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锁腰 >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沈望果然言出必行,说到做到,倒计时结束后,他真的生气了。

但好歹还是非常人性化的给了沈乔五秒钟的缓冲时间。

虽然给不给都一样。

他生气也和别人不太一样,不管沈乔说什么,他都没有任何回应,仿佛没听到一样。

了不起回她一声冷笑。

他本身就不是好相处的长相,帅也帅的有攻击性。

用周圆的话说就是:你那个哥哥,长了一张电视剧的反派脸。

还是那种靠颜值让人恨不起来的反派。

“下次再这样我就是狗。”为表决心,沈乔伸出四个手指头发誓,“我和佛祖发誓。”

老板把粥端上来,用一个黄色的砂锅盛着,海鲜粥,热气从出气孔里冒出来。

沈望身子半靠在椅背上,伸出一只手,手往上抬了抬:“嘬嘬嘬。”

沈乔愣了会才反应过来,他在唤狗。

她呲牙咧嘴的扑过去:“你什么意思。”

他毫不留情的问:“上次你是和菩萨发的誓,下次是谁,财神爷?”

沈乔有点心虚,同样的誓言,她好像确实不是第一次发了。

他挠挠她的下巴,像哄小狗那样:“蹲下,握手。”

沈乔掐他的脖子:“去死吧。”

沈望挑眉:“小狗还敢谋杀主人了?”

“谁是小狗,你才是小狗。”

“敢发誓不敢承认?”

“我一直都言而无信。”她倒是坦诚。

“也是。”

可能是他们的动静弄得太大,察觉到四周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沈乔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从沈望的身上下去,轻咳了一声,装作不在意的重新坐回自己的椅子上。

沈望全程看着她。

待她坐好后,他叫来服务员。

沈乔此时正在心里祈祷那些人的注意力赶紧从她身上挪开,并不知道沈望和服务员说了些什么。

知道服务员端上来那盘椒盐排骨,放在沈乔面前。

沈乔疑惑:“我们好像没有点这道菜。”

服务员笑说:“是您男朋友点的。”

沈乔抬头。

沈望正气定神闲喝着茶:“听说狗都很会啃骨头。”

他放下茶杯,抬眸看着她,笑容和善,“我想看。”

沈乔:“”

这个人真的非常、极其、特别、超级记仇。

唯小人与沈望难养也。

所以说得罪谁都不能得罪沈望,在他这儿,一件指甲盖大小的错事都能牵一发而动全身。

他的记忆能被这件小事全部唤醒,如果人转世不喝孟婆汤的话,他估计能把你上辈子犯的错全想起来。

最后事情得以解决,还是沈乔一个人啃完了那一整盘椒盐排骨。

当然,骨头她没吃。

虽然尝试了一下,但实在是咯牙。再加上她精湛的演技,咬了一口就捂着嘴,一副痛苦要哭的模样。

沈望到底是不忍心,递给她一杯水。

这事便算是画上句号。

虽然知道他心里肯定还记着,就等着下次被某件事继续触发。

仿佛暂时存档,总有读档的那天。

但当下能混过去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吃完宵夜,又偷偷地溜回去。

当然,这个偷偷仅限于沈乔。沈望并没有她的顾虑,还专门去洗了个澡。

沈乔心惊胆战的往二楼她爸妈的房间看,生怕动静太大吵醒了他们。

她小声叮嘱沈望:“你声音小点。”

浴室内回应她的只有淋浴的水声。

这人还真是为所欲为。沈乔没辙了,只能先溜回自己的房间。

好在有惊无险,平安度过一夜,她爸妈并没有发现她半夜溜出去吃宵夜的事情。

沈望是第二天的机票,回了北城。

周圆也提前回学校了,还给沈乔打了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去。

她说她在家一天被唠叨三次,在家待着被骂一天天只知道在家。出去玩又被骂只知道在外面疯玩。

“我觉得我妈现在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仇人,我要是再不走,迟早得被她暗杀了。”

沈乔和她就是完全不同的待遇。她甚至觉得她要是提前回学校,她爸少说能难过半年。

所以哪怕周圆再怎么一个人待在宿舍空虚寂寞,沈乔也实在是爱莫能助。

周圆述说完自己的痛苦,还不忘关心下她和沈望的进展。

说到进展,其实也没什么进展。

唯一的进展大概就是沈望的心眼,比之前稍微大了一点。

要是搁以前,他生气一次,少说也得哄个十天半个月才能好。

周圆听完后,居然并不觉得有什么。

“你想想,一个有颜还有钱,只会存在于小说里的男人,出现在你身边,还成了你男朋友,你就知足吧。这种无关痛痒的小毛病反而是点缀。”周圆说,“世界上是不存在百分百完美的男人。”

沈乔反驳她:“存在的。”

周圆不用问就知道她下一句:“是,存在,你爸爸嘛。”

沈乔简直就是一个爸宝女,在她眼中,她爸爸就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

同理,也是全世界最完美的男人。

面对周圆的话,沈乔没反驳,而是补充了一句:“沈望也是。”

周圆:“”

得,这话弄的,好像刚才说沈望心眼小的不是她一样。

“是是是,你的沈望哥哥也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

“到也不是最。”沈乔还是分得清前后的,“我爸是最,他排第二。”

饭做好了,沈负见她一直不下来,便上楼去喊她吃饭。

结果正好碰到她在打电话,不小心将内容一字不落的听了去。

原本脸色不算十分好看,大抵是不满沈望抢走了沈乔。

可在听到她最后是说的那句话时,笑容又重新满足了起来。

电话的结尾是,周圆让沈乔回来的时候带点她爸做的腊肠,到时候她们可以在宿舍蒸点腊肠饭。

电话挂断后,沈乔看到了沈负。

后者腰上还系着围裙:“饿不饿?”

沈乔摸了摸空空如也的小腹,委屈巴巴的点头:“饿死了。”

沈负笑她:“新年说什么死,晦气。”

他说:“给你做了锅巴饭。”

她昨天只是看电视的时候提了一嘴,没想到她爸爸就记住了。

她过去挽他的胳膊,撒娇道:“还是爸爸最好了。”

沈负摸摸她的头:“要是让你妈妈听见,又该吃醋了。”

“当着妈妈的面我肯定更爱妈妈。”

沈负便只是笑,并未再开口。

在家又过了几天公主般的日子,到了返校的时间。

沈负开车送她去机场,乔阮怕她路上饿,大包小包塞满了各种吃的。

东西太重,乔阮担心她路上一个人拿不动,让她落地后就给沈望打个电话,让他去机场接她。

沈乔嘴上应着好,却也没真打算让沈望去接他。

他工作忙,一天的时间都得掰成两天来用。更不用说他耽误了这么多天的时间陪她过年。

累积的工作肯定更多。

登机前接到周圆的电话,问她带腊肠了没。

沈乔说带了:“我爸特地每种口味都给我装了一点。”

周圆痛哭流涕:“谢谢我异地并且没有血缘的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