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活在苦境 > 第五章:半路拦杀

第五章:半路拦杀


  荒野上两道人影并肩而行,一人身着儒袍手持折扇。宛如谪仙在世。另一人身披湛蓝战袍,身背一柄古朴长剑。

  正是离开不动城的解锋镝与赢虔二人,当日决定接下苍狼异谱的赢虔。在短短闭关修炼几天,然出关之后才得知。解锋镝决定离开不动城并将麒麟异谱交由苍鹰众人保管,并请不动城众人密切关切九轮天之动向。

  而他自己则准备介入调查当初三教本源之谜团。初得消息的赢虔,暗自思索考量了一番之后。方才决定跟随解锋镝外出。

  一方面,此时赢虔之功力已非短时间苦修能够增进。外出寻找机缘方为正途,二者相对于受到各方势力高度关注的魔吞不动城。此时解锋镝身边相对安全。

  九轮天与逆三教若是针对不动城,必然倾巢而出高手如云。届时面对层出不穷的先天高手,赢虔也不敢保证自身无事。

  而解锋镝所要调查的事情,赢虔却是知根知底,而且就万界这批三教分支实力也确实不怎么样。相对来说安全不少。

  赢虔心知自身实力不足,还不能够太过于浪。苟一点,才能活的久。而且就解锋镝此时气运正浓,方才出世不久。靠着苦境绝对一哥的气运蹭点汤还是好的。

  但见走在前边的解锋镝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道:“此回前来不动城,并无麒麟对剑踪影,一线生说麒麟对剑认主。那为何吾还是没有找到麒麟对剑呢?莫非吾还是欠缺了什么?”

  听到解锋镝的话语,赢虔不假思索的回了一句:“没找到说明缘分没到,是你的终究是你的。既然认你为主,该出现的时候总会出现的。何必执着,着急什么!”

  见赢虔话语,解锋镝不由一阵释然,转头看了看赢虔。微笑着说道:“小友说的是,缘之一字确实奇妙。那不知小友可有对策助吾找到对剑”

  “对策我没有,说不定什么时候那对破剑就自己来找你了。现在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必须先行解决,否则若是遇到意外。可是会很麻烦的!”赢虔摆了摆手,随意的对解锋镝说道。

  闻听此言,解锋镝不由得沉思了起来。一时却是想不到究竟是什么事情如此重要。

  随即开口道:“何事?”

  赢虔伸手揉了揉肚子,哭丧着脸说道:“吃饭,这都一天了水米未进的。当然吃饭最重要了,否则饿着肚子。万一需要打架,饿肚子可不一定使得上力气。万一打输了却是有些太丢人了。”

  “哈哈哈,小友确实说的对,吃饭最重要。”

  解锋镝话语方落,突然一道冷风袭向解锋镝。顿时一股凛然杀气,随风席卷而来。

  “乌鸦嘴……说什么打架呢!”

  见此情形,赢虔不由得吐槽了一句,随即凝神戒备。

  风吹梦碎,无痕无际。只有,刀痕流影。

  伴随诗号,一身黑色甲衣的神秘女杀手碎无泪,冷残无情,浑身散发冰寒杀气,并带着一串染血的风铃踏步而来。

  见到这名女子,解锋镝角色一肃。随即说道:“姑娘,吾说过。吾会去找你。你又何必心急呢?再次找上门来,解某还没准备好见面礼呢!”

  解锋镝话语落,就听见身侧赢虔。踏步而出,挡在解锋镝身前。一脸严肃的说道:“解锋镝你这霍霍完人家姑娘,被找上门了吧!放心作为你的好友,我替你挡下她。你先走。放心我不会伤到她的!”

  随即冲着黑衣女子说道:“姑娘,听小弟我一句劝。解锋镝不适合你,你若是喜欢他,就应该学会放手。而且毕竟强扭的瓜不甜不是,再说了……………………”

  见赢虔越说越离谱,解锋镝与黑衣女子都愣了一下。解锋镝立刻打断了赢虔的长篇大论式的说教,解释道:“小友却是误会了,吾与这位姑娘不过一面之缘而已。而且这位姑娘她是来杀吾的。小友还是小心为上。”

  意识到自己脑补过度的赢虔,摸了摸鼻子。上下打量了一番,浑身冰冷的黑衣碎无泪说道:“杀你,就她不够格吧!”

  话附落,忽闻:“那若再加上我呢?”

  随即树林中狂风大作,诗号轻响。一道旷世绝艳之白色身影飘然而降。

  物物拈来,般般打破,惺惺用,玉匙金锁;

  沥沥澄源,炎火焰火,盈盈处,上下倒颠换过。

  妙妙神机,玄玄性果,清清做,静中堪可;

  现现虚空,灵灵真个,明明衮光,光莹宝珠一颗。

  “此回见面,你有生之莲。将成亡命之人。”

  “这诗号也太长了一点,就你有诗号吗?”赢虔下意识的怼了句。

  见来者竟然是逆三教之首领神机。而赢虔更是清楚这神机更是棋邪纵横子的马甲而已。而这个阶段的纵横子利欲熏心,一直欲要与素还真一较高下。

  而解锋镝更是其必除的对象,能够与已经升仙的御清绝并称的棋中圣者。其自身修为更是深不可测,虽然后来棋邪纵横子被鬼麒主算计最终被单锋罪者与恨吾峰联手击杀。

  可是对于此时的赢虔与空有一身绝世修为。而因为记忆缺失无法运用自如的解锋镝而言,面对其的绝杀却是不得不小心应对。

  而解锋镝也全神戒备,随时准备出手。

  “你有生之莲,今日必将成为剑下亡魂。”

  神机猖狂之态表露无疑,一旁的赢虔或许在神机眼中仿佛不存在一般。或许也是因为赢虔之身影太过于具有欺骗性了。

  随即但见神机不再多言抬手起剑,出手便是绝杀之招。

  见神机如此狂妄,赢虔虽然心知自身实力不足。然面对如此杀劫唯有先缠住神机,先让解锋镝诛杀黑衣女子方有一线生机,心思辅定。

  赢虔与解锋镝双眼一对,似有默契一般,同时出手对上两人。

  面对神机绝杀一剑,赢虔不敢大意。周身功元尽提,一掌直击而出。掌剑交触刹那。强横剑气掌劲相冲。顿时树林之中飞沙走石,树木难承至极冲击纷纷炸裂飞散。

  但见神机稳如泰山,赢虔后力不继顿时被逼退数步。

  “不对,神机不可能这么弱。此人是假扮的。”

  交手刹那,遍察觉对手功力远不级估算的纵横子,赢虔心思电转间。遍明白恐怕此人是逆三教一刀斋或者其他人假扮的。

  而对方功力也最多比自己高出些许而已,心中暗道:劫杀,今日还不知道谁杀谁呢!

  “天式:尽气玄黄”

  念及此处,赢虔不再藏拙。抬手便是明气武典最为淳熟之招。顿时天地元气汇聚,尽化玄黄之气为用。

  神机见状,立刻持剑极速进身。剑行如流云,招招皆是取赢虔要害。

  见此赢虔足踏水风行步,身影飘忽不定。如弱水如流风无形无相,让人捉摸不透。双掌翻覆,明气武典之招如狂风暴雨一般。一时间两人战的难解难分。

  另一边黑衣女子碎无泪,与解锋镝此时亦是战的难解难分。刀轻灵人无影,杀人之刀。刀刀取命,一刀快过一刀。

  解锋镝虽然功体强横,然并不能运用自如。足踏八卦迷踪步融合水风行步,虽然看似险象环生,然碎无泪却无能伤解锋镝分毫。

  碎无泪人冷心更冷,交手数个回合。已然明了解锋镝之步法,然而却久久不能建功。

  神机此时却是与赢虔鏖战不休,两人一者剑法伶俐。一者掌劲绝伦。战至数个回合,但见赢虔越战越勇。掌劲携带摧枯拉朽之威四散而出,顿时满目疮痍。

  赢虔体内始皇诀不断运转,周身功元不断汇聚,不断凝炼。似乎不知疲倦一般。越战越狂,一招快过一招。一式强过一式。

  面对不断提升越战越强的赢虔,神机顿感后继无力。招来式往间落了下风。

  另一边与解锋镝缠战不休,却未能伤其分毫的碎无泪。察觉神机此方战局变化。心念一转,随即一刀逼开解锋镝。瞅准间隙,快步连环。一刀直接斩向赢虔后背空门之处。

  察觉背后袭来之刀,赢虔虽有心闪避却被神机纠缠。无奈之下唯有不管不顾,硬接这一刀。

  就在碎无泪一刀斩在赢虔后背之时,却突然感觉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自赢虔身上传来,随即只觉一股巨力袭来。

  解锋镝察觉自己中计,见碎无泪偷袭赢虔刀光眼看就要斩在赢虔身上顿时大怒。

  “你们这是逼虎伤人呐!”

  话附落但见解锋镝步伐一变,正是踏影行水。双掌聚纳风云之变。

  “山动河惊玄黄诀”

  顿时周遭地动山摇,大地为之闹动。山川树木为之惊惧。一掌破空直袭碎无泪而去。

  刀锋临身刹那,赢虔顿感身上湛蓝星甲一热。随即竟并无痛觉。心知是战甲防护之力。只是未曾想防御力竟然如此强悍。

  随即不再迟疑,手腕一翻。顿时一道紫色光影飞逝。随即尽提周身功元,灵鼍十三趾之招瞬息而出。

  “漂浮手初式:扬手穷涛”

  但见一道清灵掌气破空瞬间遍击在神机胸前。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神机正面接招。

  接招瞬间遍感觉一道诡异真气直接入体,顿时身形一顿。方要提元压制。殊不知背后一只紫色巨蟒早已张开如同黑洞一般的巨口。

  神机只感到眼前一黑,顿时被巨蟒吞入腹中。再无声息。

  交手不过瞬间,碎无泪一刀未能建功。反被赢虔护身战甲反震受创。顿时遍欲抽身,可是眼角余光闪现。却只见一只背生双翅的紫色巨蟒一口将神机吞噬。顿时惊惧不以,心神一松间。

  解锋镝之招已然破空而至,来不及反应。顿时被击飞数十丈,口區朱红惨遭重创,霎时失去了意识。

  见赢虔并无事,神机竟然瞬息之间被巨蟒吞噬。如此快的变故,纵使解锋镝智计绝伦也是没想到会有如此变化。

  吃饱了的紫色巨蟒见任务完成,立刻化作一只拇指粗细的小蛇。飞到赢虔手上蹭了蹭赢虔的手心,随即重新盘在手腕之上沉睡了起来。

  “未想到小友竟然有如此厉害的战宠却是让吾白担心了。”解锋镝缓步来到赢虔身前,查探了一下。见他并未受伤。这才略带惊讶的说道。

  战事已完赢虔不由松了一口气,听到解锋镝的关心。缓了一口气这才说道:“它叫阿紫,传说其可成长为八翅紫龙皇。我偶然所得,只是今日才有了一丝灵智生出双翅,方才战中也是灵机一动罢了。”

  见赢虔并不愿意,多说巨蟒信息。解锋镝也不在多问。看了看方才碎无泪飞出去的方向。说道:“神机被小友所杀,只是这位姑娘伤势如何。”

  说话间抬步向碎无泪走去,来到进前。这才发现碎无泪此时却是伤势沉重,整个人早已经失去了意识。伸手为碎无泪把了把脉。确定对方只是受伤,并无太大的生命危险这才安心了一点。

  这时只听见赢虔的脚步缓缓也走到近前,扫了一眼碎无泪的样子。心中不由得赞叹,果然苦境练武的女子都长的很好看。

  随即开玩笑的说道:“没想到你解锋镝扫地恐伤蝼蚁命的慈悲善良之人,对于姑娘却是下手也太狠了。多漂亮多好的姑娘啊,娶回家做媳妇多好。竟然差点被你打死了。你下手也太黑了。”

  听着赢虔的风凉话,解锋镝算是无奈了。这段时间的接触。自己这位好友,人是不错。可以这张嘴却是太过于损了一点。抓住一切机会损自己。

  不搭理赢虔,解锋镝将碎无泪扶起来放在背上。随即离开了这里,赢虔见解锋镝不搭理自己,也觉得无趣。也向解锋镝的方向追去。

  红叶飘飞,夜色怡人。而在纵横峰,此时棋邪纵横子独自一人正对着一副棋局琢磨。只是手中悬而未下的一子,是象征着心悬结果的忧虑。

  “一刀斋,你已经不止三刻了。”

  心中忧虑化作喃喃自语,飘散风中。乍见红叶飘落棋盘之上,心中忧虑化作行动。腰中棋袋落入手中。

  “思亘七险,点落九宫,神游八极,纵横十方。”

  随着卜算结果浮现,是最不愿意接受,却仿佛又在情理之中的结果。

  脑中不由得浮现当日行动之前的谋划,一幕幕往事浮现眼前。最终化作呢喃之语。化作一句句问话。

  “一刀斋你为何三刻之后还不抽退?

  你为何要放弃生机?为何要如此啊!唉!!”

  仿佛一刀斋就在身边,又仿佛在问自己问苍天。然而答案或许他自己早已知晓。又何来问题呢!

  “你想要证明自己,因为解锋镝是吾的劲敌,所以你要杀了他。

  一刀斋,你走了。你还没有回答吾红叶一先的禅机呢………………………………”

  红叶飘飞,掩去了棋局。掩去了过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