底,上面用纯银亮粉画出一条星河,而且比起其他人,他的设计更加大胆,直接给张素商荷叶袖的设计,又在肩的部分做不算深的v字设计,并添黑『色』飘带做设计,像是飘『荡』在身的燕尾,设计虽繁复些,颜『色』却只有黑白灰三『色』,看起简约大方,其中灰『色』是黑白中间的渐变段。

张素商捧着图纸看又看,爱不释手:“这是我的表演服呀?”

“嗯。”尼金斯基坐在旁边『揉』睛,他属种特容易沉浸入某种状态的人,昨天灵感上,便干脆熬夜修改完善这套设计,如今睛看到强光都会流泪,都是累的。

奥洛夫笑着说:“你看到这张图的表情和瓦斯奇卡看到玫瑰花魂套衣服时的表情一样。”

张素商有些不好意思:“这套衣服真的好看,一想到要穿它去参加奥运,我便激动不已。”

这样的衣服做起肯定不容易,渐变的部分最难搞,尼金斯基在记忆里翻翻,找出一家能染渐变『色』的店铺推荐给他,张素商顺着他给的地址一找,居还真有这地方。

这哥们真是恢复得越越好。

张素商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舞神是这个【拇指】!

大牌编舞正儿八经花心血搞出的节目有一个特点,就是起步便达到精品水准,凡运动员不拉胯,表演效果都不会差,如果运动员努努力升华一下自己的表演,直接把节目拉到经典层次也不是不可能。

张素商以前只是个有表演天赋的艺术“水母”,如今也想朝着艺术家的境界奋进一把。

而在看到《星空春》的成品,张素商的学生们也对这位退役多年的舞神的编舞水平有清晰的认知。

米沙和卢卡斯都有上头发放的运动员补贴和编舞的报销名额,两人当即对尼金斯基发出邀舞,娜斯佳不甘示弱,安菲萨是唯一没有邀请尼金斯基的,因她想请罗慕拉做编舞。

两口子都是头一回做编舞,不可能像已经熟练的奥洛夫夫『妇』一样一口气接十个单子慢慢做,张门这几个学生一起上,直接把他们剩余的档期瓜分没。

张素商对此不放心,偷偷问蒋静湖:“他这个工强度没问题吧?”

蒋静湖:“没事,你的学生都没你龟『毛』,他们带的工量恐怕还不及你一人。”

张素商放心。

花样滑冰本就是个圈子,像俄国境内的花滑运动员,向以圣彼得堡这一系风向标,这里有着全世界最先进的技术与教练,尼金斯基重新出山的消息一开始只在范围内流动,是快,这消息就登报。

虽尼金斯基疯的消息已经传多年,这年头大家也默认疯子难康复,基本一疯就是一辈子,可既尼金斯基能工,可见他定是好。

圣彼得堡本地的报刊本就不少,有记者闻风而更是正常,张素商某天下课去舞蹈教室的时候,就看到有人围在门口,他立刻警惕起,绕到侧面,从窗户爬进舞蹈教室,溜跶到里面。

“发生什么事?”

罗慕拉紧紧搂着丈夫,像是护着鸡仔的老母鸡,见张素商过,她才放松些:“外面些人想要采访瓦斯奇卡,他们一窝蜂涌过,把瓦斯奇卡都吓坏。”

张素商握住尼金斯基的手腕把脉,对他温柔的说道:“深呼吸,别怕,我们在这里,吉拉,握住爸爸的手。”

吉拉乖巧的挪过去,张素商才问道:“瓦斯奇卡,你想告诉他们你好吗?”

尼金斯基一顿,意外的看着他:“你要让他们见我吗?”

张素商摇头:“不是让他们见你,是你要不要见他们,主动权在你手上。”

“如果你想见,我就去外面和他们聊聊,找个人品好点、懂规矩的家伙进,你不愿意,我就带你从窗户边跑掉。”

说到这里,张素商还笑起:“我可擅长爬窗。”

他的态度过轻松,让紧张的气氛消散无形,米沙和卢卡斯对视一,心里也松口气。

太好,秋卡最清楚如何与尼金斯基相处,也擅长安抚他,秋卡一,大家都不怕出事。

尼金斯基思考一阵,在妻子和女儿惊讶的目光中点头:“好,我可以见他们。”

张素商立刻出去,挑他认识的两位记者进,在过的路上还把要问的问题商量好,他是畅销说者,以前也接受过采访,清楚如何与记者打交道。

这事在他的帮忙下就这么波澜不惊的过去,大家都明白,尼金斯基复出的事没么好过去,舞蹈神就是个新闻热点,记者们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是到二天,张素商就兴致勃勃的和他们说道:“你们要不要去郊外兜风?我超人说,速滑队在去郊外拉练时,被熊追到一个结冰的湖,我们可以开车去里滑野冰!”

众人:你说啥?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