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四十三章:还真是师爷(凌晨求票票,今天继续爆)

第四十三章:还真是师爷(凌晨求票票,今天继续爆)


  “呃……鄙人薛贵。”

  薛贵的手僵了一下,随后抱拳向着徐童重新说了一遍名字,但手却是顺势就收了回来。

  “嘶~~~这么巧?”徐童两眼珠子溜溜打转,心里开始计算着年纪。

  但仔细一算,又觉得不太像啊。

  记得照片上看,当时的师爷,年纪也就是20出头,要是放现在,自己师爷少说要七十往上,而眼前这位,怎么看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模样,撑死了算他四十岁吧,年纪差一半呢。

  难道是重名重姓??

  徐童心里琢磨着,眼前薛贵的眼神已经开始冷了下来。

  “怎么,阁下是听过我的名字?还未请教尊姓大名。”

  只见薛贵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左手抱右手,变成了右手抱左手。

  双手向前一拱,徐童立即就觉得一股冷意涌来,余光一撇,只见自己手臂上的汗毛都自己立了起来。

  徐童不懂双手抱拳礼的含义,但眼前这位疑似师爷的人,却给他一种深入寒潭的感觉。

  这种感觉,和霍赢那种霸气外露截然不同。

  霍赢是强,可给人的感觉是外强中干,而眼前这位却是绵里藏针,让人不寒而栗。

  想到这,他反而一下来了兴致了。

  想起来自己那位便宜师父的话,学着眼前薛贵的模样拱手抱拳道:“七家的许无忌。”

  他留了个心眼,没说自己的真名,包括在这个世界的名字。

  哪知道眼前薛贵见他同样右手抱拳,先是眉头一紧,待听到他自报家门后,更是气极反笑起来:“呵呵,好啊,七家见七家,李逵见李鬼了!”

  “咦?你也七家的?”

  徐童眼睛一亮,没想到眼前这个薛贵除了年纪对不上,其他的倒是挺符合的。

  “呸!”

  薛贵见他居然还敢当着自己面大言不惭,气的一拍桌子,引得车厢里众人纷纷抬头望过来。

  见状薛贵胸口一息,只好悻悻的放下手,毕竟特殊时期,他也不敢这么张扬,否则麻烦上身,事情就大了。

  “哼!”

  可这样,薛贵气还是没处撒,要是换作别的事情,哪怕是有人朝着自己脸上吐上口吐沫,他也绝不会去理会。

  但偏偏遇到了打着自己家门旗号的骗子,薛贵不能忍啊。

  虽然扎纸人的行当多了去,要是没个师承,可不是谁都能自称自己是八门里面的人。

  “小子,你要是说你是三门的彩头,就冲你给我的这身行头,我信,可你要说你是七门的人……哼哼!你要是拿不出什么真凭实据,我要你的命!”

  说到最后,薛贵已经把声音压到了极低的程度,可声音听上去,还是像是寒冬腊月的冷刀子一样扎人。

  “真凭实据?”

  徐童想了想,只见他佯装着在怀里摸索一阵后,一个铃铛被他握在手上:“这个算么?”

  只是他刚把铃铛拿出来,薛贵的神色就变了,一把捂住铃铛口,忙按住他的手:“这东西你哪来的!”

  “我师父给我的啊。”

  徐童眨眨眼,顺手就把铃铛交给薛贵手上。

  他不怕薛贵不给他,毕竟是自己的东西,对方真敢抢,自己只要嗷一嗓子,怕是要不了几分钟马上就能把红袖章召唤过来。

  当然他也是存着别的心思,这【魑魅铃】附带有两项技能。

  一个是摄魂。

  另一个却是三个问号,处于未解锁状态,既然周华盛能坚定【长生蛊】那么或许眼前这位同为七门的薛贵,搞不好能帮自己把第二项技能解锁开。

  “这东西……”

  薛贵很小心的把【魑魅铃】把玩在手上,手指像是抚爱着一件至宝一样,越看越是入神。

  徐童两眼看着车窗外滑过的风景,说实话,这个车速也确实很适合看风景。

  这一看足足看了快半个小时,看得他两眼都酸了,回头一瞧,薛贵还在盯着【魑魅铃】看,像是怎么看都看不够一样。

  见状徐童只能伸出手,一把将【魑魅铃】给拿回来。

  薛贵猝不及防的被拿走了铃铛,不禁猛抬起头,正要开口,哪知面前这个小伙子眼圈都红了,双手紧紧把铃铛抱在怀里。

  “我这个是师父临终前传给我的,我师父从小把我带大,每次犯错他都用竹条抽我的手心,我寻思着等我长大了,赚钱了,他就不打我了,可还没等我长大……他就……”哽咽的声音说到后面已经说不下去,两眼看着自己的手掌,眼泪珠子已经止不住在眼圈里打转起来。

  见状薛贵原本心头那股邪火顿时像是被泼上一盆冷水,拍拍他的肩膀:“孩子,你师父叫什么名字!”

  徐童闻言立即满脸警觉,摇摇头:“我不能说,我只能告诉你他姓王。”

  “姓王!”

  薛贵心头一振,名字且不提,这姓倒是对得上。

  加上【魑魅铃】在徐童手上,这东西非是代代亲传,否则谁也别想轻易拿走,想到这薛贵心里也就信了七八分。

  但为了保险起见,只见薛贵从袖子里拿出一张黄纸:“好孩子,你且折个纸花我瞧瞧。”

  “折纸花?”

  徐童擦了把眼泪,先还是小心翼翼把【魑魅铃】重新塞进怀里,实际上则是丢入道具册,令他失望的是,【魑魅铃】的第二项能力并未解锁。

  不过失望归失望,手却是把黄纸拿起来,只见这卷黄纸在他手上一捏一撮,三下五除二的功夫,就是一朵小巧的纸花被他折出来。

  薛贵把纸花拿过来,手轻轻一搓,只见纸花果然变了模样,心里那点怀疑也顿时烟消云散。

  别的事情可以编,可这折纸花的基本功却不行。

  他看着薛贵把纸花来回揉搓,心里默默松了口气,亏是自己有宋师傅,不然要是冲着之前自己折的纸花,徒有其表,怕是薛贵一撮,自己的谎话就露馅了。

  “行,你这基本功还可以。”

  薛贵点点头,神情甚是欣慰,不管怎么说王家这一支还是有传人的。

  想到自己这一支,居然到现在还没个传人,真是有辱祖宗啊,不过这也不怪他,这个糟糕的时代就是这样,想要在这个时代找个传人,传承衣钵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想到这薛贵再看徐童,眼神顿时就慈祥了许多。

  “吱吱……”

  这时,火车也进站开始减速停下来,薛贵一瞧,拉住徐童的胳膊:“走,这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下车。”

  “啊?现在就下车啊。”他故作惊讶道:“薛大哥,这才到哪儿啊?”

  “什么薛大哥,别提你师父什么辈分,按年龄你也要问我叫声师爷,赶紧走!”

  薛贵脸一板,厉声训斥道。

  “师爷?”

  他心里一个咯噔,好奇道:“师爷您贵庚啊?”

  “下车说!”薛贵不想在这里多言,匆匆拉着他走下车。

  两人走出车站,薛贵拉着他直奔向不远处的那片荒地。

  “薛……不是……师爷……您这是带我去哪儿啊?”

  徐童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但还是要学着欲拒还迎的姿态,小碎步可就没停下过。

  “别废话,我时间紧,你且跟我来。”薛贵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也是赶巧,也是不巧,要是换个时候,我能带你段时间,可现在不行,我要去北邙赴约,指不定能不能活着回来,只能先教你三招速成的,给你留个防身的后路。”

  听到这话,他心里已经基本确认,眼前这位看上去撑死也就四十岁的薛贵,还真是自家的师爷呢,这样叫起来心里可就顺畅多了。

  “啊!!那您就别去了啊。”

  他嘴上说着,心里却琢磨着:“您肯定能活着回来,不然我师父老宋哪学的手艺。”

  薛贵摇摇头,转过身语重心长道:“你不懂,有些事,比命重要。”

  薛贵深邃的眼神透出不一样的光芒,这不禁令他想起了王队长那番话,心里一时又泛起几朵浪花来,感觉像是隐隐约约的抓到了什么,但仔细想想又觉得抓了个空。

  正是出神的时候,薛贵已经拉着他走到一处荒田上,只见荒田不远就是几座孤零零的坟头立在那。

  看到坟头,薛贵反而眼睛一亮,拉着他快步走上去:“你小子运气不错,一找还真找到了。”

  说着拉着他走到坟前,拿手一指:“你知道这是什么嘛?”

  徐童看了看坟头;“衣食父母啊!”

  “呃……”

  这话说得,险些把薛贵给噎死,好在徐童察言观色,见他脸色不好,赶忙板正态度,做起乖宝宝摇头道:“不知道。”

  听到这话薛贵才缓过气来,清了清嗓门:“咳咳,衣食父母那是活人,指望死人给你钱,你早早就要饿死,记住了死人是咱们的朋友。”

  只见薛贵说话间,随手抛出个小纸人捏在手上,纸人虽小,却是五官俱全,身上穿着衣服,脚上甚至还单独穿着一双红靴子。

  再仔细看,会发现,鞋子上还绣着花,衣服上的纽扣居然都是真的。

  看着薛师爷能把纸人做到这样细腻的程度,徐童也不禁心里暗暗咋舌,看起来自己还是要再学习啊。

  “记住这句口诀。”薛贵见他还在愣神,忙开口提醒道,旋即口中默念起一段饶舌的咒语,咒语念罢,拿手把纸人往前一丢。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只见纸人居然真的立在坟头前,那对眼珠子缓缓扭动着,朝着他们两人看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