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豪门道仙 > 第十九章 吃瓜群众

第十九章 吃瓜群众


回过神来,凌净看着眼前这个很高很帅的李先生,她并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人,只不过看起来很好看,虽然留了一头很漂亮的长发,如果是一个女生有这样的头发肯定很漂亮,不过在他身上也挺好看的,只是一个男生留这么长的头发始终有一点不是很好,显得差了点阳刚之气,所以这个也是他戴帽子的原因吧。

  “李先生您看,这里便是娱乐区,有卡牌桌游以及飞镖台球等游戏设施,您要是想喝茶的话可以去露台,马少爷定的桌子就在那边,按照马少爷的要求酒已经提前醒好了,马上就可以喝,现在就带您过去吗还是再逛逛?”凌净带着微笑敬业问道。

  李长安在观察周围的环境,这一次堂堂正正进来确实和当初偷偷摸摸的走马观花不一样,这里确实奢华。“额,先带我去找他们吧,谢谢了!”李长安看了看周围,发现好像没什么好玩的,就想着去露台坐坐吧。

突然他发现旁边开始有情况。

  “哟!这不是我们的大校花吗?叫什么来着,薛……薛雅,对,就是薛雅!”一个穿着花哨的男子叼着烟拉着一个打扮妖冶穿着时尚的女的笑道,说完了还对着周围的几个同伴笑了笑,那几个同伴一看也不是啥纯良之辈,那个女的本就被拉着说了一通处境尴尬,这下子全部人哄堂大笑引得周围的人也把目光集中了过来,让她脸色通红,不过似乎愤怒大过害羞。

  薛雅原本今天心情不错,那个冤大头终于答应带她到了银雀宫,她之前就听朋友说过,这里是全京城数一数二的餐厅,说是餐厅其实有一点不太全面,休闲娱乐设施一应俱全,极尽奢华,京城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经常来这。

  就在她看着那个冤大头和几个朋友在那侃大山的时候,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便借上厕所之由出来闲逛,看着周围的奢华装饰,有背景的男男女女,她摇着红酒,顿时感觉自己当初甩了那个小白脸的选择是多么地正确。

  就在她享受着进入上流社会的愉悦快感时,突如其来的一只手把她拉回了现实。

  她正准备生气,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个人是自己学校的花花公子何宇,顿时慌了神,这可是学校著名的纨绔子弟,很多女生都被他追,然后被玩,最后被甩,她曾经也被追过,不过那时候她已经有了男朋友,再加上对他确实不喜欢,于是她的闺蜜便成为了何宇的目标,很不幸的是,程序还是一样,被追被玩被甩,听说有女生因为接受不了而自杀,但都被他家里面动用关系压下来了,所以很多人都对何宇特别害怕,生怕成为他的下一个目标。

  只见何宇对自己冷嘲热讽,和当初他追自己的时候态度截然不同,不过她此时想的是怎么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你放开我!”薛雅极力反抗想挣脱那只手。

  可惜何宇好像并不打算给她这个机会,继续拉着她的手不但没有松开,反而变本加厉地加大力度,捏得她很疼,就在她用力挣扎的时候,何宇用力一拉,她倒在了何宇怀里,那一杯红酒也撒出来了,撒在了何宇的身上。

  “哟!薛大校花,你要坐我怀里我不反对,不过你把红酒撒我身上这就有一点说不过去了吧,我这衣服可不便宜啊!这下你说怎么办?!”何宇说完冷笑着看薛雅。

  “……”

  薛雅现在六神无主,倒在何宇的怀里,她心里恐惧大过害羞,她能明显感觉到何宇已经摸到自己腰上的手正在慢慢往下滑。

  “你……你住手!”薛雅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话,只是那结巴又颤抖的嗓音出卖了她。

  何宇左手拉着薛雅的右手,剩下的右手从背部慢慢往下滑,只见那薛雅脸色羞红眼神闪躲,让何宇有一种捕捉猎物前玩弄猎物的快感,慢慢从腰部往下游走,她终于是忍不住了,不过这对他来说只能让他更加兴奋,看着怀里的薛雅,何宇终于解开了心里生长了两年的魔障,那痛快,别提多爽了!

  摸到了挺翘圆润的臀部,他并没有得寸进尺,仔细抚摸了两把,右手恋恋不舍的离开了,何宇看着怀里女人松了一口气的神情,他突然冷笑了一下,右手突然加大力度拍上了刚离开的挺翘臀部,吓得薛雅一阵颤抖,也惹得周围人的哄然大笑。

  “你……你放开我!快点!”薛雅实在是难以忍受这羞耻的情况了。

  “不!我就不!你们女人不是说不要就是要嘛,既然叫我放开,那就是叫我抱紧一点,是不是这样啊!哈哈哈哈!”何宇说完便把薛雅抱了一下,抱完之后还特贱的把那杯撒了大半的红酒拿了过来,喝完了剩下的一点红酒,舔了舔嘴唇,然后一大堆人又是特别贱的大笑。

  “住手!”

  就在这时,终于有人有了英雄救美的觉悟。

  只见那人体态偏胖,穿着西装有一点像个圆柱体,身边跟着几个人,两男两女,男的看起来像商界精英,女的看起来时尚妖艳,不用猜都知道是什么货色。

  那胖子大步来到何宇们面前,姿态高扬,“这位兄弟,不管是什么情况,现在请你立刻放开我的女朋友,并且给她道歉!”

  何宇等人先是看了看那胖子,然后互相对视了一下,大笑,敢情现在哥几个儿退出江湖便这么快就没人把哥几个忘了,正好,借这个机会好好耍耍!

  “你算个啥鸡——巴玩意儿?”何宇并没有说话,只是举起刚才薛雅的那只酒杯,旁边一个穿着暴露的女生立刻拿起酒瓶倒上了酒,这姿态,属实有排面。

  “你!”胖子刘建军很生气,不过也有一点害怕,他靠着家里关系在一个国企当上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领导,察言观色的功夫自然不错,看着架势,极有可能是家里面有很大势力,要不然不可能年纪轻轻就来这消费,对这些小屁孩刘建军其实有一些忌惮,年纪小还有背景,属于都是天老大我老二的主儿,处理起来很麻烦,不过忌惮归忌惮,这场面不能怂。

  “这位兄弟,有什么话坐下来好好说,有误会什么的也好说开,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解你妈——卖——批!”何宇旁边一个狗腿子直接骂道。

  刘建军青筋暴起,脸色涨红。

  “直接告诉你,这妞儿我们宇哥看上了,借来玩玩儿,什么时候玩腻了就还给你,现在,你们滚吧!”

  刘建军再能忍,这节骨眼儿也不能忍了,这么多人看着,何况金丝雀和身后的兄弟还在,这面子要是折了,以后也就不用在燕京混了。

  “怎么滴?这是不准备好好谈了?也行,划下地儿来,好好玩玩儿!”刘建军接着酒精和怒气说出了这番话。

  何宇这时候终于开口了,拍了拍怀里已经留着眼泪却咬着嘴唇不说话的校花的屁股,抱起来放在了旁边,“我真的敬佩你的勇气,那也行,我叫何宇,接下来咱们好好玩玩,希望你能多坚持一段时间,要不然可太无趣了!”

  刘建军刚准备接下来,就被身后的朋友扯了扯,回过神来,突然想起那个人叫何宇,这他妈不是和自己公司董事长的儿子一个姓吗,公司经常传那位少爷的光辉事迹,听说之前在学校把女生给逼到自杀,是个不折不扣的二世祖。

  “您是何宇何公子?令尊是何家弘?”刘建军小心翼翼问道,此时他的额头已经冒出了汗珠。

  “你认识我爸?”斜瞥了一眼问道。

  真是那个二世祖,哎,这下惨了!

  就在刘建军小心措辞的时候,何宇打断了他,“认识我爸也没用,我们俩该咋办还咋办,放心,我不会因为他就手下留情的!嘿嘿嘿!”

  刘建军如遭雷劈!薛雅看着带着自己来到银雀宫的冤大头刘建军此刻也无可奈何之后,她最后一棵救命稻草也彻底断了,这个时候她突然想起来了高一的那个小白脸儿,似乎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特别开心,也特别安心,好像从来不需要担心什么东西,哪怕是当初混世魔王何宇追自己被自己当场拒绝了那个人也没有对自己有什么报复,只是,过去毕竟是过去,那个人也不可能出现在自己的世界,也不可能出现在此时此地的银雀宫。

  可是,有些时候,不可能似乎也会变得有可能。

  “这不何大少嘛?咋滴,越活越回去了?又开始欺负人了,有意思吗,真无聊想玩玩,找我啊,你蚂蚁哥奉陪到底!”

  一个穿着西装革履梳着油头的男子叼着雪茄走了过来,直接将一只脚踩到了何宇面前的桌子上,然后吸了一口雪茄,一个大烟圈换换前进,在何宇阴晴不定的脸上散去。

  全部人都蒙了,这是哪一出?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合着这货又是一个二世祖?

  李长安一直在旁边看戏,看得正精彩呢,他似乎看出来了那个叫何宇的和那个叫薛雅的女的有什么瓜葛,谁知道蚂蚁突然插了一脚,这场面,越来越有意思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对刘建军来说可以说是雪中送炭了,他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何宇对于马毅的出现是特别意外的,甚至与心里有一点恐惧,当然这一点他是不可能承认的,所以哪怕对于薛雅畸形的占有欲也是因为马毅这一点他也不会承认。

  要说情绪最为复杂,可能要数何宇身边的薛雅了,她才想起的那个人,怎么就突然出现了,而且还是在印象中和他八竿子打不着的银雀宫,可是事实就是事实,那个人不仅出现了,而且似乎还带着主角光环,因为那个人极其嚣张地把脚放在了桌子上,还居高临下的朝刚才还不可一世的何宇吐了口烟,最关键的是那个何宇居然没有任何反应。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马毅这个不速之客给震到了,风骚的蚂蚁哥接下来会怎么做呢?

  李长安几人都在看戏,甚至他们在旁边的桌子直接坐下了,李十五还点了瓜子点心,也不去露台了,看戏多有意思,真准备当看戏的吃瓜群众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