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75章 第75章廖莎手中的线,化作秋卡

第75章 第75章廖莎手中的线,化作秋卡


首次尝试疯狂的《幻想即兴曲》后, 张素商累出一身汗。

真的,在冰上高速滑行来就费体的活,何况他还要兼顾跳跃、旋转和表演, 最后还要确保这些东西能完好圆融的表现出来, 保证节目的整体『性』和美感。

有氧、无氧、心消耗都不盖的, 这个时代也就他顶得住这个级别的编排, 所以等下场后,他都懒得裁判自己多分,先拿『毛』巾擦脸, 使劲的灌水。

累坏宝宝。

等尼金斯基提醒他:“你第一, 拿5个六分。”

六分就这个时代的裁判出的满分。

张素商意外:“裁判们难得这么。”

他起来完全不觉得自己能拿这么高的分数, 这下别说尼金斯基,就连马克西姆还有米沙、卢卡斯、娜斯佳、安菲萨他的眼神都带上心疼。

噢, 他们可怜的小秋卡底经历多歧视, 会觉得自己拿超凡脱俗的演出连5个六分都拿不下来呢?

这群人此刻完全忘张素商别说被人歧视,他在学校、日常得的待遇比他们还好,教授宠、同学友爱、还有一群小伙伴围着照顾,谈个恋爱都有两位数的亲友团暗打掩护,最有意思的事这群人都以为其他人不知情。

之后吉利斯和博克上场时,虽然他们的节目也很好,但观众们的热情已经在前头被米沙、卢卡斯、张素商消耗一波,以至于有些提不起劲来, 两位将哪怕拿出突破自的作品, 也不免感冷待。

结束时, 他们对视一眼,都彼此眼的无奈。

唉,。

要说这俩心气也骗人, 这个赛季开始前,他们和索尼娅处巡演,钱赚,兵也练,节目都磨合一遍又一遍,甚至找不止一个国家的舞蹈师进行纠正。

比如同样在欧洲巡演的现代舞之母伊莎贝拉邓肯,她的巡演和花滑这几个的巡演正好在同一个地撞上,双不仅有干起来,反倒以吉利斯为首的这几个全部去找她帮忙编舞。

伊莎贝拉最开始拒绝的,她怎么着也舞蹈界一面旗帜,不能你们花滑的说让帮忙就帮忙,可索尼娅这时候打助攻。

小姑娘一张嘴:“可尼金斯基已经开始花样滑冰编舞哦。”其实那时候家也知道尼金斯基脱离精神病院,开始在俄国恢复工作,但具体的东西也说。

而伊莎贝拉……还真就认识尼金斯基,家都现代舞的先驱,都有“神位”,早年也合作过的,而且说句不夸张的,当年伊莎贝拉还『迷』恋过颜巅时代的尼金斯基,虽然佳吉列夫横在那里,阻断尼金斯基部分正常的感情可能,直他为那个名叫罗慕拉的奥匈女人飞出牢笼。

出于种种微妙的心态,伊莎贝拉在得知此事后,不由得生出一股微妙的竞争心理。

尼金斯基能办的,她也能办的。

《女飞行员》说得好,女人虽然在体能面不如男『性』,但她们具备细腻的感知和不逊于男『性』的智慧,这让她们在创造、艺术等领域拥有极的可能。

伊莎贝拉也想证明一下自己在编舞面的能不输尼金斯基,加上索尼娅他们也编舞费,这位现代舞子母便一口答应为他们编新节目的请求。

令这位女士万万想的,节目好不好固然重要,但演绎者也一个节目能否从精品升华经典的重要因素。

而在这个时代,有比张素商更加出『色』的冰上舞者。

伊莎贝拉的观赛座位就在豪商克里斯罗斯贝克身边,他和伊莎贝拉一样都收索尼娅的邀请来这里,赛后,当她听罗斯贝克准备邀请俄国那群花滑选手去餐厅吃饭时,伊莎贝拉果断提出同行的请求。

拥有“玫瑰山”别称,一手把握巴伐利亚香水、香料生意的罗斯贝克从善如流的答应,对他来说,邀请这些在艺术领域拥有卓越名的明星吃饭,也扩展自家生意的式之一。

张素商接邀请时则很意外:“诶?可们这里除以外,人能说德语哦,这样也关系吗?”

来请人的索尼娅笑着回道:“问题的,克里斯精通英语、法语,你们都会说英语的吧?”

卢卡斯闻言『露』出自信的表情,上前吐出一串『毛』味英语。

索尼娅:“呃,你在说什么?”

白饭不吃白不吃,何况克里斯罗斯贝克还索尼娅他们在欧洲巡演的赞助商之一,和财主打好关系总不会错的。

在后世的花滑比赛结束后,将会举行晚宴,专门供运动员、滑联成员、赞助商们聊天交友,张素商还在晚宴上学会跳踢踏舞呢,对和商人交流这件事,他半点排斥都有。

马克西姆对此有些纠结:“参加这种晚宴不都要打扮一下吗?们带表演服和日常衣物啊。”

身为社会主义接班人的他们,哪怕在俄国国内出席重要场合,也多穿工作制服的,正所谓劳动最光荣嘛。

要换以前,家都穿西装比赛的时候,拿表演服凑合都关系,可现在表演服的风格已经被张素商带向另一个风格啊……

幸好罗斯贝克并不在意这种事的人,他就单纯的想和表演华超出所有人的花滑之神张素商打好关系。

和索尼娅他们合作举办的欧洲巡演让他赚一笔,并成功将手下的香水推广其他国家,他已尝甜头,待张素商领头的一群人时,这位十不的商人更眼前一亮。

张素商进装修豪华的饭店,就一个金棕发『色』的帅哥热情上前,无视他身边的尼金斯基、米沙等美男子,精准的他面前伸出手:“您就秋卡先生吧?克里斯罗斯贝克,你叫克里斯就行,非常喜欢您的书籍,您在白天的比赛也表现得太出『色』。”

张素商客气的回握:“谢谢您的夸奖。”

罗斯贝克的笑容越发明显,他不着痕迹的用目光把张素商上下扫一遍,心里有满意二字。

他诚心的赞叹道:“您真如栀子一般的美男子。”并主动为张素商拉开座椅,

张素商小问索尼娅:“他法国的?”

索尼娅细细气:“他爸爸,但他随妈妈一起加入奥地利国籍。”

顺带一提,罗斯贝克的母亲犹太人,犹太的家系就可以随着母的血统传承,所以他也犹太人的一员,他在餐桌上还以此和卢卡斯拉关系,可见对他们提前解过。

比起在挪威比赛那会儿差点把张素商吃升天见爸爸的鲱鱼,罗斯贝克为他们准备的食物就正常许多。

除德国土的白肠,还有被香料腌制过的牛肉,经过慢火烹烤,叉子一压就饱满的肉汁,以及柠檬汁拌的沙拉,虽然有点酸,但吃起来又别有一股香味,主要里面的罗勒叶十分新鲜,简直就刚摘下来的新鲜度。

这张素商有的吃得愉快的西餐,意利风味很正。

罗斯贝克:“这家餐厅的主厨意利人,他从祖母那一辈起就为们家的产业服务。”

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男女,比如米沙、卢卡斯、娜斯佳、安菲萨等人绷紧脸,总觉得自己『露』出乡巴佬的稀罕表情会很丢脸,但又觉得这一餐很美味。

在这个部分人都过着苦日子的年代,这种奢侈的体验太难得。

唯有张素商真从容,他爸好歹也曾21世纪花滑行业的王者,在役期间光广告费都赚九位数,虽然他家的育儿理念有培养纨绔这一项,但也经常带孩子见见世面,不至于被这点小场面唬住。

他放下刀叉,优雅的擦拭嘴角:“所以,现在您能告诉,您邀请为什么吗?如果一个短节目的话,想必不至于让你邀请和的学生这么多人。”

肯定有事呗,具体什么事他也能猜猜,概就冰演吧。

果然,罗斯贝克张嘴说道:“希望能够进行冰上舞台剧演出,具体地说,就演你的《女飞行员》。”

张素商:“哈?”

此时伊莎贝拉邓肯也拿出一英语版的《女飞行员》,温柔的说道:“可以做编舞,对,秋卡先生,刚就想说,你可以为签个名吗?”

有书『迷』表示热情当然好,张素商很乐意和他们交谈,但以他的经验,一般和书的话题要开启,接下来就一定会扯……催更。

伊莎贝拉:“对,听说您在赛季一般很写稿呢,也不知道欧锦赛期间,能否继续您的文字。”

张素商:就知道。

不过有关卖舞台剧版权,还有邀请米沙、卢卡斯、娜斯佳他们参加冰上剧的邀请还值得考虑的,张素商很干脆:“版权可以卖,合同就可以,演出邀请们要考虑一下。”

别的国家的冰协怎么回事他不知道,但俄国的花滑运动员要参加商业活动的话,还得和自家冰协商量一下,不能越过他们随便接活动。

罗斯贝克很体谅他们:“好的,等你们确定能参演,就发电报吧。”

双交流联系式,友好的结束这场宴会。

直分开前,罗斯贝克喊住张素商,他将摆在饭桌花瓶里的那束玫瑰拿出来,扯下衣服上的一条装饰用的丝巾捆好,递张素商手上。

他微微笑着,十分绅士:“祝您有个愉快的夜晚。”

张素商在众人的注视面『色』不动的接过花束,温和的回道:“谢谢。”

等他们离开,索尼娅他们几个有离开,伊莎贝拉端起高脚杯,品一口里面的红酒:“克里斯,你想做第二个佳吉列夫吗?”

罗斯贝克还那副笑脸:“怎么会?可有他那么肥胖,而且无主的玫瑰,谁都可以去摘下,而且如果他不愿意,也不会勉强他。”

他叹息着:“毕竟,他起来可不尼金斯基那种温室里长的花。”

人家能毫不犹豫的脱离贵族阶层的家族,跑异国他乡还混得风生水起,就注定其他人即使对张素商有意,也能追求,而不直接占有。

张素商全然不知自己在他人眼个多么『迷』人的美青年,在回旅馆以后,他将花束往床头柜一摆,就准备去找旅馆板要热水泡脚。

这天气冷得很,不泡脚的话,进被子也肢冰冷冷的,根法睡。

和他同屋的尼金斯基犹豫一阵,凑他边上说道:“那个克里斯对你不怀好意?”

张素商整理着衣物:“哦。”

舞神有点着急:“你要保护好自己,因为像你这种外表很好的年轻人,在他们眼里很受欢迎的猎物。”

就在此时,张素商的胳膊碰一个皮包,那皮包滑落地上,发出砰的一,吓两人一跳,张素商连忙将包拿起来拍拍,爱惜的吹吹上面的灰,还打开里面的砖。

哎呀,这可廖莎为他缝的护身砖包,可不能摔坏。

他转身问尼金斯基:“对,你之前说那个克里斯对不怀好意,怎么,你觉得他要在冰演或版权的合同上坑们吗?要不们找个律师?”

尼金斯基:“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