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甜溺!京圈大佬诱宠温软小仙女 > 第317章 “我的教育让我忠诚,我的感情会是棠棠的托底。”

第317章 “我的教育让我忠诚,我的感情会是棠棠的托底。”



  未竟的惊呼在秦惟曙的手下发出闷闷的声响。

  女孩眼睛睁大,显然对他的出现很是吃惊。

  秦惟曙笑着把手放下来,俯首啄吻一下。

  应棠眼睫慌乱地颤了颤,柔声道:“你怎么过来了?”

  秦惟曙手撑在她的两侧,“叔叔说要给我露一手,把我赶出来了。”

  顿了一下,他把玩着女孩额前的碎发,继续道:“没想到棠棠对我这么了解。”

  应棠微微扬眉,有些得意道:“当然了。”

  更何况,两人一个学期几乎天天在一起吃饭,就算是没有刻意去记也会有一定了解。

  秦惟曙轻笑一声,眸中浸着笑。

  倏然,余光扫到一旁的照片墙,他升起几分兴致。

  正好女孩觉得不舒服小声地抱怨:“你别压着我了,太重了。”

  秦惟曙顺势起身,拉着女孩也一起坐起来。

  牵着她的手走到照片面前。

  都是女孩从小到大的照片。

  应棠连忙挡在他面前,“没什么好看的,小时候很丑的。”

  秦惟曙的目光落在一旁尚且还是婴儿的小女孩面前,“多可爱,哪里丑。”

  应棠觉得不好意思。

  都是生活照,有没穿衣服的娃娃照,还有流口水咧嘴笑的幼儿照,甚至还有小的时候应舟恶劣地把她气哭,鼻涕眼泪流了一脸的狼狈照。

  秦惟曙看着她紧张兮兮的小脸,“怕什么,在我眼里每一张都漂亮,我都喜欢。”

  “胡说八道。”女孩并不买账。

  秦惟曙笑着捏捏她脸颊的软肉:“我小时候还被我妈和我姐哄骗着穿裙子,被拍了一堆照片,那些照片跟你这个比起来,或许更难示众。”

  闻言,应棠脸色有一瞬的变化。

  脑海里止不住地在想秦惟曙穿女装该是什么样子。

  白白嫩嫩的男娃娃穿上公主裙,估计什么都不懂还跟着人笑。

  没过几秒,应棠就忍不住笑出声。

  秦惟曙本意是想安慰她,但没想会收到个这么样的结果。

  他眸色一沉,握住女孩的腰,警告性质地捏了捏,“这么好笑?”

  应棠笑着不说话,但是视线在他身上上上下下的逡巡,不知道在想什么。

  秦惟曙长眸微敛,声音不冷不热地响起:“长大后没穿过,不许瞎想。”

  被戳破了在想什么的应棠笑得更开怀。

  眼前高高大大的男生面色显然黑下来。

  应棠见好就收,“开玩笑的,别生气啊。”

  秦惟曙又捏了捏她的腰,女孩痒得弯腰,温软的眉眼沾着淡淡的笑。

  两人闹了一会儿,秦惟曙开始仔细打量周围的环境,面积不大,也没有太多的装饰品,玩偶铺了满床,书架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书。

  应棠抬头注视着他,任由他打量她从小长大生活的房间。ωWω.GoNЬ.οrG

  心中微微泛起一些异样的波动。

  他迈进了属于她的生活这个认知一旦出现,就忍不住地心生雀跃。

  秦惟曙还保持着搂着女孩腰肢的姿势,再度落眼就跌入女孩如水的鹿眸中,心脏像是被轻轻地敲击一下,他的声音不由得放低,“怎么了?”

  应棠主动上前半步,抱住他的腰,“没什么,就是觉得好神奇。”

  “嗯?”

  “我没想过,你会来我家,还会像现在这样站在我的房间里。”

  女孩柔柔的声音从他的胸膛前流出,他眉眼柔和,“这样就觉得神奇?”

  应棠点头:“嗯。”

  秦惟曙静了几秒,沉沉道:“可我觉得幸运。”

  女孩动作滞了一下,随后搂他更紧。

  秦惟曙俯首亲了亲她的发顶,“棠棠,想过以后吗?”

  女孩沉默。

  秦惟曙半敛着眸子,薄薄的眼睑掩住大半情绪,“我想过。”

  “想过很多。”

  “我不觉得年轻时的感情总会半路夭折,我身边太多年少相爱最终白头偕老的例子。”

  “我爷爷奶奶,我的父母,太多太多。”

  “可能是家庭环境使然,我的感情一旦给了,就很难收回,也很难同等程度地给另一个人。”

  男生嗓音很低也很轻缓,字字句句都很清晰,能让女孩听的分明。

  满室寂静,窗外的风声愈发明显。

  应棠攥紧男生的衣服,秦惟曙能隐隐从这个动作中感受到她的紧张。

  他妥协地笑笑,“害怕了?”

  女孩摇摇头。

  “又不是逼你做承诺,是我在向你表明心迹。”

  “未来的不确定性太多,你有权利继续考验观察我,现在说这些目的是让你安心。”

  “我只是想告诉你。”

  “在我这,只有你不要我的份。”

  话音落地,如同重锤砸在心畔,激起千层浪花,难以平息。

  不算宽敞的房间里,一时无人说话,两人呼吸交缠。

  悄寂中,是两颗赤忱的心在贴近。

  “咚咚”两声,敲门声响起,打破室内的氛围。

  应棠堪堪从这氛围中抽身。

  门把手被人从外面握住,即将有人开门的瞬间。

  在秦惟曙以为女孩还不愿给他回应时。

  唇角温热的触感压制刚刚浮起的失落。

  他蓦然一愣。

  女孩已经从怀中离开,凑到门口。

  应父从外面把门打开,脸色还有点不自然。

  平常他虽然也要敲门,但还从没这么心虚过。

  来门就是女儿笑盈盈的笑脸,他隐晦地往里面打量一下,男生站在不远处。

  看起来没什么奇奇怪怪的氛围。

  他敛下心神:“那个,饭做好了,出来吃饭吧。”

  应棠欢快答应:“好嘞。”

  说完,她回头拉住男生的手,“走吧,去吃饭啦。”

  饭桌上荤素搭配异常丰盛,应母在摆放餐具。

  秦惟曙从女孩那不太像回应的轻吻中缓过来神来,保持着礼节跟应父应母聊天。

  应棠时不时给他夹菜,被应父看见了又赶紧讨好地给他和应母夹几道,尽量做到不偏不倚。

  饭至中途,应父突然问起来:“小秦啊,我能这么叫你吧。”

  秦惟曙放下筷子,“当然可以。”

  “那个,你跟我们家应棠的事你们家里……什么态度啊。”

  这句话算是试探。

  应母暗自戳了戳他,让他别这么直白。

  秦惟曙倒是没什么忌讳的,“家里人都知道,我母亲也见过棠棠,他们也都觉得我能跟棠棠在一起是我走运占便宜,叮嘱我要认真负责。”

  完全坦诚地把家里人的态度说出来,应父:“我坦白讲,我们都是很开明的父母。”

  “棠棠年纪小,谈几段恋爱我们肯定是不干涉的。”

  秦惟曙正色道:“叔叔,我和棠棠在一起不是一时兴起,也没想短暂收场。”

  应棠小声补充:“我也没想。”

  应父:“你倒是说的容易,到时候我们家应棠耽误好几年,你没事,她可有事。”

  这话说的已经很直白了。

  秦惟曙:“我一直希望我们之间的感情带给她的都是正向的影响,也努力做到她跟我在一起不随着时间的增长而贬损所谓的价值,而是更加自信地拥有独立而完满的自我。”

  “我的教育让我忠诚,我的感情会是棠棠的托底。”

  一番话,不卑不亢,言谈举止都是为应棠深思熟虑过的模样。

  他讨论的不是两人之间多么情比金坚,而是表达想让恋人越来越好的真心。

  未来的事情,不到真正到来的那天,永远做不到真正令人信服。

  只要当下彼此越来越好,这段感情就没有让人否认的余地。

  很优秀的年轻人。

  也是很优秀的恋人。

  一顿饭吃得也算宾主尽欢。

  应父对秦惟曙做的那道菜也赞赏地点了点头。

  饭后,秦惟曙主动提出要去洗碗,但是被应父应母拦下,让他陪应棠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