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玫瑰予我 > 第36章 第 36 章

第36章 第 36 章


周五, 早上七点。

床头闹钟铃声准时响起,随岁不情不愿的睁开眼。

上下眼皮仿佛谁也离不开谁似的,挣扎几番, 再次聚在一起。

三秒钟之后, 床上的人像是着魔一般,倏忽坐了起来。

明天才是周六, 为什么今天就这么紧张呢。

她刚刚还做了一场梦, 梦见她准备好的玫瑰, 忽然变成了一个庞然大物,朝她扑了过来, 张着嘴要把她吃掉。

挺诡异的, 但当时的心惊肉跳现在还能清楚地体会到。

随岁揉了揉脑袋,觉得是自己太过紧张了。毕竟明天要完成两件大事。

也许是想着要纪念一下这个不一样的周五,随岁破天荒的决定要去买个早餐。

腿一点一点的挪下床, 踩住柔软的拖鞋。

洗漱完之后,随意往头上套了个帽子,便睁着惺忪的睡眼出了门。

随岁刚打开门,就见到对面门户敞着,好像是在打扫卫生。

对面那户效率可真高, 这很快就能住进来了吧, 随岁感叹。

前几日瞥见的奢华格调毫无踪迹可寻,打眼望去一片干净的纯色。

忽然反应过来这样不好, 随岁小声嘀咕两句:“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我不是故意看的哈, 谁让你家天天开着门呢。”

两户正门相对,一推门就能看个清楚。

随岁别开视线,走进电梯。

下楼买了两根油条和一杯豆浆, 随岁素颜朝天,没有一点形象可言。

她一边往回走着,一边啃着手里那根油条。

好硬,一点也不好吃。

豆浆还有渣。

随岁咂咂嘴,没有学校旁边那家好吃。

可能是因为宋景迟的原因,随岁最近总会想起高中的时候。

出了校门口再过条马路就有一家面馆,生意好的不得了。

晚自习下课时她经常拉着宋景迟过去。

坐的是长长的木板凳,仰头就能看见星星点点的天。

她随手一甩,就能触碰到穿着校服的少年。

随岁吸了下鼻子,暗念,今晚上就要去三中门口吃面。

过了明天,兴许她还能拉着宋景迟一起。

在时针指到数字九之前,随岁成功的踏进了工作室的大门。

她最近在考虑要不要参加一个“国际服装设计大赛”。虽说她入行不是很久,但总归也有一些自己的见解。

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可是

随岁拧起眉头,陷入纠结。

就坐在随岁旁边的黎喻凑近随岁耳边,轻轻地朝她吹了口气。

“想什么呢!”

随岁扭头朝黎喻看去,然后视线又回到电脑桌前,叹了一口气。

黎喻顺着随岁的视线看去,自然注意到桌面上的大字。

“姐,你还没报名吗?”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今天已经是截止日期的最后一天了吧。

随岁点点头:“我在考虑。”

黎喻急了:“考虑什么啊,赶紧报啊。以你的水平,得个奖是没什么问题的。”

随岁扭头看着黎喻,她眉眼明艳,眼神中却有纠结。

说白了,这个比赛也算不上什么顶尖比赛,只不过是给年轻的设计师搭了一个阶梯,如果你有实力,那你便可以让更多人看到你。

“但是可能会和工作室这边产生冲突。”林继帮过她,她不能只想着自己。

黎喻摇摇手:“没事啦,工作室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林继哥不会这么小气的。”

“悄悄告诉你,前几天林继哥打电话问我你报没报名,我以为你报了,就”黎喻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俩还打了赌,你肯定是一等奖!”

听到林继的态度,随岁才算放心。

她笑笑:“那行,我争取不让你们失望!”

事情好像都在慢慢的变好,心里的石头一块一块被落地。

火红色的太阳不知不觉的埋入地平线以下,顺带将四周的云彩的晕染开来。

像是传说中的祥瑞之兆。

随岁拍了一张照片,算是给自己打气。

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久违的烟火气让随岁变得亢奋。

向前走了两步,随岁走到公交车站牌下,和周围人一起等着公交。

间隙里,随岁给宋景迟发着消息。

【岁岁:下班了吗,抬头看看,有惊喜!】

宋景迟这次回的很快。

【宋:什么惊喜。】

【岁岁:今天的黄昏很好看!】

岁岁唇角勾着笑意,回道。

宋景迟的消息没有再蹦出来,随岁皱了下眉,有些不满,这人怎么聊着聊着就没了。

下一秒,语音电话猝不及防的跳了出来。

随岁有一瞬的惊讶,但还是很快放到耳边接通。

风声漫漫,随岁屏着呼吸,垂眸看着路边的小石子,等着对面人开口。

“岁岁”宋景迟喊了一声她的名字,然后传来阵阵低笑。

随岁微怔,虽有不解,但还是嗯了声。

“回头。”

像是有感应一般,随岁向身后看去。

那个身影在人群中太过于明显,随岁永远能一眼找到宋景迟。

所有的不解都在此刻瓦解,像是上天派来的意外之喜,她的视线牢牢地凝固在宋景迟身上。

顷刻,视野之中没了任何事物,只剩下宋景迟的身影。

电话还在继续,男人清清冷冷的声音都带了几分笑意。

随岁呆呆愣愣的拿着手机,聚精会神的听着那头的动静。

公交车从远处慢慢驶来,站牌下的人一个接一个上了车。

公交车气刹的声音像是有了慢放,吱嘎声响起,公交车与随岁擦加而过,又恢复了一片眼前的清朗。

“那不叫惊喜——”宋景迟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他拖了个长调,开口:“这才叫惊喜。”

“随岁,听懂了吗?”宋景迟咬着随岁的名字,一字一顿。

我给你的惊喜就是——人海之中,你回头就能找到我。

随岁眼眶发热,手机从耳边滑落,她向宋景迟奔去。

被风撩起的发丝又让宋景迟规规矩矩的别到了而后。

宋景迟伸臂搂着随岁,两人距离的很近。

宋景迟俯身,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不喜欢黄昏。”

“啊?”随岁还没缓过的情绪被这句话弄得更加混乱,她抬头望着宋景迟的眼睛,等着他的解释。

宋景迟眸色昏沉,似乎夹杂了很多情绪。

他看了随岁一会儿,然后拍了拍随岁的脑袋,看作若无其事:“走了,送你回家。”

没有得到后半句,但随岁觉得宋景迟似乎话里有话。

她跟着男人的步子,慢吞吞的走着。

她细细的享受着这难得的温存。

除了脸颊有些发烫,胸口跳动的有些快,好像还有一点其他的感觉。

随岁走了两步,忽的停了下来。

宋景迟的脚步同随岁一起停住:“怎么了?”

“”

随岁羞耻而小声:“刚刚好像崴到脚了。”

恰到好处的气氛消失的无影无踪。

“”

宋景迟看着随岁,似乎是无可奈何。

他叹了口气:“我背你。”

“”

随岁晕乎乎的靠在了宋景迟身上,双手交叉搭在男人胸前,刚刚的一幕在她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

她忍不住的将脸埋在宋景迟颈窝里,悄悄地蹭了蹭,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宋景迟,我是不是很沉。”

“还好。”

随岁眼神一动:“那等你背不动我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

“然后我就赶紧减肥。”随岁想了想,小声补充:“我想让你一直这样背我。”

宋景迟把随岁往上颠了下,语气随意:“猫儿能重到哪里去。”

停车场离的不是很远,五分钟的路程就到了。

但偏偏两人花了两倍的时间。

随岁的脚没什么问题,缓了一阵子已经好了。这才打消宋景迟要带她去医院的念头。

到了公寓楼下,随岁又嘱咐了一遍:“明晚八点来我家吃饭,别忘啦。”

随岁想了好久,最后决定自己做饭。

虽然手艺肯定比不上米其林餐厅,但起码是自己的心意。

随岁重复了一遍,神色认真:“我还给你准备了礼物,可能不是很贵重,但也是我准备了好久的。”

宋景迟颔首:“不会忘。”

随岁看着宋景迟的脸,防线一下子破了大半。

她眼眶有些泛红,半开玩笑的说:“宋景迟,那就算不好吃,你也不能太生气。”

“好,不会太生气。”

随岁笑了,伸手同他拉钩,极为幼稚的说道:“那谁骗人谁是小狗。”

宋景迟今天格外耐心,全都依着她:“嗯,是小狗。”

小手指缠绕在一起,拇指狠狠地抵在一起。

——这个章,就算是盖完了。

他们心照不宣,谁也没有说破。

随岁回到家中,忽然想起,自己应该拉着宋景迟去三中面馆的再吃一顿的。

算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她又拨了几个号码。

订的花没问题,蜡烛也没问题。牛排要新鲜的,明天会空运过来。就连红酒也是问木邵可要的最好的。

随岁还是选择了最老套的烛光晚餐。

在灯光不是那么亮眼的地方,情绪应该更容易隐藏吧。

就算是被拒绝,起码有花挡着,有烛光遮掩,也不至于太狼狈。

随后,叶淑桦给她发短信了,说是下午四点。

正好,不会耽误她给宋景迟煎牛排的时间。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6 22:45:47~2021-09-17 21:38: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哈哈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