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钻石王牌高之野 > 第17章 棒球世界的朋友

第17章 棒球世界的朋友


  棒球世界的朋友

  在首位打者看到了卡特球后,大胜利的二三位打者都提起了警惕,但最终都是被内外角的直球解决出局。

  ‘今天长谷川的直球威力不错,是因为上场前说的话起到了作用了吗,没有开局疲软的问题呢’,上半局顺利解决三位打者,御幸带着轻松的心情回到了板凳席。

  “今天的球威力很好哟。”御幸毫不吝啬对长谷川的赞美,不过对方并不买账就是了。

  教练分神留意着板凳区发生的事情,不置可否,他知道御幸和长谷川的关系并不怎么好,不过御幸可以利用长谷川对他的不服输和愤怒来更好的配球,只要能更顺利的获得胜利,教练不怎么在意他们的私人关系,只会在某些开会的时刻,额外强调下所有问题球场上解决。

  旁边的替补捕手中村,在长谷川故意忽略御幸的赞美后,给他递了水:“今天首局你的状态不错啊,不过是不是有点用力过猛。”

  “没事,多亏你给我热身的原因,很快我就进入兴奋状态了。”

  中村看着长谷川眼中昂扬的斗志,心里默默吐槽:‘你这不是在和对方球队比赛,而是在和御幸比赛’。

  “好好利用今天直球的状态,估计可以顺利赢下来。”其他球员也过来鼓励长谷川,他都欣然接受。

  坐在一边的御幸纳闷的看着那边的其乐融融,又想到木下少棒的高之野,真心郁闷为什么他诚心表达自己的看好,却被误解成挑衅。

  一局下半,队员们都趴在栏杆上为打者加油,在首棒上垒后,御幸也开始准备,队员们自发的讨论着“打中的是直球嘛”“应该是直球”。

  观察两球后,御幸插嘴“对方投手对直球不是很自信呢,捕手都没再配直球了。”

  “那么瞄准哪个球路。”原本叽叽喳喳的大家都稍微闭嘴,队长隔着几个人提问。

  “我的话,会瞄准2好1坏后的那个球,不管是什么球,打出去或者碰到界外都会影响投手对决的心情的。”

  因为目睹过御幸在去年怼学长的情景,周围的队友在脑回路暂时跟不上御幸时,都会选择闭嘴,防止成为被输出的对象。

  说话间,第二棒打出牺牲高飞,四棒的队长上准备区,没了队长回应,御幸也不再开口,周围的队友们也开始低声交谈。

  第三棒被变化球不自觉牵着鼻子走,内野弹地球,游击投向一垒封杀了第三棒。

  两出局二垒,轮到江户川少棒的第四棒,首球直球偏高,未出棒选掉,第二球又是一个中央偏高的坏球,第三球很外的坏球,至此四棒还未出棒,就已经拿到三个坏球,然后就是一个偏低的滑球,四棒即使不出棒也可以获得保送,不过他还是出棒了,球被击出穿越二三垒。

  五棒的御幸出场时,面对的就是2出局2垒,江户川少棒已经得一分,御幸站定,感觉到捕手在打量他。

  ‘哈哈,看吧看吧,反正今天你的投手直球没威力,又投不到边角,刚刚对决四棒连投三个直球的坏球,那么现在投手敢投进好球带的就只有决胜的滑球了吧’。

  首球内角高直球,大概控球力回来一点,将将擦了好球带的边,被御幸打出界外。

  ‘哇,好惊险,好在落到了界外’,御幸低头看了下本垒板,‘看来投手直球的状态在慢慢找回来’。

  那么下一球,就猜滑球吧。

  “碰——”

  ‘哈哈,猜中了’。

  江户川少棒再下一分。

  “又被他猜中了吗?”早川秋嘟囔。

  得到高之野的疑问后,早川秋解释说:“御幸君很擅长猜测投捕的心思,所以他打击训练没有别人那么努力,每次打击效果却都还不错。”

  “诶?你和那个眼镜崽认识吗?”

  “嗯,是认识的。”早川秋注意到高之野古怪的表情:“怎么了呢,你和御幸君发生了什么事吗,上次练习赛,他还来问我你的邮箱呢?”

  “。。。。。所以说,原来是你吗?”

  早川秋听到这话,满脸问号,不过他大概能猜到是什么原因:“我之前不是说过我是搬家后才来到西东京嘛,之前在东东京时,我和御幸是邻居,还一起打棒球,他那时候就是捕手了。”

  高之野啧啧称奇:“早川君,你和他是朋友吗?”

  “不好说呢,我总是琢磨不透御幸君的心思呢,不过有次邀请他来我家,他也没拒绝呢。”

  “邀请没被拒绝就。。。。。日本人的友谊就是这样吗,那如果我邀请你来我家,你会来吗?”高之野看着眼前这个一眼看上去就比较单纯的捕手,甩给他一个直球。

  “诶诶,等等,是高君和佐佐木君的家嘛。”

  高之野原本只是因为最近心里冒着‘要在棒球世界里交朋友’的心情随口一问,看到早川惊慌的样子,鉴于早川平时尽心尽力的纯良样,高之野恶趣味来了。

  “是的啊,快点答应啊,我教给你,这就是中国人交朋友的方式。”胡说,中国人如果不是好朋友的话,也不会轻易邀请人去自己家的。

  不过早川君虽然有点别扭,却被说服了,点点头答应了。

  “那说好了,就今天晚上了,你吃洋葱吗,今天我爸爸说会做汉堡肉,我发信息给他,让他多准备点食材。”高之野说着话,就已经开始编辑邮件了。

  “诶,直接在高君家吃饭嘛,但是我还没给家里说。”

  “这还不好办,我爸爸已经回复了。”高之野举起手机,只看最新邮件里,佐佐木先生的回复是OK。

  见到木已成舟,早川君只好发信息给家里,他在打字时,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总感觉,高君可以和御幸君成为很好的朋友呢,错觉嘛’。

  剩下的几局里,江户川少棒的投手长谷川依旧是火气十足,给对方来了连续的三振,而对方投手在无法获得火力支援的情况下,勉强用恢复控球的直球和不错的滑球来制造出局,两队维持着2:0的分数直到最后。

  “江户川少棒获胜了呢。”早川君翻开手机,一边打字一边嘟囔:“我给御幸发个信息,祝贺他一下吧。”

  却被高之野一把盖住,“早川君,以后你还是别和御幸发信息了,容易被他套出话,我们可是对手呢。”

  “啊,可是今天御幸君知道我会来的,如果不发祝贺信息的话,会不会不太好呢?”

  “什么?结果那个家伙像孔雀开屏一样邀请了很多人嘛,你有没有说我也来了。”

  早川秋直觉如果他说‘是’的话,高之野一定会再啰嗦些其他的,于是眼神移向会场,违心说:“没有呢,我只是回复御幸君我会来。”

  好在高之野急着走,没有注意到。

  当天的晚饭非常隆重,早川君作为被高之野第一个邀请回家的朋友,受到了来自佐佐木先生和沈晴的热烈欢迎,连朗致都有些酸酸的,对高之野说话都带着醋味:“真好啊,交到了来日本后的第一个朋友,看爸妈多开心呢。”

  高之野眼睛一翻,随即感觉到这是一个对付朗致的好话头,于是胳膊环住朗致的脖子,亲切的说:“怎么了朗致,不要这么说,其实我来日本的第一个朋友是你呢。”

  朗致不可思议的看向高之野,把自己的胳膊抬起来,高之野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因为自己一句话,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哈哈哈哈”,他拿着饮料兴冲冲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好像后面有人追打自己,朗致留在原地,不想掺和到如此幼稚的游戏中。

  他翻开手机,在通讯录里找着,看看有什么人能被他邀请到家里面,不,为了超越高之野,他现在需要的是看看有谁会邀请他去自己家。

  ‘可恶的高野,自从他来了之后,我就要不停的做些挑战自己的事情。’朗致翻了一遍,发现找不到这样的人,就把这种‘怨恨’都放在了高之野的身上。

  楼上传来“咚”的关门声,厨房里爸妈还在收拾东西,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帮爸妈收拾东西,一会儿再去给高之野捣乱。

  高之野关上门的时候,早川秋还在偷偷的打量着房间,见到高之野进来,赶紧坐直身体。

  高之野回忆着在国内和曾经朋友们的互动,假装看不到早川的不自在,心里也有些懊恼,早川最近很贴心的举动说不定只是为了球队之类的,自己却为了‘找个棒球世界的朋友’这个突然的念头,把他邀请了过来。

  不过既然把早川邀请来了,高之野就顺势讲了些自己初中的事情,包括自己来了日本一些不理解的事情,早川在对话中慢慢找到主心骨,也说起来了自己的初中。

  “话说二宫教练不用回家嘛,每天都那么晚回去,好像听说他有儿子呢。”

  于是早川发挥了让高之野吃惊的八卦能力,不光二宫教练,连辅助教练的性格情况都说得明明白白的,高之野又很会搭话,两个人就因为这一项生活交际,聊了大半个晚上。

  等到早川秋回家的时候,佐佐木先生坚持要开车送他回家,朗致也挤上车,结果路过某森,朗致想吃新品,几人又下车吃了个夜宵才尽兴。

  这天之后,早川秋感觉到高之野好像变成了自己的朋友,说给高之野后,还被嘲笑:“这个还需要确认?你是在等着被别人告白的女生吗,关系好了自然就是朋友咯,是日本的朋友关系太扭曲了,还是你自己太不相信自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