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67章 第67章爷爷说:你会回去的

第67章 第67章爷爷说:你会回去的


自从来到这个时代, 张素商过不少强人,比如手搓万物伍超人,中医传人蒋静湖, 农家天才东方溯, 更不用说尼金斯基这早就成, 且流芳世的舞蹈传奇了。

但他万万没想到一个只有两面之缘的滑联官员既然也那么强。

在用物理手法令那个袭击他的混混晕倒, 蒋静湖上前给人正了骨,嘴嘀咕着:“这没三四个月都好不了。”

张素商则握着手臂,吸了口凉气。

耶夫杰先生恐怖如斯!

马克西姆扶着耶夫杰给他拍灰:“耶夫杰是我曾经的战友, 他是政委, 以前最喜欢带头冲锋。”

耶夫杰先生挥手:“都是过去的事了, 我也老了。”

众人瞬间对耶夫杰先生充满了敬意,此人虽然肥壮, 但战斗力却是经过战场考验的, 俄的政委向来带头冲锋,折损率十分惊人,能活下来的都非常人。

尼金斯基瑟瑟发抖着从张素商身前挪开,抱着怀的猫大喘气,伍夜明不着痕迹的扶了他一把,低声说道:“谢谢你。”

尼金斯基还在打摆,神情却越发清明:“他是我的朋友。”

张素商的胳膊还在流血,众人连忙将他送回去, 拿了酒精给他消毒, 撒『药』粉, 包扎,蒋静湖跟着的好处这会儿就体出来了,张素商的伤口在最短的时间得到了最好的处理。

就是缝伤口的时候有点疼, 张素商龇牙咧嘴:“你不能给我打麻『药』吗?”

蒋静湖:“就这点口有啥打麻『药』的,忍着点。”

身上挨了条口,张素商也不是不紧张,破伤风疫苗要到47年才出来,与在隔着20年,他要是不小心破伤风了,只能直接升天。

好在耶夫杰先生很快他们带来一个好消息。

朝张素商捅刀的那个混混是个酒蒙,浑身酒气,且有用酒泡衣服、泡裤、泡自己等优秀的习惯。

据说他接了那个矮个亚洲人的钱,跑过来抢劫xx街口走出来的最高最帅的亚洲男『性』前,才从一个酒桶爬出来。

张素商高兴不已,太好了,他还是有希望活到90岁的。

但到了夜,他还是发起烧来,蒋静湖最先发了不对劲。

张素商闭着眼睛,在床上躺着,呼吸沉重,呼出的气都是热的,叫又叫不起来,整个人呈昏『迷』状态,众人只能将他紧急送入医院,虽然这年头的医术能起到的作用有限,好歹出点啥事以迅速处理。

唯一庆幸的就是张素商没有咬紧牙关等破伤风典型症状,但对炎症的无能力还是让他们着急得不行。

马克西姆是经历过战场的,他深炎症的怕,这时候只能看张素商能不能自己挺过去,他有心劝他人回去休息,自己在这守着,对上那几个年轻人的目光时又有点说不出话来。

大叔有一套朴素的价值观,既然他在无法安心离开这,就算离开了也无法保证睡眠的话,他就也没资格劝他人。

安菲萨和吉拉年纪最小,两个小姑娘惴惴不安,安菲萨小声说道:“教练躺在这,明天谁带我们比赛呢?”没人陪坐教练席的运动员总显得孤零零的。

就在此时,尼金斯基说道:“如果他明天没醒来,我陪你们坐。”

大家闻言都惊愕的看向他,在他们的大脑中,如果这时候有人站出来宽慰所有人的话,那个人也不该是尼金斯基,他自己都是经常要秋卡安抚情绪的。

但尼金斯基自觉他能给大家一点帮助,他跌宕起伏的前半生或许他带来了长达数年的精神疾病,但也给了他一人生经验。

他说:“静湖会留下来陪秋卡,你们要回去休息,保证比赛状态,这关系到你们的际赛事额,不然到了奥运的时候,秋卡就只能自己出发去比赛了,马克西姆,我们带他们回去吧。”

东方溯也连忙说道:“超人,你也回去,你要比速滑赛事的,我留下来和静湖一起看着秋璞。”

伍夜明才应下,就听尼金斯基说:“回去的路上有发电报的地方,我给阿列克谢发电报。”

他一怔,下意识的看向尼金斯基的侧脸,发他的神情和平时比起来没什么变,乃至于所有人之中,只有他和蒋静湖、马克西姆感觉到不对。

等等,静湖?

伍夜明快速扫了蒋静湖一眼,两人的目光微妙对接,并迅速懂了什么。

他沉默着随众人离开,马克西姆走在他身边,低声说:“我是唯物主义者,秋卡是我们共同的朋友。”

这位大叔连家传的犹太教都不信,东正教就更不信了。

等尼金斯基离开,东方溯蒋静湖:“阿列克谢是谁?”

蒋静湖看着张素商,叹气:“和我、超人、佩斯一样,都是秋璞的家人。”

张素商与家族早已断绝关系,他们几个在俄这几年一起求学,互相扶持,同批入党,自然是家人。

张素商昏昏沉沉了不道多久,感觉自己做了许多梦,他梦到了小时候第一次被爸爸牵着上冰,还有小时候接送他上下学的宠物狗苞米,梦境的尽头是一个看起来清冷的书房,面有好几个摆满的书架,窗台边是一个摇椅,上面坐着一个老人,正低头认真的擦拭一张塑封好的照片。

那是他的花滑启蒙老师,邻居家的鹿爷爷,在张素商穿越过来之前,他便已经去世好几年了。

鹿爷爷是活到一百多岁才走的,但在张素商的记忆,他总是显得很寂寞,他的妻在九十岁逐渐老年痴呆,失能了几年去世,独女偶尔来看他,但七十多岁的老人,自己都需要照顾。

因鹿家『奶』『奶』是因脑部疾病走的,张素商才发誓,希望以以成专攻脑科的医生。

他下意识走过去,探头探脑的去看照片,老人不耐的推他一把:“来这干嘛,回去!”

张素商看到照片上是鹿家『奶』『奶』年轻时的模样,他鼻一酸:“爷爷,我、我想你了,我还想爸爸他们。”

鹿爷爷这才正眼看他,苍老温暖的手在他眼角一抹:“哭什么,你会回去的。”

就在此时,有人在他耳边轻呼。

“秋卡,秋卡。”

这声音很熟悉,张素商艰难的睁开眼,觉得喉咙口像被火灼烧过一样,映入眼帘的第一抹『色』彩来自阿列克谢金『色』的头发。

他声音干哑:“廖莎?”

阿列克谢松了口气,打开水壶,扶着他喝了两口,面是温热的糖水。

“你晕了一整天,错过了短节目。”

张素商想他们的成绩,阿列克谢就立刻说:“米沙第一,卢卡斯第二,卢卡斯跳3t时失误了,米沙没有,娜斯佳第一,安菲萨第二,吉拉在短节目把排追到了第六,瓦斯列夫替你陪他们坐了教练席。”

瓦斯列夫就是尼金斯基的字,瓦斯奇卡是这个字的昵称,阿列克谢和尼金斯基的亲密值没那么高,只能叫字。

张素商呼了口气:“你怎么来了?”

阿列克谢他掖被:“我坐火车来的,你的朋友给我发了电报。”

过了一阵,耶夫杰先生过来看他,据说他有个战友在警察局工作,他身边还跟着个穿便服的年轻人,他和张素商说了案件的查询进度。

给混混钱的那个人还没有找到,因混混是个酒蒙,他给的情报不准确。

接着耶夫杰询张素商:“那个伤害你的人希望与你达成和解,因他不想坐牢。”

张素商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然坚定地回道:“我不愿意。”

耶夫杰先生就懂了,也许有人疑『惑』,啥张素商念了阿弥陀佛,反没有放过那个人了?”那自然是因张素商有一副南无加特林菩萨般的正直心肠嘛,像酒蒙混混那种人去接受教育才是对正常人的仁慈。

混混的消息还不如胳膊伤势给张素商带来的忧愁多。

因伤口发炎高烧在代不算啥大题,嗑点消炎『药』,裹着被睡一觉就行,在不行以去吊水。

但在……唔,炎症是很怕的东西呀。

张素商已经退烧了,但他还是和阿列克谢说:“廖莎,等我走了,我的房就留给你,钱留给静湖他们平分,我人的尸体捐给医院做大体老师,你以要是二婚,只要别跑解剖室告诉我,我都无所谓的。”

阿列克谢温柔的『摸』『摸』他的额头:“别说傻话了,医生都夸你体质好,躺几天就以出院了。”

张素商:“万一呢?”

阿列克谢叹气:“别提这种不好的话了,我妈妈以前说过,越担心有不好的事情发生,那件事发生的概率就越大,来,喝『药』。”

蒋静湖有一位被他治好了不孕症的病人就在这家医院做护士长,托这位女士的福,张素商住着单人病房,医院还借他们厨房,让蒋静湖得以在这煎『药』做饭,阿列克谢就在病房近身照顾他。

草『药』由东方溯提供。

朋友们和恋人太能干的结果就是张素商住院住得十分舒坦,又爱的小护士看他精神状态不错,还拿着《女飞行员》的书来请他签。

张素商也确体质好,穿越便坚持锻炼、健康饮食的结果,就是他硬生生靠体质挺过了炎症,且还没留遗症。

硬要说这次住院有啥不好的地方,大概就是……他的书开天窗了。

在张素商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被人袭击受伤的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连内的报纸都道了。

《际作家张素商在莫斯科遇袭重伤》以最快速度登上了内的报纸。

情人士:重、重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