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快穿】绝美白莲在线教学 > 我和我家老攻成了死敌!(九)

我和我家老攻成了死敌!(九)


”是。”

妃嫔松口气,跟着一起上床休息。

两个人躺在一起盖着两条被子泾渭分明。 从前也是如此,但这一次皇帝心里不舒服, 闭上眼睛想到昨天晚上的场景。

又看了看身边抖得跟筛子似的人, 皇帝叹了口气还是算了。

明日要早朝还是睡吧。

翌日早朝,皇帝依旧兴致缺缺, 一边听着文官御史的废话,一边看向莫之阳。 莫之阳能感受到狗皇帝的视线, 但是没有什么表示:狗东西你要做什么。

喜康都觉得奇怪, 陛下这两日做什么都没有精神, 好像有什么事情发生似的。 但是作息什么都正常。

“秦王。”

莫之阳弯腰给皇帝以解开衣带, 突然听到狗皇帝说话下意识抬起头, 正好对上皇帝的眼睛。

皇帝有些触动,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刀子看起来不错。 又想到莫之阳在床上的样子, 竟有几分期待。

“陛下。”莫之阳解好腰带站直起来, 能看出狗皇帝眼神的变化。有点懊恼: 刚刚是职业病犯了, 可能有点楚楚可怜的样子,狗皇帝估计想多了。

“嗯。”皇帝摆摆手,转而问道, “秦王和王妃的关系不错。”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哈。”莫之阳不小心笑出声, 喃喃自语道,“当然是不错, 臣看到他那样子就觉得舒坦。”

“是吗”皇帝不太明白,看两个人都挺舒服的, 尤其是那小猫似的呻吟,怎么听都不像是难过。 怎么会变成折磨。

难道是那个蜡烛。

“到底也是敌国质子,还是不要太过分。” 皇帝看了眼莫之阳,心里在斟酌衡量, 思来想去还是算了。

等人走之后,皇帝嘱咐喜康, “今天晚上找个清秀的太监过来。” 或许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

“啊”喜康吓了一跳, 陛下从来对这种事情不怎么上心, 怎么会突然要个清秀的太监。

难道是因为秦王突然娶了男妃, 不过男妃也有理可循。 男妻男妃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只是觉得奇怪。

从前陛下男人女人都没兴趣, 怎么如今想要个清秀的小太监。

算了,自己只是个奴才有什么资格有疑问。

“系统,我觉得狗皇帝有点问题, 他好像要对我做什么。” 倒不是莫之阳脸皮厚太看得起自己,

就是那一眼, 让莫之阳觉得这皇帝对自己感兴趣。

“不至于吧。”系统想不通,

“不,他只是在考虑甚酌, 在想如果搞我的话会发生什么。 这狗皇帝舍不得我这样好用的刀子, 所以他在考虑,不知道要不要搞莫之阳有些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 让狗皇帝想那么多。”

毕竟之前皇帝对后宫那一票的美女都不太感兴趣, 怎么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商弈每次都只能在莫之阳去上朝的时候准备离开的事情,收拾好之后人刚好回来。

但这一次, 莫之阳一下马车就看到两个有点眼熟的人。

“这两个人是”莫之阳忘了。

“王爷,这是您从牡丹楼赎出来的两位姬妾。” 识月及时出来提醒。

卧槽!莫之阳差点忘了这事儿。 之前是想把人放出去的, 但现在看起来不太行,得过几天。

“王爷。”

顾盼生辉两个人见到王爷来了,都很高兴, 赶紧迎上去,“王爷。”

“嗯。”莫之阳对两个人的热情有点遭不住, 往后退了退,“你们做什么“

“管家吩咐我们来迎接你。”

顾盼微微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

“嗯,无事。”莫之阳故作冷酷的点头, 对这两个人不能太和颜悦色, 毕竟他们这种情况,要是和颜悦色的话, 只怕要想入非非

王爷好像不高兴, 两个人面面相觑之后也不敢说话。

那么多年风月场混着, 这点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 两个人一看王爷不高兴,就不敢凑上去了。 之阳走进去看到管家。

“王爷,今日京兆府尹下了请柬, 说是请王爷去贺寿。”

本来京兆府尹是没资格请莫之阳的, 但其母按照辈分,莫之阳得叫一句老姑姑。 管家不敢私自决断。

“嗯。”莫之阳点点头,“去吧。”莫之阳想带老色批出去, 能接触一下外界的人对离开的计划有帮助。

“王爷,今日宫里来了太医。 前些日子王妃不是受了鞭刑。 今日不是老太医过来,而是一个年轻的小太阳。 ”

管家之所以说这件事, 是想让王爷注意一下这个小太医, 别是一个细作。

“小太医”莫之阳心里一惊: 该不会是主角受吧!

“草!”

管家看王爷这样, 肯定是这个小太医有问题否则 王爷不可能会那么紧张。莫之阳赶到的时候主角受已经在给老色批诊脉了。

“王爷!”赵云龄对进来的莫之阳有些害怕, 赶紧爬坐起来请安。

赵云龄来的时候听师父说过, 这秦王是个暴虐无道,乖张乖戾的王爷。 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得罪。

“嗯。”莫之阳打量一下赵云龄。

看起来是一个很漂亮的人, 白白嫩嫩的瞧着年纪不大,仅此而已。

“怎么样了。”莫之阳走到桌子边坐下, 伸手倒了杯茶。

商弈没有说话,冷着脸看出不高兴。

赵云龄收好小枕头,起身拱手请安, 随即才开始解释道,“王爷, 王妃身体强健并没有其他问题,但也不能打骂。 ”

“那就好。”莫之阳点点头。

赵云龄看了眼商弈,有些话没敢说出口。 其实刚刚他鼓足勇气想跟商弈搭话的, 结果秦王闯了进来。

初闻商弈嫁入王府,赵云龄就觉得心疼又难过。 今天终于说动师父来给人看病, 结果看到这手脚镣铐,太心疼了。

商弈对这个小太医没有什么兴趣,转头看 了眼莫之阳随即收回目光。

“若是无事就先退下去吧。”莫之阳摆摆手。

“是。”赵云龄走之前偷偷看了眼商弈, 还是没敢说什么提着药箱离开了。

莫之阳倒了杯茶给老色批, “后日京兆府尹母亲生辰,随本王一起去吧。” 我, 你还不利用的话太对不起我了

果然,一听这话商弈眼神一亮, 随即平静下来没有说话!

虽然知道这疯子就是让自己去出去丢人, 受人羞辱。但能出去就是好事, 可以和那些人见一见。

“去不去都得去听到了吗”莫之阳随口一句, 就把手里茶杯随手砸到地上。

瓷片碎地,茶渍满地。

众人再看秦王的表情,果然是笑嘻嘻的表情。

“知道了。”商弈不情不愿应了一句, 随即站起身走到里屋。

莫之阳耸耸肩,伸个懒腰道,“管家, 让王妃为本王更衣!”

”是。”

本来走进去的商弈听到这话, 猛地回头看了眼这个疯子,恨得咬牙,

居然敢这样羞辱我。

“怎么了”莫之阳挑眉, 一副你能奈我何的表情。

商弈咬牙,

等我回去之后登上皇位, 定让铁骑踏平大梁将你活捉,然后羞辱折磨。 莫之阳跟个大爷似的张开手, 等待老色批的服侍。

看老色批脱个衣服都那么勉为其难, 莫之阳心里腹诽:之前脱不是挺高兴的吗 现在跟要你命似的。

算了,有你脱的时候。

识月在一旁看得生气:好生气, 给王爷更衣多大的荣幸, 王妃怎么一脸不情不愿的,我都巴不得呢。

真是可恶。

“你求求我,你求我等后日的时候我就给你把镣铐解开怎么样” 可莫之阳刚说完自己就反悔了,“不行, 要是解开的话,那多不好玩啊。”

商弈语塞,已经不想理会这个疯子了。

管家在一旁看着,点点头。

入夜之后, 喜康还真的找了个清秀的太监送到皇帝床上。这件事办的很秘密,其他人都不知道。

“陛下。”喜康退下。

皇帝走到床边, 掀开床帐的时候就看到床边跪坐着一个瑟瑟发抖的人。

“陛下。”这太监一看直接扑在脚踏上开始抖, 生怕一个不小心被治罪。

小太监也是害怕极了,莫名其妙的就抓来, 说是陛下有事吩咐,没想到居然是服侍陛下。

小太监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自然是害怕。

“嗯。”看着这个抖得跟筛子似的人, 皇帝又没了兴致,摆摆手直接上床休息。

这下太监倒不知道该怎么办,是上去还是不上去。

皇帝闭着眼睛又想到莫之阳, 翻个身又看到床边跪着的人,突然想发脾气, 直接坐起来喊道,“喜康!“

“奴才在!”

喜康在门口听到声音赶紧跑进来, 一看到那小太监跪坐在床边瑟瑟发抖, 心里一惊:莫不是陛下不满意 这已经是宫里找到最美艳的太监了。难道,陛下不喜欢这样的。

“把这个人带出去。”皇帝不喜欢, 说完之后床帐一掀直接躺回去。 若说是跟这些人行房,还是批折子有趣。

喜康都不知道陛下这两天怎么回事,好像有心事。

但喜康不敢问,带着小太监离开。

“为什么不一样呢到底怎样才能像他们一样 ”皇帝在思考, 向来不觉得情事如何的人第一次陷入沉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