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63章 第63章秋卡:我要点亮针灸技能……

第63章 第63章秋卡:我要点亮针灸技能……


张素商其实很喜欢像个老大爷一样, 和朋友们一起在马路牙边被太阳晒得昏昏欲睡。

他今天没什么事,除了下午还要索科维奇那里帮《神探伊利亚》系列电影男主角雅博科夫找感觉,其他时间都打算拿来休息。

雅博科夫这个姓氏翻译成中文就是苹, 听起来还挺有趣, 张素商也喜欢和那个小伙相处, 但现实不如他愿, 在吴大使过来后,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电报了。

其他几张都是国内演出邀请,包括某某阀大官, 某某市市长, 某某地富商希望国内唯一世界冠军回做个表演, 让大家伙开开眼,包路费食宿费, 演出费也很高, 富商那张还言明要张素商回表演,他送张素商一套海洋房。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最面那一张电报,来自张素商已断绝关系家族——张佳氏。

张家祖是汉人,但后来抬了旗,也就成了旗人,外头叫起来都是一口一个“张佳大人”,张素商本人对此是不感冒, 起码原身中学时, 他不说, 别人都不知道他不是汉人。

主要是这个年代地主是啥风格大家都懂,确,在战争开启后, 有地主卖了全部家产,带全家老小一起打鬼,但那都是稀有好人,何况张佳家在前清还是官员,那封建作风就更浓厚了。

书读得越少,魏晋和民国就越美好。

张素商回忆起原身留下记忆,就是抱夭折庶弟跳了湖大丫鬟米香,面慈心狠继母,磋磨好几个下人受宠三姨太太,走不了路小脚四姨太太,互相陷害和过不嫡庶兄弟姐妹,不想给前清贝做偏房而吊姑姑,含泪被嫁给一个中年鳏夫同母姐姐。

他庶出长兄、堂兄弟也大多不干净,养外室、娶小老婆比比皆是,还有一个强抢民女,害了那姑娘后被姑娘家兄弟打,那兄弟后来被扭送官府砍了头,前还咒张家全家不得好。

全是噩梦。

换张素商这种家里也得想法跑。

其实想逃出这种家庭年轻人也不少,是女孩大多下场不好,『性』软点就是一碗『药』晕倒,醒来时候已了轿,『性』硬点就是了,张素商是男『性』弟里第一个明说要跑,虽然险些被打,但一百八十斤体格为他提升了抗打击能力,最后成了活离开那里第一人。

但这不妨碍张素商想起那个家就打寒颤,他坚地摇头:“我疯了才跟张家和好,我不回。”

李源面『露』欣慰:“你虽然有些地方迟钝了些,在这种地方还是头脑清楚嘛。”

张素商:“我怎么就迟钝了?”

所有人都伸出手指他,神『色』微妙中透浓浓无奈,张素商抱头蹲下:“行吧行吧,我就是闹不懂为什么现在做个运动员还要考虑那么多事情!”

他想好好滑冰,好好念书,然后为国家做贡献啊!

伍夜明连连叹气:“知道你以前不曾考虑这些了,以后注意些就是,总之,你往后主要工作也在外面。”

张素商抬头,不解:“外面?”

蒋静湖点头,蹲下,拍拍他肩膀:“你就好好滑冰念书,以后索尼娅再邀请你巡演,要不妨碍学习,也可以答应,赚了钱愿意给家里就给。”不愿意也没人勉强,那毕竟是张素商自己一笔一笔写出来财富,怎么使用都是他自己事。

这一刻,张素商莫名觉得这帮人看他目光就像父母看孩,充满了包容和温情。

明明在穿越之前,他是同辈里公认『性』格成熟稳重大哥,现在,他却混成了弟弟,幸好他周围人都比他机敏,还对他特别关心,没说过“秋璞自己飞,出事自己背”,不然他在这个年代怕是活不了几年。

吴大使之后又给他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就先拍电报回国,言明张素商因学业和训练繁忙,暂时无法考虑回国事。

张素商则扯衣领,找小苹哦不雅博科夫,小伙为了演绎好“伊利亚”这个角『色』,已快把自己活成伊利亚憨样了,剧组编剧也早早候在那里,将准备好剧本塞他手里,让原作者把把关。

他们创作态度实在太好,张素商感动不已,将手里拿破仑蛋糕塞过。

“来,吃蛋糕。”

雅博科夫连连拒绝:“哎呀,这怎么好意思?这一很贵吧?”

张素商:“不贵啊,我自己做。”

面对他们惊讶表情,张素商十分得意:“我平时都自己做饭吃,厨艺在亲友圈里备受好评呢。”

之前说过,张素商出身花滑师门中有位新疆出身师叔,师叔名叫伊拉勒,翻译成汉文就是新月,听起来都美,而这位师叔其实算维吾尔族和塔塔尔族混血,而塔塔尔族在俄国迁徙到新疆时,便将拿破仑蛋糕带了过来,在国内被称为塔塔尔蛋糕、娜帕里勇蛋糕。

张素商自幼便是师门团宠,这里蹭一口祖师爷家鸡蛋糕,那里蹭一口师叔家塔塔尔蛋糕,有时蒙古族出身察罕不花师叔还给他带自家熏羊腿。

孩长这么高和营养好是分不开。

然而在张素商拒绝归国消息登报后,国内还是出不少言。

【如今大家伙心头火热,张先为何不归国?】

【张素商莫非有转籍之意?所谓儿不嫌母丑,一朝发达便别抱他怀,还是过于市侩了。】

【悲呼,不过一冰嬉者,母亲召唤,非但不应,反而找了诸多借口推脱,此非人所为。】

国内报纸是通过吴大使,而让圣彼得堡留学们看到,但凡是记载了这些不好言报纸,吴大使、蒋静湖、李源和伍夜明都默契瞒了下来,丝毫没有让张素商看见意思。

但张素商还是看到了,他训练结束后,总蒋静湖那里做个保养,不意间就看到了被小蒋大夫塞到床单底下报纸一角,张素商顺手拿出来一看。

张素商:哇哦。

他对繁体字不怎么适应,阅读速度比其他人慢些,就造成了一种他凝视报纸内心满是难过错觉。

蒋静湖一把拉住他:“别看了,这事不是你错,那么多人都拉你,你要现在回,人都能被拉得断成几截!”

张素商懵懵看他:“啊?哦,没关系啊,他们要说就说嘛。”

伍夜明小心翼翼问他:“你不难受吗?”

张素商挠头:“难受个啥,我找借口不回是,大家遗憾和不满也是,那就让他们说嘛,发泄发泄情绪,这事很快就过了,还能捂住所有人嘴不成?”

他以前可是出身花滑名门却总滑不出好成绩冠军之,人称“扑街太爷”,每次在赛场滑崩了,不知道多少人说他辱没师门和辜负爸爸教导,第一次看到这样言时,张素商可难过了,但他没滑好是,面对冰『迷』指责,他便低头,暗暗下决心努力训练。

虽然后来练到骨折是个意外,但张素商面对舆心态却被锻炼得相当平和,他张素商在赛场拼不到顶尖位置是时也命也,但输了成绩以后,总不能再输了心,坦然面对大家评价就好。

听他这么回答,蒋静湖『露』出笑,他一捶张素商胸口:“就该这么想,好秋璞,训练辛苦了吧?走,我给你按腿。”

好在还有不少人看出了张素商困境,比如他好笔友云岩,看到报纸张素商暂不回国消息后,反而松了口气。

“非他之过,平安就好。”

云岩摇头,和办公桌另一边老师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相同失落。

若张素商能回来该多好?不说长久留,是让大家看看冠军滑冰也是件美事,通过影院看花滑节目到底缺了点味道,但这年头没有『逼』人家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理,人家明年还要比大赛。

云岩能摇头说:“唉,恰好《神探伊利亚》在影院映,咱们便那里看看吧,当支持秋璞了。”

同事们纷纷点头:“说极是,我们还没看过有声电影呢。”

《神探伊利亚》不仅是俄国第一个有声电影,引进到国内也是首次,算是个不得了新奇玩意,不少人可能不知道张素商是原作者,但他们依然走进影院观影,票房自然也压过默片,成了海最火影片。

后来大部分观众都认为影片中演技最好是那头神奇驴。

这大概就是开动电影先河吧。

东北,张佳夏晚穿时髦旗袍,外面披一件皮草,被丫鬟扶下了黄包车,看影院门口挂暴漫驴脸,吐了口白气。

“素商是出息,写故事都拍电影了。”

丫鬟不解问:“夫人,既然您想看少爷电影,为何不应娘家老夫人约一起过来,非要拖到今日呢?”

她可是亲眼看见张佳夏晚期盼看《神探伊利亚》时有多么焦急,恨不得长翅膀飞到影院门口。

张佳夏晚摇头:“要我应了夫人,她就又要劝我给素商写信哄他回来,好把娘家侄女介绍给素商了,他在外头求学,我不能给他添这种麻烦。”

母早逝,这世有她和弟弟相依为命,后来她被嫁走,弟弟独自在那个家里,养得越发沉默内向,继母没有育,就惦记嫁娘家侄女来拉拢素商,却没管过人家愿不愿意。

以张佳夏晚想法,弟弟能脱离那个家,哪怕吃点苦头也值了,那就是个泥潭,待久了能让人变成魔鬼。

丈夫是铁路局里管账,拿钱门道多,人脉也广,和体育却没什么关系,最近却也和她提过,拍个电报将弟弟叫回来,夏晚疯了才那么干,她知道有些老亲和日本人有联系,弟弟要回来,就要被那些人拉到沼泽地里。

“你还是别回来好。”夏晚喃喃。

她想起那个被打得遍体鳞伤少年龟缩在阴暗租房里,手里没钱,有一箱书放在床边,他就紧紧抱书箱,像是抱自己信仰。

你是那么想要学点什么帮助苦难中国家,你梦想如此纯粹。

张佳夏晚活了一辈,没见过几个这样傻,哪怕她不是素商姐姐,也希望这样傻人能好好地学本事,平平安安一辈。

在这年秋天结束前,张素商和蒋静湖修完了格勒大学医学系学士学位,开始朝硕士学位进发,而李源、伍夜明早在两个月前就开始和教授进实验室了。

这几位天资卓越、满腔热血少年,以令人吃惊专注力和勤奋投入到学习中,得到了师长们认可。

顺带一提,在小蒋大夫帮助下,张素商医术终于脱离了赤脚大夫水准,最近也开始试练针灸,偶尔在蒋静湖看管下,为学们下针。

比如米沙,他最近膝盖有点不舒服。

张素商试探扎了一针:“怎么样?”

米沙:“嗯……不痛,没什么感觉,和蒋针灸不太一样。”

张素商和蒋静湖异口同声问:“怎么不一样了?”

米沙:“蒋扎针让人觉得酸酸麻麻,你针不让我有这种感觉。”

那就是没扎到位了,由于米沙这段评价,张素商扎卢卡斯时就越发小心翼翼,光『穴』位就找了半天,好不容易扎下,卢卡斯就痛叫一声。

张素商:“酸吗?”

卢卡斯:“没有酸,就是痛。”

张素商又将目光转移到其他人身,因为他找男『性』练针灸,对女孩还有点避讳意识,尼金斯基和马克西姆对视一眼,同时往后退了一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