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钻石王牌高之野 > 第16章 围观御幸的比赛

第16章 围观御幸的比赛


  围观御幸的比赛

  作为赛前最后的调整时间,整个队伍的精力都投注到了正选队员的身上,在其他队伍打比赛的这两周,木下少棒队的一部分队员带着摄像机游走在各个比赛场地中侦查,一部分队员则每天协助教练对正选进行特训。

  不过作为明年重要的后备力量,高之野等二军投手,都还是按照自己原定的计划进行力量训练,早川秋等人则被叫去对一军投手的投球做最后的修正。

  据早川秋说,虽然没有在高之野身上做更多的实验,教练组也通过多方渠道去印证转轴的效果,比如向大学的教练去询问关于整个投球过程中的力学问题,教练组拿着最终的分析,在半个月内给黑石前辈和野泽前辈进行了投球动作的修正。

  因为黑石前辈已经1.85,虽然做过多次动作修正,他在早前形成的一些动作还是遗留了下来,经过教练组们一帧一帧的分析,发现其肩膀打的有些开,手套侧的侧腹没有压下去,造成黑石的肩膀有些微倾向于横向旋转,所以肩膀会提前暴露在打者眼前。

  修正过之后,侧腹带动手套侧肩膀下压,投球侧肩膀有了纵向旋转的空间,出现在打者眼前的时间也靠后,而且因为投球侧肩膀向外走的幅度小了,投球的手臂更靠近身体了,投球更好控制,准度也更高了。

  最后就是调整的重点了,目前黑石的武器是直球+曲球,这两个球从打者角度看,都呈现四条缝线,现在黑石的直球转轴被调整的更正了,那么很有可能打者仅依靠球旋转的感觉而判断出该球是直球还是曲球。

  虽然大家都相信教练的说法,但这种厉害的打者应该也是到职业棒球才会出现的吧,高中选手即使判断出来也不一定可以打出来。

  藤井教练为了让队友们更加信服,选择了让球感数一数二好的伊堂队长来做打者进行打击,因为有非常多次在实战中对上,伊堂队长打击后评价,“相比之前的直球难打了,但是直球和曲球在前期的旋转区别也更明显了。”

  所以为了弥补这种问题,黑石需要在最后这两周,将自己的曲球转轴调整下,尽量能与直球的转轴重合。

  “直球配合高转速,就会造成更好的上漂假象,曲球则是向下,如果能将这两个球种的转轴重合,也就是直球和曲球的前期,在打者看来都是四缝线旋转,实际上却是完全不同的,一个是四缝线向上旋转,一个是向下旋转,打者就会永远处于猜球的状态,这对我们是非常有利的。”藤井教练脸上笑出花,“初中年级的打者完全无法应付这种呢。”

  高之野虽然也很为黑石前辈高兴,可是看着一群大人整天研究如何对付初中生,也是蛮一言难尽的,‘怎么说呢,这些大人也是很热血的吧’。

  野泽的话,整体的调整已经完成,作为队伍的ACE,他现在也正经了很多,平时在训练室还会过来骚扰下高之野和柴崎两人,现在几乎也都是抓紧一切时间在训练和休息。

  “球队里的气氛很不一样了。”高之野感叹。

  柴崎点头同意,球队里的初三年级,虽然大部分到了高中仍然会继续打球,但这也是在木下少棒的最后一年了,他们大多数都是从小学开始就在二宫教练的指导下进行学习的,现在木下俱乐部的小学部员都在室内训练场训练,他们的训练时间要比初中部员短很多,也有不少会在等家长的时候,来室外训练场看高一级球员的练习。

  ‘想必那些初三生也是这样走过来的,小学初中都是这个熟悉的操场,看着一代代前辈挥洒汗水,马上要走了,一定会不舍得吧’。

  高之野在这种气氛下,也慢慢理解了棒球在日本,在一个年轻人成长历程中的重要位置,当然这种心态的转变,也是因为二宫教练让他做记录员看了好几场比赛的原因,二宫教练明白对于一个从小没有生长在棒球氛围里的国家的人,是很难理解棒球对于年轻人的重要性的,所以在这两周时间里,让早川秋带着高之野记录了好几场比赛。

  当高之野看着那些失败的队伍沮丧着离开时,棒球的胜负在他心里的重量也就越来越大,不过同时也因为他在棒球中投注的心神更多了,学校里,他已经慢慢放弃找一个好朋友的想法。

  篮球课上,他投篮准,被一个男生小团体搭话,后来也慢慢熟悉起来,可是每天下学后,高之野都要去少棒队,出了少棒队,就拖着一个佐佐木朗致的尾巴,他实在没办法脱身和那些人一起玩,于是这段友谊还没怎么开始,就结束于高之野的拒绝中。

  这就导致,作为一个精力充沛的年轻人,高之野的生活除了学习就是棒球,‘所谓的棒球笨蛋就是被这么培养出来的吧’。

  所以当高之野收到御幸的邮件时,他真的动了‘要不要在棒球世界中找朋友’的想法,不过当他真正打开邮件查看的时候,立刻把这个想法给掐灭了,棒球世界这么大,为什么想不开要找这个人。

  邮件内容是:“高君,明天来看我的比赛吧,由我们对战‘大胜利少棒’,反正你也不是正选,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来看看我的比赛。”

  ‘什么叫我不是正选,所以闲着也是闲着,我也是有很多训练要做的’,一瞬间高之野涌出了打字吐槽的欲望,‘等等,我不是之前说要删掉他嘛,他该不会是故意引起我激愤然后勾我回复吧’。

  顺着记忆,他仿佛看到了那个在旁边自说自话,还识破他搪塞借口的捕手,当时算是被半强迫要了邮箱,后来说要删除,也是各种各样的事情耽搁忘记了。

  ‘不过好奇怪,他是从哪里知道我不是正选的’,还有当时,在花园里投球时,御幸尚不知道他的名字,比赛完高之野要遛,御幸就直接叫出了高之野的名字。

  所以,高之野秉持着删人也要满足自己好奇的心理,回复:“你怎么知道我们队伍这么多的情况?”

  “秘密,明天如果你来看比赛的话,我会考虑告诉你。”

  淦,果然还是不应该回复他。

  没等高之野点击删除,对面又发来一条信息:“我们应该会是一对好搭档,你不是被称为‘自瞄准导弹君’嘛,如果我们两个合作,你可以严格执行我的战术,投到我要的位置,我们可以一起解决很多打者的。”

  好的,答案已经揭晓了,御幸一也在木下少棒的卧底就是野泽前辈了,这个野泽前辈还是一如既往的不靠谱啊,为什么现在又在‘导弹君’的前面加了‘自瞄准’的前缀,真是无力吐槽。

  高之野把手机合上,准备等到第一场比赛结束后,拿着证据找野泽前辈要说法去。

  不过,高之野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还是来看御幸一也的比赛了,被强硬拉着,早川秋今天站在训练室的门口,盯着磨磨蹭蹭的高之野用全身每一个细节表演完‘今天并不想去看比赛’的心情后,仍然面不改色的拉着他来了。

  “御幸一也,继去年‘东京第一铁捕’之后的另一个受到瞩目的强肩捕手。”早川秋照例给高之野做着解释,其他队员现在已经习惯这种保姆场面,他们对投捕之间关系的理解进一步拓宽了,原来投捕之间的关系还可以往下拓宽成“保姆”。

  “哦,肩膀那么厉害,为什么他不去当投手。”高之野挑刺。

  “你看他投二垒的球速有多快,上次练习赛,他没有上场真是可惜了。”早川秋并不搭理高之野的挑刺。

  “他上次没有上场,完全有可能是因为他迟到了。”

  “这次我们要好好收集他的资料,比起他的强肩,更需要在意的是他能很好的引导不同类型的投手。”早川秋把记分册递过来,高之野乖乖接下。

  虽然离球场上很远,高之野还是把帽檐拉下来两分,怕被事后说‘嘴上说着不来看我比赛,结果还是来看’之类的垃圾话。

  第一局大胜利少棒先攻,御幸看了眼首棒打者握的比较浅球棒,毫不犹豫的call了个外角低直球,对面的投手面无表情的看着捕手的暗号,轻微的点头后向本垒后的御幸砸过来。

  ‘喂喂,长谷川,完全把不满发泄在了投球上,如果你要是因为前期用力过猛,我可是要请示监督换投的’。御幸的威胁在用力的回传球中,毫无遗漏的表现出来。

  “啧。”长谷川感受到了捕手的不满,想到了比赛前御幸的话。

  “长谷川君,这一局我会以直球和卡特球搭配为主呢,其他的球种请暂时封印。”

  “怎么,你还是觉得我的滑球无法搭配进去吗。”

  “非要我说出来吗,长谷川君的滑球现在还不够犀利,迷惑不到打者,又总是投偏,还是趁早放弃在比赛中使用的想法吧。”

  “切,教练都没有说什么。”

  “哈哈,不过在比赛时,教练还是比较相信我的判断。”

  果然,我还是没法和这个捕手搭配好,他需要的只是一个能执行他想法的工具。

  下一球,长谷川投出一个相似位置的卡特,打者敲出滚地球出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