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玫瑰予我 > 第29章 第 29 章

第29章 第 29 章


宋景迟没有给随岁反应的余地, 他的手掌覆在随岁纤细的玉颈上,带着人一点点的靠向他。

随岁脑子里一片空白,没什么反抗的, 她的额头抵在了宋景迟的凸起的锁骨上。

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 宋景迟手指已经绕上她的发梢,有一下没一下的玩着。

发尾传来的牵扯让随岁心里也痒痒的, 她抬起头, 有些呆滞的看着宋景迟。

刚刚被手掌捏皱的心脏好像一点一点被抚平, 又奇迹般的愈合起来。

她的哭声早就止住,但宋景迟这一抱, 随岁眼眶又热了起来。

她看着男人好看的下颚线, 和那凸起来的喉结,心中一动。

察觉到随岁的目光,宋景迟垂眸看了过来。

隔着很短的一段距离,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黏住、又缠绕在一起。

随岁现在已经基本能脸不红心不跳的与宋景迟对视了。

所以宋景迟低头看着她的时候,随岁不但朝他笑了笑,还很自觉地抱住了宋景迟的腰。

“”

这次是,很主动、很自然地一个抱抱。

是宋景迟给她的抱抱,随岁心里发甜。

她手指揪着宋景迟身后的衣衫, 躲开了宋景迟的目光。

想到是宋景迟主动地, 随岁觉得她不能浪费。

所以她又把自己的脑袋埋进宋景迟胸膛,略带羞涩的说:“你抱我了”

可能是刚睡醒又哭完的原因, 还带着不明显的鼻音,听起来有些娇憨:“你最好对我负责。”

“你不愿意的话, 我也可以对你负责。”

随岁看不见宋景迟的脸,自然不知道宋景迟嘴角的那抹淡笑。

宋景迟只单穿了一件衬衫,松松垮垮的, 稍微一动就能触碰到那紧致的后腰。

随岁脑袋轻轻地摇晃了两下,还顺便吃了两口豆腐。

心里瞬间乐开了花。

只不过,宋景迟很快制止了那双不安分的手。

“抱够了吗?”

“没有”

随岁话音落下,一阵沉默。

宋景迟好像默许了她的动作。

两人就这样抱了好久,直到随岁肚子传来“咕噜——”的一声。

温馨的氛围烟消云散,随岁环着宋景迟身后的手也骤然收紧。

宋景迟倒是有了反应,他松了搭在随发丝上的手,顺便将随岁的手扯了下来。

“吃饭。”简单的两个字,让随岁没了声。

这是她第二次和宋景迟吃早饭。

好想拍一张照片留念一下。

看着宋景迟再次站在桌前收拾着,随岁忽然生出一种家的感觉。

“等等,我收拾一下。”

随岁跑回卧室,将自己简单的收拾一下。又把手机调成照相模式,站在门口找好角度准备悄悄地拍一张。

然而,闪光灯亮起的那一刻,空气好像都凝住了。

随岁忽然想起那天黎喻教给自己的闪光灯氛围感拍照方法。

完了,学完之后忘记关了。

宋景迟顺着那刹那间的异动,向她这边看了过来。

那眼神明摆着就是在问她:你在做什么。

随岁吸了吸鼻子,摇了摇自己手中的手机,逞能的给自己找着台阶。

“你还挺上镜的,就是感觉缺点什么。”

宋景迟非常给随岁面子的没有戳穿她,反问道:“缺什么?”

随岁跑到宋景迟身边,挺起胸脯,指了指自己:“我呀。”

“单人照肯定没有双人照好看。”

随岁使劲的吹嘘着,可惜宋景迟肯本不受用。

他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也没什么表情。

随岁只好老老实实的开始吃饭。

她瞄见那个粉色盒子:“那里面装的是什么啊。”

“不知道。别人赠的。”

随岁不相信,自己将盒子拿了过来,这个粉盒子实在是眼熟。

好像在哪里见过。

她将上面的结拆开,里面的东西在她面前展现。

——是一块草莓蛋糕。

随岁忽然想起,那天的酒店门口,放在她房间门前的粉色盒子与今天的是一模一样的。

她愣了一秒,掀眼看向宋景迟。

上次真的是宋景迟送的?

她记得,那天的前一晚,两人散场的并不是很好看。

但第二天,宋景迟还是给她买了蛋糕?

可是,随岁又想起,那块蛋糕,最后并没有进到自己的肚子。

这么一想,忽然也不是那么开心了。

顺带看着宋景迟的眼神都多了那么几分埋怨。

宋景迟余光瞥见的就是随岁那张带着哀怨的脸。

他好笑:“你看什么。”

随岁摇摇头,叹气:“我只是在为我曾经损失掉的那块蛋糕而可惜。”

说着,又用小勺切了口蛋糕送进自己嘴里。

宋景迟看随岁这样子也是有力气了,不客气的回她:“怎么,你要再为了一块蛋糕哭一遍?”

“”

短短半天内,哭了两次还全被宋景迟逮着了。

随岁羞愧的慌。

想当年,她还把那种流汗流血不流泪的装逼口号挂在嘴边。

果然,宋景迟也记得,他下一句就是:“没想到你还是越活越倒回去了。”

随岁小声反抗:“那你哄哄我我就不哭了嘛。”

“或者,你要是心疼我,就多和我说说话”

看宋景迟没有再怼她,随岁觉得现在这个时候是解释误会的好时机。

她试探性的开口:“宋景迟,就那天晚上”

“哪天?”

随岁已经到嗓子眼里的解释被吞了回去。

“就是我给你拍芙蓉花那天”

随岁说着拿出两人的聊天记录,直接放到了明面上。

“你看啊,这晚上的芙蓉花,还挺好看”随岁一边偷瞄着宋景迟的反应,另一边想着措辞,她先委婉的进入着话题。

“我以后能不能和你一起看啊。”随岁又加了三个字:“在晚上。“

“你开着你那辆迈巴赫,载着我,我们两个一起去”

“你想说什么。”宋景迟不吃这套,随岁说的委婉根本没有用。

她深吸了一口气:“那天晚上其实是我回不去了,所以项舜才来接我的。“

“我本来想走回去的。结果小可知道了忽然又让项舜来接我,我在车上睡着了就没有看到你的微信。”

“小可也是车没油了,我又打不到车,这才”

“所以,宋景迟那天晚上你是不是来找我了”随岁的直觉告诉她,是这样的。

宋景迟没有承认,随岁也就略过去了,只要解释清楚就好。

随岁点了下快熄灭的屏幕,上下滑动着:“你当时也没有理我,我以为你在忙。”

宋景迟顺着随岁的视线看过去,两人的聊天页面基本都是随岁一人再说,看着严重不平衡。

宋景迟目光划过一瞬难耐。

其实他知道随岁不会做什么。只是,他还是想等随岁一个保证。

随岁真的太难等了。

他怕一个不注意,就又找不到她了。

他经不住再一个七年。

“你知不知道,新闻上报道了多少女性半夜遇害。”宋景迟声音冷冷的,继续说着:“晚上为什么要一个人在外面。”

随岁委屈:“我这不是还要工作嘛。本来我是想去找你的,又被工厂的事情耽搁了”

随岁觉得现在这位开着迈巴赫的有钱人根本不理解自己这种事业刚起步的社畜:“我不努力挣钱,怎么来请你吃饭。”

她气的又吃了一块蛋糕,草莓的甜味将味蕾覆盖。

挺好吃的,随岁心里评价。

本着什么都要分享给宋景迟的原则,随岁忘记了刚刚的气愤,想也没想的就挖了一大口草莓蛋糕递给宋景迟。

已经送到了宋景迟嘴边,随岁才想到这人不喜欢甜食。

“这个还挺好吃的,不知道你上次吃没吃。”

“没吃。”

“哦。”想来也是,他好像真的很不喜欢甜食。

不过上次给他的时候也没有想那么多,就是为了多一点接触的机会。

就在随岁犹豫着要不要收回手的时候,宋景迟有了反应。

他稍微的低了低头,含住了那块草莓蛋糕。

淡粉色的奶油粘在了他的嘴唇上,宋景迟动作自然地用舌头勾了回去,他的样子好像只是随意地品尝了一下,顺便还给了评价:“还行,有点甜。”

随岁:“”

可能是眼前受到的冲击太大,随岁伸出去的手还僵在宋景迟眼前。

宋景迟却觉得没什么,他吞了下去,眉头还轻微的皱了下,将随岁的手摁了下去:“继续说。”

“啊?”随岁愣了一下,磕磕绊绊的说:“说什么这个勺子是我的诶。”

宋景迟眉心皱的更深了,他眼中略带疑惑:“不是你给我用的?”

“”

好像是自己送过去的,不过她那也是无意识之举啊。

宋景迟这表情怎么搞得像自己占他便宜一样。

“你!”随岁忽然看到宋景迟眸中的笑意,反应过来自己被宋景迟耍了。

她生气的拍了宋景迟一下,才继续说自己工作室的事情:“我总觉得那个纪小姐好像对我有什么意见。”

随岁回想了一下:“我也没惹着她啊,但她给我的感觉就是怪怪的。”

“纪小姐?”

随岁想到宋景迟是导演:“就是纪翎。”

“你认识吗?”

“不认识。”

随岁觉得正常,她也就是随口一问。

“不说这个了。”随岁的视线又回到手机上:“以后我不会让项舜来接我啦,只让你接我好不好。”

见到宋景迟脸色好看一些,这才松了一口气。

宋景迟今天还挺好哄。

随岁觉得这是一个得寸进尺的好时机,她又提出一个建议:“不过你是不是应该让我加一个微信。”

宋景迟嗯了一声,尾音上扬,随岁听出了他的疑问。

随岁解释:“你看嘛,这工作账号多不方便,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加您一个私人账号呀。”

宋景迟似乎是在考虑,他凝视着随岁的眼睛,应该是在等她一个等说服他的理由。

随岁一闭眼,算是豁出去了:“因为我太喜欢你了,你的一举一动我都不愿意错过,所以我想拥有你的两个账号。”

随岁感觉自己吹彩虹屁的功夫已经登峰造极了。

墙壁上挂着的时钟声有节奏的闯入鼓膜,滴滴答答的。伴随着的,还有宋景迟从胸腔中溢出浅笑,接着,两个字向她砸来——

“准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