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系统屏蔽那几年 > 第十一章:结缘(11)

第十一章:结缘(11)


  第二日一早,苏涂换上了一件华丽的衣服去街上买了些祭拜时用的东西带着顾世予来到南阳西边的一座小镇,小镇外有一座坟。

  坟碑上刻着:苏氏长女苏沐若之墓

  “这是?”

  苏涂摆上贡品道:“伯母,小苏又来看你了,师傅最近有些忙么时间来看您我就替她来看你,今天也正好是重阳我就给您买了您爱吃的糕点。”

  听此言,末甫川朝前拘礼一拜随后蹲下身与苏涂烧带来的纸钱。

  苏涂边把纸钱往火里送边说道:“你知道我和师傅是怎么认识的吗?”

  “那是一个冬天,我是个只知道偷窃他人钱财求生的孩童,我师傅是个酒馆的小二,我偷人钱袋的时候被发现被他打了一顿。”

  “叫你偷钱,好的不学学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被偷钱的男人吐了一口唾沫到卷着身子的苏涂身上,在寒冷的冬天他唯一保暖的棉衣被男子撕烂开,刺骨的冷风吹进他的身体,他双手抱着头不想看见男子,生怕对方看见他的脸又想打。

  边上的酒馆内年幼的顾世予见此来到他旁边轻声道:“他走了。”

  苏涂半信半疑露出一只眼睛打量着顾世予,顾世予不顾旁人诧异的眼光伸出手把他拉起来:“衣服都坏了。”

  苏涂下意识看了看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本来就烂被男子打了一顿后更加烂了已经抵御不住寒风。

  “脱下来吧。”

  苏涂听后一愣问:“为什么?”

  顾世予则把自己身上穿的厚衣物脱了下来道:“你穿我的。”

  “可我不认识你。”

  “为什么要认识我?”顾世予道:“我里面还穿着一件,看你可怜给你一件。”

  虽然那个时候他生活很艰难,可在衣物上妇女还是做到了绝对保暖。

  话说完,顾世予见他没有要拿的意思把脱下的棉袄塞到他手中道:“不用你欠我什么,收下吧,走了。”给了棉袄后转身走回了酒馆。

  苏涂呆呆地看着手上的棉袄和顾世予走向酒馆的背影说出了一声“谢谢”

  本以为这第一次遇见就是最后一次,没想到没过几日苏涂又遇见了顾世予,那是在一个医馆门口,顾世予买了几包药出门时见到苏涂打了打招呼道:“又见面了。”

  苏涂回道:“你好。”

  顾世予看他脸上的伤问道:“又被抓到了?”

  苏涂不敢说话,不知道为什么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竟然感到羞耻,羞耻的都不敢正眼去正视对方。

  就在顾世予走近时,苏涂肚子响了起来,这让他敢加不敢去直视对方心里更是想着立马跑走。

  “我家还有饭请你一顿要不要?”

  苏涂摇摇头拒绝肚子又一次叫出声。

  顾世予拉起他的手道:“嘴硬,肚子可不硬。”

  苏涂挣脱开手道:“不……不用,我不配的。”

  他想转身逃走,顾世予说道:“都是为了活着有什么配不配的?”

  “比起盗取钱财我请你吃一顿不是更好吗?”

  苏涂不解道:“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顾世予道:“因为我跟你也差不多,算是同病相怜吧,所以走不走?”

  苏涂内心挣扎了许久最后决定去顾世予家中蹭一顿饭,就如他说的一样相比盗取钱财,请他吃一顿更好。

  那也是苏涂第一次见到妇女,妇女很和蔼对他的到来并没有他想的那样厌恶相反待他很好,那也是他第一次体会到温暖。

  在哪里他吃了人生中第一顿饱饭,尽管只是些粥和水煮白菜,可在他看来那是山珍海味,比酒馆倒走的剩菜剩饭好太多了。

  纸钱渐渐烧光,苏涂站起身来道:“伯母很好,师傅也随她的性格很温柔善良,在我孩童那段时期他们就像一抹朝阳温暖着我。”

  “可就是这样一抹朝阳没有迎来他们想要的生活,我到现在都记得伯母死的那晚师傅哭的有多撕心裂碎。”

  自那顿饭后我和师傅的小弟,时不时就把他请来家中吃饭,渐渐的我不在干那些下三滥的事情而是跟着师傅在酒馆当小二。

  那一晚因为酒馆毕竟忙,顾世予和苏涂忙活到了夜深,天空下起了雨,他陪对方去医馆把妇女后面几天的药买了。

  雨渐渐下大,苏涂把伯母的药紧紧护在怀中,顾世予为他打着伞,二人小跑着回家。

  当快临近家时,顾世予发现家的大门是敞开着,屋内的烛光倒影出来几道人影,凄凉的惨叫从屋内传出来。

  顾世予意识到事情的不对把伞给旁边的苏涂跑回家中,当他来到门口看到的一幕直接让他愣在了原地。

  自己的母亲被几名醉酒的大汉压在床上凌辱,妇女绝望地看着门外的顾世予流出了眼泪。

  顾世予跑上前想要阻止却被一名大汉一手推回来摔到地板上,苏涂赶来也被眼前这一幕震撼扔下手中的东西跑上去。

  大汉看他这娇小的身板一脚就踹飞出去,另外一名大汉从床上下来没注意到地板爬着的苏涂踩在他的手臂上。

  “啊!”

  苏涂疼痛尖叫起来,顾世予爬起来被那下床的大汉一手拍倒到一旁:“两个小屁孩。”

  “这娘们好像没气了。”床上的大汉说着停下了动作一脸嫌弃叫着另一名同伴收手下床。

  几人不去理会地上的两人穿着衣服嘴里谈论着都是污言秽语,这些话听进顾世予耳中简直就像是一把刀插在他身上。

  “禽兽!”

  顾世予朝几人怒吼。

  率先穿好衣服的大汉裂嘴一笑:“你这小屁孩懂什么一边玩去。”是完撞开他走出门还骂了一句“这雨真TM大。”

  顾世予扑到床边把边上的棉被盖到妇女的身上:“阿娘!阿娘!予儿回来了别怕,说句话呀阿娘。”

  妇女没有回应,顾世予眼泪不断往外流下。

  “阿娘!别丢下予儿一个人,阿……娘。”

  他双手感受着妇女手中的冰凉心里别提有多绝望,地上的苏涂也顾不上手的伤来到床边喊着:“伯母!伯母!”

  苏涂气的一拳打在了墙壁上,眼泪滴落在地板上。

  顾世予把妇女的手贴在自己额头失声痛哭。

  什么狗屁修仙界?什么狗屁主角光环?老子都不需要,就想要一个平平淡淡的生活有这么难吗?

  苏涂看着地上的纸钱一点一点的烧尽后道:“故事我讲完了,末甫大公子觉得怎么样?”

  末甫川沉默了许久也没有回应苏涂,后者则道:“后来那故事中的几名大汉被我用凌迟折磨到死,可这依旧解不了我心头的恨,我把他们的的意识附在母猪上也让他们感受感受快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