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锁腰 > 第63章 第六十三章

第63章 第六十三章


他平静点头,依次回答了她的问题:“不是一个人。女人。”

没想到他会这么淡定的说出这些来,先下手为强的那个人反而不知所措了起来。

沈乔对沈望再了解不过,她自然知晓沈望不会是这样的人。

他越是平静,就越能证明他在生气。

更何况是像现在这样故意说反话。

那就是非常生气了。

沈乔吞咽了下口水,想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自己要不要全部交代了。

结果他身后的包厢门再次打开,里面出来一个穿着性感的女人:“沈总,刚才”

话语的停顿是因为看到面前站着的沈乔。

她心思活络,大概也能猜出这个小姑娘的身份来。

公司里上下都传开了,沈总最近谈了个女朋友,还是大学生。

她笑了笑:“我就先不打扰了。”

等她重新回到包厢,将门给关上,沈乔这才意识到他刚才没说谎。

他果然是个女人一起来的这里。

所以她现在应该怎么进行下一步?

沈乔迟钝地转动自己的大脑,最后问出一句:“她是谁?”

身处这样的境地,她问也问的没什么底气。

沈望没回答,而是反问她:“你觉得你?”

沈乔摇头。

他又是一阵冷笑,绕过她离开。

大约是见身后一直没没动静,他皱着眉转身。

沈乔知道,他八成又是闹脾气了。于是跟上去:“别生气了,我给你当牛做马。”

“别,我担待不起。”

“你担待得起,这个世界上就你担待得起。”

她一脸诚恳。

沈望盯着她看了几秒,消气了。神色也不再像刚才那般紧绷,语气也缓和许多:“吃饭了没?”

“还没呢,准备待会去吃宵夜。”

“里面有你喜欢吃的寿司。”

邀请她进去呢。

“怎么,想把我介绍给你那个合作商?”

他没承认,也没否认。

沈乔和他承诺,以后不来这种地方了。

沈望说:“你已经成年了,想去哪里,想做什么事情,我相信你有自己的分寸。”

沈乔问:“那你为什么生气。”

沈望摇头:“我没有生气。”

“说谎,你没生气刚刚还不理人。”

“感觉不错。”

“什么?”

他轻笑:“被人哄着的感觉不错。”

沈乔:“”

“他们只知道我有个女朋友,但又都没见过。”

沈乔懂了:“所以你想把我介绍给他们认识?”

再次摇头。

沈乔:“那是因为什么?”

他握住她的手:“炫耀。”

“啊?”

他低头吻了吻她的手:“炫耀我有个这么好看的女朋友。”

沈乔笑他:“这么肉麻,不太像你。”

“是吗。”他不以为意,“我应该是怎样的?”

沈乔学他的语气:“一般,还行,普通。”

“哦?”他挑眉,“原来我以前这么讨厌。”

“谁说不是呢。”

沈望沉了脸。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沈乔忙和他道歉:“错了,我错了。”

他便笑:“逗你的。”

沈乔:“”

“人总会变得,也不能一直像从前那样无趣。”

“你也承认自己无趣了?”

沈望说:“我可以说自己不好,但你不能说。”

“为什么?”

“在你眼中,我必须得是十全十美。”

“要求挺高。”

“嗯?”

沈乔认怂:“在我眼中,你永远十全十美。”

他满意了,往她手里塞了颗糖:“奖励你的。”

桃子软糖,造型很可爱。不像是他会随身带着的。沈乔问他哪儿来的。

他说:“一个女孩子给我的。”

沈乔微微张开了嘴:“啊?”

他又笑:“便利店的收银员找不到零钱,拿这个抵的。”

沈乔沉默。人怎么能在短时间内变化这么大。

她给赵雪明打了电话,说她碰到沈望了,可能得陪他待一会。如果半个小时还没出来的话就让她们别等了。

赵雪明骂她重色轻友,以后生孩子长两个鼻子。

沈乔:“沈望说你们今天的单他来买。”

赵雪明听完一改态度,就差没单膝跪地高呼沈望万岁万岁万万岁了。

电话挂断后,沈望问她:“我有说过这些话?”

沈乔把手机锁屏放进包里:“现在说了,借我的嘴巴说的。”

明明包厢里的人和沈望都没什么关系,可沈乔莫名还是有些紧张。

她告诉沈望,她突然有点见家长的感觉。

莫名被降了一个辈,沈望不是特别高兴:“嗯?”

她解释说:“我不是说里面的人是你的家长,我的意思是,我很紧张。”

他点头,表示理解。

沈乔又问他:“你当时去我家见我爸妈的时候是怎么做到不紧张的,你能传授下秘诀吗?”

他实话实说:“我当时很紧张。”

沈乔:“可你明明一点也看不出来。而且你的话比平时还少。”

沈望没再开口。

话比平时更少是因为已经紧张到快要丧失语言这项技能。

哪怕是和沈负对视一眼,他都会先一步移开。

无关童年的记忆,纯粹是因为他是沈乔的父亲。

这种感觉很奇怪,具体的他也说不上来。所以在沈乔询问他当时是什么感觉时,他仍旧保持沉默。

不知道,也无从说起。

沈乔最后还是和他一起进去了。

刚才借口去洗手间逃避无聊阿谀奉承的男人,此时重新出现,身旁还多出了一个女人。

看长相年龄不大,是个标准的美人胚子。

“这位是”

有人明知故问,主要是不太确定,也不敢贸然开口,觉得还是先问清楚要保险一些。

毕竟谁都知道这位年轻总裁也不是性格脾气很好的人。

都怕说错了话惹得他不开心。

而且这圈子,身边跟个女人也正常,不一定是女朋友。

万一会错了意,那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沈望牵起沈乔的手,在原位落座。

他的身侧本就是空的,没人坐,这会刚好给沈乔留了个位置。

“我女朋友。”四个字,算是做了介绍。

比起他的寡言少语,沈乔明显热情许多,和他们打过招呼,脸上是她惯有的笑容。

带着女大学生的元气活泼。

那些人面上恭维着,夸他们般配,心里却又不动声色的感叹这个小女孩好手段,这么难搞的人都能拿下。

沈乔原本进来之前还是有些紧张的,当下却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反正谁都不认识,而且她还饿着肚子,面对面前这桌没怎么动过的美食,她早就蠢蠢欲动了。

但该有的礼数还是有的。

她吃饭斯文,点到为止。

倒是沈望,一直忙着给她夹菜,仿佛生怕她吃不饱一般。

“再给你叫一份?”

沈乔摇摇头,抽了张纸巾擦嘴:“饱了。”

“嗯。”他说,“走吧。”

和那些人还算礼貌的道了别,时间不早了,他就先走一步。

仿佛他在这里多待这么久,仅仅只是为了等她的女朋友吃饱。

从这儿出去,沈乔原本打算先去和赵雪明打声招呼。或许是听到沈望买单,她们专门开了个卡座,酒不要钱似的点了一大堆。

赵雪明隔着老远看到沈乔,以及她身旁的沈望了。忙拿出手机给她发消息,让她千万不要过来。

“我现在还有点沈望恐惧症,看到他我就头晕冒冷汗。”

看着手机上的信息,沉默几秒后,沈乔问沈望:“你对赵雪明都做了些什么?”

她这么怕你。

他有些茫然:“赵雪明是谁?”

沈乔:“”

算了,沈乔觉得和他说这些简直就是在为难他。

他这个人,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人或者事,都不会多上半分心。

那天之后,沈乔有好一阵子没和沈望见过面。

她太忙了,忙学校的事,忙舞团的事。

下午有排练,她上午多吃了一个鸡蛋,为了保存体力。

再过半个月就是正式的演出了。她还是第一次在大剧院表演。

周圆把本子卷成筒,郑重其事的采访她:“有什么感想?”

沈乔实话实说:“紧张,激动。”

“还有呢。”

“期待。”

“还有呢。”

沈乔词穷了,想了半天,什么也没憋出来。

周圆说她这样不行,以后要是成首席了,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果也像今天这样一棍子打不出半个闷屁来,别人该说她没文化了。

沈乔反驳道:“我刚刚不是说了三个词吗。”

周圆强调:“才三个。”

“我总不能把词典全部背一遍吧。”

周圆觉得可行:“我待会去书店给你买个词典,你闲暇的时候可以抽空背一背。”

沈乔觉得她有些过于严禁了:“我们是舞蹈生,又不是学语言的。”

说到这个,沈乔想起来周圆那个学法语的暧昧对象:“在一起了没?”

“八字还没一撇呢。”周圆摆起谱来,装模作样的拿着并不存在的指甲刀挫了挫指甲,“还得继续观察观察,合格了再给他升级。”

沈乔暧昧一笑:“行啊,主动权这回终于在你手上了。”

周圆说她这说的什么话,往几回主动权不也在她手上,只不过那几个人蔫坏,一个个都渣。

这次这个沈乔见过,人挺不错的,斯文儒雅,谈吐得体。

最主要是人长得还帅,刚好适合周圆这个外貌协会。

--

第一次在大剧院演出,过于紧张了些,以至于全程都去记动作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时间过的很快。

好在圆满完成。

后台送花的人很多,首席是个说话温温柔柔的女生,过来给她送花的尤其多。

有几个女生看着这一幕羡慕道:“什么时候我们也能混到首席。”

“还早着呢,人家也是多年努力换来的。”

彼此打着气:“继续努力吧。”

沈乔换完衣服,正在卸妆,有人拿着花束过来,询问她是不是沈乔小姐。

她手里沾了卸妆水的卸妆巾正按着眼睛,听到他的话点了点头。

工作人员把花递给她,说是有人让她帮忙送来的。

后台一般是不许外人进入的。

沈乔扒拉了一下花,没卡片,她又问那人:“请问送花的是男性吗?”

“对。”那人笑道,“长得很帅。”

沈乔道了谢,穿上外套就出去了,也不顾自己只卸了一只的眼睛。

她今天扮演的角色是一个鬼新娘,所以妆也很浓。

妆卸了一半,对比之下更是滑稽怪异。

剧院后门是一条比较偏僻的小路,从这儿经过的车辆并不多。

此时只停了一辆挺熟悉的库里南,距离这辆车不远处的路灯下站了个人。

灯光昏暗,却也能让人多看清几分。

沈乔快步过去,扑到他怀里。

“灯下面飞虫多,你站在这里不怕被咬吗?”

他淡道:“还好,没什么虫子咬我。”

沈乔咯咯的笑:“是怕我出来以后看不到你,所以故意站在这里的?”

他没说话,在沈乔看来就是默认。

她又笑他:“你好自恋,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我会出来找你。”

“现在不是出来了吗。”

也是。

姑且让他赢一回。

为了这次的演出,沈乔努力保持身材,已经吃了好多天的水煮菜了。

刚才又跳了那么久,肚子早就饿瘪了。

沈望递给她一个用锡纸包裹着的饭团,让她先垫垫,待会带她去吃饭。

因为用锡纸包着,所以饭团还是热乎的。

沈乔咬了一口,问他自己刚才的表现怎么样?

他点头:“很好。”

沈乔觉得他回答的很敷衍,让他重新整理措辞再说一遍。

沈望依旧还是那两个字。很好。

“以前一直觉得你好像永远都长不大,但我觉得这样也挺好。”

他停顿了一下,看着她,笑容多出了点以往没有的柔情,“可是刚才我却觉得,我们阿乔其实早就长大了,已经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变成了一个出色的大人。”

认真,努力,哪怕只是一个不起眼的配角,她也用尽全力去完成。

他抬手扣上她的后脑勺,动作温柔地将她往自己怀里按:“我很骄傲。”

沈乔笑道:“这四个字难道不应该是我爸妈来说?”

“我替他们说了。”

“你不要脸。”

他倒是承认的很坦然:“嗯。”

沈乔看着天空,今天晚上星星很多。

她问他还记不记得很多年前他刚回国的时候,也是一个这样的夜晚。

她站在二楼,他从车上下来。

“那个时候我觉得你像一只狐狸,会勾引人,然后挖掉别人的心脏,那样的狐狸。”

他问:“现在也这样觉得?”

她点头,又摇头:“没有挖掉,偷掉了。”

沈望轻嗯:“从杀人凶手变成了小偷,至少罪行减轻了。”

沈乔说他只会破坏气氛:“你真的一点都不浪漫。”

他没否认。

寂静持续了几秒后,沈望问她想好毕业以后要去哪里了没。

她说不知道,还在计划中。

周圆一毕业就要出国了,至于赵雪明,她最近档期排得很满,也没空陪她。

所以沈乔在考虑要不要回家。

“你上次说,你想去冰岛待半年,还想去澳大利亚看袋鼠。”

对啊,是挺想的,可是也只能想想。

那些手续办下来实在太麻烦了。

“我陪你去。”沈望说。

沈乔愣住,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他有耐心的重复一遍:“我陪你去。”

出国的重重关卡和各种手续在她脑子里飞速的过了一遍,她又觉得沈望可以全部帮她搞定。

但是。

“你的工作可以耽误这么久吗?”

他回答的风轻云淡:“只要有电脑,在哪里都可以工作。”

沈乔没有告诉他,很多年前的那个夜晚。

她从二楼往下看,除了觉得他像一只会挖人心脏的狐狸。

还觉得他是一只漂亮的,让人着迷的狐狸。

当时的她不敢看他的眼睛,怕被骗走挖掉心脏。

可是现在,她才后知后觉的反应回来,她的心脏早就被挖掉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

故事的尾声,她突然认真起来。

“我必须和你坦白一些事。”

沈望微微抬眉:“什么?”

“她们说手机有辐射,让我睡觉的时候把手机放在离自己很远的地方。所以我每次都把手机塞在你的枕头下面。”

“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