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74章 第74章欧锦赛男子短节目大战—

第74章 第74章欧锦赛男子短节目大战—


比赛开始前, 尼金斯基注意到赛场观众席角落里了一群黄皮肤观众身影,他们有年纪已经很大了,但还是高高兴兴看着比赛。

他们看向冰场眼睛里有光。

由于是客场作战, 能得到大多数冰『迷』倾尽力鼓舞主要还是德国本土运动员, 奥地利运动员也能沾点光, 外来运动员中除了索尼娅这种人气担当外, 大多只能享受到礼貌式掌声。

像俄国运动员们,近两年除了国内赛,从没享受过主场掌声, 谁知在这场比赛中, 他们却享受到了。

那华人观众人数不多, 顶天了有二三十,而华人在外形象也普遍以内敛谦逊为主, 他们很少有张扬时候, 但当娜斯佳和安菲萨、吉拉比赛时候,他们却都很给面子大声呼喊。

毕竟是自家同胞执来,也算半自己人。

张素商都没想到在钱大使昨天与他不欢而散后,居然还有这么多同胞聚集起来给他鼓劲,虽然他们大多没什么钱,买票位置也不好,可是他们往那一站,张素商就觉得自己有劲了。

那种被祖国妈妈拥抱温暖感觉又来了。

于是他热身时也一改之前就算我嘴里念叨着歪比巴卜也能随便赢态度, 表得格外认真, 陆地三周跳也练了好几, 算是给父老乡亲们炫了一把,顺带着给他手们增加了满满压力。

米沙就压力山大。

本来作为学生,看到练就自带畏惧buff了, 如今张素商这么来劲,那他岂不就是……只能努力败吉利斯、博克、卢卡斯他们才能拿到银牌了吗!

小伙子一下就燃烧起来了,看向吉利斯目光都带着杀气,让吉利斯百思不得其解,不清楚自己又哪儿惹着『毛』子了。

卢卡斯和米沙视一眼,都明白了方意思。

领奖台位置有限,拼了!

此时花滑比赛已经有了后世雏形,主办方将规定图形时期排名倒过来,便是运动员在短节目场位次。

于是规定图形第七卡尔就这么成了张素商手下第一场人,虽然他是奥地利运动员,但自从他跑去投奔张素商后,就连他同国前辈博克都默认他是张门弟子。

虽然昨天哀嚎作为欧洲第七自己很菜,可卡尔本身素质不低,作为奥地利排名第一,卫冕好几届游泳比赛冠军他是冰场上罕见肺活量不比张素商少人,『色』能和耐力让他做任何运动都从容意,动作标准,没有丝毫变形。

在抵达俄国后,卡尔在蹭了几节课后,果断交学费开始和罗慕拉学习舞蹈,加强肢美感,甚至将自己短节目内容都改了一分。

这做结果就是他表演质量直线上升。

小伙子这次选择了克莱斯勒小提琴曲《爱之悲》,带着典型维也纳谣风,也是克莱斯勒这位生于1875年小提琴家、作曲家创作最名音乐小品之一。

于后世人来说,60年代去世克莱斯勒已经十分遥远,但此时人来说,克莱斯勒是一位距离他们不远音乐神童,伟大天才小提琴演奏者,所以卡尔滑他曲子,就和后世花滑选手选择滑流行乐一。

也是在这场比赛,卡尔表演惊艳了他大前辈博克。

在张素商提着卡尔外套,一脸严肃站在场边观赛时,博克走过来他说:“我第一次从卡尔身上感受到了他作为运动员强大威胁,感谢你他培养。”

张素商点头:“不客气,他有交学费给我们。”

这小伙看似玩世不恭,则吃苦耐劳,张素商还挺喜欢他。

博克叹了口气:“未来是你们这年轻人了。”

他拼拼活也才练一3t,但博克能感受得到,这就是他极限了,他和吉利斯一已经三十多岁,能已经不可避免下滑,想要在技术方面得到更高突破也非常困难。

原本在张素商、卢卡斯、米沙这批人崛起前,博克还认为自己可以和吉利斯在下一届奥运再拼一把,看能不能拿下金牌,但在他觉得自己要卡尔都不轻松了。

唉,虽然昨天才在规定图形拿了第二,但他是真老了啊。

规定图形排第三张素商拍着他肩膀:“博克,未来属于我们,也属于你。”

兄弟,振作点,咱们都是二战前最『色』花滑冰运动员。

战起来后可就没人办运动会了。

博克摇头苦笑,不过等看到卡尔以优秀短节目成绩,一举把排名暂时追到了当前第一时,他还是『露』了灿烂笑脸,甚至主动上前拥抱了比赛结束卡尔。

卡尔之后,则是一来自瑞士小伙子上场,但他显然没有靠短节目翻盘能力,最后排到了第三,在这强者如云赛场,基本告别了夺牌行列。

等到卢卡斯上场后,场观众们又『骚』动起来,显然,张素商学生们登场,才是比赛戏肉到来。

而卢卡斯也不负众望,将一支《小狗圆舞曲》滑得可爱又活泼,他『性』格摆在那里,稍微调|一下就能表类似于非常优秀滑稽效果。

张素商觉得后世评价卢卡斯时候,一定会为他冠上“花滑冰滑稽风格开创者”头衔。

顺带一提,这节目也是尼金斯基编,曾演绎过《彼得鲁什卡》他在太擅长人如何成为舞台之上笑中含泪又能逗笑人小丑了。

在卢卡斯比赛时候,马克西姆站在场边深呼吸,耳边还是冰神、舞神他侄子评价。

张素商:“他表演比去年多了层次感,多亏你了,不过我记得他一开始只能滑单纯搞笑效果,你怎么让他进化了这么多?”

尼金斯基:“我告诉他,把自己想象成一不能逗笑观众,下场以后就会被暴、饿肚子街头马戏团小丑。”

张素商:是哦,光想想你口中描述小丑遭遇我都觉得好惨,卢卡斯要把自己代入其中,那心中悲戚更是连肢上滑稽动作都盖不住了。

在这两人于训练时不断折磨卢卡斯时候,马克西姆还偷偷心疼过,但在他只觉得这两大神干得好,没他们严苛要求,哪里有卢卡斯今天优秀表!

等卢卡斯节目结束时,场已经开始有人站起来鼓掌了。

尼金斯基于舞蹈动作设计是神一级别,尤其是精神疾病得到缓解后,他再次进入了灵感迸发期,而于张素商感激以及友谊,他毫不犹豫将自己灵感带到了花滑冰世界,为大家贡献了至少是精品节目。

相比之下,米沙曲子就是传统芭蕾王子风,他选择了着名芭蕾舞剧《海盗》中阿里变奏作为自己短节目。

但传统不代表就不是小丑手,米沙固然没卢卡斯那颗大心脏,由于本『性』敏感,他时常会感到不自信,但也会因为卢卡斯『色』表而爆发惊人斗志。

当他一曲《阿里变奏》结束时,裁判们已经快被纠结绪折磨疯了,他们左卢卡斯,右米沙,卡尔在眼前,后头还有没上场张素商。

这群选手都是如此『色』,到底给谁高分好呢?这可真是幸福烦恼。

要说裁判们没有自己偏心选手自然是骗人,但场观众们反响在太热烈了,他们分时也得注意着点。

以前博克和吉利斯大战时候,他们也是这么纠结,只见裁判们手指抽抽,终于给了自己评分。

于是当前男单排名就变成了卢卡斯暂列第一,米沙暂列第二,卡尔暂列第三。

发没有,这群人是张素商带来,要是国际滑联准备评最佳练奖话,他绝当仁不让,虽然也没有哪正经练会亲自下场和学生们抢金牌就是了……

终于,轮到了张素商上场,场都安静了下来。

一位正在旁边拍摄记者举着相机不停拍摄,心里也起了报道张素商草稿。

【这位只登陆国际赛事一年,就已经震惊了无数人,成为历史上第一位亚洲身花滑冠军青年一如既往俊美,与尼金斯基合作他也为欧锦赛赛场带来了又一经典节目,是,我们都很清楚,虽然博克和索尼娅、吉利斯是欧洲花滑演明星,但真正王者在东方。】

草稿到这里,记者又暗自嘀咕是不是太夸张了,张素商到底是黄皮肤,自己也许不该给他过高赞美。

但是等看到张素商脱下外套后,记者立马在心里狠拍大腿,就这么!

虽然张素商自认不算欧美人能够欣赏那种无视人种差异绝世美男子,但他也忘了,如今这年代,世界不知道多少人吃不饱,没法好好自己,男子平均身高甚至只有一米六五。

所以身高一米八、有着运动员健美身材他,光基础就超平均线不知道多少,而在去年,也有不少外国报纸评价他说“秋卡是美丽东方男人”,所以他早就是欧美赛场公认大帅哥。

而男人犯起花痴来,可比女孩们明目张胆多了,记者们吹他都不用草稿,直接说内心想法就成。

身穿王子风表演服他摘掉刀套,交给尼金斯基,上冰,双手开,落落大方朝四周观众行礼,又背着裁判席站好,脸颊微微侧着,看着右上方天空,嘴角微微勾起。

在这运动员普遍以最简单压步填充节目时代中,张素商在编舞时提了一要求——我不需要压步,请给我最华丽难度步法。

虽然他这么说时候,编舞吉赛尔看他眼神就像是疯子,但她还是如了张素商意,所以数遍《幻想即兴曲》整套节目,里面只有8压步,其余分除了跳跃、旋转外是步法,光看纸面配置都觉得运动员会被这套节目累,不累也会脚结摔,而且在做这步法时,他还要配上相应上肢舞蹈。

去年张素商就被尼金斯基嘲过手脚动作不协调,足重手轻,今年他就把这问题给改了。

当肖邦《幻想即兴曲》在赛场响起,神迹开启。

这是一在所有人看来彻底疯狂节目,编排之难堪称有史以来第一位,但张素商硬是步伐从容,没有任何仓促之感,肢美感更是比去年更上一层楼,光看步法就赏心悦目了。

与此同时,他还贡献了一3lz、一3f+3t,以及一举手2a,而且他跳跃前几乎没有蹬冰蓄力,大多都是步法之后立刻接跳跃,这使得跳跃看起来完不突兀,与整节目呈圆融一状态。

别小看这难度,因为3lz和3f都是今天才得以在20年代面世,张素商能完成这,就已经是裁判们三观挑战。

在今天之前,他们绝想不到有人能够将跳跃难度以及步法、表演结合得如此完美,可在他们已经无法不被张素商折服。

那位法国裁判在看张素商身影目光已是如痴如醉。

“他简直就是音符化身。”

伴随着流利音乐,运动员动作有力而不失柔美,刚柔济间又是丰沛感,明明张素商是场最高运动员,但他动作却轻盈优雅到如同一只在冰上飞翔燕子。

观众们和裁判们自然不知道这是尼金斯基挑了大半年『毛』病磨来效果,但只要是人就知道,张素商已经和场其他人不是一层次了,虽然他是黄皮肤运动员,可那又怎呢?连裁判都有一大半人被他『迷』得七荤八素。

在节目结束一刹那,场身份最高观众,也就是那位索尼娅『迷』弟,德国豪商,克里斯罗斯贝克忍不住赞叹道:“花滑冰之神降临到了一位东方人身上。”

而尼金斯基来说,这也是他人生第二段辉煌开始,因为张素商和他学生们编舞,不是他主编,就是他『插』手改过。

或许他暂时还没有重回舞台能力,但他用自己编舞告诉世人,他已经恢复了正常,在花滑冰这崭新领域里发光,而能够编好花滑节目他,编好舞蹈节目自然更不是难事了。

尼金斯基正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况下逐渐夺回自己在舞蹈界神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