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69章 第69章若她也是凯瑟琳娜,该多……

第69章 第69章若她也是凯瑟琳娜,该多……


对于个年的运动员来说, 在异国训练是很常见的情况,比如瑞士的吉利斯,他就在德国训练过好几年。

毕竟如今制冰技术没有往后完善, 很多国家都没有人工冰场, 许多运动员都只能靠冬季结冰的湖面训练, 场地依赖十分严。

偏偏如今兵荒马『乱』的, 有些场地今年能用,明年就没了,卡尔遇到的就是个事, 奥地利内部左方大闹维也纳, 连维也纳大学都被占领了。

时的一粒沙, 落在个人头上便是一座大山,导致卡尔失去了以安然读书训练的环境。

他的前辈博克运气好, 国内事发时, 他正带着家小与索尼娅在其他国家进行冰上演,卡尔却没有前辈的人脉,奥地利『乱』到他连火车票都买不到,好不容易靠着亲戚的帮助辗转国,就想着找个能安训练的地方。

博克那里去不了,因为他们最近在德国巡演。

卡尔对张素商傻笑:“我来想去,你的祖国也『乱』,所以你才避在俄国读书, 见里是能好好训练的地方, 所以我就来了。”

张素商满腔对个大少年的无语, 他辩解道:“我不是惧怕回国,只是我的朋友认为我在俄国能为国人做更大贡献。”

毕竟医术没学好,奥运奖牌没拿到, 他回去也没什大用。

卡尔满脸理解:“我知道,你是清朝那边的人,对吧?”

张素商怔了怔:“谁和你说我是清朝遗族了?”

卡尔:“日本的报纸上说你是清朝贵族的后,你其实姓张佳,根本不是平民,而是身高贵的贵族,对吧?”

他念“张佳”二字的发音十分别扭,到张素商拧的眉头,卡尔终于察觉到气氛不对,下意识的闭上嘴。

张素商深吸一口气:“我已经和张佳家断绝关系两年了!”

世上或许有人能在穿越后与原身家族维持良好关系,甚至顺利融入,但那个人绝对不包括张素商,张佳家就是粪坑,而他不是搅屎棍,对粪坑一点兴趣都没有!

那就是一屋子侵|犯|女『性』、抢夺普通百姓财产、放高利贷、个人风低劣的罪犯,为正常人,张素商绝不想和他们有关联。

卡尔和张素商在校门口静站了一阵子,张素商一直不说话,卡尔满忐忑不安,难道秋卡不想管他?那咋办,他的俄语水平仅限于购买食和打招呼,以及夸姑娘长漂亮,脏话只有一句苏卡不列说利索。

张素商时终于:“和我来吧。”

卡尔发时带了全部积蓄,足够让他在异国他乡生活个两到三年,训练和比赛的旅费也够了。

他一路上还结结巴巴的说:“我的英语和德语都很好,我还会匈牙利语,最近也有学俄语,请放,等我过了语言关后,还以去打零工,我很擅长做萨赫蛋糕,还会酿葡萄酒,打扫卫生也一好手。”

萨赫蛋糕是奥地利很有名的巧克力蛋糕,据说是世界级的甜品,连传说中的茜茜公主都钟情于款蛋糕。

张素商应了一,带着小伙子去租了房子,现在他和租房的中介都混熟了,人家一他领着个小伙子来,就了然道:“一室一厅就够了吧?他能接受什价位的房子?”

张素商:“他是我的奥地利朋友,如果以,我希望他住离我近一些,样有事也以帮忙。”

中介熟练地翻阅着资料:“里是有一套合适的。”

一居室的租金一般不会太贵,至于工就更好找了,米沙除花滑外的工就是开面包店,正好他最近想开展送货上门业务,也就是外卖,准备再招工,卡尔丢过去就行了,正好俩能用英语交流。

不过说是要租房,也不能立刻让卡尔住过去,所以张素商又人领回家,分了他一张沙发。

至于自己稀里糊涂变成满清遗族件事,张素商和朋友们说了说,引骂一片。

伍夜明捶了一下桌子:“恨,那些日本人脑子里不知道想些什东西,先前才雇佣人伤害你,如今又在舆论上诋毁你!”

张素商苦笑:“是很多人都不觉是诋毁,像卡尔,他还觉我是贵族身。”

不是每个人都觉和张佳家扯上关系是件坏事的,无论那个家族多恶,就是有人觉祖上做过清朝官的家族更加高贵、高人一等。

比如吴大使,他在到张素商来访后,也叹了口气,将一叠报纸递过来。

“张佳家在去年知你成为冠军后,就登报说很荣幸家族中有此英才,很快,天津日租界的日本报纸也转载了篇新闻,上面还夸你是黄种人的骄傲。”

虽然他们还没有证据说明张佳家和日本人有勾结,但时候大家伙也不需要证据,只要那一家有方面的倾向,就足以让人唾弃了。

张素商拿一张纸递了过去:“我希望在国内有名的报纸上都刊登封明。”

吴大使接过来一:“我知道了。”

蒋静湖在旁边说道:“那张家的确有很多烂人,没什值留恋的,秋璞与他们断干净也好。”

说到个,张素商却想了什:“若说完全没有留恋的,到也不尽然,在我来俄国前,我有个姐姐偷偷塞了不少钱我,才让我撑到了俄国。”

他咬住下唇,犹豫一阵,还是说道:“我想在不惊动张佳家的情况下联系她一下,至少告诉她,我过不错。”

吴大使干脆的回道:“以,我那边有没有方便的同志帮你传信。”

……

都说贵族是高尊严爱面子的群体,但在张佳夏晚来,张佳家却是再厚脸皮不过的一群人,只要是对他们有利的,他们面上端着,背地里却抢着去做,嫁女儿大官做小老婆,用近乎无赖的方式侵占他人良田房屋只是一家的基本『操』,以说,他们是地主豪强群体里最恶劣的一批人。

个家族的根子已经烂了。

她的弟弟张素商能鼓勇气脱离家族,说明他是一个正直且富有勇气的好人,张佳夏晚也希望弟弟永远不要和那群人再有关系,但张佳家不想。

在张素商闯名头后,张佳老太爷就呈其为张家麒麟儿,还以此攀附上了『政府』内一位有志于发展体育的能人。

老太太则想要借此机会骗东三省最大钱庄,将他们家那留过洋、家里好几个大官的郑小姐嫁自己的小儿子。

太太则写信娘家,让他们留着那个小脚女童,打算等张素商哄回来后,就侄女塞他。

群人就像是吸血虫,闻到一点血味都要涌上去。

张佳夏晚自己都活在泥潭里,她还是不能忍受那群人借着弟弟的名义做丧良的事,她偷偷写了封说明实情的信,准备找机会丢到郑家门口,也做好了被责罚的准备。

就在此时,她的丈夫,49岁、大腹便便的徐凯一走了进来,吕姨娘扶着他,媚眼如丝。

“老爷,您也喝太多了,太太是要生气的。”

徐凯一挥手:“她?不下蛋的母鸡,管她甚。”

两人走进来,正好撞上张佳夏晚,吕姨娘面『露』尴尬,徐凯一『迷』『迷』瞪瞪的着她,哈哈一笑:“噫,母鸡,今天难穿鲜亮的颜『色』,来,过来。”

张佳夏晚想,个男人招呼她的模样,就像在招呼一条狗。

对于丈夫的畏惧让她站在原地不敢动,但底的倔强让她执意不肯顺从对方走过去。

徐凯一等了一会儿,见张佳夏晚呆呆的站在原地,酒意推动着怒意,让他朝张佳夏晚脸上一挥。

“脸不要脸,吃老子的穿老子的,现在要你张开腿都不愿意?滚!”

等徐凯一搂着吕姨娘上楼,丫鬟连忙扑到张佳夏晚旁边。

“夫人,您好?”

张佳夏晚趴在地板上,许久,她仰头,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不了。”

她已经习惯样的日子了。

再样下去,她的结局,想必也是如其他苦命的女子一样,在某天一抛三尺白绫,逃开痛苦的人间吧。

想到,张佳夏晚笑来,笑着笑着又哭了。

她爬来,跑回了卧室,将《女飞行员》从枕头下拿来,抚『摸』着书皮,失痛哭。

如果以,她也想去工,去赚钱,吃苦上夜校,然后考上大学,去更广阔的天地,而不是和一个自私、贪婪、瞧不女人的男人一辈子捆在一。

就在第二天,她的同学,林梓中学的老师简兰上门拜访。

她是个穿着朴素的女青年,平时都不乐意上徐家的门,次却脚步匆匆,才进门就喊道:“夏晚,快个!”

张佳夏晚木讷的接过报纸,上面是一则简短的明。

【本人张素商,一小小运动员尔,两年前已与宗族断绝关系,孤家寡人,非满清遗老遗少,请有相关误解人士明晰真相。】

张佳夏晚『迷』茫的抚『摸』着报纸:“商哥儿息了,真好。”弟弟在俄国一过很好罢?若她也是弟弟那样的男子该多好,那样他们就能一去留学了。

她缓缓翻开报纸,一张折叠的白纸映入眼帘,张佳夏晚顿住,了简兰一眼,就见她微微一笑。

“继续报纸呀,我干嘛?我又不是大洋。”

简兰压低了音,又道:“有人想问问你过好不好,若是不好,他倒是想你大洋。”

一股热意涌上眼睛,张佳夏晚低头,尽量装若无其事,音轻轻颤抖。

“我、我很好,不要他的大洋,他顾好自己就行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