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锁腰 > 第19章 第十九章

第19章 第十九章


沈乔也不是每天都在家里,虽然没办法上舞蹈课,但文化课还是得上的。

于是接送的任务,便落到了沈望身上。

偶尔他忙的时候会让司机过来。

时间长了,就有风言风语流出。

说她被包了,每天都有豪车等在校门口。

流言多传几个人,编造的就越完整。

回到沈乔的耳中时,已经不知道转手了多少人。

说她这些天没回学校,就是住在那个包养她的老男人家里,中途回来上个学,老男人不放心她,担心她和别的男生乱来,所以每天都得亲自来接她。

名义上的接送,实则是在监视。

周圆听到后都快气死了,嘴里一口一个臭三八的骂着:“这群臭三八,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身为当事人的沈乔非但无所谓,反而还劝她冷静一点。

这事儿一听就是以许彩伶为首的那几个学姐传出来的。

还记挂着她之前的那些事呢。

阶梯教室今天没什么人,沈乔和周圆也懒得听课,就都往后排坐。

“你说她们几个还真记仇。”

周圆告诉她:“我听说他们这次得意的要命,到处说你临比赛前腿骨折是报应。”

沈乔笑容嘲讽:“那我腿骨折没法上台,不比她临时被罚下要光彩?起码我这还带点苦情元素。”

周圆深感自愧不如,拍了拍她的肩膀:“论苦中作乐,还是你更强。”

话题不知道怎么的,转到她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干爹身上去了。

“她们现在传的绘声绘色,说你那些名牌衣服名牌包包都是那个干爹买的。”

沈乔说:“确实是我爹给我买的,不过是我亲爹。”

周圆一愣:“来学校接你的那个人是你爸?”

沈乔几乎每天都在宿舍炫耀她爸有多好,还随身带着他爸年轻时候的照片。

周圆一见就误终生,整天问沈乔,她爸什么时候来学校看她。

沈乔让她别想太多,她爸眼里就她妈一个人。

周圆对这个女人楷模深感好奇,能俘获这种男人的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当沈乔拿出她家的合影时,周圆终于明白了沈乔平时最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

一家三口,沈乔最丑。

之前周圆还以为她是在凡尔赛,她这张脸,这个身材,说是她们舞蹈学校的校花都绰绰有余。

可当看到照片时,周圆才相信了她说的话全部都是真的。

果然,帅哥都是和美女配一起的。

沈乔她爸妈这样的神仙颜值,生出了沈乔,也算是基因得到了退化。

下午放学,周圆充当起搀扶沈乔的职责。

看到停在校门口的那辆迈巴赫,她发出哇哦的惊叹声,问沈乔:“咱就是说,我也能跟着蹭一蹭豪车的皮质座椅吗?”

沈乔点头:“当然可以。”

不过她还是友情提示了一遍:“那是沈望的车。”

于是周圆彻底打消了蹭车的念头。

毕竟她现在还在躲债中,目前还不想见到沈望这个债主。

“不过他那种有钱人,真的会让我们还钱吗?”

沈乔拿出手机,翻开转账记录,上面是她昨天转给沈望的两百块钱。

“有钱人说可以分期。”

周圆:“”

她松开手,“那我就送你到这里了,你自己蹦过去吧。”

沈乔:“”

好不容易一蹦一跳出了校门,周围频频有路过的校友往这边投来打量的目光。

偶尔低头窃窃私语。

不用想也知道她们在说些什么。

沈乔并不在意。

她把车门打开,坐进去。看到今天开车的居然是沈望。

她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你今天怎么来了,工作不忙吗?”

他不说话,只是冷眼透过车载后视镜看她。

沈乔系安全带的动作慢了半拍,然后又默默的解开。

推开车门下去,自觉的换到副驾驶里坐着了。

他这才发动车子,语气淡漠的回答她刚才的话:“不忙。”

沈乔看到旁边放着一杯奶茶,联想到他不喝这种甜的东西,理所当然的认为是买给自己的。

拿起时还夸他贴心。不错不错,有长进了。

话音刚落,手机响了。

是江明野打来的电话,沈乔第一时间就按了挂断。

结果他一直打。

担心是有什么急事,沈乔看了眼沈望,然后才犹豫的接了起来。

接通后,江明野的声音很快就传了过来:“你还好吧,有没有事。”

沈乔被他问的满头雾水:“我怎么了?”

“我听到你们学校传的那些谣言了,我怕你不高兴。”

沈乔觉得他们还是不太了解自己,既然是谣言,她为什么要去在意。

她不高兴了,才是正让那些传播谣言的人得逞吧。

“我没事。”

前方大概是在修路,放了车辆绕行的指示牌,以至于右边车道有点堵车。

沈望眼眸微沉,握着方向盘的手不断收紧。

他把一侧车窗打开,车外的嘈杂声便灌了进来。

沈乔听不清江明野说了些什么,便说先不说了。

电话挂断后,她看了眼前面,问沈望:“怎么会这么堵。”

沈望似没听到,并不回应。

但这种狭小的空间里,他怎么可能听不到。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不想理自己。

所以

是因为江明野?

--------

像是蝴蝶振翅,轻易就引起了一场海啸。

江明野的这通电话产生的后果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沈望已经几天没和沈乔说一句话了。

每天饭做好就离开,接送她的任务也落在了司机身上。

别说哄他了,沈乔连见他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北城的雨一直都是下的又大又急。

哪怕天气预报提前几天发布了橙色预警,可当下看天气预报的年轻人还是少数。

对天气的判断都是看前一天的天气如何。

原本以为晴空万里的北城,第二天也该是晴空万里。

结果却突然下起了大雨。

路人行动不便,有人被困在路边的房檐下。

沈乔也淋了个透彻。

她刚要按门锁密码进来,却听到里面传来女人歇斯底里的尖叫声。

依稀可辨,她说的那些话里,掺杂着杂种这样难听的字眼。

客厅旁边是落地窗,此时泳池里的水因为下雨而微微溢出。

沈乔绕过去,透过没被窗帘遮住的地方往里看。

是一个她没见过的女人。

保养的太好,以至于看不出真实年龄。

但眉眼和沈望很像。

那种介于桃花眼和狐狸眼之间的多情。

沈乔想,她应该就是沈望的母亲吧。

明明是一张明艳美丽的长相,此时却增添戾气,看上去面目可憎。

哪怕听不出她说的是什么,但看表情,应该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沈望至始至终都无动于衷。

他靠着中岛台站着,身形慵懒,点了根烟。

像是在安静的听,又好像没听。

没有得到回应,那个女人便更加歇斯底里,手边有什么就砸什么。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客厅内一片狼藉。

大约是累了,她停了下来。

这次是以很平静的语气,说出了一句话。

方才面对她的所有举动都没什么反应的沈望,此时却微微抬高了眉。

女人开门出来,又恢复了往日的高贵优雅。

看到沈乔了,她眼神不善的打量一眼,然后径直离开。

沈乔将视线又移向屋内。

沈望不知在想什么,有些失神,手里的烟砸落在地上,微弱的火星子似被跌碎。

她最后还是打开门进去。

脚踩上花瓶的碎片,她蹲下,用手去捡。

沈望这才回了点神,抬手揉了揉自己有些发晕的额头,声音沙哑:“放那吧,别动,我一会让人过来打扫。”

沈乔站起身,见他脸色有些苍白,不太确定的问出口:“沈望哥哥,你还好吧。”

他点头:“嗯。”

沈乔不说话了。

因为知道,他是在敷衍自己。

怎么可能会好。

他现在的脸色真的很差。

但沈望显然不给她继续问下去的机会,踩熄地上的烟蒂,捡起来扔进一旁的垃圾桶,然后就上楼回房。

一直到转钟,他都没有从里面出来。

打扫的阿姨早就来过,将客厅重新打扫了一遍。

凌晨两点,沈望终于从房间出来。

他换过衣服了,应该也已经洗过澡,整个人看上去干净清爽。

顺毛的额发,明明前几天才给他剪过,又快遮住眼睛了。

男孩子的头发也长的这么快吗。

他下楼泡了杯咖啡,又要上楼。

可能是终于注意到客厅里还有一个人,他停下来,看着她:“怎么还不去睡?”

唯一不变的,是还沙哑的声线。

沈乔摇了摇头,又低下眼睛,不说话了。

沈望停顿很久,最后还是换了方向,走到她面前的沙发上坐下。

咖啡杯放在茶几上,声音微响。

“想问什么,问吧。”

更像是一种妥协。

沈乔张了张嘴,还是摇头:“我不想勉强你,从今天开始,你不想做的事情,我都不会勉强你。”

她的表情看上去非常认真。不像是在平平淡淡的表达自己的看法,反而更像是一种承诺。

沈望的眉眼终于得到舒展,声音也柔和许多。

他低声:“不勉强。”

沈乔似乎不信,还是抿紧了唇,不开口。

沈望垂眼,轻笑:“我要是一直不出来,你是不是准备一直坐在这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