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钻石王牌高之野 > 第18章 第一场胜利

第18章 第一场胜利


  第一场胜利

  木下少棒的第一场比赛,就在俱乐部内举行,下午集合后,刚刚从训练室里出来的高之野,感觉到队员们气氛不如往常。

  ‘不是说比赛下午5点才开始吗?’

  刚要看向早川,就听到耳边有人轻声说:“安静。”是早川的声音,他已经可以未卜先知高之野的动静。

  几个陌生人陆续进入,二宫教练在前面引路,‘是裁判的衣服’。

  他们走到队伍面前,由二宫教练介绍。

  “这是本次比赛的裁判。”

  全体少年一起鞠躬问好。

  “一军全体到室内训练场热身,二军留在三垒侧,由裁判检查会场,请你们协助,之后全部待在场外斜坡处等待对方球员进场,没问题吧!”

  “嗨——”

  木下俱乐部的室外训练场外野是人工草坪,内野是红土,昨天已经由全体队员清理过石子,并重新画了白线,裁判在球场上走了一遍,就回到了记录室里和官方记录员讨论起来。

  因为球场没有观众席,所以二十几个少年只能坐在球场边上的斜坡处,等到比赛开始,充当球童的角色。

  没了裁判和教练,高之野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了,早川秋坐在他旁边,“别想着又溜出去哟,教练都已经盯上你了。”

  高之野耸耸肩。

  两人说话间,有陌生的身影出现在入口,是道北少棒队,他们只在入口站了一会儿,就由教练带着去了一垒侧,木下少棒猜拳胜利,选择后攻。

  “只要六局上能守住分数,就能少打一场了。”有人漫不经心的话传到高之野耳边。

  “道北少棒队很弱吗?”早川现在已经从保姆进化成了哆啦A梦,不过看他的样子也并没有什么不满。

  “很难说是个强队呢,要不然也不会在猜拳胜利后选择后攻。”

  高之野抱着腿,坐在草坪上,今天的天气很好,像是短暂的回到春天,阳光带着微凉的风,他即将在一团温水的包围中睡着。

  可惜旁边有个早川秋,他和他的名字一样,“教练看过来了”,一句话就让高之野入了秋,凉意驱散睡意后,再往三垒侧看,哪里有教练。

  高之野刚要环他脖子以示教训,就看到教练真的带着一军过来了三垒,高之野手自然的拍了拍早川秋的肩膀,“有风落灰了,我给你拍拍。”

  得到早川秋一个带揶揄的笑容。

  高之野打起精神,不敢再被教练发现自己对比赛不上心。

  “比赛开始——”

  道北少棒队是个弱队,他们的打者对付不了野泽的球,大概是贯彻了积极挥棒的策略,他们毫无顾忌的挥起了大棒,屡屡打不中,这么三局下来,木下少棒的大家都有种‘杀鸡焉用牛刀’的轻松感,三垒侧的各位观战球员也开始窃窃私语。

  作为球队防守的最前方,野泽连飚几K后,神经不再绷紧,懈怠的投出了坏球。

  伊堂队长察觉到球队的打不起精神,申请了暂停,让外野的队员也上投手丘。

  “你们是怎么回事!这是我们的主场还是对方的主场。”

  三垒侧的二军成员听到队长在投手丘的大喊,即使隔了老远仍然能感觉到其中的愤怒,大部分人都看向二宫教练,那个老人抱臂站在边上,看不出什么变化。

  “左外野!刚刚为什么看到球飞过去,要定点站一会儿才上前去,差点没扑到球。”左外野低下头。

  “不光左外野,其他人,从你们的传球上,我就看到了懈怠。”

  众人围在投手丘上,空气都热了几分。

  “还有你,野泽介!”

  被发小叫了全名的野泽没有感觉到冒犯,就觉得战战兢兢。

  “这种没干劲的球,我可不想接,你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吧。”

  “嗨——”野泽不自觉站直身体,避开了对面的眼神。

  暂停结束,场上不知为何寂静了几分,整个场面也终于向木下少棒这边倾斜,守备的各位都更加专注,连带打击也能串联起来,这种慢慢组织起来的强队气氛,也终于让一垒侧的道北少棒感受到了增强的压力。

  最终结果也正如开始大家所想,木下少棒守住了这六局上半,比赛以8:1获胜。

  二宫教练目光扫过眼前这些身上还带着沙土的少年,没有说什么,就是下令,今天参与比赛的人都要跑步15圈,没有参与比赛的要跑步20圈。

  ‘诶,为什么我们还比他们多??我们不是旁观的嘛。’高之野只敢在心里这么嘟囔下,实际上他明白今天,从场上人员到观战人员都太过轻视对方,明明是木下少棒这边胜利了,却看到灿烂的阳光跟着只拿到一分的道北少棒走了。

  “我们竟然拿到了一分”

  “就是啊,意外。”

  “不过他们的设备真齐全啊。”

  留在木下俱乐部的只剩下一片乌云,从教练组的脸上氤氲起来黑气,最后压在众人的心里,大家路过教练组时都会跑得更快一点,希望不要被教练叫住。

  在众人喘着气歪歪倒倒的集合时,二宫教练冷着脸,首先道歉:“这场比赛有我大部分责任,道北少棒队比较弱我是事先就知道的,我不应该把全部主力都放在第一场,野泽君,你认为是不是这样?”

  野泽赶紧严肃回答:“无论什么情况,我们都希望上场!”

  “其他人也是这个想法吗?”二宫教练扫视一圈,今天上场的主力队员都点完头又低下去。

  “那我今天看到的比赛,无论如何也匹配不上你们说的话呢。你们看下背后的其他人,佐佐木君,你想不想上场守备?”

  朗致一愣,没过脑子的话就脱口而出:“想。。。”被其他人看了两眼的他,又停住嘴。

  “看吧,你们不想认真对待的比赛,有人想上场。如果下次再让我看到有人在场上精神不集中,就直接下场吧!”

  众人噤若寒蝉,在解散的口令传达之后,立刻回到了准备室收拾东西。

  朗致贴到高之野身边,表情有些僵硬,却被一军的游击前辈拉走了,“你这小子,脸这么僵干什么?”

  “看来教练也知道你说话不过脑子呢。”

  “哈哈,是的。”

  “哪有,我只不过是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辩解的朗致被一阵嘘声臊的不再开口。

  早川秋瞄了一眼那边前辈们在热火朝天的‘欺负’朗致,又看了眼没什么表情的高之野。“你们应该还是第一次看到教练生气吧。”

  高之野此时的面无表情,真的只是平静,不过他想起来一些以前的事儿,一边分神帮忙收拾朗致的东西一边说,“噢,确实是第一次,不过他没我在中国的英语老师凶。”

  “你知道吗,她有次在英语课上,整整骂了我们半堂课,还摔断了好几根教棍,放学铃声响了,她就黑着脸站在讲台前头,一点都不提放学的事儿,大家低头都低累了,这时候,有其他班的人好奇来偷扒我们班的门缝看,被她发现了,直接一根断棍甩了出去,把外面吓出一阵喧哗。”

  “那么恐怖的吗,是体罚吗?”

  “也不算吧,她没有打任何人,就是气场很凶,吓死人了。”

  “所以究竟是什么事情啊。”

  高之野有点卡壳,对啊,为啥老师发那么大的脾气呢,“我好像隐约记得,是我们班的人卷进了斗殴事件,不过应该没打起来,还没去,就被老师都留在屋里教训了。”

  “哈哈,怎么觉得,你们活该被吵呢。”

  “啰嗦!”

  收拾完东西,又从前辈们的大手下揪出了朗致,高之野两人汗也落得差不多了,慢慢骑着车到了家。

  他们一般会把车放在车库旁边的小棚子里。

  绕过栅栏门,无聊的讨论还在继续:“猫的胡须是不能剪掉的,因为那是他们接受到信号的东西。”

  “骗人的,我之前在乡下,有些猫烤火把胡子都烤卷了,这就说明他们的胡子很迟钝啦。”

  “那只是特殊情况。。。”

  高之野听着后面朗致的大嗓门,插嘴说:“今天他们这么早就回来了啊。”

  被打断的朗致也注意到了车库里,爸妈的车已经开回来了,“真的,今天能早点吃饭了。”

  推开门,佐佐木先生和沈晴对坐在餐桌上,窗帘拉开了一半,却没有开灯。

  “怎么不开灯啊,”先一步进来的高之野打开灯,察觉到餐桌前两个大人的慌乱,但是开灯后,他们镇定了下来,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只有朗致无知无觉的冲到冰箱前,拉开一罐饮料,“啊——真爽”。

  佐佐木先生首先开口:“沈晴,你要不先回房间。”

  “不了,还是一起商量吧。”沈晴把高之野招呼坐下。

  这时朗致也察觉出来不对,退后站在吧台里面,隔着吧台拒绝过去,“怎么了啊,妈妈,要说什么?”

  两个大人交换一个眼神,由沈晴对朗致说:“朗致,妈妈怀孕了。”

  高之野没什么反应,朗致愣了一下,噙着饮料罐,挡住自己的一半脸:“啊——恭喜?”

  佐佐木先生又望向高之野,高之野回:“挺好的,就是高龄产妇要注意一下了。”

  沈晴松了口气,佐佐木先生隔着桌子握住沈晴的手,朗致趁大家视线不在吧台,不声不吭的冲回了房间。

  “没事,我一会儿去看看,没问题的。”高之野立刻回复,稳住了两个大人的心,“今天要不然去外面吃吧,就当庆祝一下。”

  两个大人还是有些疑虑,高之野打了个响指:“放心,我会把他拉下来的。”

  他一边上楼一边对后面说:“你们收拾下,妈妈,今天你是主角,你看看自己想吃什么。我们都无所谓。”

  佐佐木先生听着高之野撞开了上面的门,松了口气:“高野真像是个大人呢,有很多时候都让我吃惊呢。”

  沈晴喃喃:“是啊,他一定会是个好哥哥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