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系统屏蔽那几年 > 第四章:结缘(4)

第四章:结缘(4)


  宁静了一日,顾世予带着南思倾站在村子门口,听说丫头要出村去看病后家家户户都赶来相送。

  婆婆把一路上的盘缠和祸津交到他手上:“走吧,路上一定要小心。”

  大壮和老李几日走上前来拍拍他的肩道:“回来我们再一起喝酒可别忘了我们。”

  顾世予笑道:“怎么会,大壮哥就放心吧等把丫头这病治好了就回来陪你喝个三天三夜。”

  “好,还有可别欺负思倾这丫头多照顾着点,俺们也没什么能给你的凑了点盘缠在路上吃点好的。”

  大壮把手里的一块布放到顾世予手上,里面装着大伙凑的盘缠。

  另一边,婆婆和南思倾说了许多的话,手紧握着她的手告诉她在外面一定要听顾世予的话。

  南思倾红着眼眶充满着不舍,婆婆看顾世予那和大壮聊的差不多了说道:“该走了,丫头婆婆在在等你回来。”

  南思倾比划手语:“我会尽快回来的。”

  婆婆看着她一滴眼泪缓缓划下脸颊伸出手去帮她擦掉:“都这么大丫头了怎么还哭,走吧。”

  临别前,顾世予面朝婆婆一众人双手拘礼道:“各位保重身体。”

  随后带着南思倾走出山村,在二人的身影一点一点消失在视线中,婆婆也留下了眼泪,不知这一次送别是否真成了“送别”。

  远隔千里外的一座山上的道观里,一名灰衣男子在一块木牌上写下了“平安”二字后挂在了道观中央的树上,挂完后一阵微风吹过树上挂满的木牌随风动了起来。

  这时道观外走进来一名男子供手道:“苏涂长老还是未寻到踪迹。”

  “那便继续找,动用一切人力找到我师傅”

  话音刚落道观外又走进来一个人,是位妖艳的女子穿着件暗红道袍前边进来的男子见到立马跪到地上恭敬道:“教主。”

  “苏涂长老这都几个月没回门里开会了?有一些老家伙可对你有了意见呀。”

  苏涂转过身面对女子道:“他们对我有意见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需要把我踢出红衣教?”

  “怎么会,苏涂长老我已经帮你教训了他们你现在可以安心找你师傅不用担心这些。”女子道。

  “那你来找我是为何?”

  女子道:“我来是想告诉你魔道过几天会有一场会议我想让你陪我去要是你有时间的话。”

  苏涂问道:“教里那些老家伙不行吗?”

  “他们太老了,我喜欢年轻的比如你生的一副好面孔是个女人都好你这口。”

  苏涂点下了头道:“到时候我会回教中陪你一起。”

  闻言女子露出了欣喜道:“就知道苏涂长老会答应那我就先走了不打扰你了。”说罢转身就走走没几步还不忘回头抛个美艳。

  苏涂没有理会,跪在地上的人此时背后出了一身冷汉,等女子走后苏涂叫他起来道:“有这么怕教主吗?”

  那人没敢回答,以杀人为乐趣的红衣教教主血衣柔谁不怕?一身煞气压着他都差点喘不过气了,但这也让他知道之前的传闻不是空穴来风。

  什么传闻?就是教主喜欢上了一个来历不明的男子对他十分看重甚至有意传他教主之位,这男子是谁?那就是自己面前这位苏涂长老,看自己教主对人家这态度来看这传闻不假。

  苏涂走出了道观时正好下起了小雨,身后的男子立马变成一把油纸伞递上前,苏涂接过打开缓缓走下山。

  一同跟上山分散在道观附近的红衣教教徒也聚了起来排成两排整齐的走在苏涂身后,他们一个个都身穿红衣任由小雨滴落在他们身上。

  走出雾山的第三天天空下起了小雨,顾世予和南思倾二人在屋檐下躲雨。

  过了片刻后顾世予伸出手掌看雨没了后又继续赶路,为了避免被认出来的风险他给自己的容貌施展了障眼法来迷惑搜捕的修士,除非你是陈道名这种家主级别的人物来要不然其他人根本认不出来。

  刚没走几步路又一批修士来到这里,他们走在街道正好与他擦肩而过,算上这一队他遇到的一共就三十对了,每队大概有三到五人左右。

  这还是只是一个小范围,若是按照这样计算下去在夏州搜捕自己的最起码有上万人。

  这仙门百家还真是“看中”他,历代来哪个魔道有这种待遇?也就独他这一个了。

  赶时间的原因顾世予并不选择走一段停一段,要争分夺秒出夏州去到晋西出边界到达大汉王朝,时间很紧迫,想踏空而行又怕吸引到那些老家伙的注意。

  也考虑到南思倾凡体的原因,顾世予途中练制了些补充身体能量的简单丹药来让南思倾保持一个前进速度。

  但该来的麻烦始终是来了在走山路时竟撞见了山匪拦道打劫,领头的那一个丈着自己有点修为拎着把大刀就砍进泥土里道:“小子懂点事就把钱交出来饶你们不死。”

  顾世予就当他眼拙没瞧见他背后的剑好心道:“还请让道让我们二人过去,我看好汉有些修为可莫要因此丢了性命。”

  南思倾那见过这种阵仗个个拿着大刀凶神恶煞下意识紧贴向顾世予。

  大汉自然是瞧见了顾世予背后的剑,可他却认为是这小子为了吓唬人才佩戴出来,就前几天就有这么一个小子为了节约时间走了这条路怕遇到山匪背了把剑就装修士被他一眼识破,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动用修为去压一下前边这小子看看对方是不是真有料。

  顾世予感觉到那道微弱的气场无奈笑了笑对身后的南思倾道:“把眼睛闭上我说睁开才睁开。”

  南思倾立马把耳朵闭上,顾世予抬起一根手指轻轻抬了一下,下一秒四周的树木折断了树枝飞了贯穿了在场打劫的全部山匪,连惨叫声都没能叫出来就倒在地上。

  “早该听话多好,非要装。”

  顾世予又手一动,地上的土壤像受到了命领一样把山匪的尸体吞葬到土里,几秒过后地上全部清理干净他这才让南思倾睁开眼:“好了赶走了浪费了几分钟的时间。”

  南思倾点点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