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诡秘:穷人当家 > 第2章 不会这么巧吧?

第2章 不会这么巧吧?


回到家,用钥匙打开铁门的时候布莱德发现家里并没有亮灯,证明这个时候家中还并没有人。

天色已晚,这个点没回来大概也就是今晚不回来的意思了。

布莱德想了想,给身后的铁门落了锁之后就将上衣脱下。

布莱德随意将手中转了半个多小时的水晶笔仍在桌上后,他便去厨房里看了看食材。

厨房里只剩下几个鸡蛋和一些挂面,毕竟虽然廷根的气候不错,但肉类并不能放太久,蔬菜一类的食材也在昨天消耗殆尽了,能看到几个鸡蛋布莱德也觉得是意外之喜,毕竟他平日里并不做饭。、将鸡蛋的蛋清蛋黄搅在一起之后,布莱德便开火和着挂面给自己煮了一顿简单的晚餐。

“早就知道应该在外边吃了。”

抱着热腾腾的晚饭,布莱德坐在餐桌前一边拿着筷子吃面,一边从脱下的上衣口袋中拿出了一个薄薄的约有手掌大小的黑色物体,随意摁下黑色物体侧面的一个按键,原本漆黑的屏幕一瞬间亮了起来。

随意的翻动了一下这个被自己父亲称之为‘手机’的物件,布莱德还有些笨拙的点开其中的一个软件,在里面的阿拉伯数字按键中摁下了662这几个数字之后,拨通了出去。

“方便确实很方便。”布莱德心里评价,“就是并不持久,嗯,这是缺点。”

这个叫做‘手机’的东西有点像是有无线电报的进阶版,只不过不需要花钱,简单且方便,但缺点就在于这东西每次使用需要消耗不小的能量,虽然他有‘电池’,但因为这个东西本身涉及到了非凡者才能涉及的‘仪式魔法’的原因,作为普通人的他无法对这东西进行充电。

“喂。”

电话拨通,手机那边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布莱德和电话另一头的人低声说了几句之后确定自己母亲今晚要在贝克兰德休息一天之后他这才挂断了电话。

“最近几天外面有点乱,你自己多注意一些。”

“好的,母亲。”

挂断电话之后,布莱德也堪堪将自己的晚餐吃完,将碗盘洗碗,自己又进了盥洗室洗漱了一下之后,布莱德就拿起桌上的水晶笔和自己的外衣,顺着楼梯走上了二楼。

二楼有三个卧室,一个盥洗室,还有一个书房。

外面淡淡的绯红的月光从二楼走廊的尽头洋洋洒洒的洒落下来,布莱德在绯红的月光之中打开了自己的房间之后走了进去,随后又关上了房门,将房间里的煤气灯打开,橘黄色的火焰跳动在煤气灯的灯罩之中,让干净整洁的房间显得稍有人气。

走到自己的书桌前,布莱德将手上的东西放在桌上后就坐在了桌前,借着煤气灯闪烁的桔黄色灯光抽出一本《语言学与王国进化史》的书籍,准备为自己最近一直头疼的毕业论文继续顽固的努力。

就这样磨磨蹭蹭的在历史与语言的进化绪论中遨游了将近两个小时之后,布莱德这才有些头疼的合上了书。

“所以说我讨厌历史。”

絮絮叨叨之中,布莱德将视线留给了那只被他带上来的水晶笔。

实话实说,这只水晶笔的质地并不好,水晶采用的是劣质水晶,做工粗糙,像是一些无证工厂批量批发的那一类型,不论怎么看这只用一磅的价格买下的水晶笔都是稳亏不赚的事情。

不过他当时看到了这只水晶笔的时候稀里糊涂的就买了下来,也没和那个看起来神神叨叨的‘占卜家女士’砍价,买下水晶笔之后就和克莱恩一起去了韦尔奇了住宅,同时又和他们进行了一场奇怪的占卜游戏。

笔仙占卜是布莱德结合自己父亲小时候给自己讲的鬼故事改编出来的,韦尔奇和娜娅他们不信这个世界中有着神秘力量,玩这种游戏也仅仅只是为了好玩而已,并不在乎仪式的正确与否。

布莱德倒是知道,这种‘黑占卜’——也就是不受保护的占卜,很有可能会引来某种奇特存在的关注。所以他在知道韦尔奇他们要做一场占卜仪式的时候布莱德才提议使用笔仙占卜法,并且在占卜开始之前用自己脑子里有关神秘学的知识将具有指代性的描述全部模糊或是省去,使用的是一般的语言,并没有如赫密斯语一般有着撬动自然的力量。

按理来说,这场占卜不会得到回应,因为他们并不是非凡者,也不存在那些存在感兴趣的东西。

可就在韦尔奇问出的那个问题。

对,那个问题。

当韦尔奇说出那个问题的时候,那股不知道从哪里吹起的阴风将四角的蜡烛全部吹灭了。

他清楚地记得,那个时候他们手中的笔,确实在动!他记得推动笔滑动的力量并不来自于他的左右。

那种感觉,那种感觉很奇怪,似乎,好像并不是他们用自己的力量在挪动的一样。

不是他,不是克莱恩,不是韦尔奇,难不成是娜娅?

布莱德皱起了眉,回想了一下韦尔奇说的那句话。

“笔仙笔仙,你说霍纳奇斯山脉的主峰,是否真的有夜之国这一个地方?”

霍纳奇斯山脉的主峰……

韦尔奇为什么问出这么一个问题?

之前并没有感觉多少奇怪的东西现在现在想想竟然觉得很是诡异,布莱德下意识地一个哆嗦,有些面面相觑看着手中的那只水晶笔,心里有些犯怵。

“不会这么巧吧?”

布莱德咽了口口水,他看着手中平平无奇的水晶笔,手不自觉的从书桌上抽出了一张崭新的空白纸张,拿起桌上的另一只黑笔在白纸上简单的用古赫密斯语写下了‘是’与‘否’这两个字。

他从来没有尝试占卜过,虽说清楚占卜本身所具有的意义,但知道和动手操作完全是两回事。

占卜来源于自身,是灵性遨游灵界对过去,现在,未来的探知,而每个人都有灵性,都能交感到灵界,交感到更高层次的关系自身的信息。

但他只是一个只比常人稍强的灵性,就连非凡者都不是的普通人,占卜是否会回应他,他也不清楚。

“试试吧,总不至于这么‘幸运’吧?”如果那场占卜真的有问题的话,那么恐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