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锁腰 > 第47章 第四十七章

第47章 第四十七章


脸皮再厚的人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多少还是有些羞耻心的。好在沈望并没有对那句话太过上心,只是稍作停顿,擦干手上的水渍后,他将手里的纸巾扔进垃圾桶里。

“走吧。”

话是看着沈乔说的。

沈乔刚要点头,徐爷爷挡在前面不让,非要留沈望下来吃饭:“你这都帮我忙活一天了,总得管你一顿饭吧,吃了再走。”

沈望有礼貌的道过谢,然后直白的拒绝:“不必了,举手之劳而已。”

“怎么不必了,我可不爱欠别人人情,今天这顿饭你要是不吃,我可是会良心不安的。”

在沈乔的记忆里,徐爷爷可不是会用这种道德绑架耍无赖手段的人。

他一直都是严肃且不苟言笑的。

沈乔那会挺怕,刚来的时候因为握笔姿势不对,被训了大半节课。那天下午回到家,她饭也没吃,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学着怎么握笔。生怕第二天接着挨骂。

难道人老了性格就会发生改变?

沈乔正在心里疑惑,连自己什么时候被拉进饭厅的都不知道。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坐在椅子上了。

家里的保姆阿姨端着刚做好的饭菜出来,汤是莲藕排骨汤。

徐爷爷告诉沈望:“这汤可是湖北的特色菜,你肯定没吃过。”

沈望确实没吃过。

他看了眼坐在椅子上,正低头分碗筷的沈乔。显然,她已经平静的接受了要被留在这里吃饭的事情。

他最不喜被人擅自做决定。

沈望面色微愠,最后还是一言不发,随手拖出一张靠近沈乔的椅子坐下。

沈乔分好碗筷了,知道沈望爱干净,还特地用热水给他重新烫洗了一遍。

徐爷爷瞧见了,和沈乔说:“厨房阿姨刚洗过的。”

沈乔冲他使了个眼色,又不动声色的往沈望那边挤了挤眼,小声说:“他很龟毛。”

徐爷爷当然知道龟毛是什么意思,吹毛求疵,事儿多。

他看了沈望一眼,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年轻人嘛,多少都是有些小毛病在身上的。

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特立独行,有个性。

挺好。

从小就特立独行,但没少挨骂的沈乔此时正拿着手机给他她爸打电话。

说徐爷爷留她和沈望在家里吃饭,今天就不回去了。

沈负在电话里温柔的叮嘱他,不可以给徐爷爷添麻烦。老人家年纪大了,也不许像小时候那样惹他生气。

沈乔听话的应声。

电话挂断后,徐爷爷见她刚刚打电话的时候就一直在点头,问她:“你爸又让你别气我?”

沈乔还挺惊讶:“您怎么知道?”

她以为自己不小心按到了免提,还特地低头看了眼。

没开啊。

徐爷爷无奈的笑了笑:“我还不知道。你爸从小就怕你把我气走。自从知道我心脏不好以后,就没有让你继续留在我这儿学字了。”

原来是这个原因。沈乔还以为是因为她实在没天赋,徐爷爷教不下去了才没让她继续学的。

幼年时因为学字被打击到的自信心此时又回来了,她颇为欣喜的问徐爷爷:“那我其实还是挺有练字天赋的?”

徐爷爷叹了口气:“天赋嘛,确实也是一点也没有。”

沈乔不说话了。

旁边传来一阵极低的,压制过的笑声。

仿佛投入偌大湖面的一粒小石子,除了初时惊起的一圈涟漪外,就不剩半点其他的动静了。

沈乔往身侧看了一眼,沈望已经敛去了本就微弱的笑意,看着与平时无异。

沈乔凑过去:“你刚刚是不是在笑我?”

他没说话,接过她递来,又用热水洗过一遍的碗。

礼貌道谢。

沈乔不依不饶:“你笑了我对吧?我告诉你,我心眼很小的。”

他似在沉思,漫长是几十秒过后,语气平静的开口:“我很龟毛。”

像是在重复她刚才的话,又有点像带着嘲讽的自我描述。

原本还以为能兴师问罪的沈乔此时有点心虚的坐直了身子:“我刚才声音挺小的啊。”

沈望轻笑一声。

这次是实实在在的笑了,没有压制也没没有忍耐。沈乔听得一清二楚。

这熟悉的,带点冷意的笑。

如同噩梦一般又来了。

果然,他还是他,那个心眼比针眼还小的沈望。

徐爷爷没看出他们二人之间微妙的情绪,以为是小孩子在谈笑打闹。

特地盛好了汤,一人一碗:“尝尝看,家里做的,外面可吃不到。”

话是和沈望说的。

被冷落在一旁的沈乔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心理不平衡的,沈望这么好的人,被偏爱才是他应有的待遇。

沈望再次道谢,语气分明带着疏离。

徐爷爷笑道:“小伙子还是太腼腆。”

他老人家闲不住,又去厨房看还剩几道菜。

饭厅里一时之间只剩下沉望和沈乔两个人。沈乔觉得他可能是在生气,想着先吃完饭了,等他气性过去一点再哄。

结果她汤都喝了小半碗了,却见他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沈乔好奇问他:“你怎么不吃,不合胃口?”

他推开面前的碗:“有生姜。”

稍皱的眉头,带点嫌弃。简单的三个字,沈乔能听出来,他在撒娇。

傲娇的人连撒个娇都这么隐晦。

她用勺子把他碗里的生姜细心挑出,然后重新推到他面前:“现在没了,吃吧。”

沈望看了眼面前的汤碗,汤应该熬了很久,香味浓郁。

视线稍偏,又落在了抵着碗托的那只手。白皙秀美,指甲修剪的干净整洁。

“肥肉,我也不喜欢。”

他说。

沈乔用他的筷子替他把上面的肥肉剔掉:“好了。”

沈望看着她:“我龟毛吗?”

沈乔诚实的点头:“非常。”

眼底神色,微暗。

“可是不管你多龟毛,我都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沈望是一只没有安全感的小流浪猫,现在被她捡回来了。哪怕他总是会突然提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要求来,沈乔也会尽力去满足。

因为她知道。

这不过是这只小流浪猫用来试探她是不是还爱他的拙劣手段罢了。

明明那么聪明的人,在这种事情上面,却仿佛是个笨笨的小朋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