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系统屏蔽那几年 > 第八章:结缘(8)

第八章:结缘(8)


  柳珂走后,酒馆来一位女子她急促的走进来眼神慌乱东张西望在寻找着什么。

  顾世予注意到了她,但并不敢确认心里暗骂自己怎么就忘记问那人那姑娘长什么样?

  女子拦住了小二问道:“小二你有没有见到一个男子,就这么高。”她划了一下身高接着说:“呃,然后……”

  她竟忘记了对方的容貌,在自己脑海中那张脸在逐渐模糊,在他迷糊之际一道声音叫她:“姑娘你要找的人可是姓柳?”

  闻言女子猛然看向声音的方向走过去着急地说道:“对没错,姓柳叫柳珂他在哪?”

  顾世予让她先坐下后道:“他喝完酒后走了。”

  “往哪个方向走了请公子一定要告诉我。”

  女子显然很在意柳珂的去向,语气十分急切。

  “这个我不能告诉姑娘,不过柳珂离开时让我转交给你一样东西。”

  顾世予把凝聚柳珂一生修为的珠子拿出来放到女子眼前道:“一颗珠子。”

  女子见到珠子的那一刻傻愣住了,想起了当年的那一句话。

  “哪天我要是快死了,我就把我一生的修为凝聚成一颗蓝色的珠子送给你,这样就算我不在了也能陪在你身边。”

  她缓缓拿起这颗珠子呆呆看着,许久后问道:“真不能告诉我他去哪了吗?”

  顾世予问:“为什么一定要找他呢?”

  “因为……因为……对呀,我为什么要找他。”

  女子眼泪落下注视着顾世予的眼睛。

  顾世予可没接安慰的活东西送到跟一旁的南思倾起身就要走,突然女子大哭了起来。

  南思倾迟疑了会拉住顾世予的衣胸比划手语:“你能帮帮她吗?”

  “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你若想帮她忽视就是最好的因数。”

  柳珂这么做有他的道理,他不会因为对方的眼泪就去打破这个道理,事事都有因有果,最后的结局如何是由他们去决定,不是他这个局外人。

  想是这样想可南思倾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顾世予想了想拿出一张空白的符箓以指为笔写下了一句话:“缘分未尽自当相见。”

  “交给她。”

  南思倾点头把符箓拿给女子后终于肯出酒馆,酒馆内女子看着符箓上的字目光望向门外。

  她回想起与他初次相遇,又与他定下的约定。

  “柳珂不管你怎么样,我就只喜欢你一个也只嫁你一个人,天天给你剥糖吃。”

  “好。”

  “小姐终于找到你了,姑爷找你找了好久。”

  一名丫鬟小跑进酒馆来到女子身边。

  离开夏州进入到晋西已过去两日,时间很快半个月很快就要过去,顾世予心里一边计算着路程一边检查南思倾的身体。

  二人乘上客船走水路去晋西出州口,站在船板上看着江水顾世予只觉得平静的有些诡异,连着几日他竟瞧不见半条鱼在水中游动,这莫非是绝种了?

  旁边几名一同乘船的修士也察觉到这点一整日都在看着江面,甚至还用出了本领探查湖底却探不出半点诡异。

  无奈下他们返回船舱休息,傍晚晕船的南思倾从船舱出来,顾世予问:“可好点了?”

  南思倾点点头陪他一起望着江水,天渐渐暗下来船员出来把船板的油灯点亮并提醒二人天色已经晚,还请尽快回船舱内,晚餐也已经做好了。

  顾世予表示一会会回舱后那人才走。

  在太阳完全落下那一刻,顾世予望着江面隐约见到一道庞大的黑影从船底下游过去,黑影很大大过这艘客船。

  “小友,你也发现了吧。”

  一位老者的声音响起,他就站在顾世予旁边不远处。

  顾世予道:“并未发现什么。”

  老者看着他露出片刻诧异后笑道:“那就老夫眼花了吧刚才见着个巨大的黑影从船底下游过去。”

  “虚影?这不太可能吧,我想前辈你确实是眼花了。”顾世予见他穿着道袍便以前辈称呼。

  老者抚着胡须道:“人老了这眼神也跟着老,小友这是要去哪?”

  顾世予如实回答:“去晋城。”

  “晋城?小友可是要去大汉?”

  顾世予点点头:“听说大汉有一片花海十分美丽在当季盛开想带我旁边的姑娘去看看。”

  老者瞄了眼南思倾笑道:“你说这花海老夫年少时也曾去过一次,那里确实美丽。”

  “噢?前辈也带了姑娘?”

  “比不得你,当时哪有什么姑娘?就老夫一个人去看看那花海是不是真如别人说的那样美丽。”

  说着老者拿出一坛酒问:“小友喝酒吗?”

  “喝。”

  顾世予说完老者就扔来一坛酒,老者自己又从腰间的灵袋拿出一坛:“可知道这酒?”

  顾世予看了眼酒坛上的字道:“自然认得,东析名酒笑桃花。”

  他拿着酒坛对向老者和对方来个碰的动作喝下第一口。

  老者喝了一大口夸赞道:“不愧是酒中一绝够烈。”

  “小友待会你可要小心了,有些东西要按耐不住了。”

  话音刚落船上突然猛烈摇晃起来,一头有四十来丈高的妖鱼跃出水面,他张开长满利齿直接一口咬去船的一角。

  天空升起一道红色阵图缓缓落下。

  “真是倒霉。”

  顾世予把手中的“笑桃花”扔到一边揽起南思倾的腰就离开船板上,背上的“祸津”飞出来到他的脚底托在半空。

  妖鱼的第二次攻击很快展开,老者不舍的喝了口笑桃花后把酒坛扔向妖鱼的脸上,剧烈的爆炸在妖鱼脸上发生。

  一群紫衣修士踏剑破开船舱,他们好像早知道今夜会被这鱼妖袭击提前结印攻击在鱼妖身上。

  除了他们,其他修士都显然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带着船舱内的普通人都踏剑逃离,但还是有不少人落入水中。

  妖鱼怒吼翻身潜入水中,它沉在水底把落水的人一口咬人肚中,头顶上的阵图已落到顾世予头顶。

  “小友十分抱歉,我们没想到这鱼妖还这么快挣脱封印追来。”

  老者飞剑来到顾世予身边看了眼头顶上的阵图:“想来是有人帮它挣脱了封印要来夺宝。”

  顾世予道:“先解决这妖鱼。”

  老者把脚底下的剑影划出来千百把齐刷刷刺飞入江中准确的刺入妖鱼背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