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锁腰 >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沈乔愣了好半天,才小心翼翼的往厨房那边看了眼。

她压低了声音问乔阮:“那爸爸他没生气吗?”

乔阮笑容无奈:“你爸在你眼里就这么不讲道理?”

“也不是。”沈乔叹了口气,“我就是觉得,他好像不是很喜欢沈望。”

“称呼都变了,以前不是都叫哥哥的吗?”

沈乔被问的噎住,心虚的拿了个橘子:“有有吗。”

乔阮一副什么都看透了的笑容,却也没有多说。

今天舅舅他们也过来,沈乔陪着马旭阳玩了会游戏,乔阮在厨房帮忙,中途让她把狗牵出去遛遛。

沈乔看了眼躺在门口晒太阳的阿福,觉得它应该不太想被遛。

“不是快好了吗,吃完饭了再遛吧,正好消食。”

乔阮给阿福套上狗绳:“你是想你的沈望哥哥一个人在酒店饿肚子吗?”

沈乔缓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妈妈话里的意思。

心下一动,却还是有所顾虑,下意识的往厨房内看了一眼。

马旭阳闻到香味在厨房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他最爱吃的藕荷炸好了。

沈负喂他吃了一块,动作温柔,笑容也温柔。

沈乔又叹了一口气

她爸爸明明是个非常非常温柔的人,为什么对沈望哥哥确实完全相反的态度。

也不能说凶吧,就是,无所谓的一种态度。

沈乔时常有这种感觉。

哪怕是沈望死在他面前,他也只会绕过他离开,并不多看他一眼。

甚至还会觉得晦气。

沈乔感到有些头疼。乔阮笑了笑,把橘子皮剥好,掰了一瓣喂给她:“别遛太久,马上就开饭了。”

沈乔吃着橘子,点头应道。

还是有些担忧。

乔阮替她把外套领口理好:“外套穿好,别感冒了。你爸那边你也别太担心,有我呢。”

一听她妈妈这话,沈乔瞬间就有底气了。

在这个家里,是她妈妈说了算。

她爸就是一个怕老婆的耙耳朵。

沈望的酒店离这儿不远,他特地选的一家近的。

沈乔也没打车,直接遛着狗就过去了,走了差不多十来分钟。

主要是阿福太懒了,一点也不像一条狗。

走两步就得歇一会,看到电线杆子就得上去撒泡尿。

沈乔站在一旁无奈的等着,偶尔出声催促几句:“祖宗,你再慢一点天都要黑了。”

阿福冲她叫了两声,大约是不满她打扰到自己划分地盘,然后才慢悠悠的跟过去。

沈乔突然开始后悔带它出来了。

就算是遛马旭阳也比遛它好。

好不容易到了酒店门口,又被保安拦下,说狗不能进去。

看到旁边的罗马柱,阿福抖了几下尾巴,又准备过去撒尿。

还好沈乔及时拉着了它:“你注意点场合,别给我捣乱。”

它委屈的回头,冲她呜咽几声。

沈乔不为所动,死死攥着绳子,给沈望打了电话。

那边接的晚,沈乔听到开门的声音。

“你在干嘛呢?”

“洗澡。”他停顿片刻,“你在楼下?”

外面冷,冷风一阵一阵的吹,她打了个哆嗦,比旁边的阿福还要委屈:“嗯,我牵了狗,保安不让我进去。”

沈望刚才接到前台的电话了,说是楼下有个小姑娘自称是他的朋友。

这边的安保严,不会随意放人进来。

沈望随便拿了件外套穿上,刚洗过的头发还没来得及吹,就下楼。

沈乔正攥着阿福的狗绳,它对那根罗马柱早就虎视眈眈了。

自动感应的双开门打开,沈望穿了件深灰色的厚呢大衣,里面是同色系的毛衣。

应该是刚洗过澡的原因,往日冷白的肤色罕见的透了些红润光泽。

额发正往下滴水。

沈乔皱了皱眉:“怎么不吹干了再下来。”

他看了眼旁边的狗:“怕你等太久。”

“没关系,你把头发吹干了再下来,别感冒了。”

“嗯。”他点头,“你去里面等我。”

沈乔犹豫:“可狗”

“没事,我去和前台说一声。”

在沈望一句话的作用下,沈乔和她的狗终于成功进去了。

阿福是条没见过世面的狗,一年前它还在外面流浪,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

后来被沈乔捡回来,养到现在又懒又肥。

还没什么眼力见,一直凑过去闻沈望的手。

好几次沈望嫌弃的眉头都皱起来了,但想到这是沈乔的狗,他还是默默的忍了下来。

沈乔好几次警告它别乱闻,可它压根就听不懂人话。

照闻不误。

沈乔面带歉意的冲沈望笑了笑:“它对气味比较敏感,闻到自己喜欢的味道就会一直闻下去。”

沈望点头,表示理解。

进了房间,沈望打开了电视,又让厨房送了点吃的过来。

他在里面吹头发,怕吵到她,还贴心的把门关上了。

哪怕吹风机的噪音低到几乎可以忽略。

阿福大约很喜欢他,一直在扒门,想进去。

沈乔把它抱过来,象征性拍了拍它的头:“都多大的狗了,能不能懂点事?”

它嗷呜两声,委屈的趴在地上。

乔阮打电话过来催了一次,问他们还有多久,差不多要开饭了。

沈乔看了下时间,说二十分钟内肯定能到。

等沈望吹完头发出来,沈乔和他说了这件事。

他先是沉默几秒,然后拒绝:“下次吧。”

沈乔不解:“难道你要一个人吃年夜饭?”

他轻垂眼睫,呼吸也放慢几分:“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不能因为我的出现,让大家不开心。”

沈乔最看不了他这副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在意的神态。

偏偏自卑好似融进骨子里。

本来是站在高处的天之骄子,却始终抛不开童年的阴影。

伤口结了疤,无论过多久,总有道痕迹在那里。轻轻碰一下都会疼。

沈乔握起他的手,干燥而温暖。

“没有人会因为你的出现而不开心。”她一脸认真,“我想让我的家人都知道,你是我的男朋友。”

因为她后面的那句话,而轻微颤抖的手。

于是,比刚才更持久的沉默。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或是,该用怎样的情绪或者表情是应对她的这句话。

很多事情,一开始其实只会出现在梦里。

可是某一天,这场梦成了真。

“沈乔,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他的声音,低沉而不稳,像是在极力抑制着什么。

沈乔点头:“我知道的。”

---

她把沈望带回了家,比起沈乔,阿福明显更喜欢沈望,不时用头去蹭蹭他的裤腿。

或许是心情好,沈望默许了它这个行为。

看到沈望了,沈负并没有太意外,像是早就知道他今天回来。

乔阮上下看了他很多眼,笑容温柔:“变成大人了。”

沈望礼貌的打过招呼:“阿姨好。”

乔阮笑了笑,让沈乔进去盛饭。

那顿饭因为沈乔的存在,吃的很热闹。

吃完饭以后,沈负把沈望叫去了书房,说有话要单独和他讲。

沈乔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将求助的眼神头像乔阮。

后者给她倒了杯茶:“你爸难不成还能打人了不成?”

沈乔看到书房门关上,度日如年的等了起来。

好在他们也没进去多久,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出来了。

沈乔没看到她爸爸出来,只看到了沈望。

见他神色无异,沈乔才松了口气。

拉着他去一旁,小声问他:“我爸没欺负你吧?”

他似不解,极轻的歪了下头:“欺负我?”

大约是后知后觉的想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沈望低笑出声:“没有欺负我。”

“那他和你说什么了,怎么说了这么久。”

说了什么?

“从小到大,阿乔做的决定我都不会反对。在我看来,她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她有了自己的分辨能力后,我会尊重她的一切想法和意愿。”

“我确实不想让她和你在一起,但我也不会阻止。”

“如果你让她难过,我会打断你的腿。”

他当然不会让她难过,他怎么舍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