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72章 第72章尼金斯基:拿编舞的工资……

第72章 第72章尼金斯基:拿编舞的工资……


张素商不是第一次来德, 还是那句话,以前为了参加比赛,有点名气的以举办冰雪类赛的城市他都去, 1927年的德还是第一次来。

正如他们之前所说的, 这是大家奥运前的最后一战, 有的人选择不参加养精蓄锐, 还有的人则抓紧时间来这里练兵。

张素商就是后者,如今内还没有条件举办全级甚至是省级的赛,而且他现回等于冒险, 光是满洲遗遗少那伙人就够他喝一壶的, 哪怕是为了自身安危, 他也只能继续苟外头。

这种情况下,只有欧锦赛以作为奥运前的练兵赛让他参加了。

张素商的语言赋也是亲友中出了名的好, 见他熟练地使用德语, 带着众人找到旅馆,马克西姆感叹:“幸好你来了,你什么时候学会的德语?”

张素商:“我不会啊?只是懂一点日常沟通的话而已,语言学起来又不难。”

众人:好好好,知你牛『逼』了。

秋卡先生的语言赋好,他的读者之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大家都晓得这人到俄没久就以自己写俄语小说,自己给自己的作品翻译成英文、法文, 这也让他成功突破了语言限制, 将书卖到了各。

其实张素商努力开发语言赋也是生活所迫, 孩子从穿越起就缺钱,到现依然缺,为此他甚至出门比赛时都不忘赶稿。

不到了巴伐利亚州后, 他还是适当的逛了一下周边,主要是看了一些比较有名的景点,再吃点当地特『色』菜肴,权当丰富人生阅历了。

比赛开始前一,他照例召唤学生们,将表演服拿出来拍一拍,看看有没有线头跑出来,是否需要清理污渍,一般大家都会把衣服爱护得很好,接着再试穿一下,确定活动无障碍,再对着镜子臭美一下。

原本是没有臭美这一环节的,主要是和张素商一起训练久了,孩子们都有点自卑心理,张素商不得不增加新环节为他们增加信心。

米沙和娜斯佳听了他的话,不约而同的呸了教练一。

大家是技术层面感到对张素商的畏惧,被他这么一说,好像他们是羞于自身容貌不够优秀似的,都是练花滑的,现场没有人的颜值低于平均线好吧!

尼金斯基这时冷不丁的来了一句:“轮到你了。”

张素商:“我又不需要增加信心。”他已经自信爆棚,再加就要自负了。

实听不下去的卡尔夏菲和卢卡斯一起把人架进了浴室。

他们这会聚张素商的房间里开赛前小会,衣服都是浴室里换好,再走出来让大家品鉴和吹彩虹屁的。

张素商今年两个节目分别是《即兴幻想曲》和《星空之春》,前者的表演服经数次调整,做成了落落大方的贵气款,一穿就让人觉得是个优雅得体的王子,而后者的表演服就是尼金斯基设计的黑灰白渐变款,而后方的黑『色』飘带如同燕尾一般,他走动时飘『荡』着,十分仙气。

女孩们对这种设计格外没有抵抗力,纷纷涌上来小心翼翼的捏着他的衣角打量着。

“这个材料好轻,是纱吗?『摸』起来也好滑。”

“上面镶了好亮钻。”

“这个飘带的设计太美了,我年也要做。”

见大家对自己的设计如此买账,尼金斯基心里默默的骄傲着。

张素商随一转,一只抬起,胳膊上的渐变『色』飘带一路延续到黑『色』的套上,他内心满是怀念。啊,就是这个味,自从穿越以后,他都久没做冰场上的小仙男了?

别和他扯什么镶亮钻太小资,这些水钻都是他托阿列克谢从师兄工作的工厂里捡了废料切割出来的,5个卢布就以买一大箱子!他做这件衣服只用了十分之一。

也就是说他里的亮钻保守起见还能再做九套。

对这个时的人们来说,这样华丽的男『性』滑冰表演服恐怕还是第一次面世,场的除了尼金斯基这个穿玫瑰花魂的舞神,其他人都被惊艳得合不拢嘴,尤其是男孩们,他们看起来既心动又挣扎。

马克西姆对张素商说:“等规定图形的比赛结束,会有很人被你『迷』死的。”

张素商摊,没当回,哪怕是到了后世,不同人种的审美差异也让一些冰『迷』无法分别亚洲运动员的美丑,就像张素商小时候也对其他人种脸盲一样,除了他爸,花滑的世界再没有出所有人都公认是绝世美男的亚洲男单。

张素商自认长得不差,应该不是符合欧美审美的类型,如今西方流行倜傥且有气度的帅叔叔,女星则普遍精致艳丽,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浓颜,他却算淡颜系那一挂。

然而到了第二,当他们抵达赛场的时候,看着其他参赛的男单,张素商发现自己的确是那个最帅的。

吉利斯看起来有些疲惫,带着学生索尼娅说话,见到他们只是打了招呼,又沉浸回他们之前聊的话题——当今世界是否还有绝对和平安宁、能让运动员一直好好训练而且不耽误赚钱养的地方。

卡尔夏菲这时看见了博克,他立刻跑去,博克细细询问了卡尔离开奥地利前内的局势,越听表情越严肃,眉目间也带上了愁苦。

最后博客和卡尔说:“做好长时间外训练的准备吧,卡尔,你是我最看好的后辈。”

卡尔俏皮的敬了个礼:“放心,我已经学俄语了,以后我就和秋卡一起训练。”

博克闻言对张素商了一下,神情前所未有的友善,他心里也清楚,卡尔就提着点行李和存款跑到俄,能安顿下来全靠张素商伸,他们之前甚至不算熟人,顶了不是赛场上打招呼的交情,张素商肯帮卡尔的忙,实是大的人情。

张素商如果知他的想法,一定会招说哪里哪里,你的学生也很好用,自从有了他制作的萨赫蛋糕,米沙经营的面包店生火爆,连张素商本人都吃胖了2斤,幸好坐船来德的时候靠着晕船瘦下去了。

以张素商的自制力,能让他胖两斤的艺,起码得是星级餐厅主厨的级别。

虽说巧克力蛋糕哪里都有,能好吃到卡尔工制萨赫蛋糕那种级别的也是世间少有了。

经一个赛季的打拼后,张素商和他的俄学生军团俨然成为了赛场一霸,他们一出场,挤进领奖台的难度就翻倍增长,现场也有不少人来找张素商要签名,几个有钱的冰『迷』更是找他要合影。

张素商从善如流,尽力让自己表现得有礼而得体,他爱,一直下来也难免脸酸。

他『揉』脸的时候,尼金斯基问他:“既然起来很累,干嘛还要那么努力的?”

张素商:“没办法啊,现能际舞台上『露』脸的人不,我算一个,自然要表现得好点,塑造一个良好的形象。”

他不能给祖妈妈跌份啊。

尼金斯基不是很懂他的情怀,却又莫名的敬重这类人,等到比赛开始时,他默默的给张素商拿外套和水壶、刀套。

舞神不知的是,他这样的做法,花滑赛场就和教练无异,以至于场边有人交头接耳。

“呐,舞神成了那个中男孩的教练了吗?”

“他居然真的从疯人院里出来了。”

“胆大的中人,他居然敢找一个进精神病院的同|『性』|恋做教练。”

尼金斯基不知这些言论,他听不懂德语,而且注力这会都集中了张素商的身上,他依然对规定图形的比赛没有兴趣,认为这种比赛于枯燥无味,张素商冰上却显得很快乐。

高大美丽的东方少年神采奕奕,张开双冰上轻松从容的以冰刀作画,浓密的黑『色』短发随风飘扬,带着青春的气息。张素商有一种现的主流审美里还没有定义的气质,那就是清爽的少年感,毫无疑问的是,他的活力和享受比赛的状态,都很有感染力。

就连他那群只有俄语说得利索的学生,都看出场边不少女『性』观众纷纷赞叹着张素商的外表。

今年张素商依然没有拿出新的规定图形图案,相比之下,吉利斯和博克都拿出了新图案,难免显得张素商滑行方面的平平,只是他的滑行速度、姿态、用刃十分精巧,最后勉强占据到了第三位。

对他而言,这个位次就够了,他会之后两场比赛里把名次掰来。

而比赛结束时,他看到了人的面孔出现场边,那是一个留着黑胡子的叔叔,看起来文气十足,身材中等,正对他招。

张素商立刻跑去,呵呵的和人打招呼:“您好,请问您是?”

来人沉稳的点头:“鄙人为驻德大使,姓钱。”他左右看了看,目光尼金斯基身上停留了一瞬,皱着眉对张素商说:“你是找了那位尼金斯基先生做了教练吗?”

张素商不解:“没有啊,他是我的编舞和舞蹈师,怎么了?”

钱大使顿时摇头,大叹:“怎如此轻率?那人名不好,往曾为西方贵族娈|宠,如此身份,如能做你的师?”

张素商愣了一下,这个大使怎么和他之前认识的那几位画风不一样啊……

他勉强维持住表情,解释:“舞蹈方面,他是一位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西方的芭蕾新风『潮』便是以他为首。”

钱大使:“不以舞取悦他人尔,你也是读书人,怎不知爱惜自己的风评?那人还脑子有病,若让人知晓我们最好的运动员叫这样的人做师,他们又该如自处?”

张素商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他的精神疾病来源于家族遗传和战『乱』带来的压力,得病并非他自己想要的,而且他接受了有效治疗,现已经恢复了正常生活,而且芭蕾舞者是一个体面的艺术类职业,外有许观众崇敬他们。”

尼金斯基抱着外套等队伍里,目光仍停留张素商身上,忍不住对吉拉说:“他怎么还不来?比完赛还不穿外套,感冒了怎么办?”

吉拉也知对运动员来说身体重要,她回:“师再一阵还不回来的话,我就去喊他吧。”

接着他们就看到张素商和钱大使的表情都不太对起来,钱大使看秋卡的眼神就像是什么冥顽不灵、硬生生走入邪的傻小子,还有点痛心,张素商则努力辩解着什么,两人的目光不时抛到尼金斯基这边,张素商很快站钱大使面前,挡住了他的目光。

又了几分钟,张素商跑回来,打着哆嗦拿外套披好:“这气真冷,我以前咋不知德这么冷的?”

尼金斯基问他:“你和你的同胞说了什么?他好像不高兴。”

张素商随口回:“我听他说家广西,就问他有没有带什么腌菜出,然后他说我身为运动健不该这么好吃,嗨,我不就是馋家乡那一口嘛,犯得着这么说我呀。”

他说得和真的一样,周围的人也都信了,纷纷安慰他。

“你的自制力很好啦,我们之中就你把身材维持得最好。”

“思念家乡菜很正常啊,我们也想吃列巴,惜外吃不到呢。”

唯有情商最高的马克西姆教练、吉拉觉得哪里不对,看张素商大咧咧的样子,又都把话憋了回去。

吉拉总觉得张素商和那位大叔的争执和自己的爸爸有关,她看着张素商的背影,内心浮现一抹感激。

秋卡是改变了她家命运的恩人,也是带她走入花滑世界,将她带到际赛场的教练,作为女孩,《女飞行员》也是给了她很激励的书籍。吉拉无比尊敬这位师。

不很快,她就无法维持这份心情了。因为接下来的女子规定图形比赛上,初出茅庐的吉拉被际上的比赛强度打了个措不及。

张素商自己的滑行水准也就是世界前三的水平吧,而且他擅长教跳跃和旋转,教滑行还差一点,这就导致吉拉面对吉利斯教导出来的索尼娅时直接被压得抬不起头来,而她的同门师姐娜斯佳和安菲萨也不是省油的灯。

小姑娘只拿了规定图形第十名,下场了以后还被教练、爸爸轮番教训,师兄师姐们也纷纷『插』嘴。

她握住拳头,很想反驳:你们有识到我作为全场年纪最小的参赛运动员这个实吗?不,你们只关心我是全师门唯一没有进比赛前五的人!

卡尔这时安慰了她:“没关系的,我也没进规定图形第五。”

强者太,卡尔小朋友只拿了第六。

唉,作为欧洲第六,他真的好菜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