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钻石王牌高之野 > 第33章 这么早就考虑进路

第33章 这么早就考虑进路


  第一局下半,对方没有从青道高中手中拿到一分,以4:0的分数很快结束了比赛。

  第一局就拉开如此之大的差距,压力逐渐向公立高中一方转移,靠着运气和实力,让他们本次大赛一路过关斩将,原来没有想过的优胜旗帜,也在偶尔讨论时出现。

  ‘也许这次可以拿到优胜。’

  ‘也许等强豪们内斗完,精疲力尽,可以让我们捡个漏?’

  但在他们胜利的脚步即将迈进决赛圈时,青道给了他们迎头一击。

  “青道不是已经好几年没有过优胜了吗?”

  “可恶,强豪果然还是强豪。”

  球员们的不甘在板凳席里逐渐形成一种绝望的气氛,随着胜利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心,也转变为了对自己实力的真实认知亦或者是怀疑。

  第二局上半,公立学校的王牌站在投手丘上,他看着打击区上青道的王牌投手,虽然是九棒,但是他心里一点都不轻松,即使三振掉这个九棒,接下来打顺又会轮到青道的上位打线,上一局,青道那种热刀切黄油般的攻势让他如鲠在喉。

  ‘仅仅是第二局啊,为什么会这么累?’

  他在这样一种心情下,根据捕手的暗号,向九棒打者的内角低投去,但是糟糕的心情影响了他的控球,直接从内角低投到了外角高。

  青道的九棒仲间没有放过这个球,打过了二三垒,公立学校的游击手尽力扑过去,仍然看着这颗球从自己眼前穿过去。

  “噢——”青道应援席的球员们都敲着自己手上的东西,为这个难得打出安打的前辈庆祝。

  “哇,真稀奇啊,被称为青道打击黑洞的仲间,这次竟然也顺利把打顺延续下去了。”旁边一个胖胖的大叔挠着自己的头发,惊奇的向同伴说道。

  “是啊,不过我原本还期待这个公立学校能有点不一样的表现呢,结果大跌眼镜呢,果然公立是公立,私立是私立,实力还是无法相比呢。”同伴回答道。

  高中棒球比赛年年都有,但是剧本大概都相同,最终到达决赛舞台的基本都是那么几所棒球豪门,除非是这些棒球豪门的OB或者支持者,其他的普通观赛者看这些换汤不换药的比赛,期待值一般不怎么高的。

  胖大叔和他的同伴也是已经有两年没来现场看过比赛了,都只是看转播,这次来现场看比赛,还是听说有公立学校一路过关斩将,很有把那些私立学校掀翻在地的势头。

  “果然不能信那些杂志和报纸啊。”他们最后总结。

  高之野一边看青道打线串联,没一会儿就又在场上站成满垒,一边分神听现场观众们的讨论。

  ‘我还以为日本全国上下都是些棒球死忠粉丝呢,原来他们也会厌啊。’

  高之野手肘支在膝盖上,跑着神。

  ‘话说,这么一场直观的比赛看下来,公立在棒球方面是真的比不上私立啊。’刚刚佐佐木先生和沈晴讲到的进路问题也实实在在的变成了高之野思考的问题,‘所以高中也要打棒球吗,值得为了打棒球,就去个棒球豪门吗,去了棒球豪门又能怎么样,考大学的时候有体育大学、有棒球系之类的吗,就像中国的体育大学一样?’

  高之野这么想着,才发现,自从来了日本后,他好像都没有思考过自己之后的人生要怎么走,基本都是被身边的人推着。

  ‘我之前可不是这样的’,他在心里为自己小小的辩解,在中国的时候,他练习短跑,其实是想借体育生的身份上最好的高中,然后高中好好学习,如果学习成绩可以,就走普通学生的路子,如果学习不行,就考体育大学,出来当个教练或者体育老师也可以。

  现在呢,倒是可以在电视上看到各种职棒的人在活跃,年薪也很高,可是自己真的可以走这条路吗,任何东西走入职业化之后,就不能仅靠兴趣或者别人推着了,因为职业化的竞争是非常残酷的,必须要好好想想。

  而且。。。他越过朗致,看向沈晴,‘妈妈到底对我今后的路有什么想法呢?’来到日本后,他主动上交了自己的银行卡,妈妈没有拒绝,但是将里面剩余的钱又一番操作后,仍然将银行卡还给了高之野,仅靠这些钱,再加上高之野并没有很强的购物欲,基本可以保障他这一辈子都吃喝不愁了。

  ‘啊,原来还是金钱的腐蚀啊。’让他不再为未来发愁之外,也变得没那么削尖脑袋要上进了。

  “喔——”观众席又是一阵欢呼,高之野愣神回来,就看到青道高中垒上的跑者都拼了命的往本垒冲去,而球呢,被打到了左外野的深远处,等游击手接到传球,青道高中的得分已经从4分跳成了7分。

  “发生了什么?”高之野喃喃,然后就看到一垒处,还是那个大力士一样的高中生,计分板上显示一出局,打顺到五棒了。

  “好快——”高之野感叹,然后他身边一直观察着的朗致突然开口:“高野,要不要去厕所?”

  高之野无可无不可的一起溜达下去,今天的朗致非常慢,高之野站在厕所门口等,能听到头顶传来各种比赛场上的声音,猜测着现在的比分,他靠在墙上,感受着墙体传来的震动,‘哎,太热血了吧,这些大人,今天还是个难得的周末。’

  身后的洗手池,水声响起,高之野重新站直,就听到空旷的厕所里,有朗致的声音在回荡:“喂,你是怎么想的?”

  这个家伙,单独相处的时候,就会连名字都不称呼,只叫个“喂”,不过高之野已经习惯了。

  “什么怎么想的?”

  “就是爸爸讲的,要考虑进路了,你要去哪个高中?”

  “我都可以,如果他们想让我去青道,也可以啊。”高之野的语气里有点漫不经心,似乎说去就能去一样。

  “什么叫‘也可以啊’,关于这件事情,你还是多想想吧。”朗致郑重的说,他擦着手,和高之野并肩走回去。

  “为什么要特别问我这个?”高之野可不觉得朗致是个会关心他的人。

  又一阵喧嚣传来,打断了高之野究根问底的心情:“这是又得分了吗,今天青道真是毫不留情啊。”

  “因为。。。如果你要去青道的话,我不就也得去吗?”喧闹的背景音给了朗致一丝勇气,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想让高之野听到,还是不想让高之野听到。

  “哈?”高之野耳朵捕捉到了关键词,随即一言难尽的低头看着矮个子:“你这小子,什么时候开始恋兄了吗?”你之前不还是个恋母的家伙吗。

  高之野莫名其妙的话语成功激怒了朗致,他压下愤懑,试图假装一个游刃有余的人,但气得涨红的脸露出了他的底裤:“我是在说,你要好好想下自己的进路,他们到时候肯定会问你,你不要什么都不想,就一口答应下来,那这样爸爸肯定会让我和你一起,这样压力不就到我这边了吗?”

  虽然两个人都是再婚带过来的孩子,但是朗致总是觉得自己在高之野面前矮一头,所以在思考时,也总会不得不以从属的角度思考,这个情况朗致也很不甘心,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大人们觉得高之野更加能和他们平等对话,而自己则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

  “哦——好稀奇,说得好有道理。”看来即使是脑子一根筋的朗致,也在好好思考自己的人生。

  高之野点点头,联想到刚刚朗致还拉着自己,别让自己在全家一起出行时闹小性子,就随即又说:“朗致,今天的你很不一样啊,竟然接连说出来有道理的话。。。”

  高之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底盘低的朗致成功偷袭到屁股上一脚,踉跄一大步,再抬头一看,这个小子,已经跑出老远。

  “你这个混账小子,你是不是忘记了我房门开在哪里了?”听到高之野吼声的朗致,朗致原来满格的愤怒直接变成了满格的惊慌,跑得比刚刚更快了,完了,今天自己能活着走到自己的房间吗。

  于是沈晴坐在座位上,就遥遥听到朗致惊慌的呼声“妈妈——”,然后是炮弹一般的人冲到自己身边,紧跟在他后面的,是自己那个板起脸就一脸严肃的亲生儿子。

  “朗致,怎么了。”朗致埋头在沈晴的肩头,摇着头不说话,随即沈晴就又看向自己的亲儿子:“高野?”

  一个疑问的语气,让高之野知道自己今天,至少是现在,收拾不了这个家伙了,只能喘匀气说:“没事,我们玩捉鬼呢。”

  然后强行把朗致‘撕下来’,亲切的搂住他的肩膀,说:“朗致,你跑那么多汗,别趴在妈妈那边,来哥哥这边吧。”

  朗致噤若寒蝉,不敢挣脱继兄威胁般的禁锢,刚刚那股涌上心头的勇气全都抛弃掉朗致跑了。

  ‘刚刚一定是鬼迷心窍了,我做了什么??一定会被报复的!!’朗致内心咆哮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