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沙雕滞销,帮帮我们![娱乐圈] > 第30章 大哥出场

第30章 大哥出场


chapter30

这突如其来的打击, 让方圆的眼角都差点泛出伤感的泪花。

三个人都进去了,他还在自我怀疑,不断追问:“这身衣服真的很像卖保险的吗?”

柏生人美心善:“不像,真的不像。”

方圆:“我也觉得, 明明还好啊!”

他都选了这么久了, 这身明明还看得过去啊, 为什么结果会是这样。

管家倒是提出了比较具有建设性的意见,“你把手架起来, 双手抱胸。”

方圆双手抱胸。

管家继续认真指挥:“目光看向远方。”

方圆看向远方,“然后呢?”

管家做出辣评:“现在不像了, 现在就是个卖保险的。”

方圆:“…………”

西内啊!!!!!!!!

不知道是不是柏生的错觉,他老觉得自从下飞机后,大丫二丫之间的氛围就开始变得有点微妙了, 明争暗斗,争奇斗艳, 勾心斗角, 暗潮涌动——虽然之前也是这样, 但管家现在未免有点落井下石,“管家, 你别说了, 方圆够伤心的了。”

管家瘫着脸:“还可以更伤心。”

方圆:“呜呜呜呜呜……”

柏生:“?”

果然不是错觉。

三人走到约定的地方, 有个工作人员满面笑容地迎接, 上来就是一通彩虹屁,“百闻不如一见,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没想到真人竟然和照片一样红……不是, 一样好看, 等会拍完都不用怎么修……”

方圆连忙将他打住:“好了,很感谢你,但是可以了。”

再夸下去一会儿柏生的小腚又上天了。

摄影棚和剧组差别还是很大的,空间更为密闭,气氛更为凝重,特别是柏生刚走进摄影棚时,齐刷刷投过来的目光也没有特别和善。

小众就是比较容易滋生优越感,特别还是外国的小众牌子,虽然不是时尚服饰品牌,但也和普通的玩偶品牌有天壤之别。这次的代言是总部那儿下达的,国内代理人员看柏生那个实绩,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而且柏生在那次大风波之前也有拍过广告片,怎么说呢,看起来相当平平无奇,据说还特别喜欢耍大牌折腾人,这应该是所有工作人员都最不想合作的艺人类型了。

特别是他们还要给柏生拍两天——明天是外景,还要搭道具,更麻烦。

看姜摄影师的眼神,估计也是和他们一样的想法。

柏生在剧组里待久了,出来又是和全世界逆行,还有点不太适应,“感觉他们不太喜欢我。”

方圆伤心还不忘抢他台词,“用你的人格魅力征服他们。”

柏生:“。”

姜同光拿着相机过来,语气有点不太好:“怎么还不去化妆间?”

她话没说完,抬头瞧见柏生正目光炯炯地看着她,末尾一顿,差点没说完。

不得不说,如今ps技术进步到能大变活人,她其实对于这些颇负盛名的小鲜肉流量明星压根不抱希望,但柏生站在那儿,看上去就是和平常人不一样。

明星要出挑,最重要的甚至都不是好看的五官,柏生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灵动的眼睛,眼白清澈,眼黑透亮,再加上头小脸小,身材比例非常优秀,体脂率显然也维持在一个刚刚好的数值,多一分则壮,少一分则瘦,只穿着简单的正装,看上去就是鹤立鸡群,远远看着都快要发光。

特别是在旁边还站着个卖保险的情况下。

方圆敏锐地感到大美女摄影师的目光在自己和柏生身上来回切换,他好苦涩:“……”

今天要拍摄的产品除了那条经典的小水獭毯子,还有几只造型奇特的毛绒绒玩偶,垂耳兔、黑狮子,还有小马驹,广告片偏向于轻松自然生活气息,所以只用简单打个底就好。

柏生的睡眠质量无人能比,所以皮肤也很不错,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姜同光神色都缓和了不少。

至少外貌已经很占优势了。

姜同光一边调整器械,一边随口问:“之前有拍摄广告的经验吗?”

柏生回答得比较保守:“有,但不多。”

压根没有。

姜同光一顿:“最基础的姿势会摆吧?”

柏生回答得更加谨慎:“会。”

会比剪刀手。

然后接下来的十五分钟,姜同光发现他的确会摆最基础的姿势——也只会摆最基础的姿势了,到哪都杵着两根手指,四处比v,成功让摄影棚变成了野鸡旅游景点。

姜同光深吸一口气:“……你别动。”

她脾气比较急,上手就打算去掰柏生的胳膊,怎料柏生谨记老板教诲,不想让她不高兴,于是每每以一个刁钻的角度避开与她的肢体接触,一来二去,两人在摄影棚中央打了一套太极。

虎虎生风,周围人都傻了。

姜同光:“?在干什么?”

柏生深沉:“口述即可。”

姜同光心情一下子变得非常复杂:“……”

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守男德的明星。

她干脆放下摄像机,很少见地和柏生耐心说明,“我们不是定格拍摄,更主要的是抓拍。你的姿态要放松,表情自然一点。”

柏生乖乖应:“好。”

方圆在一旁看着,很欣慰。

柏生虽然经常很骄傲地觉得自己是小天才,但对于不太熟悉的领域,还是很谦虚并且听得进话的,他和管家站在旁边,眼睁睁看着柏生一个指令一个动作,姜同光的神色因为他的乖巧正不断柔和,顿时感叹:“为什么他对人家就这么听话?”

管家:“因为人家不卖保险。”

“……”方圆真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你真是越来越过分了!没点歹毒的智商还真是听不懂啊!”

二人在摄影棚的角落又开始无声地见招拆招,掐的腥风血雨。

姜同光很少遇到这么合心意的拍摄对象,一时有点上头,把人玩成了柏柏环游摄影棚,一连换了三套衣服后,她突发奇想,从仓库里拿出了个小耳朵头箍:“戴上这个试试。”

柏生戴上了。

耳朵是灰色的,圆圆小小,软绵绵贴在耳际两侧,看上去一拨能抖三抖。

姜同光再度发号施令:“笑。”

柏生抱着毛绒玩偶露出虎牙:“嘿嘿嘿。”

姜同光:“啊——!”

她发出了女孩子在看到可爱事物时独有的叫声。

方圆狠狠沉默了:“这是否有点……”

他觉得姜同光是不是在夹带私货,但他不敢说。

最后姜同光定下的,也是最满意的一张,是抓拍到的柏生打喷嚏的照片。

他可能对长毛有点敏感,在接过玩偶时忍不住小小地“啾”了声,动作幅度不大,左眼微闭,鼻头皱起,嘴唇抿得有点儿鼓,拳头微微攥着,看上去神态相当自然,鲜活无比。

这张成片将会发布在品牌官博上,作为宣发的第一资料。

拍摄工作结束,姜同光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斟酌了半天,在方圆晕头转向的目光中要了柏生的联系方式。

她想,让自己进入瓶颈期的那封封面,也应该有一个合适的人选了。

-

次日还要拍外景,柏生没有回家,而是一下班就往市中心的盛筵酒店赶。

家里人说要给他接风洗尘,全家人齐聚一堂,享受天伦之乐。

柏生当然对这个说法感到心头一暖,但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东西:“……”

好像不是很重要的样子,算了,想不起来就想不起来吧。

回到车上,管家把他的手机还了,柏生点开微博,发现果然一上热搜没好事儿,底下又有群莫名其妙的人开始扒拉那点陈年谷子鸡毛蒜皮,甚至素材还很新:

「这个80犯怎么还能上热搜啊?营销?资本真牛逼」

「霸凌?你说刘谨?你给霸凌你的人剥橘子还带撕白络的?天天资本资本,资本是你爹是不是」

「谢邀,有点人脉,我业内朋友说这人今天拍摄广告又开始狗改不了吃屎耍大牌了,摄影师脾气本来就不好,差点罢工」

「?你们人手一个业内朋友??什么时候也能让我喜提一个?」

「还有更那什么的,上次在某酒店他发酒疯把无辜路人丢进水池里的事情有人知道吗?」

「我的图图呢jpg空口无凭造谣谁不会啊,上点锤行不行」

「柏生的腿毛又来控评咯~」

柏生看着最后一条陷入了沉默:“……”

方圆对这些黏着黑已经习惯了,但每每看到还是很无语,“这些人实在没事干就找个厂上班,一天天的这么闲?”

柏生沉思,他不理解:“为什么要把我的粉丝叫做腿毛?”

方圆没想到他的关注点竟然落在如此清奇的地方,一时之间竟不知该怎么回答:“对啊,为什么要叫腿毛啊。”

柏生:“难道扎到他们了?”

方圆无语:“……你那是腿毛,不是什么狼牙棒。”

这些评论一般不会传播得太广,但柏生注意到了热评上的一条评论,点赞数还挺高,用词比较委婉,也确实说出了大家一直以来的疑惑:

「没有别的意思,柏生绝对有背景吧?别的不说,就是那会儿《江山困》刚意外泄露演员时,那时候他的风评还没缓和,竟然让原作者凭山不相逢给他站了两次台?别说什么是他的演技太好了,上次《珠玉翠》影视化的时候,作者连影帝主动伸橄榄枝都不鸟,所以当时下场绝对是被压着不得不为吧」

柏生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凭山不相逢……

他的确对这个笔名挺感兴趣的。这个疑惑他到现在也一直存放着,为什么当时作者会帮忙解释?别人不知道,他还是清楚的,影视版权一卖出后基本上电视剧和原作者就没什么关系了,原作者也从来没有来剧组探班过,所以因为他演得好这一说不成立。

方圆在前头碎碎念,柏生突然问道:“方圆,你对原作者有什么了解吗?”

方圆很精准地给出了答复:“山顶洞人。”

柏生:“?”

方圆:“你能想象现代社会真的有人可以几个月不出现在网络中吗,不是那个账号,有人求证过他的平台,是确确实实消失了,一点痕迹都没有——他甚至连新闻都不看,不是他主动出现,就别想找到人。”

柏生:“就为了逃稿?”

方圆:“就为了逃稿。”

柏生肃然起敬。

这是怎样的一种大无畏精神啊!鸽子中的王者,死猪中的文豪,这破釜沉舟的气概,值得所有作者学习。

“你等会下车的时候注意点,”眼看着快到了,方圆叮嘱道:“不要让人拍到了。”

柏生应“好”,下了车。

……

已经有几周没一起吃过饭了,柏母的母爱无处释放,将他的饭碗搭成了一座高达,柏生甚至怀疑自己能骑着它走:“妈,可以了可以了,吃不下了。”

柏母不依不饶:“你都这么瘦了,还不多吃点……”

柏冉真是把自己眼珠子抠下来都看不出来柏生究竟哪儿瘦了。

柏父一拍筷子:“他不爱吃,就夹点别的,别逼他。”

柏母筷子一绕,把远处的菜雨露均沾,又放回了柏生的碗里:“小宝吃这个。”

柏生被母爱围绕,不好意思拒绝,只能奋力往嘴里塞。

效果显著,半场饭下来,腮帮子梆硬。

他实在吃不下了,为了逃避这旺盛的母爱,选择尿遁,“爸妈,姐,我去趟洗手间。”

盛筵作为市中心的五星级酒店,洗手间更是豪华的可以,恨不得把小便池都做成会唱歌的,柏生缓慢地洗手,对着镜子沉思。

方圆肯定是不会骗他的,所以凭山不相逢这个人出来帮他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难道这个人和自己有什么千丝万缕的联系?

就在他沉思时,忽然,一阵风声从脑后传来——

他的头顶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阴影。

柏生:“?”

他缓缓转头。

面前的男人比他还要高半个头,看上去和闻鹤身高都差不多了,足足比柏生大了一整圈,但脸又长的过分精致,甚至说得上艳丽,桃花眼,悬胆鼻,润红的嘴唇微抿,看上去有些气喘。

像只长毛的布偶猫,还得是赛级那种,娇贵貌美又蓬松。

柏生的视线从他的脸部往下挪,发现这个人身形不仅和他外貌不相符的大只,体魄的锻炼痕迹也相当明显,微凉的室温下,薄衫贴合着精瘦的腹部,八块腹肌分明,正随着他的呼吸上下起伏。

柏生怔住了:“你……”

桃花眼男人轻轻伸手揩掉了自己额角的冷汗,启唇:“小弟,江湖救急。”

就算是到了这种情况,他的声音还是平和的,尾音带点上扬,听上去相当暧昧。

柏生:“??啊????!!!”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这位疑似他大哥的美人倏的一个动作,从洗手间的窗户直直翻了出去!

室内瞬间响起两声异口同声的“卧槽!!”!

柏生“卧槽!”是因为,这里他妈的是二楼啊,而另一个人——

刚进来的闻萧目瞪口呆地指着柏生,拉链都忘记拉上了:“你你你你……”

这他妈,柏生真是无法无天了,打断他大哥腿还不够,现在竟然还把他大哥从二楼推下去!!这是要谋害亲哥啊!!给他十个胆子他都不敢!!

柏生尚未来得及反应,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杀气腾腾的声音:“你给我躲哪里去?!呔!!滚出来!!!”

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龙卷风似的刮了进来,机警地四处环绕一圈,最后把目光定在了柏生和闻萧身上。

“看到刚才那个男人了吗?很大只,长的很漂亮那个。”男人怒火冲天地推了推眼镜,感觉下一秒就要持刀鲨人:“他往哪里跑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第六感告诉他们不能让这个人知道下落,事急从权,柏生和闻萧对视一眼,平生头一次选择联合——

柏生:“往左边跑了。”

闻萧:“右边右边!”

小眼镜:“?”

柏生:“……”

闻萧:“……”

能不能他妈的有点默契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