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76章 第76章阳光落在了他的心里

第76章 第76章阳光落在了他的心里


人有灯下黑的属, 但当他们发现灯下没那么黑的时候,很多以没有注意到的事情也会浮出水面。

比如说,年头敢于出远门的, 大多不是生计所迫, 就是本身有两把刷子, 要么就是两者兼具。

带着熊大爱心砖包的熊二不说, 就连熊门其他弟子也是如此。

米沙主职面包店老板,包常备一根擀面杖,连卡尔夏菲被他带的有了个习惯, 马克西姆的外套总是会备一把匕首, 卢卡斯则把匕首塞小腿, 而娜斯佳她们带的武器就比较秀气,只是水果刀而已。

张素商拿出个苹果问:“谁借我把刀。”别说娜斯佳和安菲萨了, 连吉拉举起小刀嚷我有我有。

尼金斯基着女儿:“吉拉?你什么时候带的小刀?”

吉拉萌萌的回望爸爸:“啊?是出发妈妈给我的, 说是路上遇到什么水果可以自己削。”

尼金斯基:……群人到底是来比赛的还是来架的?

其实也就是情况不允许,不然伍夜明还想让张素商带木仓出门,么说不是代表超人哥已经掌握了搓枪的工艺。

阿列克谢那位在机械厂工作的师兄会。

所以别外界每每见到群人穿着朴素衣物入场,和现场那些中产起步、贵族也不封顶的观众一比,简直无产到不能再无产,像安菲萨直接就是穿了她们工厂发给女工的棉大衣,衣服上几个袋子,面还装了伏特加, 但战斗最强的就是批人。

连吉拉被带坏了, 孩子之连蟑螂不敢, 现在居然敢徒手抓耗子尾巴。

备注:他家的耗子是那只名为宝贝的丑猫抓回来的,平均一个月能掏五窝,整条街的耗子快被抓完了。

不过很快, 连朴素的衣着也挡不住群人的人气了。

在自由滑开始之,张素商带领的团队每往走一段,能碰到一群人对他们招呼,哪怕是那群起来眼高于顶的国际滑联官员也对他们慈眉善目。

有一个贵族青年还直接冲到队伍方,单膝下跪朝娜斯佳献花求爱,娜斯佳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抬起她布满腱子肉的长腿,卢卡斯和马克西姆连忙把他们两个隔开架远。

可不敢让娜斯佳闹出人命来。

热身的时候,本土的赛事主办方,滑联的一位主裁判员还特意走过来,向张素商攀谈着:“之我们已经收到了您的节目报表,听说您的自由滑名字是《星空之春》,请问那是怎样的节目呢?”

张素商虽是头一次被西方裁判员样友善对待,他了一眼对方手中的小本本,内心十分淡,他侃侃而谈:“是我和我的编舞瓦斯奇卡一起创作的节目,灵感来自于对人类科技发展的展望,我在一所很棒的大学就读,格勒大学,他们的理工学科非常棒,一位同校朋友告诉我们,他们希望科技在未来可以发展到足以让人类亲手接触到星星的程度。

毕竟,以人们飞行只能依靠热气球,后来是飞艇,现在则有了飞机,而我们对头顶星空的追逐永不停止,种梦想很美,而且理念也相当超,基于此,我和瓦斯奇卡也运用了超的音乐来作为节目的骨骼……”

张素商说了一通艺术创作时的想法,那老头也不知道懂没懂,只是一脸惊叹,似乎觉得他很了不起的样子。

其实张素商也不指望他懂,他之所以愿意和对方说么多,也只是要告诉对方,我的节目很有『逼』格,你们艺术分的时候不用担心作为中国人的我拿不出让你们高分的节目。

也算是提刷裁判的印象了。

自由滑是在热烈的氛围中展开,先开始的还是双人滑,接着是女单,虽然索尼娅、娜斯佳人昨天拿出了神一样的节目,但并不代表其他人就放弃了战斗。

自由滑的动作和时长多,失误率高,万一张素商扑街了呢?那大家的机会不就来了?

抱着样的想法,今天不少运动员反而比昨天加卖。

也有分人是放下了心的“也许我会赢”的包袱,认为无论怎么比是张素商赢,那自己只要表现,争取到参加冰演赚钱、提高做教练时的身价就可以了,而分人的发挥也比较稳。

而在一场比赛中,娜斯佳终于得偿所愿,第一次击败了索尼娅,靠着微末的技术分优势拿下了一届欧锦赛女子单人滑的冠军,到分数的那一刻,个还不足20岁的女孩激动得哭了出来。

位居银牌的索尼娅面带优雅的微笑为她鼓掌,眼中却燃起了熊熊斗志。

是紫微星小姐有生以来第一次输,但以后就绝对不会了。

拿了铜牌的安菲萨叹了口气,但也笑了起来,起码她还是上了台子,到奥运,她会加努,让上头那两位。

第七名吉拉则蹲在角落不敢吭声。

她菜。

路过的卡尔拍了下她的肩膀,咧出一口白牙:“嘿,女孩,别失落,你要知道世上菜得不只是你,我也菜啊哈哈哈哈哈。”

吉拉抬头着那张傻气的俊脸,面『露』绝望,难道她已经沦落到要被卡尔视为一路人的地步了吗!

一位名为杰克的美国记者运笔如飞。

【从1926年开始,花样滑冰开始以所未有的速度进化,赛事观赏也飞快增长,以吉利斯、索尼娅、张、米沙为首的一批运动员用他们卓越的天赋推动着项运动高速发展,我可以肯地说,在他们之后,恐怕要几十年才能再次进入样的技术爆发期。

在上一届奥运,还有人笃地说二周跳便是人体极限,而女子运动员根本无法完成跳跃,而在一届的欧锦赛,男子三周跳大战已经进入高|『潮』,女孩们也开始使用跳跃,她们的两周跳并不比男差,照样下去,我们可以期待1928年的奥运了。】

杰克确自己篇报道传回美国后会有很多人观,因为张素商在美国并非没有名声,他的《女飞行员》本就畅销各国,尤其是女读者们纷纷将之奉为圣经,《神探伊利亚》在美国上映时也获得了非常的票房。

别说啥俄国电影在美国电影是不可思议的,要知道《神探伊利亚》可是个年代非常稀有的有声电影,加上剧情完整,拍摄组给,整体完成度相当不错,对于现在的观众们而言,便是难得的视觉盛宴。

自从《神探伊利亚》后,美国也出现了几个有声电影的摄制组,成不成功另说,但张素商作为原作者也获得了多的名声。

比赛在激烈的竞争中度过,一届欧锦赛的参赛人员并没有往届多,由于交通限制,分运动员决留在国内训练,到奥运再出赛,比如远离欧洲大陆的美国便有不少运动员没过来。

但要论关注度和赛事质量的话,一届欧锦赛还真就刷了过往记录。

裁判们纷纷为运动员们的拼劲大开眼界,些年轻人们不断拿出节目,让他们也大饱眼福,乃至于评判标准也越发严苛。

毕竟卡尔的节目吧?放在往届比赛能拿几个六分吧?但在届比赛上,他一个六分没拿到,因为如果给了他很多高分的话,后面出现地运动员时,裁判们是不是要全举起六分?

卡尔对种情况心知肚明,但他很有志气,小伙子在上场就将衣服一脱,『露』出面闪闪发光的表演服。

诶嘿!他今年也是亮晶晶!

奥地利花滑的未来扛把子选择了《蓝『色』多瑙河》作为的自己赛用节目,而在俄国工生活训练时,他靠着惊人的耐硬是缠磨得尼金斯基答应为他设计表演服,最终便有了件惊艳全场的衣物。

舞神的审美自然值得信赖,只见套表演服以浅蓝『色』底,用了光滑的绸缎做主要材料,上面缝了许多水钻,仿佛河面上的粼粼波光。

为了套衣服,卡尔现在还欠了尼金斯基不少钱,预计要在米沙的面包店工三个月才能还清。

随着熟悉的11355也就是do do mi so so的旋律响起,现场许多人『露』出了笑容,《蓝『色』多瑙河》是奥地利人的骄傲,他们对首乐曲倾注了不亚于多瑙河的情怀,11355串数字也因此铭刻于奥地利人的心。

赛事举办地在巴伐利亚州,与奥地利没隔多远,加上德国与奥匈帝国的祖上渊源,现场的奥地利观众并不少,卡尔的演出赢得了他们的阵阵喝彩,连博克得满面笑容。

个节目或许没有太多的激情,却有足够的深情,足以动他们。

在卡尔之后上场的,便是昨天排名下滑的博克和吉利斯了。

博克今年的节目是《参孙与达丽拉》,是圣经旧约中的故事,直到19世纪,才被圣桑改编成歌剧,并成为他的代表作之一。

圣桑的作曲功自然深厚,即使被剔除了人声,少了女歌唱家的浅『吟』低唱,光那温暖且构思精妙的旋律便足以令人们跟着唱起来。

在今年的冰演中,博克也凭借个节目收获了巨大的人气,以至于每到一个地方,有女冰『迷』对他表达爱意,博克的夫人为此吃了不少醋。

相比之下,吉利斯的节目便热闹得多,他还是选择了百老汇歌舞剧的风格,长号小号萨克斯在音乐汇聚成一团,有着浓浓的20世纪初期的风格,不过在个时代,种曲子也是时髦的。

加上吉利斯本就是格偏开朗大方的类型,和他的节目契合度极高,搭配他优秀的滑行,一下就将观众们的情绪带动了起来,据说在冰演时,他的节目总会被放在观众情绪已经开始疲惫的中段,炒热气氛开启下半场。

有趣的是,他们的节目结束后,裁判出分的速度有点慢,来也是在两个优秀的选手之犹豫不已。

而在最后,博克凭借着《参孙与达丽拉》略胜一筹,以微妙的01分的优势,越过吉利斯成为当第一的运动员。

与此同时,米沙的压的也快要爆炸了。

小伙子发现一件事——他的自由滑似乎未必得过些人了。

在昨天的短节目比赛中,卢卡斯便已经靠着《小狗圆舞曲》而比他高了一个排位,今天博克也突然爆发了一场,原本米沙还觉着自己可以保三争二的,现在怕不是连领奖台的位置快不保!

见他的呼吸再次急促起来,张素商连忙按住他的肩膀:“米洛奇卡,冷静,别忘了我们为个赛季准备了什么!”

长达两年的严苛舞蹈训练,还有一次又一次突破极限的体能、量、敏捷锻炼,奇迹般的跳跃、旋转训练……些结合到一起,便是米沙整个人的蜕变。

要说运动员也是奇妙,每当他们于赛想起自己吃过的苦,要么越发忐忑不安,生怕辜负了曾经的自己,要么就是心中有底,情绪也随之平静下来。

米沙属于后者。

当他的音乐响起时,不少人面『露』惊讶,因为米沙今年竟然与博客一样选择了圣桑的音乐,大家伙原本还以为他会芭蕾到底呢。

但节目一开始,人们又面『露』恍然。

谁也没说过芭蕾就只能在芭蕾舞剧跳,伊莎贝拉已经证明过了舞蹈完全可以与其他乐曲种类相配,只跳的那个人水平如。

米沙未必是最的舞者,但他们有尼金斯基尊大神帮忙做编舞,一曲《引子与回旋随想曲》立刻就变成了一支足以令认得目不转睛的冰上芭蕾。

着米沙在冰上发光的模样,尼金斯基对张素商说:“其实你与支曲子的适配高,可惜你选择了肖邦。”

最初米沙也没想过要表演首曲子,直到张素商为了选出自己喜欢的短节目乐曲,尝试了几首古典乐,并为其中几首曲子编出了大致的模样,虽然他最后选择了《即兴幻想曲》,但米沙却为《引子与回旋》而着『迷』,并央求张素商和尼金斯基为他将之改编成芭蕾风。

张素商欣慰的说道:“米沙是最能吃苦的,也是在编舞风格方面最像我的,个节目给他才呢!”

尼金斯基:……你说的编舞风格最像你,难道是指你俩如出一辙的龟『毛』吗?

但凡老天爷没给张素商那么大的块头,他的编舞们早就联合起来揍他了,由此可见师徒俩在编舞的时候有多讨嫌。

而且尼金斯基不仅负责编舞,还要给设计服装,如果不是张素商擅长吹彩虹屁,在他疲惫得不行的时候总拿一箩筐话来哄人,尼金斯基是真想罢工不干了。

米沙的完成节目时已经满身大汗,他气喘吁吁的一屁股坐下,张素商将一条『毛』巾扔他头上,向裁判席。

裁判们交头接耳,不知交流了个啥,最终,米沙的分数出现了一个六分,也是男单自由滑开始的第一个六分!

由于选手们的人气,所以届比赛专门请了摄影组,将最出『色』的那几个选手的节目录下来,之后售卖到各地为滑联赚钱。

有一个摄影师着一幕感叹着:“但凡米沙在上一届奥运拿出个表现,他将以大比分优势赢过吉利斯得到冠军。”

他的同伴说道:“得了吧,个表现现在只能保领奖台的位置,夺冠是不可能的。”

他们向了教练席,那站着一个穿着外套的中国青年,但所有人明白,很快就要轮到他上场了。

是啊,有位在,谁又能说自己可以拿下冠军呢?

摄影师喃喃:“到他在冰上的表现,我真的以为自己到了神。”

之后上场的卢卡斯心态有些失常,个有点冒冒失失的小伙是真的很想赢,为此他不惜在节目拿出了还没有练熟的3f,结果狠狠摔了一跤,让他彻底跌出了领奖台的竞争队伍,在他下场后,马克西姆和吉拉不得不一起哄了他很久。

而在此时,现场安静了下来。

张素商转头,和尼金斯基对视一眼,『露』出一个笑。

“瓦斯奇卡,我们的作品终于要亮相了。”

虽然尼金斯基为他修改过短节目的分动作,但《星空之春》才是尼金斯基独立为他完成的节目。

尼金斯基深深注视着他,突然『露』出一个如阳光一样明朗的笑。

“秋卡,上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