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钻石王牌高之野 > 第31章 全家看青道比赛一

第31章 全家看青道比赛一


  “国分寺市啊。”高之野脑中想着地图,那不就和西东京市就隔了一个小平市嘛。

  “我小时候就在那边长大,朗致的爷爷奶奶之前就住在青道高中的外围,推开窗户,就能远远看到棒球场。”

  旁边的朗致也点头:“对的,后来爷爷奶奶搬到群马的姑姑家,我就很久没去过那边了。”

  “高中的棒球。。。和现在俱乐部的棒球有区别吗?”高之野靠在椅背上,晃着脑袋喃喃。

  “这要看你去的是不是棒球豪门了。”

  “噗——豪门什么的,好中二啊哈哈哈哈。”高之野不禁想起国内弹窗小广告里的‘豪门千金’之类的垃圾小说。

  被笑了的朗致摸摸鼻子,羞耻的反击:“很普通吧,大家都是这么称呼的,别笑了啊。”

  “不好意思,”高之野强压下笑意,在佐佐木先生面前,他还是要表现出来对朗致足够的和善,“意思就是棒球部很厉害的高中吧。”

  “。。。对的,现在大部分都是私立学校了,他们到处招揽棒球特长生搞棒球留学,公立高校没有那么多资金,没有优秀的生源,棒球部也就慢慢衰落了。私立学校棒球部,进去之后,大概要比现在俱乐部的练习增加10倍吧。。。”

  “10倍啊,那佐佐木先生之前就是私立学校棒球部的吧,真有那么多练习吗?”高之野转向在一边迷之微笑的佐佐木先生。

  “嘛~虽然打棒球最看重的还是天赋,不过基本条件就是练习量了,一军的部员都是些练习狂魔,我是兴趣部员,说来惭愧,我总是在别人还在练习时就早退,最后也是不想容忍自己在队伍里当个不合群的人,才退出了棒球部。”

  佐佐木先生面对小自己很多的孩子,不避讳地袒露着高中时的心路历程,好像毫不怀疑孩子们会对自己产生什么轻视之情。

  “不过,医学院很难考吧,想必佐佐木先生在医学上的练习并不比棒球部成员差呢。”高之野在一旁恭维,朗致又翻开了自己心里的记账小本本。

  ‘10月23日,晴,高之野今天在和爸爸聊天时,又说些大人式的恭维话,把我衬得很不成熟,话说,我需要和亲生父亲搞这些虚情假意的东西嘛。’朗致脑子现在一锅粥。

  佐佐木先生袒露自己曾经的退缩,是因为他并不以此为耻,现在意外得到孩子的理解,竟有些感动,于是拉着朗致和高之野大谈进学的各种趣闻直到睡觉。

  第二天上午的练习,高之野因为昨天比赛完投,被安排去练习外野守备,他经过昨天投球的投手丘,特意在上面站了一站,面对无人的打击区,比了下投球动作。

  他这个举动迅速被附近的队友捕捉到。

  “高君,今天你不能投球哟。”

  “怎么了,高君,你在回味昨天的投球嘛?”

  “好的好的,我不会投球的——”高之野迅速跑到左外野,没说出口的感受是‘果然和比赛时的投球感觉不一样呢,有打者的时候,好球带的范围感觉要窄一点。’

  今天上午仍然是对一军成员守备的加强练习,教练击出外野的高飞,由守备人员迅速赶到落点,接住并回传本垒,如果臂力不够的话,还需要另外和二垒、游击配合二段传球,只不过对高之野来说,这种臂力不足的情况不存在,他唯一被要求的就是——

  “高之野,不要直接回传本垒,要在本垒前弹地,你才练外野手多久?”二宫教练在本垒处喊道,虽然能直接回传本垒是最好的,可是适当的时候为了保险,还是要在本垒前弹地,给捕手处理的时间。

  “好的——”左外野的高之野举了举手,察觉到部分球员复杂的眼神,与其说高之野的传球快,不如说他的传球准,无论从什么地方捡起球,基本都正好传到本垒处捕手的手套里,这对于初中阶段的棒球,已经非常够用了。

  “真厉害啊,那家伙。”每次高之野的回传球从二三垒之间穿过时,朗致都感觉那是个有生命的球,能正正好扑到捕手那边。

  随着棒球场上少年们的练习,日头逐渐升高,时间来到大概11点,晒过的沙土和草坪有些烫,高之野擦汗时,手背上的沙土颗粒磨得脸有点疼,他想把帽子松一点,让闷汗的接触少一些,可这里不是投手丘,这么戴帽子肯定会掉,也就只能忍着。

  又训练了半个小时,高之野终于迎来参加少棒队后,第一个不属于棒球的周日下午。

  “为什么你先洗?”高之野和朗致两人堵在卫生间门口,小声的僵持着。

  “为什么?”高之野比了比自己明显先一步的身位,“先来后到。”

  “我也要先洗。”

  “要不然就我先,要不然就一起。”高之野这句话已经说了两遍了。

  “不要,让我先洗!”朗致胡搅蛮缠起来。

  “为什么,应该先来后到。”鉴于两个大人就在不远处做饭,高之野这次原本不想用暴力解决,这个家伙有被霸凌的心理阴影,但熊孩子在适当时候该收拾还是要收拾。

  朗致看了看压迫感极强的高之野,咽了口口水,还是继续气焰嚣张:“我要先洗。”

  熊孩子就是这种德行,该懂的道理都懂,单独相处的时候乖得很,一到有靠山的时候就会把平时懂事的功夫加倍补回来。

  当然,朗致大部分时候都是个乖孩子,就是在面对高之野时有种要找补回来的冲动,怪就怪高之野平时表现得太好了。

  高之野没空照顾朗致的心情,按住他肩膀就往浴室里推,“来吧,我们一起洗吧。”

  “不,我不要一起洗,妈妈——”

  “碰——”

  正在切菜的沈晴停顿了一下,问丈夫:“刚刚朗致好像在喊什么不要一起洗澡。”

  佐佐木先生正叮叮咣咣的拿做饭的东西,闻言只是毫不在意的说:“关系真好啊,回头我带他们去澡堂吧,咱们家的浴室还是太小了。”

  高之野收拾熊孩子的细节暂且不表,等到一点钟,佐佐木一家踩点来到球场时,朗致表现得还挺正常的,就是在买全家人的饮料时,故意给高之野买了个奇怪的口味。

  他们坐在了一垒侧青道高中的应援席,因为来得晚,只能坐在最后,刚刚坐定,就被身边的欢呼包围。

  “诶?怎么了。”

  原来是青道二棒击出了一垒安打,高之野看到一抹蓝色在一垒处举着手。

  ‘青道,内衬是蓝色的。’

  ‘感觉高中生整体的体格会比初中壮点。’

  就在高之野跑神想着目前遇到的各种队服和内衬颜色的时候,身边又传来一阵欢呼,最近的佐佐木先生也在很短时间内进入角色,猝不及防震了一下高之野的耳朵。

  “诶?又怎么了。”

  往场内看去,局面已经变成一二垒有人,今天和青道对战的公立学校,已经在投手丘上开起了内野小会议。

  一个魁梧的身影此刻正缓缓向打击区走去,新的打击应援曲在不远处响起,嘈杂的说话声里,广播的女声穿透过来。

  “第四棒,东君。”

  “加油!”

  “打出去啊!”

  “来一发打的!”

  观众区的气氛明显更加躁动,似乎对这个四棒期待很大的样子。

  ‘好像是个力士一样,隔着这么远都能感觉到他的块头’,高之野默默吐槽,‘他真的是高中生吗?’

  围在投手丘上的选手们散开,比赛重开。

  此刻在打击区上摆定姿势的东清国像是一座大山,压在投捕两人的身上,刚刚在内野会议上,两人还是商量用进攻性的四坏来保送这个打者。

  ‘第一球,要足够低’,捕手的手套拍了拍地面,投手投球出手,直接在本垒板上挖了个地瓜,好在捕手已经有心理准备,挡下这一球,立刻盯向二垒,二垒上的跑者见状退回垒包。

  “什么啊,又要保送东君!”周围有些人发出了嘘声。

  佐佐木也趁机给兄弟俩科普,这个打者在高二就已经有几十发全垒打了,在整个高中都是数一数二的。

  “呼——”第一球安稳度过,没有理会观众的声音,投捕两人都送了口气,现在一出局一二垒有人,还有一个垒包空着,把四棒保送后,抓五棒的双杀,也许会掉个1分2分,总好过被四棒打出本垒打。

  ‘第二球,外角坏球’,东清国没有动,见到这个球路“啧”了一声,这是要保送他和五棒对决,越到大赛的后半段,这种情况就越多,东清国想到目前队里打击火力的断层,又想到自己下一届的歉收年球员,心里不由着急起来。

  “又是坏球。”高之野刚刚想要仔细看比赛的心情,也落了下来,高中生的比赛好像也就这样吧。

  ‘第三球,外角坏球’,捕手的手套比在了比较边线的位置,即使是四坏保送,也要有骨气一点,不能做得太明显。

  投手对着暗号点头,现在情况是两坏球没有好球,对方四棒估计也知道自己的保送策略,所以如果能擦个边线,偷个好球就太好了,这么想着的投手,极限控制着自己的身体,瞄准的地方是外角偏好球的地方,和捕手要的地方,稍稍偏了四分之一颗球。

  ‘好的,打者没有挥棒的欲望。。。。’投手在投球出手时刻,心里暗自窃喜着,还没高兴一秒,就看到对面打者露出了獠牙,东清国看到擦着边线的这颗球,毫不犹豫的挥棒。

  “碰——”棒球击中球心的声音淹没在一片嘈杂中,高之野看到那颗球越飞越远,直到击中护栏网,他也随着人群叫喊出声:“本垒打。”

  然后就看到那个像是力士的四棒,举着手绕圈跑垒。

  ‘这个体格,这个打击很不妙啊,’一向容易在观看比赛时跑神的高之野,此时精神一振,‘这种打者,好想和他对决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