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锁腰 > 第13章 第十三章

第13章 第十三章


王婶很快会意,所以,他这些天的反常和沈乔有关。

不过也是,别人也很难让沈望变成这样。除了

想到这儿,王婶又是一阵叹息。

她是疼沈乔的,但人哪能没有偏爱呢。沈望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那么点大的时候就跟着她。

对他的爱,肯定比沈乔的要多一些。

所以在这种事情上,她自然是希望沈乔能对沈望的好多一点。

沈乔有很多朋友,有很多爱她的人。但沈望不同,他的人生是单调的。

人生这条路上,他没有别的选择,也放弃了其他选择。

按部就班的往前走,尽他最大的所能去走。

那些天沈望没什么食欲,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书房里。

偶尔下楼吃饭,筷子随便动一下便放下了。

王婶也不是没劝过,他全程以沉默回应。

王婶是知道的,无论自己怎么劝,都不可能劝动。

沈望并不是耳根子软的人。

可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啊,就算实在没胃口,也得多吃一点。

不然身体扛不住。

最后,她还是把目光放在了沈乔身上。

正好下周是沈望的生日,也好借着这个由头。

哪怕他并不想过。

王婶最后还是擅作主张的给沈乔打了这通电话。

沈乔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好在排练,下个月学校有场演出,她是主舞。

所以被寄托的希望更大。徐老师这些天就差没让她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待在练舞室了。

此时累到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她把椅子上的外套拿走,坐在上面,拿了瓶水拧开。

刚要喝,周圆把她手机递来,说:“你的电话。”

沈乔伸手接过,看到手机屏幕上王婶两个字。

疑惑她怎么会在这个点给自己打电话,还是很快就按下接通。

王婶的声音透过听筒传来:“是乔乔吗?”

开场白的语气并不确定。

沈乔笑容甜,声音更甜:“是呢,是乔乔~”

王婶一听到她这声音,莫名的心就跟着踏实下来:“哎哟,怎么好些天不来看婶婶了。”

沈乔匆忙喝了口水,把瓶盖拧上:“最近在排练,有点忙,等过几天闲下来了我就去看您。”

王婶听说她忙,也开始犹豫起来。

怕耽误她的正事。

沈乔听出了她的欲言又止,主动问道:“是有什么事吗?”

王婶说:“也没什么,就是你沈望哥哥下周生日,想问你能不能来。你也知道,他没什么朋友。自己过的话也冷清。”

他的生日居然快到了?

算算日子好像确实。

生日可是头等大事,沈乔当下就表明态度:“那我肯定得去啊,天上下刀子都得去。”

她好像天生就有这个治愈人的能力,这些天因为担忧沈望而几分阴郁的心情,也逐渐见了晴。

王婶笑道:“那婶婶到时候就多做些我们乔乔爱吃的菜。”

沈乔也笑:“沈望哥哥的生日,不是应该多做些他爱吃的菜吗?”

“你喜欢吃的,你沈望哥哥都会喜欢。”

分明是意味深长的一句话,沈乔却没听出端倪来。

还在惊讶,沈望居然和她口味一致。

----------------

沈望生日那天,沈乔特地空出来时间,和老师请了假。

蛋糕是她自己做的。

虽然奶油是直接去蛋糕店买的。

但总得来说,烤蛋糕胚,抹奶油和裱花这些都是她亲历亲为。

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之前给她爸做过。那个时候才是第一次做,丑的完全没什么食欲。

就连沈乔自己都这么觉得。

这次有了经验,所以做出来的比上次明显有进步。

礼物是接到王婶电话后的第二天去买的。

特地让周圆帮她挑的一条领带。

香槟色的细条纹。

周圆说:“像沈望那种身份地位的男人什么都不缺,你省吃俭用用你那点零花钱给他买个表,说不定人家还嫌low,不符合自己的身份,不肯戴。”

“更别说衣服鞋子这种了,我平时留意了一下,他穿的不是高定就是一些小众高奢,咱们这种普通人就别掺和了。”

沈乔所有的想法都被她否决,最后周圆擅自替她做了主。

“买领带准没错。”

于是就买了这条,从五百八讲价到一百九的香槟色领带。

沈乔的零花钱其实还挺多的,除了爸爸隔三岔五往她卡里打钱,外婆也是。

但前阵子买手办都花的差不多了。

其中一个已经绝版的,被加价到了五位数。

她咬咬牙,还是买了。

这也导致她这个月的生活费彻底成了赤字。

这条领带无疑是让她本就不多的生活费更加雪上加霜。

她将无助的眼神移向周圆:“未来这十天,你应该不忍心让我饿死吧?”

同样生活费见底的周圆拍拍她的肩,语重心长道:“说什么胡话呢,我当然是陪你一起饿死啊。”

---------------

沈望生日当天,沈乔提着蛋糕坐地铁过去。

学校位置偏僻,沈望家虽然在市中心,但坐地铁还是得花费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中途还得转车。

平时打车半个小时就到了。可谁让她现在穷了呢。

那点车费,能省就省吧。

唉。

沈乔叹了口气,认命了。

地铁上的那一个小时尤为煎熬,她小心翼翼的护着蛋糕,生怕被撞歪了。

这可是她做了好久才做好的。

出地铁以后还得走个十几分钟。

王婶过来开的门。

屋子里安静的过分,压根就不像是在过生日,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一点生日的氛围都没有。

沈乔把蛋糕递给王婶,自己扶着墙换鞋子。

视线在客厅里扫视一圈,没看到今天的主人公。于是她问王婶:“沈望哥哥呢?”

王婶欲言又止:“在书房呢,他要不你去叫他下来?”

说这句话的时候,王婶还是有些于心不忍的。

毕竟沈望那个脾气,偶尔连她都觉得可怕。

这次不顾他之前的嘱咐,非但没有阻止沈乔过来,反而还主动邀请她。

更别说他并不想过这个生日。

沈乔压根就不知道危险在前面等着自己,摸了摸包里的领带盒。

非常爽快的点头:“好啊。”

然后她上了楼。

王婶忧心忡忡的看着她的背影,在心里为她祈福。

沈乔敲了几下书房门,没动静。

她又敲了敲,并开口问道:“沈望哥哥,你在里面吗?”

仍旧没动静。

她还以为他是没听到,于是加重了力道。

下一秒,像是有什么砸在里面的门上。

沈乔愣了会。

然后擅作主张的把门打开了。

因为没反锁。

书房内有好闻的气息,原先还觉得熏香味太奇怪,想不到多闻了几回反而喜欢上了。

门边的地上是一本书。

想来刚才砸过来就是这个东西了。

沈望正低头看文件,电脑里不时有汇报的声音传来。

关于这个季度的盈亏和收购进度。

沈乔非常识趣的站在一旁,没有打扰他。

而是等他忙完这一切后,才走过去:“今天的工作还有多少?”

她靠在桌旁,动作自然的低头去看他的电脑。

大抵是因为此时的动作,他们之间的距离被拉近。

沈乔闻到他身上的墨香味。

又瞥了眼旁边那几副还没来得及装裱起来的字画。

心平气和。

平心静气。

以和为贵。

沈乔沉默,所以他是正赶上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了吗?

她心里刚打起了退堂鼓,就看到他把电脑合上,抬眸看她。

又来了。

又是那双清冷深邃的眼。莫名胆寒。

沈乔从包里拿出礼物,打开话题:“今天生日就开心一点嘛,这可是我精心给你挑的礼物。”

递出去的礼物始终没人接,沈乔只得放在桌上。

“打开看看。”

他把盒子推开:“还有事?”

“当然有。”沈乔眨了眨眼,“我是过来给你庆祝生日的。”

他冷冰冰的下逐客令:“我不过生日,没什么事的话你走吧。”

沈乔说:“我不走,我还打算留下来蹭饭呢。”

因为她的这句话,眉头皱起。

沈乔瘪瘪嘴,装委屈:“为了给你买礼物我花光了我所有的零花钱,连学校食堂都吃不起了。你要是现在赶我走的话,我只能饿肚子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肠胃不好,一顿饭不吃都会胃疼,还有可能弄出肠胃炎。”

于是,眉头皱得更深:“为什么会肠胃不好?”

见目的达到,沈乔装的更委屈:“我们学舞蹈的平时忙,训练起来就忘了时间,饮食不规律。再加上平时为了保持身材和体重,对吃的东西也严格控制。”

言毕,她又叹气。

好在课堂上时老师给她讲过林黛玉的神情,她也琢磨出了几分相似。

委屈时我见犹怜,更适合用来扮可怜。

沈望长时间不出声,沈乔心里又开始没底。

难道说自己的演技还是没到火候?

他冷笑:“沈乔,你真拿我当傻子?”

她一愣,急忙解释:“没有。”

他不再与她多说:“出去。”

沈乔沉默了会,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生气。

明明前些天还好好的,虽然也不会好好说话,但最起码每天按时送饭,风雨无阻的。

等多久都没怨言。

难道他们没联系的这些天,又发生了点什么?

沈乔问他:“沈望哥哥,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耐心告罄,神情变冷,只重复那一句。

“出去。”

眉峰是平展的,并无厌烦在其中。想来只是单纯的不想看到她而已。

沈乔不愧是从小养成的厚脸皮,被这样的逐客令驱逐,也没想过要离开。

反正她就是赖在这儿了。

拖了张椅子过来,直接放在沈望边上,挨着他坐下。

“那你总得告诉我,你为什么生气吧?”她说,“我不喜欢让误会隔夜,有什么问题我们当下就解决。该道歉的道歉,该解释的解释。”

她的直接和沈望的别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是王婶的到来将僵局打破。

门是虚掩着的,她是过来问几点吃饭。

从她这个角度正好看到沈乔半边身子都快靠在沈望身上。哪怕只是视觉误差,其实二人之间距离尚有二指远。

不知怎的,王婶心里反而松一口气。

小心翼翼的把门带上,也不打扰他们。

厨师见着她了,问要不要现在把饭菜端出来。

王婶比了个手势,让她小点声音。又转头看一眼身后。

笑容欣慰。

“晚点吧,现在就先别打扰他们了。”

---------------

沈乔不走,沈望走了。

他推开椅子,绕过她离开。

沈乔起身,挡在他面前:“反正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咱们就都别想走。”

她的态度并不强硬,但也算不上卑微。

她对沈望有怜悯,连她自己也没察觉到,她下意识的把自己放在了拯救他的位置上。

因为有了怜悯,所以想要拯救。

但并非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沈望从她的眼中看到了这种怜悯。

还是年纪太小,情绪没法藏得太深。

像是脆弱的玻璃瓶,轻轻一摔就碎了。感情不也是一样吗,比玻璃瓶还脆弱。

那怜悯呢,怜悯又能持续多久?

“让开。”

仿佛淬冰的两个字,被他面无表情的说出来。

沈乔便愣在那里。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她也说不清楚。可不该是这样的。

沈望不该是这样的。

小时候那个不管她做什么都会纵容,哪怕她想想爬树,他也从不阻拦。

她只需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用去管危险性。

因为总有他给自己兜底。

他一定会保护好自己。

所以沈乔想,她也要保护好他。

可一个活生生的人,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彻底。

仿佛灵魂都被换了一样。

生日没过成,沈乔走了。蛋糕就放在桌上,她几次欲言又止,看了眼沈望,最后还是作罢。

王婶被眼前的场景给弄懵。怎么刚才还好好的,这会就成这样了。

原是想问的,但沈乔已经关上门离开了。

缺少了一个人的生气,安静的客厅再次变得死气沉沉。

沈望脱了外套,走进浴室。

一个字也没说。

王婶坐在外面,等他洗完澡出来。

周身仿佛还带着水汽,衣服是干净的白t,微湿的头发,盖了块灰色的干毛巾,此时正轻轻擦拭着。

身形如松柏,挺拔修长。

王婶问他:“饿了没,我让厨房把饭菜端出来。”

他摇头:“我不饿,你们吃吧。”

刚踏上楼梯,王婶欲言又止:“那这蛋糕”

擦拭头发的动作停下,也不过片刻。

微沉的声音响起:“随便。”

王婶叹了口气:“这是乔乔那丫头亲自做的啊。”

-----------

沈望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没吃药,甚至没有感受到困意。直到手机铃声将他吵醒,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刚才是在睡觉。

手机屏幕上那个名字过于熟悉,他微沉了眸。

铃声好像也随着拨通电话那人的情绪一样,变得急促。

最后几秒,他还是按下接通。

开了免提,手机随手放在一旁。

女人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小望,睡了吗?”

他重新靠回椅背,手指按了按眉心,疲乏还是没有得到缓解:“有事?”

女人埋怨道:“说的什么话,儿子生日,我当妈的还不能打个电话关心关心?”

他冷笑:“你别联系我,就是对我最好的关心。”

因为他的这句话而拔高的音调:“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有你这么和妈妈讲话的吗?”

沈望并不和她争论她到底有没有拥有这个称谓的资格。

他很少有在意的事情。

哪怕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也和他无关。他看中的是结果。

早一天死和晚一天死,又有什么区别呢?

没区别。

他把电话挂了,懒得再去听她接下来的话。

头有点晕,应该是刚才忘了关窗的缘故。

他下了楼。王婶已经睡了,客厅里没开灯。

他索性也没开。

外面那点路灯渗透进来,可见度不高,但依稀也能看出大致的轮廓来。

他走到冰箱旁,把冰箱门拉开。

最上面的那层,放着一个蛋糕盒。粉色的。

因为知道王婶肯定不舍得扔掉,所以才会没一点顾忌的说出那句话。

所以,他到底在想什么。

对她说出那么重的话来,是他的本意吗?

沈望点了根烟,看窗外的月亮。

两年前被月亮遗弃过一次,那现在呢。

她既然不喜欢他,为什么又要招惹他。为什么又要来对他好。

他有洁癖,不光身体有洁癖,心理也有。

不是他想要的,他不会要。

不想要他的,他也不会去求。

指间的烟不知何时燃烧大半,烟灰蓄了长长的一截。

桌上的手机响了两声,很快就被挂断。

沈望抬眸去看,屏幕上的名字让他微微失神。

几乎是下一秒,铃声再次响起。

刚才还态度坚定,不想要他的话,他也不会去求。

可是现在,却又生怕晚了哪怕一秒,电话就会再次挂断。而迫不及待的按下接听。

那边有风声,不像是在宿舍。

沈乔应该是在斟酌语句,好半天了,她才开口:“我想了一下,我还是觉得我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就承担一个莫须有的罪责。不管你是因为什么不高兴,生我的气,你都得先跟我讲清楚。”

她生活的环境不需要她去隐藏情绪。

她长在阳光底下,感情外露,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哪怕是两年前拒绝他,也是没有一点余地。

那现在呢。

现在有没有一点喜欢他。

因为从小到大想要的东西总是得不到,所以干脆,越是想要的东西,越表现出不在意。

习惯了。

沈乔打了个哆嗦:“外面很冷,你给我开下门。”

他揿灭了烟,走过去将门打开。

沈乔就蹲在外面,正拿着手机打着字。

大概是没有听到身后的声响,她打出几个字。

“哥哥,大爷,爹,你是我亲爹行不行。你先过来把门打开,咱们有什么事进去慢慢讲。”

许是觉得这行字用在沈望身上过于不符合。

她又逐字逐句的删除。

最后确认发出的只有九个字。

“好哥哥,求求了,呜呜呜~”

手机接收到讯息的铃声就在身后,沈乔一愣,继而起身。

直到看到沈望那张清清冷冷的脸。月光之下,几分不可分辨。

细长的眼,高挺的鼻梁。

以及脖颈处那道显眼的压印。

罪魁祸首就是沈乔。忘了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原因咬的。

只记得当时咬的血肉模糊,他也没吭一声。

在她哭累以后,他才拿来手帕给她擦掉嘴角的血。

他说。

“脏。”

沈乔只对这句话记忆犹新,居然有人嫌弃自己的血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