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79章 第79章张素商:所以说我那晚就

第79章 第79章张素商:所以说我那晚就


清晨, 阿列克谢乘一辆牛车到火车站,准备迎接爱归来。

于天气太冷,车夫还专门给牛披了件厚厚披风, 整头牛除了脑袋和尾巴『露』在外面, 其他地方都被盖住了, 牛尾巴还一甩一甩, 看起来些滑稽。

即使是样天气,附近也不少声,工们吆喝着号子铲掉轨道边缘冰, 几个女工跟在后面撒盐化冰, 还不少工扛着包裹送到车上。

在未来看来, 一幕充满了陈旧时代气息,对个时代们来, 却是新时代新气象。

概是受《女飞行员》影响, 阿列克谢现在看到女们工作场景总会觉得很骄傲,因为如今他所属国家给予了工包括女工么高社会地位。

但等接到张素商以后,他就发现情况不对。

他那强悍、身材高恋被所围在中间,表情十分郁闷,氛围十分凝重,而且队伍末尾还一个被轮椅推着爷爷。

阿列克谢迎上去:“秋卡,你怎么看起来不心?”

张素商:“呃,我稿子丢了。”

阿列克谢睁眼睛:“什么?”

张素商连忙挥手:“不过丢掉不是最重要那份啦, 是其他稿件丢了, 呃, 虽然那些稿子其实更不适合流传出去就是了……”

于冬季港口结冰问题,而德国出发轮船往摩尔曼斯克会走更多冤枉路关系,他们是坐船到了陆地上, 就转而坐火车回俄国,张素商确定好结局版本后,就去给阿诺德治疗,顺带着给他念念《女飞行员》最新故事。

先生也是他书粉,故事听总会情绪状态更好些。

等张素商和阿诺德完故事,两又聊了聊天,还喝了半壶酒回船舱时候。

阿列克谢:“你发现稿纸不见了?”

众异口同声:“时候还丢。”

事实上当时张素商喝酒喝得整个都high了起来,于是他现在走廊上扭了段秧歌,又召集家一起玩牌,他在出发前就找伍夜明手搓了uno,会儿正好能玩。

家闻到他身上酒香也乐了,都是『毛』子,谁身上还带点助兴酒精饮料啊?于是他们一边喝一边玩,玩到最后都点醉了。

阿列克谢又:“小偷就是趁你们喝醉时候偷东西?”

马克西姆不好意思:“时候稿子也还好好,丢呢。”

打完牌以后,家又一起比赛掰手腕,也不拘『性』别龄,两两一组,谁坚持到最后就是胜利,胜者可以坐轿,嗯,就是所手搭到一起,把他架起来然后一边唱歌一边晃。

阿列克谢完全听不明白种游戏啥意义,但看到张素商十分骄傲举手表示他是最终赢家时,他还是应道:“嗯嗯,真厉害,然后呢?”

然后赢下所张素商就坐着轿上甲板上唱歌去了,他们甚至还去厨房找水手要了几条鱼烤着吃,尼金斯基那时也喝得点醉,还站在船沿栏杆上表演了一段舞蹈,引来阵阵喝彩。

娜斯佳眼角瞥道一个满脸泪痕中『妇』女趴在栏杆上表情不对,又扑过去把拉,其后家和该『妇』女家发生了争执,最后他们和『妇』女家一起劝『妇』女想点,然后张素商才发现不对,尼金斯基栏杆上拉下来。

阿列克谢算是看出来了,群旅程十分精彩,夜里娱乐活动更是无比丰富。

等群醉鬼终于闹够回船舱时候,张素商宝宝被翻得一片狼藉,那些充斥着作者蛇精病脑洞致郁系稿子也不见了。

张素商还懵呢,诶?发生了什么?

虽然他刻意瞒过自己小作者身份,照片也登上过不少报纸,但他想过会偷他。

首先他穿得衣阿列克谢亲手所制,口袋特别多,衣服内侧也号袋子,像钱、证件、镐子些重要物品都穿在身上,睡觉时衣则盖身上,怎么都丢失可能,他本包里也就放了衣物和洗漱用品、冰鞋。

些东西偷了也不值钱啊,谁知头居然还雅贼来偷稿。

找遍整艘船也找到贼,反倒是张素商被众保护了起来,根据马克西姆法,主要是怕看到了食族结局小偷一时按奈不住,过来给他一刀,而一保护就保护到了圣彼得堡火车站。

阿列克谢面无表情听群完了前因后果,总觉得很多想但又不知道什么好。

真就满腹糟点不知吐哪个好。

唯一值得庆幸,概就是最重要那份稿纸至今还躺在张素商衣口袋里,张素商酒壶一起享受着主体温。

他无奈叹了口气,张素商手里接过行李箱:“走吧,旅途劳累,先回去休息。”

熊么一,熊也察觉到了疲惫,他伸了个懒腰,和朋友们道别,接着回家,家里早就备好热水,锅里也炖着汤,热一热就能喝。

泡了个热水澡,再热汤热饭下肚,他就始『揉』眼睛,然后善如流被阿列克谢推到卧室里去补眠。

于个时代交通工具速度太慢,家也要倒时差问题,路上慢慢就适应过来了,一般劳累。

一跤睡得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天起来还要立刻赶到学里和教授报到,并回答教授问题,以表示自己出门阵子荒废学业,叶甫根尼教授还是那副得不知道多少岁模样,话倒是中气十足。

教授似乎也点想个学生,便难得用温和语气和张素商:“你一个月后就要出发去比奥运了,阵子便抓紧时间在我边上学,如果和训练时间冲突也要提前和我,我好给你安排。”

叶甫根尼教授如此贴心,张素商都感动了,他用亲昵语气:“教授,谢谢你,我一定好好学,对了,我带了个中风偏瘫病回来,他一路上过来挺累,现在点胃炎和发烧,希望能入院治疗。”

教授还挺懵『逼』:“啊?那个马克西姆中风了?”

张素商:“不是不是,是一个滑联官员,他听静湖针灸对中风后康复不错疗效,就跟我一起回来啦。”

如果是轻生病话,自己吃点『药』在家里挺一挺,一般也不会死,但体质就么好了,所以是不是在医院里安排个床位给家?正好蒋静湖在圣彼得堡一医院实习,住院也方便他去治疗。

对叶甫根尼教授来,不过是学生提一件小事,他挥挥手就应了。

很快,张素商就再次投入到了学习、训练生活之中,蒋静湖很利索收治了阿诺德,顺带着检查了一番张素商给把脉和针灸功夫,对他进步十分满意。

“不错,学中医要天赋,秋璞天赋就很好,如今扎『穴』位已是很准了。”

于张素商在出发前还给阿列克谢过治过敏方子,效果同样好,蒋静湖干脆始带他方。

也是通过蒋静湖,张素商得知了他离段时间,圣彼得堡同学们过得怎样。

伍夜明和他米娅依然腻腻歪歪,目前手头已经了三个学士学位,正在忧愁该主攻哪一科硕士,据他心里比较偏向机械工程。

李源依然在化学道路上奔跑,前阵子在学校划分给他们仓库里又来了一次爆|炸,幸运是无死亡,是李源和另一个同学同时住院,伤势不重,预计本月结束前可以出院。

莫斯科东方溯还是和土地为伍,听最近自己给自己搭了个沼气为能源灶台,用起来很方便。

以及,俄国境内目前《女飞行员》丢失稿件消息,家依然翘首以盼着张素商早点把结局发出去。

张素商讪笑:“等我写完番外一起发,放心,就在下周,很快哒。”

然而他口中下周还到来,那丢失稿件就先彰显了存在感。

那是在张素商一行回来三天,张素商正给伊万c补肾良方:“你个肾不太好啊,我给你个参一钱半,牛膝一钱,巴戟一钱,杜仲两钱,枸杞两钱,回去以后用热水泡着喝。”

伊万c就是曾和张素商同班学习病弱美男子,他闻言连连点头,就在此时,住隔壁病房李源一瘸一拐冲了进来:“秋璞,不好啦,圣彼得堡西街趣闻上突然登了《女飞行员》结局!是丢失稿件里女主缺胳膊少腿、女儿失踪版本!”

张素商抬头,惊喜叫道:“他们发食族版本吗?”他也知道最阴间就是个版本。

伊万c抱着『药』方满脸疑『惑』:“食族版本?”

李源则跳脚:“那一版在莫斯科报纸上发啦!”

那个不知名贼本是住三等舱几个学生,对阅读小很感兴趣,对张素商个闻名俄国境内小家兼花滑世界冠军也所耳闻,在得知张素商所住舱室后,他们几个就动了点心思,想要提前看剧情。

于是他们小心观察,把握时机,在张素商喝醉了玩闹那一晚潜入他舱室偷走了稿件,并被其中剧情刀了个后仰。

轻嘛,做事本来也是靠一时冲动,等水手们被委托着到处找稿件时,他们也感到了后悔,生怕被抓到以后拉到甲板上暴揍。

为首那个学生灵机一动,稿件藏在了□□里,未眠夜长梦多,待下船后,他们又稿纸当作废品卖给了路边一个报童,却不知报童是识字,而且张素商等下船后也找了一阵稿子,所以附近不少消息灵通都知道个小家丢了东西。

报童家里贫穷,他本又想买件厚点衣服过冬,便干脆稿纸通过正在读中学哥哥,以邮寄方式几个不同结局卖给了几家报社。

于是等张素商知道些稿纸最终下落时,它们已经登上了报纸,始“发光发热”。

李源和张素商自然不知道些稿件如在各个手里交易,但类看到阴间剧情后反应体相同。

当天晚上,就雪花般信件寄往几个报社编辑部,主要内容就是骂。

还一部分读者则发出质疑——《女飞行员》稿件为会出现在你们报纸上?为什么剧情会么神经病?你们确定是秋卡作品吗?

就在此时,圣彼得堡晨报也『插』了一脚,他们是张素商东家,也是《女飞行员》连载杂志,在叶戈尔编辑主导下,他们报了警,另外几个杂志告上了法庭。

一桩稿件遗失案就此名气振,且以轰轰烈烈气势拉了帷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