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锁腰 > 第60章 第六十章

第60章 第六十章


飞机虽然只需要两个小时,但出了机场后还得坐车去镇上。

一路上沈望都很安静,全程闭目养神。倒是沈乔,对一切都新奇不已,不时趴上车窗看看窗外。

群山逶迤、坡岭拥翠。沈乔还是头回见到这样的景色。

之前虽然和赵明雪一起去山里写生过,但那里的景色和这里差得远了。

要去镇上只能坐这种小镇上特有的公交车,人塞得满满的才会开动。

好在沈乔他们来得早,占了最前排的位置。

从他们上车时,司机就看出来他们不是本地人。

那穿着那长相,还有周身的气质,肯定非富即贵。

见沈乔一直盯着车窗外看,满脸新奇,司机有点自豪的给他介绍道:“这山叫娘娘山,山里还有个娘娘庙,谁家生不出孩子了,就去庙里拜拜。”

沈乔好歹也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对这种封建迷信的自然是不信的。

兴许是猜到她不信,司机又特地补充一句:“这庙可灵了,每年都有不少外地人专门过来,就是为了去庙里祈福求子。”

沈乔半信半疑:“真有这么灵?”

“当然!”司机笃定。

沈乔沉默了好一会儿,看了看沈望平坦的小腹,又抬眸看他,欲言又止。

沈望虽然在闭目养神,但好像能洞悉她的一举一动般。

在沈乔开口之前便冷冰冰的打断了她:“别想了。”

沈乔觉得没趣,身子软塌塌的靠回椅背,重新坐好。真是不公平,为什么生孩子这种痛苦非得女人来受。

注意力不在景色上,舟车劳顿后的疲乏也逐渐涌将上来。

沈乔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她醒的时候车上只有她一个人了。身旁的座椅也是空的。

她起身四处看了看,没有看到一个人,

司机正好拿着一瓶开封过的水瓶上来,看到她醒了,笑道:“小妮子可真能睡,你男朋友等了你半个多小时呢。”

沈乔有些不好意思:“请问他在哪等我?”

司机伸手往外一指:“就在外面卖拉面的摊子上。”

道过谢后,沈乔急急忙忙的下去。

行李箱和她的包包早就不知所踪了,应该是被沈望一起拿了下去。

这片儿挺热闹,市井气息十足。小摊连着小摊,也没有城管来管,到处都是吆喝声和笑声。

沈乔甚至都不用特意去找,一抬眼就看到了坐在拉面摊旁的沈望。

他今天穿了件浅蓝色外套,内里是白色长袖,清爽阳光,和以往不太一样。少了点穿上正装后的稳重严肃,反而更符合他的实际年龄。

他其实没多大,但那些成长经历,和他如今的身份却又好像强行将时间过多地压在他的肩上。

使得他有一种超越同龄人的沉稳。

兴许是这张脸实在过于惹眼了,不时有路过的小女生将视线投放在他身上。更有甚者同一条路走了一遍又一遍,只是为了多他几眼。

沈乔对于这种注视从来不觉得有什么。对美的事物或是人,多带几分欣赏,这是人之常情。

她自己也是,平时看到好看的人,不分男女,她都会驻足多看几眼。

但看到自己的男朋友这么受欢迎,她多少还是有点儿自豪在身上。

她走过去,拖出椅子坐下。看了眼他面前那碗还是满满当当的拉面。

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一筷子都没动,点这碗面也纯粹是为了借张椅子坐在这里等她醒。

还真是个大小姐脾气,总是对外面的食物各种挑剔和嫌弃。

沈乔没他那么讲究,刚好也饿了。她叫来老板,也要了和沈望一样的牛肉拉面,又去隔壁的包子铺买了一个肉包子和一个豆沙包。

她折返回来问沈望要不要喝点什么。

意料之中的得到了一个摇头。沈乔就给他拿了瓶水。

她确实挺饿了,一碗面吃了个见底,又开始吃包子。沈望看了眼喝到一滴汤都不剩的面碗,随手从旁边的纸抽里抽出两张纸巾递给她:“擦一下。”

沈乔刚咬了一口包子,腮帮子鼓鼓的,此时愣在那儿:“什么?”

沈望眉头微皱,视线落在她嘴边:“吃的满嘴都是。”

哦,看来大小姐这是洁癖犯了。不光洁癖自己,还洁癖别人。

沈乔接过纸巾和他道谢,仔仔细细的擦拭了一遍,沈望的眉间这才舒展开。

沈乔问他:“你刚刚怎么不叫醒我。”

是想让她多睡一会儿吗?还挺浪漫。后面半句沈乔没问出口,她想听他亲口说出来。

“叫了。”他声音平淡,“没叫醒。”

“”

好吧,那些浪漫的剧情压根就和沈望这种倒胃口的“大小姐”搭不上边。

她在幻想些什么。

吃饱喝足了,又重新上路。王婶不知道他们来了,沈望在来之前本来是想要给王婶打个电话,偏偏沈乔不让。

她说提前通知了那还有什么意思,得突然出现给婶子一个惊喜才行。

沈望理解不了其中的趣味何在,他只觉得会多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来。

但沈乔说的话,只要不是太过分,他一般都会顺从。

好在王婶家比较好找,并没有多少弯弯绕绕。一个二层小楼房,门前开垦出了几亩良田,种了些蔬菜瓜果。屋檐下还挂着自己做的腊肉腊鱼。

前几天刚下过雨,气温正好。清风阵阵,空气中带着泥土的气息,夹在一些植物的清香。

王婶出门买菜回来,和同行的婶子说说笑笑。

隔壁的人磕着瓜子,问她家是不是来客人了。刚刚看到两个人来她家了,手里还推着行李箱。

王婶疑惑,她家亲戚本来就少,一年到头都没什么客人来家里:“客人?”

她将瓜子壳往外吐:“会不会是你在城里打工的那家主人?我看都长得好看,穿着打扮一看就不是我们这儿的人。”

王婶一听她这话,瞬间便想到了是谁。

她和同行的婶子说家里有点急事,今天就不一起择菜了。说完后就急匆匆的往家走。

出了巷子,视野这才开阔起来。

隔得远,但也能看见她家门楼坐着两个人。

一个一言不发,安静得很。一个喋喋不休,偶尔捧腹笑个不停,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但她笑得再开心,她身旁的人依旧面无表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