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6章 回来了

第6章 回来了


当晚,夜深人静,窗外虫鸣阵阵,蛙声接二连三,一副标准的乡村夜景。

在这夜景中,本该好好睡觉的江景瑜变身成了一只熬夜的“夜猫子”,趁着夜深无人打扰,在游戏的小木屋里堆砌灶台。

她不要求有多标准,只要能简单的使用就可以了。

木屋的地板被她铺了一层石头,防止火星四溅,灶台就在窗户边,她堆了两个,一个架了一层薄石板,打算用来做锅,可以煎、烤,另一边还空着,江景瑜打算回头买个砂锅。

铁锅她也想要,但是数一数原主的零花钱,总共三毛三分,这点钱连铁锅的零头都不够,更别说这个时候买锅必须得要票,没有票,再多的钱也买不到。

与其花费大代价买一口铁锅,她还不如多种点作物,等一阵,等金币攒够了,在商城买一个,方便又省事。

在那之前,她就先用这个凑合着。

不会很久了。

第二天,江景瑜还是被分去除草,午休的时候,她自己一个人上山了,也没走远,就去了竹林,兜里装满了她捡的大小合适的石头。

她来竹林砍竹子,用来做竹刀,捡竹壳做柴火,有竹笋的也挖几根,如果运气好,在这竹林看到了竹鸡,也就是竹鹧鸪,就要看她扔石子的准头了。

大中午的,来这里的人一个都没有,江景瑜动作很快,看到合适的竹子就砍,砍成一节一节的堆在小木屋里,竹笋外面的已经被挖干净了,在一些位置不太好找的地方,江景瑜挖了三根,竹壳捡了一大堆,把这些活干完了,她静悄悄的往竹林深处走,。

“咕——”

“咕——”

真的有!

江景瑜的动作更轻了,生怕惊动它们。

这竹鹧鸪可不好抓,很机灵,所以她一定要小心才行!

——因为伤好了,也没有鸡蛋补身体了,这几天江景瑜天天吃红薯野菜南瓜,差点就吃伤了,现在她对肉类的需求无比旺盛,差点就绿眼了。

她原本可是个标准的肉食性动物,每顿饭无肉不欢。

这两天她喂鸡的时候那四只母鸡都绕着她走,生怕自己被逮去红烧。

“扑——”

“扑——”

看到两只竹鹧鸪成双对的在竹林间隙漫步,江景瑜手中两块石子脱手而出。

“咕!”

“咕咕咕!”

两只竹鹧鸪惊慌的飞起,一只扑腾着飞走了,一只被打中了翅膀,翅膀折了,飞不远,江景瑜加快速度追上去把这只残疾的竹鹧鸪收入囊中。

满意的掂量了一下,大概有小半斤,满足了。

当她回到家的时候,午饭已经做好了,看到她从竹壳堆里拿出一只竹鹧鸪出来,江景翔眼睛登时就亮了,他紧紧地闭着嘴,生怕声音大了让人听见,拿起竹鹧鸪就进了厨房,跟妈妈报喜:“妈,你看!姐姐带回来的!”

餐桌上很简单,一碟子咸菜,一盆红薯豆子南瓜杂粮粥,少油少盐,十分“健康”。

这样缺少油水的饭菜让人人都成了“饭桶”,几大碗不在话下,吃的少了,没多久就消化干净了。

叶红秀检查了一下,把这竹鹧鸪给张流云:“妈,咱们怎么做?”

张流云:“加些豆角干菜干炖上,晚上吃。”

叶红秀打开锅盖:“这里的热水还热,我把毛拔了。”

江景瑜把竹壳放好,这竹鹧鸪毛已经被收拾的差不多了。

叶红秀压低了声音:“怎么逮到的?”竹林有竹鹧鸪大家都知道,但能不能抓住就看本事了。

江景瑜笑了笑:“运气,看到有,就从路上捡了石子扔出去,正好打中了翅膀。”

江景翔咽了口口水:“姐,我明天跟你一起去吧!”

上次吃肉是什么时候来着?

是姐姐受伤,未来姐夫听了带了肉过来的时候,大部分姐姐吃了补身体,他也吃了几块,现在他还清晰的记得那肉的滋味,他珍惜的在嘴里含了好一会儿才舍得咽下去。

再上次是什么时候?有两三个月了吧。

因为惦记着晚上的竹鹧鸪,整个下午江景翔除了割猪草就没出去,一直守在家里,在外干活的江景瑜也有些心神不定。

换成以前,她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馋肉馋成这样。

她以前不爱吃肥肉,现在要是在她面前摆一盆肥肉,她能全都吃下去!油炸香煎,做出花来!

到了晚上,早早的一家四口围在餐桌前,准备大快朵颐。

这一餐很简单,也很丰盛。

一大盆的竹鹧鸪炖豆角干、菜干、香芋杆儿,底下还有炖的软糯糯、又吸满了肉汁的花豆等豆子,咬一口,几乎是入口即化。

叶红秀先给张流云盛了一碗,给她碗里夹了两块肉:“妈,您辛苦了,多吃点。”

张流云也给她碗里夹了两块肉:“你也吃。”

两只鸡腿,分别夹到姐弟两个碗里:“快吃吧。”

江景翔:“谢谢奶奶!”

甜甜的道谢后,他吃的头也不抬。

江景瑜把这香滑软嫩的肉吃到嘴里的时候,眼眶顿时就是一酸,民以食为天呐!她来到这里半个月了,终于又吃到肉了!还是这么好吃的竹鹧鸪!

纯野生,喝一口汤,又鲜又甜,回味无穷。

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唯有美食不可辜负!

江景瑜吃的很慢,细细品味。

吃完了,叶红秀惦记起了自己男人:“不知道你们爸爸在水坝那边怎么样了。”

张流云脸上也露出了些许思念:“说要去一个月,还有半个月,不如你抽空带点吃的和换洗的衣服过去看看他。”

叶红秀立刻应了:“好,我明天跟小队长说,请半天假。”

出门?

江景瑜:“妈,我也跟你一起去吧。”

叶红秀直接拒绝:“不行,路远,要走两三个小时,很早就要起来了,我去就可以了。”她心疼女儿,这路可不好走。

张流云也不赞同孙女跟着一起去:“很快你爸就回来了。”

江景翔从碗里抬起头来:“爸爸还要半个月,爷爷和大哥呢?”

张流云算了一下时间:“你爷爷他们估计就是这两天回来了。”

听到这话,江景瑜心里一紧。

这些都是和原主朝夕相处的亲人,不知道他们回来以后会不会发现她的变化。

这个时候,江景瑜原本想要晾一晾江翘,让她着急的想法悄然散去,她需要一个理由来解释她跟原主不一样的地方,虽然一般来说有些异样不会联想到这方面,但万一呢。

如果因为遭遇大变,她性格方面变得好强起来,这说起来就不奇怪了。

叶红秀:“景瑜,明天你带你弟弟再上山挖点竹笋,你爸爱吃这个。”

江景翔点头如蒜:“好咧,要是运气好,再打一只鹧鸪,爸爸就有口福喽。”

第二天,江景瑜中午午休和江景翔一起去竹林,这回带的工具更齐全了,还特意带了一个竹筐。

“沙沙——”

“沙沙——”

风吹过竹林,竹叶沙沙作响,在这竹林里,外面的炎热一下子就消失不见。

江景瑜享受着这里的凉风,如果这时候她的手机在的话,她肯定要拍几张照片,不用怎么修饰,就能做屏保。

江景翔也觉得来到这里,变得凉快了一些,但是他可没有心思放在别的上面,一双大眼睛打量个不停,这里哪里还有竹鹧鸪?他特意捡了不少大小合适的石子呢。

江景瑜:“这里没有,我们往里面走。”在外面人多,有竹鹧鸪也被惊走了,这外面的竹笋也是最快被挖干净的。

姐弟两个走了一段,就看到了竹笋。

他们山上的竹笋是没人管的,因为品种的问题,不是很好吃,一个大竹笋能吃的就最嫩的部位,还要辛苦上山来挖,在有野菜的时候,没有很多人有这个闲心,觉得有那功夫,不如多挖点野菜。

江景瑜:下次试试做酸笋,不适合鲜吃,不意味的别的做法也不好吃。

作为一个点亮了厨艺技能的人,她认为没有不好吃的食材,只有还没开发出来的食材。

江景翔找,江景瑜挖,挖出来以后,江景翔负责剥,两个人合作,动作快多了,没一会儿竹筐就差不多满了。

江景瑜把竹筐藏起来:“走,我们悄悄走进去。”

江景翔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大力的点点头。

“哗啦啦——”

除了风声、竹叶声,就是他们两个轻微的走步声,两个人静悄悄走到了里面的山坳,江景瑜比了个手势,把石子捏在手里。

江景翔也听到了竹鹧鸪的声音。

“咕——咕——”

江景瑜动作更轻了,江景翔屏住呼吸,他看到了!那里有一只竹鹧鸪在觅食!

然后江景翔就张大了嘴巴,姐、姐姐好厉害!

她就这么平平常常的把手中的一把石子扔了过去,就打中了!这个运气,绝了!

江景翔屁颠屁颠的过去把那只被两颗石子打中,瘸了一条腿,又折了翅膀的竹鹧鸪逮住,嘴巴咧的老大,声音透亮:“姐姐,你好厉害啊!”

江景瑜露出八颗牙齿:“运气。”

嘴上说运气,她摩挲了一下手指,她好像抓到手感了,找个时间专门练练这准头。

这准头代表的就是猎物啊。

这一只竹鹧鸪江景瑜的意思是做了给江明智带上,在水坝干的是重活,那边是说包吃,但谁知道那边的伙食怎么样,要是吃的不好,跟不上消耗,身体就要亏了。

张流云分出一半来:“你爸吃一半,你们两个一半。”孙女之前头上受了这么重的伤,孙子还小要长身体,都要补补。

她和叶红秀一口肉没吃,江景瑜夹过去也被她给夹回来,“我们昨天已经吃了,你们吃,我不要。”

无奈,江景瑜只好让她们多喝汤:“奶奶,妈,下回我打回来大家都要一起吃。”她们这样,只是平时吃的太少了,才会这样让来让去,要是多,大家都能吃上,就不会再这样克制自己了。

张流云和叶红秀觉得好笑:“你当这竹鸡是你家养的,说抓就抓啊。”

这两只已经是运气了。

江景瑜笑了笑,内心:指不定之后我运气就一直“好”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叶秀红就带着收拾的包裹和做好的竹鹧鸪、炒竹笋出发了,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

她风尘仆仆,脸上却是笑着的:“回来的时候借了牛车的力,休息了一下,你们爸爸那边一切都好,吃的也不差,隔几天有蛋花汤喝呢,据说工期顺利,说不定可以提前几天回来。”

听了这话,张流云没说话,脸上肉眼可见的放松了。

江明智是她唯一的儿子,出门这么久,她自然是惦记的。

当天傍晚,江元同和江景腾大包小包的回来了,身后跟了一堆看热闹的人,挤挤攘攘,刚一进院门,江元同就在院门口拦住了,不让其他人跟着进来,江景腾飞快的把爷爷身上的东西拿走,进了屋放到爷爷房间,然后十分迅速的关门上锁,一气呵成。

江景瑜看在眼里,疑惑一闪而过:这是防贼?

江景翔在旁边道破真相:“是二伯娘他们要来了吗?”

二伯娘?那不就是江翘妈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