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武逆焚天 > 第四千六百三十三章 吸纳魂力

第四千六百三十三章 吸纳魂力


如果说正常的战斗是使用武器,那么凤离的前几次出手,等于是直接用金属毛坯去砸对方。

据说有一位富翁,家里的桌子腿短了一截,他明明可以花高价修复,甚至可以重新买一张新的桌子,可是他却直接将一块金锭垫在了桌子腿下。

要知道一块金锭,完全有能力买上百张桌子,哪怕就是最昂贵的青铁木桌子,也足够买上数张了,可是他偏偏就用金锭来垫桌子腿。

是这富翁傻么,我看未必,他只是以这样一种方式,来展现自己的财大气粗。

可是凤离的情况完全不同,它此时的身体当中,被强行灌注进入大量的规则之力。结果凤离战斗的时候,就这样直接将规则之力原封不动的给丢了出去。

这就好像有一柄枪,对敌时不用扎的,而是用棍身来砸,手中有一柄长刀,不用来砍人,而是用刀身来拍人。

那富翁的目的就是炫富,凤离却只是单纯的败家。一方面它第一次获得外来规则之力的加持,这些多出来的力量,让它不知道该如何加以利用。

另外就是从那光柱释放,最初涌入自己身体的规则之力,数量上太过巨大,瞬间让凤离感到,自己身体快要接近极限了。所以凤离仓促释放攻击,也是急于将身体内那过于充盈的规则之力宣泄出去。

除了以上两个原因之外,凤离随便调动规则之力,就将幽魂的攻击阻挡了下来。之后都不需要有调息的时间,马上就再次发动规则之力攻击,这样直接将幽魂给压制下去,让凤离感受到了一种扬眉吐气的畅快感觉。

幽魂已经调动全力去防御,可是凤离的进攻节奏实在太快,快到应接不暇的地步。刚刚抵挡了对方的攻击,随后的攻击马上就到来,那种感觉仿佛幽魂在同一时间,面对两个甚至三个凤离。

幽魂能够勉强挡下一次攻击,毫不停歇的第二次攻击,就已经无法完全抵挡下来,到了紧跟着来到的第三次攻击时,幽魂便已经不得已用身体来硬抗了。

如果不是魂力与规则之力,相互间配合的非常默契,加上它所夺舍的凤雀身躯,本来就强悍异常,所以它虽然受伤,倒也不至于立刻就有性命之忧。

对于凤离来说,如今正是到了新仇旧恨一并算账的时候。幼年时候虽然是凤离犯了错,可是如果没有眼前这只幽魂闯进来,自己的父母也不会丢掉性命,自己更不会被封锁血脉。

而就在刚刚战斗的时候,自己被对方不断攻击,遭受着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折磨,都已经到了要自我了结生命的地步。

如今终于能够将这种局面完全扭转,凤离将积压的仇怨、怒火,毫不留情的朝着幽魂宣泄而去。

最初获得那些规则之力加持在身体,凤离整个人都处于极为激动和兴奋的状态,所以进攻的时候没有什么章法,对于规则之力的利用也明显不足,造成浪费也是不可避免的。

只不过随着连续不断的攻击,将幽魂打的狼狈异常后,凤离也渡过最初时,那种兴奋和激动的情绪,自身也稍微冷静了一些。

凤离到了这个时候,才渐渐发现自己到底浪费了多少规则之力,而自己最初灌注到身体内的大量规则之力,竟然就这么转眼间快要被挥霍一空了。

重新冷静下来的凤离,再次出手的时候,已经开始尝试着控制这部分外来的规则之力。

只不过这些规则之力,毕竟不是自己凝炼而成,控制起来终究还是会有一丝生疏的感觉,操控的时候也不会像自己力量那般如臂使指。只不过这些都只是小问题,有这部分力量的加持,它就有把握死死压制住幽魂,一直到将其击杀为止。

发动攻击的凤离,如今暗暗的感受了一下,自己身体内的规则之力,连它自己都忍不住骂了自己一句“败家”。

就在刚刚连续七八次的攻击,凤离已经将首次灌注的大量规则之力,消耗了七七八八。如果不是后续还有规则之力注入,现在恐怕都已经要消耗一空了。

好在头顶上那七色光柱,正在持续向下注入着那些规则之力,进入到凤离的身体当中。虽然没有最初时一下子涌入那么多,但是只要持续注入,凤离就能一直占据优势地位。

一开始凤离对于这些外来的规则之力,控制起来有些生疏,不过随着它不断的利用这部分规则之力,也慢慢变得更加熟练起来。如此一来同样的规则之力,它能够爆发出更加强大的攻击。

外来的规则之力,加上凤离调动自身兽能凝炼的规则之力,幽魂在他的攻击之下,被打的屁滚尿流。无数翅膀被折断,鲜血在攻击中四处喷溅,还有大量珍贵的魂力,也在攻击中被轰击出来。

如果处境好一点的时候,幽魂还能勉强将那些魂力,迅速的收敛回自己的身体当中。可现在它面对凤离连续攻击,已经应接不暇,哪里还有精力去管那些飞出去的魂力了。

本来因为幽魂被打飞,差一点就把自己给刮进去的殷无流,正心有余悸的躲避着。却是突然发现了,那些从幽魂身体内飞出来的魂力。

殷无流原本还在为情况急转直下而发愁,更担心左风趁着幽魂处境糟糕来对付自己,结果在看到那些魂力以后,他一时间将其他的担忧全部都抛在了脑后。

双眼紧紧的盯着那些散出来的魂力,殷无流的眸中有着光芒闪烁,那是一种压抑着的兴奋和激动,同时又隐隐有些患得患失。

其实幽魂和凤离间战况的变化,对他的影响其实并不会太大,因为不管是凤离还是幽魂,获得胜利的一方都不会放过自己。至于这两个家伙,要是能够同归于尽固然再好不过,可就算这种堪比奇迹的事情真的发生了,那另外一个不知身份的人类少年,同样不会放过自己。

所以殷无流一直在为自己的处境所担忧,甚至他感觉自己始终被一种死亡的阴影所笼罩。

殷无流虽然想到,要在幽魂那主魂中动手脚,可是操作起来却有着不小的困难和问题,若不是想不到其他办法,殷无流也不会死盯着幽魂不放。

就在刚刚幽魂被直接打飞,躲藏在后方的殷无流,差一点因此而丧命。虽然侥幸没有死,可是对他的打击却是不小。

正在他感到万分绝望的时候,从幽魂身体中飘出来的魂力,却将他近乎熄灭的希望火苗又重新点燃了。

‘都到了这个份上,我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地方,情况都糟糕到了这个份上,难道还能更糟不成,要死要活随它去,老子就拼这一次!’

殷无流的眼神微微闪烁,面容也变得微微有些扭曲,他就像是一只被逼到绝境的野兽,脑海中已经下定了决心。

虽然身上的伤势还未恢复,可是殷无流身形微微一动,便快速的朝着凤离靠近过去。

如今光是朝着凤离靠近过去,他都要冒着巨大的风险,因为如今幽魂是被动挨打的那一方,各种规则之力和魂力的碰撞,也都在幽魂的附近,甚至于就是在幽魂的身体上爆发。

这种时候左风靠近过去,很容易遭到波及,可是他没得选择,想要活命就必须要自己去拼命。

在殷无流靠近的时候,接连有数次的攻击余波,从殷无流身边不远处飞过。殷无流甚至能够感受到,自己的皮肤传来阵阵刺痛,如果那些规则爆炸的余波,直接落在自己的身体上,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可是殷无流并未有丝毫的退缩,他已经没有后退和躲避的资格,他只有继续向前这一条路。

突然连续几次爆炸,就在他前方不远处出现,那爆炸的余波骤然向外扩散,这一次是范围性的扩散,殷无流根本就来不及逃跑。

身处于这片空间中,别说是御空飞行,就是想要高高跳起来都做不到,不光是殷无流做不到,此地最强的凤离和幽魂也同样做不到。

面对这种情况,殷无流面目狰狞的咬着牙,身体猛的趴了下去。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趴在地上的殷无流,其实就像是那将头插入沙子中的鸵鸟,将自己的命运交给了上天。

仿佛一阵强风从头顶刮过,殷无流感到的是阵阵的凉意掠过,再然后便是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

而凤离却已经顾不上疼痛,也来不及为自己侥幸活下来而开心,在感受到那股能量从身体上扫过后,他就不顾一切的冲出去,前方不远处正有一团从幽魂身上流出来的魂力,在慢慢的消散中。

虽然身上有伤,可是殷无流却根本顾不了那么多,将自身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在来到那团正在消散的魂力前,一只手抬起,包括他的整条手臂,如今都有着灵气在皮肤上游走着。

手掌与那团黑色的魂力接触的刹那,那魂力就直接朝着手掌中钻了进去。紧接着手臂皮肤上的血管,竟然开始逐渐变成黑色,那些黑色沿着血管一直向上攀爬。

殷无流的脸上虽然充满了痛苦,可是眼中却满是兴奋和激动之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