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锁腰 >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沈乔躲了沈望五天,还是没想明白自己的心思。

这也导致她最近的精神状态不太好。

周圆是个恋爱脑,第一反应就是觉得她是受了爱情的苦。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们才不要为了他们难过。”

沈乔笑她:“你昨天不是还说没了男人你活不了吗。”

周圆才不管:“不管是谁,让我姐妹难过了,那就都不是好东西,都该死。”

沈乔感动的被她抱在怀里安慰,思绪却无端飘远。

沈望哥哥才不是坏男人。

他很好,很好很好。

----

赵雪明是下午到的,正好是公开课。她溜进来蹭了一节。

还带上特地在剧组顺来的糕点。

“春芳斋的师傅做的,剧组特地重金聘请的,我尝了一个,味道绝了。专门带来给你们尝尝。”

周圆一口一个女菩萨的喊着她。

赵雪明问沈乔:“你腿怎么样了,好点了吗?”

沈乔开始拄拐了,比起之前的笨手笨脚,现在已经能拄着拐蹦蹦跳跳了。

她说她要是再多瘸几个月,说不定能钻研出一套用她的名字命名的拄拐舞。

她的乐观在外人眼里,总是显得有些无厘头。

但对熟识她的赵雪明来说,这样的沈乔才是难能可贵的。

“我前段时间去芝加哥拍了个mv,你猜我听到什么八卦了?”

这种古法制作的糕点都比较噎,沈乔喝了口水才将它顺下去。

“什么八卦?”

赵雪明靠近她耳朵,神神秘秘的开口:“事先声明啊,我不确定是不是同名同姓。但芝加哥的华人圈子本来就小,中文名和英文名都是同一个的,我觉得能全部撞上的几率还是挺小的。”

所以前情提要说了这么多,还是没进入正题。

周圆是个急性子,催促她快点讲重点。

八卦好像就分两种,因为钱,因为情。

容易和沈望挂上钩的,似乎就是后者了。

老土的玩弄别人感情,搞大了对方肚子不肯负责,结果女方一个人去黑诊所打胎,差点一尸两命。

周圆听后久久不能平复,骂了沈望很久。

当初对他有好感真是瞎了眼。

赵雪明早就骂过了,现在反而表现的很平静。

她所接触的那个圈子,见不得人的事比这个恶劣上千百倍。

不过她也确实有些惊讶,对于沈望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感到意想不到。

旁边的沈乔安静了很久,两个人后知后觉的察觉到。

“乔乔,你还好吗?”

沈乔摇头,没说自己好与不好,只是说:“我不相信他是这样的人,所以这件事,肯定和他无关。”

她很坚定,一点也不动摇,哪怕知道,赵雪明无论如何都不会骗她。

赵雪明欲言又止:“其实我一开始也不信,后来还特地问了毕业院校和长相”

“不是沈望。”

沈乔打断了她的话,“不会是他的。”

----

下了好几天的雨终于停了。

王婶也休完假,从老家回来,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沈乔正和几个室友在宿舍下飞行棋。

王婶说给她带了点自己做的泡菜,放在家里有一阵子了,可她一直不过来,就想着亲自送到她学校。

沈乔连忙拒绝:“从家里过来一趟最少也得一个多小时,您不是晕车吗,来回也麻烦。”

像是料到她会这么说,王婶笑着接过话茬:“那我们乔乔什么时候过来呢。”

手机是开的免提,放在旁边。

周圆听到了,冲她使了个眼色,张了张嘴,无声道:“你这个婶婶,在甄嬛传里最起码能活到大结局。”

沈乔最后还是答应了过去。

毕竟是老人家的一番心意,总不能浪费。

可是想到沈望,她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他。

再像以前那样?

肯定是做不到了。

其实两年前的那次告白,她并没有太放在心里。可能也是与他说完以后没多久就出国有关。

包括她那个时候心态还算得上稚嫩。

久而久之就把这事儿给淡忘了。

哪怕后来再遇到,将这件事重新唤醒,她也没太在意。

但现在不一样了。

具体是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上来。

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回去之前,她把衣柜里的衣服都试了一遍,还让周圆给她参考参考。

“哪套好看?”

周圆捧了本神鬼小说正在认真阅读:“你说你回去拿个泡菜而已,至于穿的这么隆重吗。怎么着,领传国玉玺回宫啊?”

沈乔被她戳中肺管子了。

对哦,不过是回去拿个泡菜而已,至于弄的这么隆重吗。

算了。

她最后还是随便穿了件舒适点的卫衣。

原本以为调整好了心态,结果在看到沈望的那一瞬间还是瞬间就崩塌了。

他应该是准备出门,衣服都穿戴整齐了。

开门的瞬间,看到了刚举起手,准备敲门的沈乔。

今天天气不错,大太阳。

于是,四目相对。

沈乔抿了抿唇,放下高举的手,为了掩盖情绪,故意咳嗽了几下。

相比她的尴尬,沈望显得平静很多。

甚至还主动侧开身子,让她先进去。

大约是觉得自己表现的太刻意了点,于是沈乔尽可能的让自己看上去更自然一些。

一边换鞋子,一边说:“今天天气不错。”

沈望并没有回应她这句敷衍的话,非常直接的询问:“我电脑里的文件,你是不是动过?”

沈乔愣在那。

没想到他会发现,也没想到他会问的这么直白。

“我”她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最后和他道歉,“我不是故意看的。”

安静持续了很久,或许是得到了回答,沈望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点了点头,然后离开。

------

王婶回来有几天了,泡菜是早就腌制好的。

“本来前段时间的味道最好,但你一直没过来。我怕再多等几天,味道就更酸了,这才擅作主张给你打了个电话,没打扰到你上课吧?”

沈乔说:“不打扰,本来也没什么课。”

王婶笑道:“没打扰就好。”

她把泡菜重新装了一罐,说厨房里在煲汤,让她今天晚上就留在家里吃饭。

“你和小望,是不是闹别扭了?”

沈乔:“没有啊。”

王婶见她不愿意说,也不多加深问,只是说沈望这些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看着有些魂不守舍的。

他本身就不是会被外界影响到的性格,能让他这样的,恐怕也只有沈乔一个人。

但自己好歹也只是一个外人,再深入些的,她也不方便多问。

晚上那顿饭沈乔本来想推迟掉的,但因为沈望的中途折返,那句话还未说出口的话哽在喉头。

王婶接过他臂间的外套,抚平后挂好:“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他眼神淡漠的看了眼沈乔一眼,很快就收回,仿佛只是不经意的扫到。

抬手扯松了领带:“那边临时有事,取消了饭局。”

王婶听他还没吃饭,立马让厨房快一点。

原以为沈望会先上楼洗个澡,却不想他却舍掉了平日里的洁癖,此时就坐在她一侧的沙发上。

拿起遥控打开了电视。

二人中间虽然隔了足够坐下两个人的空间,但沈乔还是觉得各种别扭。

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怎么坐都不舒服。

如果这会说走的话,会不会显得太刻意了?要不让周圆给她打个电话,就说临时有课。

可不等她拿出手机,沈望低沉的声音从身侧传来。

“沙发上有刺?”

沈乔立马乖乖坐着不动了:“没有。”

坐姿乖巧到像小学生,脊背挺直,手放在腿上。

沈乔觉得自己此刻的心情很复杂。一面怕他提起那件事,一面又希望他提起来。

怕他提起,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可为什么她会希望他提起来呢?

这样复杂的心情持续了很久,一直持续到吃饭,他都没有再多说一个字来。

还是最后,沈乔亲自把沉默打破的。

实在是太安静了,安静的有些诡异。

“你以前在芝加哥留学的时候,有得罪过谁吗?”

或许在沈望听来,这是一句没头没尾,又莫名其妙的话。

他微挑了眉,示意她把话讲完。

沈乔当然是相信沈望的,但是她不希望别人误解他。

包括赵雪明和周圆。

她把事情简单的讲了一遍,还特别补充一句:“我和她们说了,你肯定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他轻扯了唇角,冷笑反问:“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沈乔被他这句话给问愣住了:“啊?”

他语气冷漠:“你不是也怕,我对你做出这些龌龊的事来?”

沈乔急忙反驳:“我没有!”

沈望似乎懒得和她继续深究,她到底有没有。

他的眸色过于深邃,所以时常让人瞧不出他在当下到底是何种情绪。

现下推开椅子起身。

“你不妨去问问你那个朋友,她听说的关于我的传闻,应该不止这一件。”

他好像是他为数不多的,一句话说出这么多个字来。

沈乔看着他的眼睛,他却避开了,转身上楼。

有那么几秒钟,沈乔觉得自己好像看透了他。

原来他也不是一直将自己装在密封的瓶子里,他偶尔,也向这个世界展露过自己的真实感受。

只是可惜,很少有人去认真的观察过。

他们并不在意。

沈乔觉得自己最近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就像此刻,她不顾沈望将书房门反锁,下楼找了钥匙,擅自开门进去。

因为她知道,沈望刚才的话,不是发自内心的。

他是一个嘴硬到需要别人哄的别扭小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