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锁腰 > 第48章 第四十八章

第48章 第四十八章


他倒是没有对这句话给出回应,但他的动作就是最好的回应了。没有继续挑剔饭菜的毛病,而是拿起筷子。

沈乔忙着给他夹菜。

因为她知道,沈望和她不一样,他虽然挑食,但这也只是基于他挑剔的本性。

他对美食没什么太大的喜好。

沈乔坚信,如果不是因为人不吃饭就会死,沈望很有可能会直接省略过这一步骤。

“炸藕盒,这可是阿姨的拿手菜,你尝尝。”

沈望看了眼自己手边的碗,用“堆成山”这三个字形容似乎也不为过。

米饭被埋在看不见的地方,上面覆盖着的,全是沈乔给他夹的菜。

他不爱吃油腻的东西,但还是在沈乔期待的眼神下,夹起那块她口中很好吃的藕盒。

见他咬下一口,沈乔迫不及待的问他:“怎么样,好吃吗?”

她好像非常希望自己的推荐得到认可。

果然,不是他喜欢的味道。

沈望还是面不改色的咽下去:“可以。”

两个字,沈乔已经很满足了。

他的可以,已经算是不错的褒奖了。仿佛是自己的厨艺得到认可一般,她心满意足的坐好吃饭。

徐爷爷来的时候,手上还拿了瓶酒,高度的茅台。

他笑意盈盈问沈望:“喝两杯?”

沈望没拒绝。

沈乔盯着酒瓶上的度数看了一眼,担忧的问徐爷爷:“这酒这么高,不会喝醉吧?”

徐爷爷说:“白酒是用来品的,和那些年轻人爱喝的红酒啤酒可不一样。”

沈乔心虚的看向沈望。

他家的酒窖里好像都是一些徐爷爷口中不屑一顾的红酒。

沈望却丝毫没有被冒犯的意思,面上虽然仍旧一派平静,喜怒不显的。但沈乔能感觉到,他的心情不差。

不然放以前,他哪这么快就答应。

陪别人喝酒这种事,可不像是他会做出来的。

徐爷爷给他倒了一杯,挺小的杯子,也没多少。

虽然这酒度数高,但看这酒杯的容量,全部喝完了应该也没什么大碍。

沈乔逐渐放下了心。

男人在喝完酒以后,似乎都喜欢天高海阔的聊。

从古至今,上到天文下到地理。

哪怕是徐爷爷这样的大艺术家也不能幸免。

沈乔被迫听他把如今这个大局势分析了一个遍,包括他不知道从哪里看的一些野史。

说完以后,还会点评一番。

直到此刻,沈乔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想法有多离谱。

酒杯再小,也不妨碍他们接着倒啊。

沈望喝不喝醉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区别。都是安安静静的。

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有点上脸。

冷白的肤色此时染上一抹薄红,手里还拈着那只酒杯。

见他的另一只手就要伸向桌边的酒瓶了,沈乔把酒瓶拿走,过去扶他:“今天就不喝了,我们先回去。”

好在沈望哪怕是喝醉了也保持清醒和理智,不会像别人那样发酒疯。

沈乔无比庆幸的想着。

沈望点了点头,又问她:“几点了?”

沈乔看向挂在墙上的钟表,是一只复古样式的鎏金挂钟。徐爷爷喜欢老物件,家里有很多他从世界各地淘来的古董。

“十二点半了。”

他又点头:“还早。”低眸时,睫毛轻颤了几下,应该是喝醉后的困倦。

于是他拿出烟盒和打火机,想要点一根,提提神。

大约是想到了什么,他动作停顿,看了眼旁边的沈乔。最后还是把手里的东西放回原处。

“我没有喝醉。”他说。

没喝醉才怪。沈乔心说。

“我们先回去吧,别打扰徐爷爷休息了。”

喝醉的不止沈望一个人,还有徐爷爷。护工阿姨早就推着轮椅过来了,准备把他弄回房间休息。

沈乔过去帮忙,把昏昏欲睡的徐爷爷一起扶到轮椅上。

他们走后,饭厅更安静了。

沈乔看着沈望,看的很仔细。毕竟他喝醉的样子很少见,他也少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其实也算不上狼狈。

他实在是太安静了。就连喝醉了也安静。

沈乔站起身,把他的外套从沙发上拿过来:“怎么能有人喝醉了都这么无趣的。”

她过来扶沈望,却被一把甩开。

手还停在空中,她愣了很久,对自己突然收到的待遇感到困惑。

沈望压低了眸,胸腔溢出一声冷笑:“我这么无趣,你别碰我。”

沈乔没想到他都喝醉了,听力竟然还这么好,把她刚才的碎碎念一字不差的听了去。

“我刚才乱说的。”她和他道歉,非常真诚。

沈望又是一阵冷笑,起身要走。

刚站起来,人往一旁摔。沈乔连忙过去扶,他又不许她碰。

沈乔只能好声好气的哄他:“是我不对,我不该说你。”

“你怎么会不对,不对的是我,是我太无趣。”

沈乔叹了口气,看来他不是不发酒疯,只是他的酒疯和寻常人不太一样。

别人是大吵大闹的,他的技能全点在阴阳怪气和小心眼上了。

“别人无趣那是没意思,你无趣是可爱。”

看沈望的神情,显然对她这番话,没有一个字是信的。但好在他的脸色好看了许多。

也不排斥沈乔的触碰了。

沈乔扶着他出了门。

沈望虽然走路有些跌跌撞撞,但也不是不能走。所以沈乔扶的并不费力。

就是他有时候会重心不稳,为了防止他摔倒,沈乔只能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一只手紧紧搂着他的腰。

沈望低头,看着自己腰上的那只手。

衬衣都被按出褶皱了。

“不干净了。”

突如其来的四个字,让沈乔短暂的愣了片刻,注意到他的视线后,沈乔和他解释:“我的手很干净的,刚才洗过。”

她知道沈望有洁癖,特地洗了手才来碰他。

“我说,”他不紧不慢的补充,刚被酒精侵蚀过的嗓音,相较平日,更显低沉,如蒙了一层怎么扯也扯不开的薄纱,“我不干净了。”

怎么就不干净了。沈乔:“啊?”

“被你碰过,不干净了。”他的声音,平白多出几分委屈。

仿佛受了屈辱一般。

沈乔没想到他喝醉以后会这般贞洁烈夫:“我和别人不一样,我碰你再多次你都是干净的。”

“为什么。”

为什么?沈乔告诉他:“因为我是你女朋友。”

他低下头,鼻尖抵着她的鼻尖轻轻蹭了蹭,距离太近,声音也无比清晰。

有点委屈的腔调:“那你不亲亲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