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锁腰 >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沈乔心里虽然有慌,但面上却很淡定,不淡定也装出来淡定。

主要是沈望这个人过于冷淡了一些。一副天塌下来也懒得去顶的散漫。

她突然又没多少底了。

万一他对自己其实早就不喜欢了,那些文件也只是懒得删,任其留在那里呢?

不过也没事,不是都说女追男隔层纱吗。大不了她多追他一段时间。

水滴还能穿石呢。

菜端上来了。

最先上的是那道情侣打八折的,菜名挺有诗意,但就是一碗汤。

味道和色泽,应该是鸡汤。

沈乔给沈望先盛了一碗:“我还以为是什么新奇玩意儿呢,想不到居然是一碗平平无奇的汤。”

沈望先是垂眸看了她一眼,再将视线移到那碗鸡汤上。

倒是没动。

沈乔也不催他,又给自己盛了一碗。

那顿饭她吃的挺专注的,因为是真饿了。

紧张了一天,什么东西都没吃,这是今天的第一顿。

她的饭量大,最近为了保持身材,已经连续吃了好几个星期的减脂餐了。

好不容易等到今天这顿欺骗餐,可以毫无负担的去吃任何自己想吃的东西。

就是价格过于贵了点。

吃饱了,沈乔才想起来正事,正要和沈望讲话,却见他脸色不大好看。

面前的餐点他是一口没动,别说那碗鸡汤了,他连筷子都没拿起来过。

沈乔抽了张纸巾擦嘴,问他;“你不饿吗?”

他看着她,冷笑一声,起身走了。

走的同时还非常人道的把单给买了。

沈乔急忙跟过去:“怎么突然生气了。”

他平静反问:“在你看来我很闲?”

沈乔眨眼:“没有。”

“那就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他直接绕过挡住自己去路的沈乔,开门离开。

玻璃门旁边的风铃发出阵阵轻响,沈乔的注意力也被短暂的勾过去。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沈望已经走至路边,拿出车钥匙。

车灯亮了又灭,他把车门打开。

沈乔连忙叫住他,一路小跑过去:“我没耍你,我是真的有事要和你讲。”

他停下动作,轻垂了眼,倒没太丰富的表情,只淡漠瞧她。

似乎想听她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沈乔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也差不多到点了。

她主动握起沈望的手腕:“带你去一个地方。”

原本以为他那么抵触别人接触的人,会甩开她的手,可是却意外的顺从。

沈乔有时候觉得他很奇怪,是那种捉摸不透的奇怪。

从这儿过去,十来分钟的路程。沈乔在确认他不会中途离开以后,也把握着他手腕的手给松开了。

在心里练习着待会要说的话。

她特地选在一个比较偏僻的位置,平时没人往这儿走。

场景布置的也挺隐秘,此时赵雪明正在那帮着蹲点呢。

但意外这两个字,总是会突然出现。

周圆的电话打来的时候,沈乔正好在心里排练到如果沈望拒绝了她,她该怎么说。

电话里,周圆的语气很着急,她说江明野和别人动起手来。

“你还记得许彩伶吗。”

有点印象:“校庆被换角的那个学姐?”

“对,就是她。”周圆说,“那次你们两不是结了梁子吗,我没想到她的心眼这么小,现在还在到处讲你坏话,她身边那几个舔狗为了捧她臭脚,一直在附和,话说的有点难听。正好被江明野听到了,他就和人打起来了。”

沈乔停了下来,眉头皱着:“他没病吧,他刚被选上省队,这个时候打架是想被开除吗。”

周圆语气焦急,问她:“你现在能过来吗,我实在拦不住他。”

那边不时传来尖叫声,沈乔听到周圆在喊江明野的名字:“江明野,你别打了!”

可是没有得到回应。

电话是在一片混乱中挂断的,想来周圆也加入了劝架大军中去。

沈乔太了解江明野的脾气,看着好说话,其实也是个认死理的。

脑子转不了弯。

一边是精心准备了很久的告白现场,一边是可能关乎朋友未来的事情。

沈乔觉得只可能发生在电视剧里的剧情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她脸色凝重,陷入进退两难的纠结当中。

沈望问她:“你那个朋友?”

沈乔点头,面露难色:“他和人打架”

“你去吧。”

似乎没想到沈望会主动开口,沈乔愣了好一会儿。

“啊?”

他模样懒散,漫不经心:“正好我还有事,被你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

沈乔迟疑了会:“其实我今天是有话要和你讲的,很重要的话。”

他并不在意:“是吗。”

沈乔最后还是决定,改天吧。

今天这个状况,也不可能做到多郑重了。

“今天是意外,我下次一定好好找个时间。”

他冷声拒绝:“不必了。”

沈乔站在那,没法说出自己此刻具体的感受。

越是期待的事情,好像就越容易被搞砸。

她和沈望说了句对不起。

今天风很大,天气还行。

太阳快落山了,剩了点最后的暖黄,在地面铺开,拉出一道影子来。

他看着地上那道逐渐远离自己的影子。

沉默了很久,一低头,眼泪砸下来一滴。

入冬了,气温也开始降低。手脚仿佛都被冻僵了,没法动弹。

他在那里站了很久,看着被风吹下来的横幅。

有些花哨,仔细点看,还能看见她画的卡通画。

旁边那个穿黑色衣服的,应该是他。

沈望走近了些,抬起头。

正好风吹过,一片落叶掉在他肩上。

所以,还好他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期待。

他伸手摸了摸横幅:“冷吗。”

问完以后又觉得有些可笑,他居然会关心一个死物冷不冷。

沈乔大概早就忘了,她五岁那年,送了沈望一个自己去夜市摊套圈得来的布偶小熊。

做工很劣质,针脚缝的不够细密,里面的填充物都出来了。

是最便宜的“黑心棉”

他没要,是沈乔硬塞给他的,她悄悄告诉他:“我套了五十多个,就套中这一个,爸爸说这是我的幸运小熊,能带来幸运。”

“可是我希望小叔叔能幸运。”

他看着那个小熊。半夜,他偷偷下楼,把针线盒拿了出来,回到房间,一针一线的把没有缝合好的地方重新缝上。

那是他第一次缝东西,手被扎伤了好几次。

第二天过敏,身上全是红疹。

王婶带着他去医院,一通检查下来,发现罪魁祸首是那个能带给他“幸运”的小熊。

医生说:“这种玩偶里面都是黑心棉,小孩皮肤娇嫩,很容易过敏。”

王婶忙点头,说是自己疏忽了。

身上的红疹痒到发疼,沈望却在庆幸,还好沈乔把那个小熊送给了她。

那个害他过敏了半个月的小熊,他非但没有扔,反而把它留了下来。

幼童心性,睡觉还会给它盖被子,夜晚也记得留一盏灯。

因为沈乔最怕黑。

-------

沈望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肩上的落叶掉下去。

也应该这样,本该如此。

从一开始,他就不该有任何期待的。

落日早就下沉,他也不知在这儿站了多久,路灯都开了。

那道影子再次朝他靠近,沈乔累的蹲在那儿,喘气声有点重。

“我想了一下,还是眼前的事比较重要。”

她是这么说的。

沈望也因为她的这句话,而抬高了眉:“什么?”

气喘顺了,沈乔站直了身子。

在回学校的路上她一直心神不宁的,总觉得沈望说那话的时候眼神并不坦荡。

所以她最后还是决定折返回来。

“我说了,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对你说。”

你那个朋友你不管了?

以他别扭的性格,本该用冷讽的语气说出这句话来的。

可此刻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怕提醒了她,又怕她真的会走。

他确实不够坦荡,心眼还小,口是心非。

他不希望沈乔去,别人的未来与他无关。他也不希望沈乔的眼里有别人。

最好,她永远只能看见自己。

明明心里如暴风雨时的海面,惊涛骇浪。面上却平静无波:“什么话?”

事先排练过很多次的台词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难怪别人都说人生没有彩排。

沈乔紧张的手心冒汗,该怎么说来着。

她张开嘴,声音都收到情绪的影响,开始颤抖了:“就是那个”

她说不出来。

钝刀子割肉大概也不过如此了吧。

她看了眼旁边的绿化带,横幅掉下来了,上面硕大的几个字也全部暴露。

玫瑰花估计是让行人给拆了。

这他妈

还用得着她告白吗,沈望估计早就看到了吧。

沈乔没想到自己人生中第一次告白居然失败的这么彻底。

她干脆眼睛一闭:“沈望,我喜欢你。”

这句话说出口,四周死一般的安静。

她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仿佛要撞开胸腔跳出来了。

沈望为什么不回应?

他该不会要拒绝自己吧?

他真的要拒绝她?

不是吧。

他不喜欢她了吗?

完了完了。

沈乔自己在心里天人交战,冷哼声有些傲娇:“花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