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65章 第65章点亮新英雄

第65章 第65章点亮新英雄


才火车, 张素商滚了去,被尼金斯基扶着走到一边,对着呕吐袋一通干呕, 尼金斯基怀里揣着的丑猫从他脖颈处钻出一个猫头, 对着张素商喵喵叫。

米沙和卢卡斯联手将张素商的行李扛火车, 娜斯佳拧开水壶走去:“您好久坐火车, 『毛』病又回来了。”

张素商十分郁闷:“我怎么知道对火车的抗『性』还能随着时退化的?”

小伙伴熟练的架着他往前走,蒋静湖拿着瓶百草油在旁边追:“你擦点油。”

张素商连连摇头:“可能再擦了,我在火车上快被玩意抹遍整张脸了, 现在鼻子里根本没有其他的味道。”

伍夜明左看右看:“莫斯科边有同学说在我来的时候接车, 人呢?米娅, 你把箱子给我。”

米娅小姐提着一个半人高的大箱子,哼哧哼哧的往前走, 闻言也扫视周围:“三点钟方向那个人吗?箱子我自己提, 你看好秋卡就行。”

在众人三点钟方向,一个穿着简朴的俄国青年常服饰的男『性』急匆匆走来,他头戴一顶保暖毡帽,脚上一双半旧的皮靴,在雪地里踩久了,鞋面看来有点湿,身材清瘦单薄得像个纸片人,皮肤也黄, 看来得有近三十岁, 嘴唇发裂发白。

等他走近了, 还没来得及说话,蒋静湖先脱口而出一句话:“你先让我把个脉。”

来人蹦出一句客家话:“麦盖?”话“什么”的意思,蒋静湖一脸坚持, 他无奈的伸手。

蒋静湖伸手一『摸』,松了口气:“肝胆没事,就严重贫血,脾胃虚弱,你好好吃东西还经常熬夜了?”

熬夜也贫血的。

对方好意思的笑笑:“谢谢大夫,我以注意。”他又看向张素商和伍夜明:“两位就超人兄、秋璞兄吧?小弟东方溯,和汉朝那个东方朔的差别就我的名字多了三点水,广西博白县人,如今在莫斯科大学专攻土壤学系的农业化学。”

小伙子看着显老,实则今年才十八,和蒋静湖同年,但还小两个月,今年才到边留学。

张素商看着他,很有一种点亮新英雄的感觉,他大大方方的抬手:“直接叫我秋璞就行了。”

东方溯惊喜:“你客家话?”

张素商:“呃,我语言天赋好,以前从路老家的行商那里学一点点。”其实他穿越前有个师姐便出身广东梅州,托的福,张素商一个月就学了客家话梅州口音版本。

据说客家话十里同音,梅州口音和博白口音还有差别的。

东方溯又说:“几位兄弟叫我东方或者追朔都可以,追朔我的字。”

位新英雄看贫穷,却有个很得了的技能——种田,他走到哪里种到哪里,阳台、床边、书桌都有他的菜盆子,世的阳台种菜在他身上只常规『操』。

位农业系英雄当晚就背着一篓菜来,据说篓子还人自己编的,他父亲私塾先生,母亲家却贫农出身,编竹篓、草鞋、织布耕田人家的家传技能。

东方溯一边将洗的水灵灵的绿叶子菜拿出来,一边和张素商感叹:“我在老家也种田,那时只用农家自己拌的土肥,到了俄国才知道还能用化肥增产。”

张素商很茫然:“你知道化肥,还留学到里学农业化学?”

东方溯很好意思:“考留学生的时候,好多专业都只有一个名额,我导师说我农业化学报考的人相对较少,我自己又化学出身,算对口,就选了个专业。”

张素商:……忘了货款留学生。

比他、蒋静湖、李源些半工半读路子的学生同,款留学生属于『政府』拨款报销学杂费的顶级存在,所以别看人家笑得像个憨厚老农,实则牛比得很。

进入秋季的莫斯科的温度已经和其他的国家差多了,许多人都许久没吃新鲜蔬菜。

东方溯对他大方得很,提来好几斤菜,连张素商的学生都分到少,儿都对才认识的东方小哥好感up,唯有蒋静湖的反应十分独特,他在叮嘱东方溯以多种菠菜吃菠菜。

“多补血,贫血度仅导致脸『色』难看,还让你脱发。”

东方溯『摸』『摸』自己干枯泛黄的头发:“我还以为我读书读脱发的呢。”

已经蒋静湖遇到的知道第几个以为自己读书读得没头发的人了,他指着张素商说:“头发和读书没关系,秋璞也读书,你看他头发那么多。”

张素商撸着尼金斯基家的猫,闻言茫然回头:“啊?我每天必须睡够八小时以保证训练状态,读书没你那么拼命,能拿我做参照的。”

次张素商带了一个大队伍来参赛,除了米沙、卢卡斯、娜斯佳、安菲萨,吉拉小姑娘也决来参赛。

吉拉的规图形和滑行都只三流水准,唯独在跳跃方面天赋爆表,随便一蹦就至少45分的高度,助滑一能蹦到55分以上,只用心训练,就能练出发达的腿部肌肉,属实天赋异禀,张素商带了么久,对抱有相当高的期待。

儿小姑娘就提着个鱼头在旁边晃:“宝贝,来吃晚饭了。”丑猫立刻蹦去,尼金斯基坐张素商旁边:“咱进旅馆的时候,有记者在拍摄,明天早上还晨练吗?”

句话提醒到张素商了,有记者围着的话,运动员没法专心训练的,他立刻身,气沉丹田,提高嗓门。

“孩子,吃完饭的休息30分钟,准备进行训练!该换运动服、运动鞋的赶紧!”

他一嗓子吼得走廊上的人都止住脚步,然房门砰的一开,一群花样滑冰冠军、亚军冲出来。

一个叶卡捷琳娜堡出身的双人滑男伴惊讶道:“他晚上也训练吗?”

太勤奋了吧?

他的女伴一脸钦佩:“所以他才冠军啊!”

年头电灯的普及率还高,很多人到了晚上就睡了,大部分运动员也没有开发出晚训的概念。

等米沙他几个开始在走廊里蹦蹦跳跳、又波比跳又深蹲跳的时候,许多运动员都觉得自己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马无夜草肥句话换到运动员里,就人无夜训强。

知从哪个人开始,越来越多的运动员开始跟着他的动一锻炼,有的甚至跑到室,在只有零几度的雪地上围着旅馆跑步。

热火朝天的训练氛围感染了东方溯,他面『露』向往:“秋璞兄在冰雪运动的影响力真惊人,我也想去和他一锻炼好了。”

蒋静湖看着他那北风一吹就倒的虚弱身板,连忙将他摁住:“你和我五禽戏就行了!”

米沙也没想到自己的动能引发么多人效仿。

到了第二天,群年轻人跟着教练的脚步进了比赛场地报名,更发现他在知觉已经成了全场焦点。

吉拉初次参赛,就像只忐忑的小鸡仔一样,手里牵着爸爸,紧紧跟着张素商,张素商在时时响的相机灯光中面改『色』,将一叠报名表交给赛事主办方:“圣彼得堡地区单人滑选手的报名表。”

工人员接:“还有14岁的小女孩?您又收了新学生吗?”

吉拉连忙站直,张素商点头应道:“的,很有跳跃天赋,我认为很有希望创造女子运动员在跳跃方面的奇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