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无限旅游团 > 第42章 最美湘西(42)

第42章 最美湘西(42)


我爹呢?

王澎湃下船时整个人都是懵的, 不是,不是爹,郁和慧哪去了??

他亲眼看着狐狸残魂将要消失, 最后一刻用的紫金葫芦,郁和慧那么想活,怎么可能不答应?

除非有人截了他胖爷的胡!

王澎湃一边头脑风暴,一边扛着快哭昏过去,拼命想往丧魂涧里窜的郁和安。肯定是有谁同时用了收复类道具, 把郁和慧的残魂给收走了!奶奶的, 他王澎湃竟然阴沟里翻船,被别人给抢了先。

王澎湃咬牙切齿,面色不变, 闪烁着狐疑目光的小眼神飘过苗芳菲他们, 最后落到丙九身上。

苗芳菲他们一个个表情都没有问题,要么安慰郁和安要么是劫后重生的庆幸,相处这么久,王澎湃也算是摸清了旅队里的人,没人藏得那么深,有那种心眼,除非是他识人不清,终日打雁反倒被雁给啄了眼睛。

相比之下, 丙九下黑手的可能性最大。

王澎湃倒是没想那根黑金绳,丙九背后毕竟是那个人,如果他还真在那人手下,提前知道了到郁和慧会出现的消息,准备几件收复类道具也是可能的。

他之前实在大意,毕竟丙九可是被雪队亲手杀的, 灵魂都碾了个粉碎,王澎湃打开始就没觉得丙九会活。就算丙九又一次出现,他也觉得说不准是那人手下伪装顶替,混淆视线的傀儡。

现在看来,并非如此,丙九竟然能知道郁和慧会出现在这次旅程,并提前准备好收复类的道具,地位可见一斑。那人的手下里,也就丙九能有这个待遇。

该就是真的丙九。

王澎湃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他严肃起来,小眼一眯缝,竟有锐光。

既然如此绝就不能放过,得想办法把丙九跟郁和慧都弄回去才行。

“过河了,我们真的过来了。”

许晨喃喃,远眺切壁村方向。丧魂涧上的浓雾已经散了,疯狂的食人鱼不见踪影,远远能听到变调的热闹锣鼓声,只是那乐声似是被拉长扭曲一般,听起来格外惊悚尖锐,如冥间器乐,演奏出的乐曲让人断魂。

“是真的,这边是真的。”

林曦几乎喜极而泣了,所有人都到了这边后鬼婴们爬出了背篓,坐在地上咯咯直笑,此刻他们不再是灰黑丑陋的模样,而是白嫩可爱,如真的婴儿一般。

喜庆洋洋的歌声不知从何而来,似是有数十上百的人齐声歌唱,歌声喜悦动听,满怀浓情,却是只有曲调,没有歌词。

歌词出现在每一个旅客的脑海中。

“莫嫌这只酒杯空,斟来一杯洗三酒。”

苗芳菲喃喃哼唱,她本出身苗族,哼唱起歌来如百灵鸟般动听。

“斟满情来斟满意,歌不醉人情醉人。”

歌词只有四句,朗朗上口,就着调子轻易便能哼唱出来。她哼歌时鬼婴们鼓掌欢笑,天真纯粹,五个鬼婴,苗芳菲总共轻哼了五遍歌,最后一遍歌声落后,苗芳菲手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土瓷酒杯,里面盛满了醉人酒液。

【您得到了洗三酒】

果然是这样。

苗芳菲和侯飞虎他们使了个眼神,大家不再犹豫,开始就着乐音哼唱洗三酒歌。

“郁老哥,唱呀。”

王澎湃跟着哼歌,见郁和安还在痛苦悲伤中,低声安慰道:“慧慧送你过来,也想看你继续走下去的。”

“慧慧,对,慧慧。”

郁和安仿佛伤心的神志恍惚,他抱紧怀里的拍立得,那是郁和慧唯一留给他的东西,怔怔愣神。

“唱,我唱。”

郁和安声音沙哑,悲伤的歌声为这次洗三酒宴染上一分悲戚。本该是喜庆快活的洗三酒宴,饱含父母亲人的美好祝愿,庆贺婴儿们的出生。但鬼婴们却早已经死了,他们永远无法再长大成人。这场弥补的洗三酒宴美好却悲伤,唯一庆幸的是,鬼婴终于能脱离切壁村的诅咒,转世投胎。

见郁和安如此悲伤,王澎湃也觉得实在不好意思。他犹豫了下,还是没将郁和慧残魂还在这消息告诉郁和安。毕竟他现在很大可能在丙九手里,那残魂又脆弱,王澎湃也没完全的把握毫发无损夺到手,要是最终结局不好,郁和安白期待一场,受到的打击恐怕要更大。

见郁和安深深低下头去,歌声都不成调子,王澎湃更觉得郁和安实在是伤心到了极点。他不由得心里叹气,拍了拍郁和安的肩膀,到底是低声暗示道:

“郁老哥别伤心,旅程里神奇道具那么多,说不定还能有再见的一天。”

郁和安浑身却剧烈颤了颤,避开王澎湃的手,声音不稳道:“不,不会再见,不会再见了。”

唉,郁老哥还是太伤心啊。

王澎湃端着三朝酒杯,眼角余光望了眼丙九,见他正在漫不经心逗弄鬼婴,目光隐晦在他身上打量。

只要装了活物或生魂,收服类的道具就不可能再藏到储物空间里了。肯定是被丙九随身携带。

这人会把收服郁和慧的道具放哪?

王澎湃正要再看,但他的视线却被人挡住。抬头一看是郁和安,他整个人笼罩着悲伤的气息,正端着酒杯与苗芳菲对话,听到郁和慧生前请求苗芳菲来保护郁和安,中年男人更是哽咽的不成调子。

刚觉得郁和安这走位离奇的王澎湃心又酸软的不行,他就看不得这种生死离别,尤其是马上能到手的郁和慧,还是因为自己的大意被别人截胡,王澎湃心里更是满心愧疚。

放心吧,郁老哥。

王澎湃心里发誓。

他肯定得把郁和慧跟丙九都带回去的。

被郁和安挡了视线,再换位去看丙九实在太刻意。王澎湃按捺下性子,等待其他机会。

“苗队,苗队,实在是,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好,唉。”

挡住王澎湃的目光,郁和安心脏狂跳,说话也越来越结结巴巴。好在苗芳菲他们都觉得郁和安是悲伤过度语无伦次,一个个好生安慰他,感到队友们关心担忧的目光,郁和安深深低下头,嘴唇快被咬出了血。旁人更以为他是悲伤过度,实际上只有这样,郁和安才能勉强控制住激动的心情。

慧慧还活着!

世界上竟然有丙导这么强大的人!

当眼睁睁看着郁和慧变成的狐狸消失时,郁和安差点疯了,恨不得不管不顾跳到水里去。就连后来他心里响起郁和慧的声音时,郁和安还以为是自己悲伤过度产生了幻听。

不是幻听,是真的!

郁和安浑浑噩噩听到郁和慧疲惫却同样喜悦的声音,简短三言两语,说是丙九救了他的残魂,为了报答他要跟丙九一段时间,让哥哥不要担心,他受伤太重得调养,将来再和哥哥联系。要不是还有点理智,郁和安差点扑丙九身上。

这时候就算丙九让他去死郁和安都愿意!

不是没想过这会不会是丙九骗局,毕竟他也没真再见着弟弟,只听了声音,但郁和安自诩自己没什么值得骗的地方。丙九收了郁和慧残魂这事不说谁都不知道,要是不怀好意,也没必要再让郁和慧跟他说话。无论如何,郁和安就像揪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恨不得把命都给丙导。

还是丙九一句话让他冷静下来。

‘郁和安,我出手救郁和慧这事,不能让别人知道’

丙九意味深长:‘你懂吧’

我懂的!

郁和安瞬间明白了,他弟本来就状况特殊,郁和安之前是不敢想,现在仔细想想,他满心都为郁和慧和丙九担忧。丙九毕竟是导游,出手有限制,这种事暴露了,肯定无论对他还是对郁和慧都不好。

对,绝对不能让这事暴露!慧慧好不容易有复生希望,他决不能让这事有半点纰漏!

因此当王澎湃拍他肩膀,暗示般说什么“旅程里神奇道具那么多,说不定还能有再见的一天”的时候,郁和安做贼心虚般浑身一颤,吓得脸色当场发白。

这王澎湃不会知道了什么吧?!

不不不,可不能这么来!

“不,不会再见,不会再见了。”

郁和安虽是连忙这样说,但怀疑的种子种下,再看王澎湃,他总觉得这人似乎老是明里暗里往丙导那里看,吓得郁和安简直是心惊肉跳,条件反射就挡在了王澎湃跟丙九中间,防贼似的。

对不住了,王大哥。

郁和安心里给王澎湃道歉,一路上王澎湃实在帮了他很多,这么防他老实人郁和安心里也过意不去。但实在是郁和慧胜过一切,郁和安求爷爷告奶奶也不想好不容易捞来的弟弟残魂再没了,恨不得把命都给丙导,半点都不想再节外生枝。

郁和安做的还挺自然。

卫洵心里评价道,虽然他不知道郁和安‘我懂了’时脑补到了什么,但看他主动挡住王澎湃的视线,卫洵还算满意。果然一直都老实胆小的人也能机灵起来,而且更不容易让人怀疑。

看王澎湃跟苗芳菲他们就没对郁和安的举动起什么疑心。

卫洵跟郁和安说的那句‘你懂吧’,纯粹就是狡猾的话说一半,剩下的让人自己脑补。人总是对自己脑补出来的东西最相信不疑。

卫洵双手插兜,自然站立,左手扣着的姓名牌旁边,多了个指甲盖大的白狐头牌,像个钥匙坠。

【您获得了狐仙的残魂(濒临消散)】

【狐仙残魂已认你为主,作为主人,它的全部信息将为您开放】

【天门狐仙】

【昵称:未定】

【主人:卫洵】

【状态:濒临消散(死亡倒计时1分钟)[暂停中]】

【实力:天阶五星(高阶一星)】

【忠诚度:85】

【掌握技能如下:

降神:曾作为人们供奉的狐仙,可以降临在人的身上,使其发生一定的形象异变并且拥有部分狐仙的力量(目前状态效果减半)

狐仙拜月:能吸纳月光精华,反馈主人,在月夜战斗自身实力翻倍(目前状态不可用)

狐族本能:能魅惑橙色意志类称号以下的所有生物,令其无法自拔(目前状态不可用)

狐仙眷顾:可以召唤狐族精魄命令其战斗,最高可召唤特级狐族,数量不限(目前状态不可用)

九尾狐仙:拥有九尾的狐仙,在失去最后一条尾巴前不会死亡,狐仙附身时人将锁血(目前状态不可用)

……

【备注:狐仙是最狡猾奸诈的怪物,可不要被它漂亮的皮毛欺骗。修复残魂所需的庞大能量会将你榨干。为您着想,建议将狐仙残魂出售给旅社】

【收购价:100000积分】

卫洵数了两遍,确认自己没数漏一个零,不由得咋舌。

十万积分啊,旅社难得慷慨,实在是大手笔。

狐仙全盛的情况下,卫洵倒觉得它值这个价钱。但现在的天门狐仙濒临消散,一连串的技能除了降神以外都不可用,光看郁和慧跟郁和安只来得及说几句话就不得已沉睡过去就明白,他现在是真虚弱到了极点。想要把他治好,绝对得消耗大量的资源。

狐仙这玩意绝对不是什么人都能养得起的,他哥也不像能榨出多少油的富贵人。若是旁人得了狐仙,恐怕最终也会把它给售卖出去,卖给旅社也是不错的选择,十万积分,这对吝啬的旅社而言绝对算是天价了。

但卫洵自始至终图的也不是狐仙残魂,他更想从郁和慧那里得得到与安雪锋旅队有关的信息。

不出所料的话,十年前郁和慧在首都失踪,郁和安口中和他一起从没放弃寻找,随后也失踪的警察大队长,有可能就是安雪锋。上了船以后卫洵一直在注意王澎湃,果然发现了异动。

郁和慧有可能和安雪锋认识,或者甚至曾经就在他们旅队。

既然如此,卫洵怎么可能放过郁和慧。再者说,白嫖安雪锋的登山绳收服郁和慧,实在是无本买卖,卫洵可是穷苦人家,这种买卖自然是多多益善。

除此之外,还有对王澎湃的提防。

马上就要到第三景点,如果王澎湃真是为丙九而来,他肯定会在最后时动手。

苗芳菲石涛林曦他们的忠心不可靠,离开了婴竹苗寨,也无法再用蛆监督,卫洵需要个‘内奸’,向他汇报王澎湃的动作。

郁和安是个不错的人选,把郁和慧捏在手里,不怕他不上心。

“咯咯咯,呜哇——”

鬼婴抱着卫洵的手不送,明明都长的差不多,卫洵却能认出这就是之前一直跟着自己的那只。

“怎么了宝贝?”

卫洵不费力的把鬼婴抱起来,它轻的就像一团云,坐在卫洵的臂弯里高兴地咯咯直笑,伸小手想去拍卫洵的脸。

“咿呀,啊啊!”

“不行,你还太小。”

卫洵义握住它的小手,义正言辞道:“什么时候你和你妈一样强了,才能摸我的脸,懂吗?”

“哇呀,呜呜?”

鬼婴听不懂,它歪过头来,晃着卫洵的手,咿咿呀呀,有些着急,像是在跟他说着什么。

“哦?”

卫洵目光一扫,见苗芳菲他们都已经唱完了洗三酒歌,手里多了酒杯。而那四个鬼婴各自找了人,窝在他们的怀里,这四个人正是苗芳菲,林曦,王澎湃,赵宏图。

也许是根据第二景点完成度再加上鬼婴好感度之类综合起来判定的吧,他们正看向丙九,最后的鬼婴正在他手上。

“丙导,可能是要最后一起唱洗三酒歌。”

苗芳菲大着胆子道,她可没妄想能听到丙九唱歌,其实是在委婉告诉他,要把鬼婴交给他们抱才行。

但苗芳菲没想到,丙九听了竟饶有兴致。

“想让我唱歌,嗯?”

“哇呜,哇哇。”

鬼婴挥舞小手,兴高采烈,笑的像个小天使。看的苗芳菲他们心都软了,但谁想丙九实在是个冷酷无情的人——

“不唱。”

卫洵拒绝,把鬼婴塞到了郁和安的怀里。看它委屈巴巴啊啊叫着,吐出个口水泡,卫洵半是嫌弃半是敷衍摸了摸鬼婴的大脑门,态度却很坚决。

“乖啊。”

只要他不出声,就没人知道他五音不全。

鬼婴确实很乖,见卫洵态度坚决,它委屈缩在郁和安怀里不动弹了。似是到了时间,苗芳菲他们听到喜庆的乐声再次响起,没人迟疑,他们合着乐声轻唱,男声女声混合在一起,意外的好听。

“莫嫌这只酒杯空,斟来一杯洗三酒。”

“一祝宝宝身体壮,不来疾病不哭闹;”

“二祝宝宝胆子大,不怕黑暗睡得香;”

“三祝宝宝胃口棒,吃的喝的不怕少;”

“四祝……”

“斟满情来斟满意,歌不醉人情醉人。”

满怀祝福的洗三酒歌声中,鬼婴的身影越来越淡,它们依偎在人的怀中,闭上双眼,似是睡着了,神情平静又安详。歌声越来越轻,就如鬼婴渐渐变轻的身体。苗芳菲仍是怀抱鬼婴的姿势,但她怀里的鬼婴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歌声中,鬼婴们去到往生。似乎有细碎闪亮的光点落入洗三酒杯里,让澄澈的酒液闪烁着微亮的光。

【喝下洗三酒,您将在接下来的景点中,预知一次死亡的危险】

石涛蓦然攥紧酒杯,眼睛发亮。不仅是他,其他旅客也同时得到了提示,一个个面露喜色。而苗芳菲这样得到鬼婴‘青睐’的人,杯里的洗三酒能让他们预知三次死亡的危险。

这让苗芳菲他们在喜悦之余,心里更是沉重。会在第三景点前得到如此道具可不是好兆头,这说明第三景点绝对会非常困难。

【滴,第二景点项目完成!】

【桃符项目,完成度百分之八十五】

【任务奖励发放——】

【您得到1000积分】

【您得到一枚桃符】

【名称:桃符】

【品质:独特】

【作用:隐匿气息半小时】

【备注:遇到危险时,将桃符塞进随便那个水瓶里,你将能完全隐匿自己的气息。】

【洗三项目,完成度百分之九十五】

【任务奖励发放——】

【您得到1500积分】

【您得到萍萍准备的算盘】

【名称:萍萍准备的算盘】

【品质:独特】

【作用:携带算盘时若是遇到敌人,敌人会优先攻击你的同伴】

【备注:算盘让怪物觉得你更聪明,聪明人更不好对付,所以它也会挑软柿子捏。】

【三朝酒项目,完成度百分之九十】

【任务奖励发放——】

【您得到2500积分】

【您得到一杯特殊的三朝酒】

不仅是苗芳菲他们,卫洵也意外得了杯三朝酒。他端着小巧的酒杯,嗅了嗅浅淡酒香。

【名称:鬼婴讨来的三朝酒】

【品质:场景(只能在本次旅程中使用,无法带出旅程)】

【作用:能让您躲避一次必死的危险】

【备注:鬼婴很喜欢您,虽然萍萍想让您去陪她孩子,但鬼婴更想让您活着】

“萍萍啊,你真是个心狠的好女人。”

卫洵感叹道,‘萍萍想让您去陪孩子’,说白了就是想让卫洵去死。但卫洵非但没生气,反倒高兴。

看来不仅他视萍萍为好对手,萍萍也很看重他啊!

“萍萍,我更喜欢你了。”

卫洵的表白被凑到他身边的林曦听到,林曦脸上笑容一僵,无数次怀疑起自己的脸来。

难道丙九的口味真的改变了吗?!

林曦心里一沉,想想苗芳菲,又想想萍萍,心神不定。他原本以为自己变强就能再得到丙九的喜爱,现在看来,他是不是还得去整个容?

“丙导,咱们该去下个项目了吧?”

这边林曦惊疑不定,陷入沉默。那边王澎湃笑着开口。今天是第四天的晚上八点,这场六日五晚的旅程终于要到了尾声,只剩最后一个景点项目。这让刚因完成三朝酒而放松的旅客们再次神经紧绷。

王澎湃气势不同了。

卫洵看了眼站位,发现王澎湃就站在郁和安身后,距离自己十米内。如果不是郁和安卡在那,他估计会靠的更近。而且王澎湃的态度也明显改变,如果是之前,他不会做主动询问的那个人。

王澎湃准备做什么?

“是的。”

卫洵望向王澎湃,目光中隐含鼓励。

来吧,大旅客肯定更能搞花活对不对,快冲着他来。

卫洵真诚希望王澎湃能带来更多刺激,不要让他失望。

“我们现在,就已经到第三景点了。”

丙九的话让苗芳菲他们心里一悚,忙警惕戒备打量四周。却发现那本来随鬼婴消失的乐声竟然又响了起来,而且正越来越响亮,似是在向他们逼近,四面八方皆是乐声。

“不对,声音变了!”

对音乐敏感的林曦惊慌,苗芳菲也发现了异样。这乐声以悠扬竹笙声为主,夹杂着热热闹闹的唢呐喜锣声,吹拉弹唱,竟像是在迎亲。

“月下老人系红线,五百年前订姻亲”

“我奉今科状元令,吹吹打打迎新人”

正是在迎亲!

但是在喜庆热闹的鼓乐声中,却隐隐掺杂着若隐若现的悲戚哭声。那哭声和鼓乐声纠缠在一起,将喜庆都染上不祥的悲色。哭声断断续续,细听却是从他们身后传来。赵宏图心里一悚,立刻回头看向身后。却见丧魂涧涛涛黑河竟不知何时消失了,他正在一处村落中!

而那伴着哭腔的歌声,正是从身旁的一间房屋里传来的。莫大的危机感涌上心头,赵宏图却发现此刻自己竟无法控制身体,向着那房屋走去!他心中大骇,拼命想挣扎,却无济于事,一步步走向窗边。

借着半开的窗缝,赵宏图窥见屋内,有一抹红色的倩影正坐在床边,哀伤哼着歌。

“娘啊,女儿去了——”

“栽棵桃树在他乡,枝舒长叶花朝阳。”

是离娘歌!

苗芳菲听了这歌声心里一动,早在旅程开始前她就查了大量和湘西有关的资料,除了主查苗族外,侗族,土家族这类同在湘西的少数民族各种风俗她也查过。许多民族在女儿出嫁前,都会有‘哭嫁’的传统,哭得越动情感人,说明这家女儿越孝顺越好。

而屋内女子唱的,正是侗族的离娘歌!

“只等桃树结了果,我再回来看爹娘。”

这歌声悦耳动听极了,即便是含泪唱的,却更显凄美动人,听得苗芳菲心里都生出一股强烈的不舍与悲恸感,似乎与屋内女子共情,不愿出嫁,不想离开爹娘。

“咔嚓,咔嚓”

唯一不足的是,屋里的女子边唱边在剪着什么东西,剪刀单调的咔嚓声影响了歌声,昏暗灯光下更显几分诡异。苗芳菲掐住自己右手虎口,疼痛让她清醒,再看烛光下裁剪东西,边哭边唱的女子,不知怎的,苗芳菲心里忽然生出违和感。

到底在哪,违和感在哪?

冷静下来的苗芳菲趁机搜寻信息,将女子屋里能看到的东西全部记下,最后她目光落到新嫁娘的身上,虽新娘低着头,但从她优美娴静的体态,如玉葱般的手指,都能想象到她的美丽。雪白肌肤在红衣的衬托下更显得楚楚动人,人比花娇——

不对!

苗芳菲骤然反应过来,传统侗族的嫁衣不是红色!

滴答,滴答。

被歌声与剪刀声盖过的水滴声,只有细听才能觉察到。

“这怨气实在是太大了。”

王澎湃啧道:“乖乖,不愧是厉鬼”

他目光落到新嫁娘的手上,她剪刀剪的不是衣物,而是一个个惟妙惟肖的纸人。剪刀从纸人脖子上剪下,鲜血喷涌而出,血染红了她的嫁衣。

不知不觉间,歌声停了。王澎湃目光和屋里女人对上,只见她美眸含泪,却无半点悲戚神情,深黑眼瞳中唯有歇斯底里的疯狂与怨憎。

“咔嚓”

剪刀落下,王澎湃颈间一痛,随手一摸就是一手的血,仿佛他变成了厉鬼萍萍手里被剪掉头的纸人。但王澎湃的头没有掉,厉鬼萍萍又剪了一刀,王澎湃的头还是没有掉。

即使只是解封一层,王澎湃的实力,也不必再怕这厉鬼。

“放心,我头你是剪不掉了,我给你送个人来。”

王澎湃心想,没有出声。他抹了血的手在裤兜里一掏,全抹到个类似巫毒娃娃的人偶上。

如果拿出来看就知道,这草编的人偶,气质竟与丙九有几分相似!

【名称:巫毒娃娃i号】

【品质:惊人】

【作用:能强制让目标与巫毒娃娃的主人处在同一境地,使用次数1/3】

【备注:或许这就是感同身受吧,嘻嘻】

王澎湃虽然能轻易对付丙九,但他毕竟是导游,碍于旅社规则,王澎湃必须考虑更多。而且丙九身后有那个人,王澎湃已经解开部分封印,万一身份泄露,那人命令丙九提前脱离旅程,就会让事情脱离掌控。

但用了巫毒娃娃,王澎湃进入项目时,就能强行将丙九拖入到这第三景点的项目里。只要进了旅社的项目,再想要离开只有过关这一种办法。等到最后,他轻而易举就能用黑金登山绳强行将丙九带走。

之前的失利,王澎湃绝不会再大意留手。

【有人对您使用了巫毒娃娃,您将被拉入项目之中】

“王澎湃,真好使!”

卫洵惊喜赞道,原本他正在切壁村里徘徊,做一个无法享受项目的孤寡导游。但突然间便有股不可违抗的力量将他硬拽到了某间房子面前。卫洵来者不拒,大大方方推开窗户,和屋里坐在床上剪人头的萍萍对上了眼。

“咔嚓。”

不知是不是错觉,萍萍似乎剪的更用力了,卫洵脖子一凉,手一摸,全都是血。

“真不错,能进项目里来真不错。”

卫洵表示自己超级欣赏王澎湃的做法!

“好不容易进来,谁想走啊。”

卫洵感叹道,借着自己直播屏仍被屏蔽,他随手拿出个拇指粗的,金色令牌似的东西,随意看了眼令牌上的金色小字。

【丙九立刻脱离旅程,这是主人的命令】

“丙九跟我卫洵有什么关系。”

这是卫洵刚被巫毒娃娃拉走时,出现在他手里的东西,似乎是有人从旅程外送进来的。丙九身后果然代表某个势力,说不定身份还很特殊。毕竟能脱离旅程的道具,绝对非常昂贵。

“卖了吧。”

卫洵大言不惭:“我可是好导游,怎么能临阵脱逃呢?”

刚说和丙九没关系,下一秒他就把别人给丙九的东西卖了。金色令牌从他手中消失,卫洵积分骤然多了好几个零。还没等他数清这天降巨款,咔嚓剪刀声响起,卫洵脖子又凉了下,这次他的头掉了下来。

头掉落时的视角真的十分奇特,当头掉落的瞬间,卫洵视野一片猩红,仿佛被滔天血海吞没。

同一时间,所有旅客的耳畔响起同样的声音。

【醉美湘西最后一景,哭嫁】

【往日重现,这是萍萍一生的倒叙,最后的景点!】

出嫁,生子,死亡,本该是这个顺序,醉美湘西却将其倒了过来,正是萍萍悲惨一生的倒叙。

而出嫁,正是萍萍悲剧的起始点。

“阿诚哥,阿诚哥。”

少女轻声呼唤,让卫洵从黑暗中醒来。他睁开双眼,正看到面前如花似玉,一身民族传统服装的二八少女。她长的美丽极了,只是眼圈通红,似是刚哭过。见卫洵看来,少女紧握双手,美眸含泪,似乎有万般不舍,但眸中更多的,却是坚定。

“阿诚哥,我们不能在一起。”

少女说出绝情的话,她褪下手腕上的银镯,塞到卫洵手里,手指微颤:

“这银镯,你拿回去,给你将来的爱人吧。”

卫洵脑子一转,就明白了这往日重现是怎么回事,而他自己又是什么角色。

诶嘿,真是来得好真不如来的巧,他这不正是萍萍的意中人吗!

见少女要把手抽离,卫洵反手紧紧握住她的手,情真意切道:

“萍萍,我们私奔吧!”

作者有话要说:  萍萍:??

安雪锋:??

今天缓一天,明天继续加更,么么哒!

感谢在2021-03-22 22:29:55~2021-03-23 20:25: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花泽泽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爻、绿色帅红豆 2个;修仙爱好者、昭昭呀、不喜欢唐龙啦、左徯、36647239、泠君、荼蘼已尽夜未央、借月章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明曦 180瓶;梨子与梨子 162瓶;笙 120瓶;625 105瓶;一半凄迷 90瓶;兰泽、35939542 80瓶;路释 73瓶;爱癌 62瓶;沐葵、月光与萤火、此方、是胖胖的鸭 60瓶;潇、淅和、南山、两相厌 50瓶;芒果 49瓶;泑泽、zzz、漠漠、阿堇、喵喵祟祟、用时间线弹一曲东风破、gloria、墨子迁、、是师徒不是徒师 40瓶;丛丛瘦了没 35瓶;艾叶 32瓶;研y、左徯、好想吃东西啊、哦、青争、无嫁、a、47604510、荼蘼已尽夜未央、sare、是勋贤吖~、咖啡喝个没完、kily、我不爱吐槽 30瓶;葉葉葉~ 25瓶;送河 24瓶;萝北卷心菜 23瓶;李长长长、惠、执笔画眉、天良、梨花不落、木陵有雨、陌上花开、枫叶~、买洋芋、bubbles、芳、小小酥、小胖duang~、來給老闆加更、*风の、小熊软糖、zanshi、茱萸、晋江读者、云雾缭绕、塞浮、大猪蹄子、糕点、江里江虞、情话说给你听、小痞子、闇眠、1234567890、一时风雨、7231、梦落晨曦、默、人生有、难、ahhhhh、空城 20瓶;偷摘星星的猫 19瓶;本源 16瓶;2015的今夏、颖若语、椰蓉球吃到饱、踏碎的烟花、糖醋里脊、嘿嘿、花謝夕顏、顺遂无忧、修卡卡、王不留行我看行、满语芳归、亭子宝玉、雨夜带伞不带刀、salad、荔枝棒棒糖、滚回地球补作业、伊萨克是小可爱、无情的看文机器、素手挽清风、兔子君の暖阳、吃货紫原、耳尧木 10瓶;小漪软糖 9瓶;落叶、皮皮 8瓶;奈奈酱、看到我请催我去画图、花谢怜城 6瓶;最大的梦想是成为千万、lluvia、墨月、nono、载九、节秋筠、晋江没有车、莫格街的黑猫、36689909、看(⊙o⊙)、toyi338、才不是咕咕 5瓶;槿、稀粥 4瓶;沈君轩邈足下、鬼墨寒 3瓶;37078112、枫桥离梦、焚鹿、枸杞明采茶、hz、独眼鹰 2瓶;审判者、柇七、克拉拉、qianqian、stubborn、红叶红叶、在云幕中飘荡、一览众山小、三千色、谢俞、猫猫瞌睡、49888063、五花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