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系统屏蔽那几年 > 第六章:结缘(6)

第六章:结缘(6)


  “娘亲。”

  孩童看着门被推开,一位妇女拿着包东西走进来,脸上满是疲倦可是当听见孩子叫她都会挂起微笑回应。

  “予儿你看我给你带回来了什么?”妇女张开手中的纸里面放着张大饼。

  孩童却没有因此开心的手舞足蹈而是带有一些责怪的语气道:“买这大饼干嘛?”

  妇女摸了摸孩童的头把大饼放到桌上道:“因为今天是你五岁生辰呀,正好今天的工钱多给了就给你买了一张回来为你庆生。”

  孩童沉默了起来,妇女把家里唯一一张板凳拿来让孩童坐上,然后妇女拿出一枚铜板塞到孩童手里道:“明天出去买点吃的好好奖励自己,别不舍得。”

  孩童忽然裂开嘴笑道:“谢谢娘亲。”

  见此妇女也是跟着一笑,这是自己孩子难得的笑容呀,自从跟自己来到这个地方生活这孩子就很少笑,平日里都是忙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来负担他的压力,别的孩子这个年纪都该快快乐乐的玩耍无忧无虑他却表现出这个年纪不该有的表现,不会因为住着破败的房屋和三天两头饿肚子的情况抱怨,这是她很欣慰的也同时是她最对不起他的地方。

  孩童撕下一块大饼递给妇女,妇女摇摇头表示不用可孩童却十分坚定:“娘亲要是不吃那我也不吃。”

  妇女无奈拿过来问道:“予儿,娘亲是不是很没用?”

  “娘亲为什么要这么说?”

  妇女看着孩童道:“整天跟娘受苦每天都只有看着别家孩子玩的份,恨娘没用没给你好的生活。”

  孩童摇头道:“娘亲不要多想,予儿没有奢求那么多只想着和娘亲在一起就好了。”

  这样的回答没有让妇女感到欣慰,相反让她感受到自己的失败,这种失败让她深深的无力。

  一个简单的生日后妇女把孩童哄上床睡觉后自己独做在床头前用针线缝补衣物,很快就快入冬了她要赶在这之前把过冬的衣物做出来。

  一直到半夜孩童从睡梦中醒来眼睛迷迷糊糊地看见油灯还未吹灭,自己的娘亲还在缝补自己的衣服,他道:“娘亲你怎么还不睡?”

  妇女笑了笑道:“一会就睡一会就睡。”

  但实际却是直到天快明时妇女只是眯了一下就出门去了。

  妇女前脚刚出门孩童就睁开了眼看着桌上的衣服,跳下床来穿好鞋子打理了一下家也出门去。

  出门去干嘛呢?自然是去乞讨,这是他目前能想到唯一赚钱的方法,把自己脸搞的脏兮兮的换下母亲为自己做的衣服穿上破烂的衣服,假装瘸了一条腿拿着个破碗西讨讨东讨讨,但这些做可讨不到几个钱有时还会因为这种举动人厌恶推开,重点就是挨一下打。

  可那能有什么办法?有的时候他还希望自己挨顿打,因为这样打他的那个人给钱的几率会大一些。

  “这位老爷赏点钱吧。”孩童看上一位穿衣华丽的男子拿着破碗到他面前晃悠,但似乎很不走运这男子好像心情不太好想找个东西撒气孩童正好撞上了。

  看着孩童那口破碗身上还带着股臭味,男子火气立马上来一巴掌甩在他脸上肉他滚到一边。

  这一巴掌力道很大直接在他脸上印了印,破碗甩到旁边,孩童倒在地上,过往的路人看到这一幕都投来了异样的目光,男子怒道:“看什么看关你们屁事。”

  说完看了眼地上的孩童觉得有点过意不起从口袋讨了几枚铜板丢在他身上道:“真晦气,赏你的下次别拿破碗晃悠在我面前。”

  孩童都顾不上脸上火辣辣的痛捡起地上的铜板边捡边说着谢谢的话。

  也幸好选了偏僻远离母亲工作地方远的地方,要是见到自己儿子如此卑微的样子心简直是滴血。

  赚来的钱孩童会存起来当家里吃不上饭的时候找个理由拿出来给母亲度过难关。

  一直到傍晚孩童去河边把脸洗干净准备换衣服回家,洗脸时河对岸的孩童在玩丢石子的游戏,一个孩童不小心把一颗小石子砸到了他,他没有反应惹来了笑话。

  “傻子!”

  “哈哈哈哈。”

  他们见他被石子砸到半点反应没有认为这是一个智力上有缺陷的傻子。

  孩童却是洗干净了脸抬起头来看了他们一眼就离去。

  回家途中孩童还捡起路边的树枝拿回到家中生火做饭等母亲回来。

  当天完全暗了下来时妇女才回,走进家门孩童转回头看见母亲脸上的红印他知道,母亲又被打了。

  这可不是第一次这样了,而是常用的事,虽然母亲对此闭口不谈可他心里却清楚。

  “娘亲粥好了。”

  他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粥放到桌上,妇女问:“你吃了没?”

  孩童道:“吃过了。”

  可惜即便是这样艰苦的日子也没有迎来转机,相反更加艰苦了。

  孩童六岁那年,妇女得了病一天比一天严重吃了药也不见得好转被东家辞退了回来,孩童存得来的钱也因为给母亲买药很快就用光了。

  生活几乎陷入了绝望,可孩童却从没放弃过,边照顾着重病的母亲边出外头去求得了一份在酒馆端茶倒水的工作。

  好在最后有位婆婆见他们母子可怜,带着妇女做一些编织的活赚些零散的钱。

  在酒馆忙碌了一天的孩童回到家第一时间就是询问母亲把药喝了没有。

  妇女点了点头,孩童掀开泡药的壶有余温信了妇女的话。

  “锅里给你留饭还热着,桌上的菜要不要娘亲帮你热一下?”妇女问。

  孩童盛了碗饭就坐下来一口白菜一口饭别提多香。

  这一幕看在妇女眼里别提多心酸。

  但对于孩童来说目前的一切都在能接受的范围,两世为人的他什么苦没吃过?只要人还在那一切就过的下去。

  哪怕没有小说中那样一穿越就得金手指当起了龙傲天,他只想守着自己这“一亩三分地”,他知道做人要现实不要没有主角命就得了主角病。

  什么机缘翻身,困境有贵人相助,有仙子投入怀抱,都没有,有的只有眼前这一间破旧的房屋和重病的母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